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徐水良文集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徐水良

   

   

   
   2008-4-28

   
   [内容提要]:
   
   根据政治立场,目前中国各政治势力大致的左右政治光谱是:
   左——[中共:毛式极左派-顽固派-保守派-改革派]-[中间派:自由主义-新左派]-[反对派(民主派):自由主义倾向的反对派-新左派倾向的反对派(社会民主党等)-右翼反对派]——右
   
   [正文]:
   
   《中国之路》批评王希哲的左派民运,以及断定自由主义者受到双重豢养的说法,是不错的。但是,它与王希哲一样,把自由主义者和自由主义倾向的民运,称为右派,不妥。
   
   在中国,大家公认共产党共产党是左翼。这个左翼中,与满清末年的顽固派、保守派,洋务派相类似,也有顽固派,如左王邓力群等,有保守派如陈云、邓小平等,有改革派如赵紫阳、胡耀邦等。中共改革派就其诉求说来,与清末洋务派属于同一范畴,他们并没有比洋务派更前进一步,几乎没有超出洋务派的东西。当然,胡耀邦,以及六四以后的赵紫阳,有点倾向民主派。
   
   其中满清的保守派,像慈禧太后,有时支持洋务派,洋务派就是在她扶植下壮大起来的。邓小平等保守派,有时也支持改革派。只是共产党特别顽固,比满清皇朝顽固得多,几乎从没有戊戌变法时期那样,把支持现政权的民主派(改良派,人们往往把民主派划分成改良派和革命派,实际上不完全妥当)纳入体制内。因此,中国的民主派,几乎完全被排斥在体制外。作为政治反对派的中国民运,完全是体制外的存在。
   
   此外,共产党这个中国左翼中,还包含上述三派之外,曾经是主流,但粉碎四人帮以后,尤其是到现在,已经成为非主流的毛式极左派。
   
   而完全被排斥到体制外的政治反对派中国民运,当然也有左右翼。照理,社会民主党这些左派政党,应该是左翼。我、张国亭、魏京生这样的,这些年来则一直是右派,是民运右翼。还有其它许多人,则处于中间。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复杂得多。
   
   不过,王希哲说的左派民运,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不是社会民主党,社会党那样的左派概念,而是毛式极左派概念,有时是亲共左派的概念,有时也有新左派的概念。是一个相当混杂的概念。但好像以尊崇毛泽东的毛式极左概念为主。
   
   毛式极左派,是不是民运,恐怕有点疑问。但是,我知道和认识一些毛式极左派,他们现在也在坚持毛式专政理论的同时,开始承认民主,在一定条件下,他们也已经成为现在中共主流及其政权的反对力量,在未来民主力量与中共专制的决战中,他们有可能站到反对中共政权的一遍,客观上成为民主力量的极左同盟军。
   
   目前在网路上推崇毛泽东的,有很多属于误解,但也有不少属于真正的毛式极左派。
   
   在中国共产党左翼的旁边,有一个中间派,这就是游移于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自由主义和新左派。
   
   中国自由主义者把自己称作右派,完全是欺骗。无论在中国还是全世界,自由主义者都根本不是右派,原汁原味的自由主义自由派是中间派,如欧洲各国的自由党。特殊情况下的自由主义是左派,如美国的自由主义自由派。但从来都不是右派。
   
   中国的自由主义,是从美国进口的,也是左派,原来属于中国的左派阵营。因为当代中国的特殊情况,变成中间派。
   
   中国的自由主义,自五四以后,与马列左派结盟,在中国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动倒退的逆流,毁灭中国传统文化,为西方垃圾马列主义侵入中国扫清道路。在政治上充当马列左派的尾巴和盟友,颠覆中华民国。到中共建政前夕,除胡适等少数受到中共打击的以外,绝大多数都投靠了共产党。最后,兔死狗烹,他们中的许多人,五七年被毛泽东打成“右派”。
   
   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本来意义上,也像他们的先辈一样,应该属于五四以来的左派阵营,但是因为中共严密控制了中国社会,共产党左派力量特别强大,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连他们货真价实的左派先辈,也被毛泽东打成右派。结果,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派,不得不变成游移于与体制内和体制外,企图两头得好处的中间派。而且正因为他们是中间派,他们确实如《中国之路》说的,也确实两头得好处。受到中共和西方的两头豢养。
   
   西方民主国家当然反共,但是,为什么他们往往不是非常坚决地支持最反共的体制外反对派,尤其是真正的右派民运,却比较多地支持这些游移与中共体制内和体制外之间的自由主义中间派呢?
   
   这是因为:
   
   第一,西方国家国内包含不同倾向的势力,他们的国策是这些不同倾向势力较量的结果。
   
   第二,西方的资本家要和中国做生意,需要与中共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和合作,他们不喜欢与中共坚决对抗的体制外反对派。
   
   第三、中共利用强大的国家力量,用各种方法打压和搞臭真正的反对派。他们派遣特务搞内斗,哄抬他们自己人,抬高他们自己的假反对派,打压真正的反对派,控制、瓦解、并相当彻底地搞臭了真反对派真民运,使不了解中国情况的西方,无法确定谁是真反对派,使西方无法找到、肯定并支持中国真正有意义的真反对派。
   
   此外,在中国,与自由主义同时存在的,还有一个同样游移于体制内外之间的新左派。这个新左派,与国际上的新左派,不完全一样。中国新左派,在理论上,和自由主义对立,似乎比自由主义更左,更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甚至马列主义。但在实际上,在政治上,他们比自由主义更加反对中共特权官僚太子党抢劫集团的国家政权,所以在政治立场上,他们比自由主义处于更加右翼的政治光谱带。
   
   王希哲如果从带有新左派倾向的角度来定义他的“左派民运”,也许有一定道理。但可惜,他较少从这个角度来定义他的左派民运。
   
   因此,一般说来,中共往往给自由主义以很大的活动空间,大量出版自由主义的书籍,依靠自由主义来鼓吹大抢劫大掠夺,全盘、无条件、和不顾一切的私有化。自由主义起了马列主义和新左派无法起到的作用,成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和仆从。自由主义成为官僚太子党的花瓶和宠儿,在国际国内大出风头。他们可以自由进出国门,可以著书立说,几乎没人为此坐牢。
   
   但新左派,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他们有的人,像新左派范畴的杨子立等人,就必须长期坐牢。
   
   从政治上判断一个人,一个组织的立场和倾向,判断他们的左右光谱,不是根据他们的理论,而是根据他们的政治立场。
   
   根据政治立场,目前中国各政治势力大致的左右政治光谱是:
   
   左——[中共:毛式极左派-顽固派-保守派-改革派]-[中间派:自由主义-新左派]-[反对派(民主派):自由主义倾向的反对派-新左派倾向的反对派(社会民主党等)-右翼反对派]——右
   
   这个光谱,包括反对派内部的分布,与我毕生从事民主事业的经验相符合。
   
   其中,左边是体制内。但极左毛式反对派,有一部分已经被向左抛出体制外,有可能大部被抛出体制外。中间派游移于体制体内和体制外的中间地带。反对派则向右处于体制外。
   
   附:
   
   《中国之路》编者按:
   
   此文(王希哲《左翼民运的兴起与中国民主化的新思维》)的闪光之点是直率地点出了一个要害,即那些个常常以“自由主义”标榜的所谓“民运”,实际上不过是一帮寄生于国外财团基金会、仰捐款人鼻息、从那里讨生活的的“贵族民运”而已。这样的所谓“民运”,注定要与国内的民间抗争脱节,要游离于中国民众,除了靠不断地开开那种自证其存在的“研讨会”、挣挣那点可怜的稿费和廉价的曝光率以外,近二十年来,在不断出现并稍纵即逝的政治危机面前,已经根本找不到任何感觉,从而亦对专制制度毫无冲击力。
   
   但此文的一个致命伤则是:从否认洋人的豢养,却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居然指望由专制者豢养出一个“左翼民运”来。其实,这哪是什么“新思维”?这不过是作者源于长期遭“右派民运”排挤的切肤之痛而生出的一种“急病乱投医”罢了。
   
   诚然,对“右派贵族民运”,是应当严词批判的,不批判,新的民运伦理就建立不起来;不批判,新的民运天地就开辟不出来。但是,我们在批判他们的时候,也要自觉与那个随时欲获“渔翁之利”的专制集团及其价值观划清界限。君不见事情的吊诡之处正在于:那个“右派民运”,除了明的接受洋人的“豢养”外,还暗中接受来自北京专制政府的“豢养”。正是这种双重的“豢养”,才使得他们自鸣得意而不可一世,才使得其敢对高智晟、郭飞雄、杨春林,……等为代表的草根民运那么穷凶极恶。
   
   然而,中国真正独立的民主运动,是既不会仰洋人鼻息,也不会受专制荫庇的。她必须深深地植根于广大受到专制压迫剥削的老百姓之中,数十年如一日地艰苦奋斗,才会在广袤的中华大地最终收获其“民主自由”之果。

此文于2008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