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严家祺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嚴家祺
   (2008•4•11)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西藏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心绝望。
    这是我代那些离开家乡50年的老人,改写于佑任的詩。这些人50年來居住在印度北部的平原地区,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高山的空气。他们等待毛泽东的去世,等待邓小平的好意,等待江泽民的下台,50年了,看不到希望。不是达赖喇嘛,不是近50年前的随同达赖喇嘛流亡的藏人,而是他们在印度、在欧美出生的儿孙,看到达赖喇嘛50年的等待盼望不能回到家园而发出的、用所谓“藏独”來表达愤怒的呼声。
    1949年以来,于佑任和大批“国民党反动派”逃到台湾和海外,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家乡的空气。于佑任才写出了“天苍苍,野茫茫”的詩。使我无法理解的是,在台湾民进党执政的时代,中国有些人竟把于佑任的詩当作“反台独”、主张“一个中国”的“杰作”。
    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和数十万藏人又流亡印度和海外。
    1989年以来,又一批中国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流亡海外。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看“河殤”。
   这是我的詩。
   (嚴家祺 2008•4•11写于纽约)
   
   又及: 1989年和1997年,我和張伟国等几人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胸怀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我對他的人格、为人和智慧深为崇敬。汉藏是一家人,我同达赖喇嘛一样,不赞成“西藏独立”,反对“暴力行为”,希望北京开好“奥运会”。我也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我还希望北京领导人能善待“六四难属”,不要在“奥运会”期间驱赶他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