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宇尘
[主页]->[人生感怀]->[宇尘]->[剥去邪灵附体的画皮(转贴)]
宇尘
·不幸生在中国和有幸来到挪威
·大陆游客到泰国除了看「人妖」还……
·大陆出来的我对挪威这点太不适应
·久久激荡我心中的童声
·会点头的马和幸福的羊
·从挪威桃花源想到大陆防盗窗
·午夜太阳和午夜哭泣的女孩
·挪威"烽火台"上望神州
·挪威的小偷及时提醒了我
·有缘千里再相逢
·在泰国最好的旅游胜地坐牢
·吸毒者讲的一个鬼故事
·想念父亲
·一激灵!这举动掐到中共的人中
·狗没疯中共先疯了
·我的神秘之梦让人瞠目结舌
·从拘留所“嫖娼号”听到的“国家绝密”
·一个自杀者的奇遇
·一个中国千万富翁的传奇经历
·泰国的上空 佛掉下了一滴眼泪
·人生如棋
·鹅背上的尼尔斯
·夏洛的网
·挪威博物馆和中共文物搜救
·黄健翔,离开“殃视”天地宽
·张钰事件又钩出三呆婊性爱光碟
·考试合格!中共警察之“本色”
·奇闻!黑社会清理整顿自身的违纪行为
·胡志强哭救太太 周永康冷血杀妻
·窦文涛是真的搞不懂黄健翔
·作家洪峰这一"退"也让中共心惊
·刘倩劫狱救情夫的关键原因
·高智晟在等什么
·圣诞天涯寄思情
·一曲歌罢泪双流(在线收听)
·两张人猪热吻照带来的启示
·这不是一个平常的新闻
·上海打头阵!用江名字进行商业交易被制止
·从力虹的获罪看到中共的最怕
·神用叶利钦离世提醒世人
·智慧的马拉多纳和倒霉的陈冲成龙
·剥去邪灵附体的画皮
·江泽民卡斯特罗精彩对白排行TOP10
·围棋道中人必读——从围棋的迷失谈起
·最佳出仓时机在哪里
·中国股市到底是什么
·中国股民赔钱活该吗
·朝着"陷阱"方向迈出的一步
·奥火全球传递是"天灭中共"的重头戏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去邪灵附体的画皮(转贴)


   
   
   作者 掸尘
   狐黄白柳、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等邪灵一直作为一种亚文化现象存在于民间和传统文化中。伴随着人类道德水准的下滑,其对人类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甚至是灾难性的。本文试图对邪灵及其附体人后对人的危害作一剖析,以图人们能共同认清邪灵的本质,从精神和肉体上清除邪灵的因素,还人质朴、善良的自然本性。
   我们还是先从历史上进行对比分析。
   一、从凶险恶毒的妲己到狐媚妖冶的狐仙
   《封神演义》是一部深得读者喜爱的文学作品,从一个特定的角度演绎了人神同在的社会现实。只是今天的人不相信,把它归于神话、浪漫之列。其实书中所讲的神通(特异功能),在修炼界的人看来,是真实的。
   《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掌管天下妖部,各种邪灵怪物在申公豹妒嫉心的指使下兴风作浪、为非作歹,给姜子牙捣乱的结局是为诸神的成就作了极不光彩的陪衬。
   商纣的灭亡与妲己密切相关。妲己所以能祸乱朝廷,就是因为有九尾狐狸精这个邪灵的附体。妲己给纣王进谗言,使纣王杀妻诛子。佯装心疼,骗纣王逼比干自挖心脏。妲己的歹毒、阴险、狡诈、淫乐、口蜜腹剑、狐媚惑人、杀尽忠良的蛇蝎本性,使得人们从心中自然升起了对狐狸精的憎恶。
   在这部作品中,表达的对邪灵、特别是对妲己的态度是鲜明的。人们本能的厌恶,使人在现实生活中能自觉的从意识深处抵触任何邪灵的附体与侵扰。这也是正统文化的功用之一。
   但是,人类道德的下滑是不自觉的。我们对比一下《聊斋志异》中对狐狸等邪灵形象的塑造,就很容易发现人们的思想意识随着时代的更替而发生的变异了。
   《聊斋志异》谈鬼说狐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特别是对狐狸的人性化描述,真使人有似曾相识之感。狐狸在作者的笔下不但被人性化、人味化,而且个个容貌俏丽、宛若天仙。既楚楚动人、又善解人意;虽是狐类,却能让人不计异类之嫌,甘愿与之匹配作为夫妻。狐狸精们不但迷惑了书中的男主人公,更在不知不觉间迷惑了读者的双眼。
   《青凤》中的男主人公耿去病见到狐狸演变的青凤后,直抒胸臆:“得妇如此,南面王不易也!”作者对狐狸与人的恋情,对狐狸的个性揭示,鲜明、生动,翩然若仙,深具情趣。作家用笔奇险,不但写出了狐狸家族的“闺训”家法,而且把狐狸的祖先和传说中的大禹联系在一起,更在结尾处写出了人、狐共居一处、和乐安稳的景象。
   蒲松龄对《婴宁》中的婴宁的刻画主要以“笑”为主。婴宁的“笑”贯穿作品的始终,具体的描写有大笑、狂笑、浓笑、笑声始纵等等。男主人公王子服初见婴宁即为其笑所迷,及至寻到婴宁时,婴宁的偶然一现则是“含笑拈花”。婴宁正式出场前先闻其“嗤嗤笑”声,被推入房还是“犹掩其口,笑不可遏”。至于写婴宁笑的形态又有“倚树不能行”、“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笑极不能俯仰”。婴宁的“孜孜憨笑”完成了自身形象的塑造,同时,也赢得了读者如闻其声的共鸣。
   然而这正是此书的害人之处,让人在不知不觉间承认并接受这种败坏人伦的现象。
   从一个特定的角度看,书中人与狐相处的社会现实,再现的是当时世人真实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是社会现实在作者笔下的真实体现。它虽然揭示的不是社会的普遍现象,但是这种种个案的集中体现也表现了人类道德标准的下滑。书中表现的就是人们对人、狐苟合现象接受的过程和事实。
   公允的说,作者蒲松龄对狐仙鬼怪的描写是客观的,大多是民间闲聊时的素材,有美化狐狸的内容,也有直接刻画狐狸狡诈、残忍的文字。从这个方面来看,《聊斋志异》只是相对客观的表现了道德下滑的现实。也许蒲松龄是不自觉的,但所选择的素材却相对真实的保留了当时世人的道德观。
   另外,蒲松龄对鬼的刻画也是入木三分。在《画皮》中的“狞鬼”,本来面目是“面翠色,齿巉巉如锯”,披上人皮便成了二八姝丽。“狞鬼”编造身世,骗得男主人公的密室藏娇,被识破本相后便剖腹掬心而去。害了人后又摇身一变为老妪。“狞鬼”的狡诈和残忍得到了充份的体现。
   由于《聊斋志异》的广泛影响,到了清末又有《女聊斋志异》问世。对狐狸的神化又进了一步,把狐狸升华成了狐仙。《彩凤》中的彩凤便自言是“狐仙”,《铁簪子》中的“云娘子”更是一位“神通广大”的狐狸,来无踪,去无影,且秉具仁义之心,深受读者喜爱。
   在人类的历史上,社会风气很正的情况下,邪灵附体的现象自然就极少。一方面世人都有正念,另一方面,真正修佛修道的人见到此类邪灵后也是要清除的。在《封神演义》中,针对狐狸精,云中子、黄飞虎、姜子牙都曾除过妖。姜子牙还曾火烧过琵琶精。可是到了《聊斋志异》,也许是狐狸过于狡猾,钻了人性的空子,使人疏于防范,除妖驱邪的修道人在书中也极其少见。但是不管怎么说,人、狐是绝对不能相恋的。人和狐狸的媾和对人来讲就是败坏人伦。
   人类社会就是人类社会,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以及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与社会活动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人类社会。人类的道德与人伦是神传给人必须遵守的规范。如果人和狐相配,不是把人和动物等同起来了吗?不是对人最大的污辱吗?
   我们还是再通过另一种邪灵在人意识中的演变,对比一下人类道德下滑后所出现的可悲的现实吧。
   二、从奸邪淫荡的蛇精到多情忠贞的白素贞
   中国四大爱情传说(牛郎织女、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之一的《白蛇传》是极富传奇浪漫色彩的。它的形成演变过程经历了上千年。可是,由于本身故事的独特,加之表达对象的可塑性,人们自然的就在加工的过程中溶入了更多的主观思想感情。而溶进的这些东西,也积淀下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人的审美观念、价值观念、道德观念等诸多方面的因素。《白蛇传》的演变过程反映出了人类文明是进步、抑或是衰败的轨迹。从今天被加工完善了的角色来看,除了形象所依据的角色的形式要素也即“人蛇恋”不变之外,已经完全颠倒了故事最初所表达的主旨。
   故事的最初来源虽说质朴,但是接近真实。初始的故事传达的价值理念是特定的,故事所具备的价值观和故事本身是溶在一起的。人的道德不能起基础和主导作用的时候,人的审美趣味就会发生变异,像《聊斋志异》中的狐狸一样,具有人情和人性味的狐狸却能博得读者的青睐,殊不知人这时的意识中已经在不自觉的接受狐狸以这种形式存在的现实了。
   《白蛇传》在唐代就已经有了雏形。到了宋代,话本《西湖三塔记》已经相对独立的表现出了蛇精的奸邪与凶残。这和唐代的志怪小说中的内容基本是一致的,不过《西湖三塔记》更具有故事性而已。《西湖三塔记》讲的是蛇精和人做夫妻,且不断用新人换旧人,专取活人心肝下酒,最后被法师镇压于湖内石塔下的故事。
   冯梦龙所著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已经相对完整的把故事所要表达的内容展现出来了。白蛇的狡诈、凶残、淫荡,都得到了充份的表现。小说的情节性更强,人物形象和社会环境的描写都比较讲究。许宣的懦弱、小气、优柔,夹杂着一点小小的斯文,是一个社会下层小人物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了蛇精的需求。蛇精变化的白娘子具有的美丽、温情恰恰和它的歹毒合为一体。
   白娘子清明节前巧遇许宣,两人于船上一问一答,看似无意,和下文白蛇以伞为媒介引得许宣上钩相呼应,对许宣的勾引铺陈得合情合理。情节的推进和变换,随白蛇几次三番勾搭许宣而徐徐展开。白蛇的图谋屡次被揭穿,但每次都能为自己辩解得天衣无缝,而且借口也都冠冕堂皇。白娘子娇柔的语言里掩盖的是狡诈险恶的用心。
   作者冯梦龙是把法海当作“真僧”进行正面描写的,说他是“一个有德行的和尚,眉清目秀,圆顶方袍”。这法海一见许宣,便知有妖相害,不由分说,挺身相救。法海降伏蛇精,和《封神演义》中修道人除妖是一样的,都表明过去出家人见到邪灵必清除的基本态度。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是成功的,继承并发扬了原有的是非观。故事曲折生动,引人入胜。所传达的主旨也是十分的鲜明:揭露害人的邪灵对人的毒害及其必然下场,同时警戒世人。
   书中对白蛇人性化的描述是为了揭露蛇精的奸邪和恶毒。白蛇对许宣的所谓感情就是为了更好的虏获许宣,而罔顾许宣的死活,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蛇精勾搭世人,必对人造成重大伤害,不然的话,道士也就看不到许宣头上的“一道黑气”了。
   但是在历史发展中,由于人们道德水准的下滑,为了满足世人猎奇和男女私情的色欲心理,对白蛇迷惑许宣耍弄的手段进行刻意加工,对白蛇的温言软语和千娇百媚加以有目的的渲染,把法海收服蛇精的正义之举再加以变换。这样一来,本来对人有警示意义的文学作品被完全演绎成了人妖为追求爱情而舍生忘死进行异类相恋的爱情颂歌。
   本来,修炼人除妖是份内的事,普度众生也好,救济世人也罢,虽不是佛道两家修炼的根本,但是在修炼过程中,修炼人却是要对祸害人类的邪灵予以清除的。这不只是修炼者的慈悲,而是修炼者的责任和使命:任何邪灵都不得以任何形式和借口无辜害人。可是世人道德标准的下滑,已经使人忘记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完全听任感情的抒发,而无视道德底线的约束。从《义妖传》到《白蛇传》,再到《新白娘子传奇》,作为一个典型的艺术形象,白娘子的形象越来越丰满,所传达的价值理念也越来越为世人接受。所以,邪恶演变成了正义,坚持正道者最终落得个可耻又可悲的下场。
   法海的悲剧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剧,是中国人道德标准扭曲后导致的。
   然而这一切却是通过艺术的形式表达出来的。为了把法海没有任何条件的清除蛇精演绎成白蛇的无辜,编者煞费苦心的编造出白蛇和乌龟争吃仙丹的传说,硬把秉持正义的法海说成是吃不到仙丹而妒嫉报复的乌龟。最后,法海无处可逃,钻到螃蟹的腹中。鲁迅又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用了“活该”一词对法海的这一结局作了定性,再一次把法海定牢在世人凭空杜撰的耻辱柱上。
   蛇精身份的演变很能说明问题。在《西湖三塔记》中,称为“白衣娘子”,用服饰代指。到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时,白蛇已经有了姓氏。当然为了更好的表达,揭露蛇精的本性,把白蛇人格化一点也不无不可。可是再往后,白蛇却具有了完完全全的人格了,称谓上也改称寓意为纯洁与忠贞的“白素贞”了。而“许宣”也一样升格成了“许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