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严家祺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嚴家祺
   (2008•4•11)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西藏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心绝望。
    这是我代那些离开家乡50年的老人,改写于佑任的詩。这些人50年來居住在印度北部的平原地区,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高山的空气。他们等待毛泽东的去世,等待邓小平的好意,等待江泽民的下台,50年了,看不到希望。不是达赖喇嘛,不是近50年前的随同达赖喇嘛流亡的藏人,而是他们在印度、在欧美出生的儿孙,看到达赖喇嘛50年的等待盼望不能回到家园而发出的、用所谓“藏独”來表达愤怒的呼声。
    1949年以来,于佑任和大批“国民党反动派”逃到台湾和海外,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家乡的空气。于佑任才写出了“天苍苍,野茫茫”的詩。使我无法理解的是,在台湾民进党执政的时代,中国有些人竟把于佑任的詩当作“反台独”、主张“一个中国”的“杰作”。
    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和数十万藏人又流亡印度和海外。
    1989年以来,又一批中国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流亡海外。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看“河殤”。
   这是我的詩。
   (嚴家祺 2008•4•11写于纽约)
   
   又及: 1989年和1997年,我和張伟国等几人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胸怀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我對他的人格、为人和智慧深为崇敬。汉藏是一家人,我同达赖喇嘛一样,不赞成“西藏独立”,反对“暴力行为”,希望北京开好“奥运会”。我也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我还希望北京领导人能善待“六四难属”,不要在“奥运会”期间驱赶他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