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重庆市的野草画展,最初是在石小路17号付27号,我的家里开会,到会的有杨胜利,张仁强,张奇开,张达星,彭进,邱万东,薛明德等人,时间是在1980年1月。我因为要去北京处理一些事情,走之前留下话说一个星期返回。不想出门在外,时间上就有了变动,这都是因要办的事情不得不延迟几天离京,我为了这事写信回家告诉了夫人闫家鑫,她把这封信的内容转告了杨胜利,杨胜利先生不知为甚么在转告张仁强先生时说:薛明德从北京寄信来说,野草画展要以薛明德的名义,薛明德的旗号。
   我把这个看成是开玩笑,当不得真,可是張仁强先生却把它当真了,不仅当了真,进而在同仁画家中间大量散布流言,说我沽名钓誊,是个人野心家。本来的野草画展应该是在之前会议上取得的共识:以沙坪公园为基地,在举办了第一届野草画展后成立野草画会,向政府注册成立合法的社团组织。定期举办同仁画展,不定期举办个人画展,经常召开学术研讨会,出版野草画会季刊,群策群力使野草画会欣欣向榮,有生气,有活力,进而带动和提高重庆市人民的文化艺术水平。推举四川美术学院冯星平先生为会长,等等事项。
   我刚回到家,张仁强先生就来拜访,他是特意来我家看那一封信的。还好,信页连同信封均在,张仁强仔仔细细读完了仅有一个延迟几天返渝的内容外,没有读到有以薛明德的名义,以薛明德的旗号之类的文字,作为交往10多年的画友,他曾有恩于我,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向我道歉,也没有向参與野草画展的同仁们澄清真相,任我蒙受不白之冤,更有甚者,在我不知情时,把我与野草画展隔离开来,野草画展在沙坪公园举办,我没有送画作去参展。
   由于重庆市公安局干涉强制冯星平先生的参展作品《魂》从展墙上取下,开了天窗,整个画展就提前结束了。在闭幕会当天,一些支持我的画友,来我家邀请我赴会,我就跟随一道去了沙坪公园野草画展厅,主持人张仁强突然发难,冲着进门刚坐下的我说:“你不是野草会员,没有邀请你,请你离开。”他的夫人冉隆霞也站起来说:刚才有会员带外人来也被叫出去了.”在我身边站起来好些支持我的人有杨胜利,邱万东,彭进等人挽着我的手臂不准我离开,并且对张仁强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会场乱成一团.会后,邓廷梁,绰号叫邓大汉的,他是西南师范学院教授历史的学者,他有作品参加野草画展,为了此事与我交谈了一番,邓大汉:”听张仁强说,野草要以你的名义举办,有沒有这回事”?薛:“有!没有的话,你会找我问起这事吗?”邓大汉:”张仁强与你交情10多年,为了共同的事业,大家闹得这么不愉快.”薛:事情的起因不在野草,早在巡回露天画展时我邀请他参與,他拒绝了,野草由他来主持,显然就容不下我,杨胜利借我从北京写信之机开了一个荒唐的玩笑,以后的事我就不想说了,那封信的内容张仁强亲眼看过,你们一直以为我是个人野心家,张仁强到底他要做甚么,你们去判断好了。”

   有一本书叫《海外看大陆艺术》作者是留学法国的台湾人,我有幸读过,其中有写到我与野草的分岐,还有好些文不对题的描述,说我被四川美术学院开除等等。我与野草有何分岐,至今我仍不明白分岐在哪儿?
    未完

此文于2008年04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