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严家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嚴家祺
   (2008•4•11)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西藏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心绝望。
    这是我代那些离开家乡50年的老人,改写于佑任的詩。这些人50年來居住在印度北部的平原地区,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高山的空气。他们等待毛泽东的去世,等待邓小平的好意,等待江泽民的下台,50年了,看不到希望。不是达赖喇嘛,不是近50年前的随同达赖喇嘛流亡的藏人,而是他们在印度、在欧美出生的儿孙,看到达赖喇嘛50年的等待盼望不能回到家园而发出的、用所谓“藏独”來表达愤怒的呼声。
    1949年以来,于佑任和大批“国民党反动派”逃到台湾和海外,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家乡的空气。于佑任才写出了“天苍苍,野茫茫”的詩。使我无法理解的是,在台湾民进党执政的时代,中国有些人竟把于佑任的詩当作“反台独”、主张“一个中国”的“杰作”。
    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和数十万藏人又流亡印度和海外。
    1989年以来,又一批中国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流亡海外。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看“河殤”。
   这是我的詩。
   (嚴家祺 2008•4•11写于纽约)
   
   又及: 1989年和1997年,我和張伟国等几人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胸怀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我對他的人格、为人和智慧深为崇敬。汉藏是一家人,我同达赖喇嘛一样,不赞成“西藏独立”,反对“暴力行为”,希望北京开好“奥运会”。我也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我还希望北京领导人能善待“六四难属”,不要在“奥运会”期间驱赶他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