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西藏事件发生以来,北京的持续镇压行动引发国际社会抵制北京奥运浪潮高涨。世界一些领袖级人物高度关注,表达遗憾,呼吁北京透过对话解决问题。继美国着名导演史匹堡辞任奥运艺术顾问后,在全球掀起另一轮抵制奥运圣火潮。圣火所到之处,躲避抗议群众,几度改变传递方式与路线,甚至息火蒙羞。据海外媒体报导,继美国国会参议院九日决议谴责中国在西藏行使暴力后,欧洲议会也通过一项决议案,谴责武力镇压西藏的行动,并要求欧盟领袖就是否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采取共同立场。
   
   去年10月,中国政府曾提出《奥林匹克休战决议》,并与10 月31日上午获第 62届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在联合国大会表决前向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极力渲染中国政府提出的 "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世界 "。刘淇说,在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我们还将在奥运村和残奥村内设立一面 "和平友谊墙 ",供运动员和其他人士签名,呼吁遵守 "奥林匹克休战",促进世界和平。 "奥林匹克休战"本是国际奥委会根据古希腊神圣休战设计的一项和平运动。1993年,国际奥委会整合184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以非洲统一组织名义向第四十八届联大提交决议草案,呼吁联合国各成员国在每届奥运会开幕和闭幕前后各一周以及奥运会期间,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要求遵守奥林匹克休战。2000年《联合国千年宣言》也号召会员国遵守奥林匹克休战协定,支持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促进人类和平及谅解。联合国大会通过奥林匹克休战决议,反映了联合国和奥林匹克运动共有的价值观——人类自由、平等、和平、非暴力的精神。

   
   然而,北京却在提出《奥林匹克休战决议》后仅仅几个月内,便在西藏进行武力镇压藏民示威,并发起对达赖喇嘛的舆论攻击,和大肆宣扬民族恨、阶级仇,导致"红色记忆"灌输大的一代国人仇藏排外。这令人不禁想起袁伟时那句"吃狼奶长大"的话。更有甚者,中共西藏区委书记张庆黎传出"达赖是一只披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等文革语言。 有消息,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及各地区下属各机关单位、各国私企业、各大中小学校、各居委会等所有单位都被要求声讨"3•14事件",揭批"达赖分裂集团",尤其要求藏人干部、职工深刻揭发"达赖集团"的"暴行",撰写批判达赖喇嘛的文章。如此制造妖魔化达赖政治气氛,不仅更大地刺激了达赖的信徒和藏民在世界范围内的抗议行动升级,也令中共有关藏区暴乱的说词变得苍白无力,因此陷入奥运圣火的传递危机。
   
   拉萨事件始发时,国内媒体一片噤声,西方媒体也不可能进入现场报道,于是各类猜测、传闻就不断出现在国际媒体上,自由媒体当然也有失实报道,这其实正是北京严控信息造成的后果。近来,中共却突然发起舆论攻击战,官方媒体、记者不少加入了这一战役。最典型的例证就是,最近国内网媒对南方都市报的围剿,一些网民刻薄谩骂,无限上纲,表现出"红小兵"似的极端与无知,给正常的时政讨论,扣上"汉奸卖国贼"的大帽子,甚至进行栽赃陷害。如此舆论造势,不仅掀起了藏汉民族的历史伤疤,也挑起了汉民族自身的分裂。再如一些网上愤青,因赞助北京奥运的美国汽水巨擘可口可乐公司,在德国推出平面广告显示一批佛教僧侣乘坐过山车,竟被想当然地指控有支持"藏独"之嫌,而呼吁杯葛这个汽水品牌。香港明报的最近的一篇评论指出,中国官方的新闻处理自从拉萨3•14事件以来确实有别于以往的一味封锁,开始越来越及时主动播放少数藏独分子破坏奥运圣火传递,并不断揭发所谓西方传媒的片面和歪曲报导。文章说,这是因为有关方面意外地发现,这些以往被视为负面新闻的报导,现在竟成了凝聚国人向心力的有效工具。其实更准确地说,是凝聚了哪些被"红色记忆"洗过脑、容易被煽动起来的人的向心力。
   
   然而,在作者看来,这种手法如同当年江泽民为打压法轮功妖魔化李洪志与法论功如出一辙,其结果就是最终导致法轮功被"逼上梁山",成为中共再也无法解脱的政治大患。如今,中共一方面声称反对"掩盖真相",反对"倾向性报道", 一面自己就封锁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大搞舆论围剿;一方面继续妖魔化达赖,在西藏镇压抓捕喇嘛,煽动藏汉对立,一面又想让藏民拥护自己,停止抗议。世界上哪有如此政治低能的政治诉求?
   
   北京上述违反所提出的《奥林匹克休战决议》政治宣传,正在撕裂民族团结,导致在西藏问题上的民众、记者和媒体的立场对立。当今世界的独立新闻普遍认为,中国媒体的"新闻宣传战",只是点燃了部分国人的民族情绪,根本无助缓和危机局势和在国际社会建立和平形象,反而在为这场反北京奥运的运动增加口实。
   
   日前,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已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办公室会见中文媒体时强调,中共应该停止煽动汉藏民族间仇恨,不要把达赖作为替罪羊。中共中央代表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是唯一解决西藏问题的办法。
   
   世界走向后对抗时代的今天,一切纷争与冲突都应依靠和平谈判来解决,而不是暴力对抗。中国境外存在着以达赖喇嘛为代表的西藏流亡群体,达赖又是中国境内外藏民共同的宗教领袖,因此,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解决西藏问题,最终必须通过中国政府和达赖之间的和平谈判来解决
   
   北京奥运临近,中共判决胡佳与镇压西藏都出之同一种加工敌人的政治思路,丝毫都没有"奥林匹克休战"意图。可见,北京奥林匹克运动充满了意识形态的政治色彩,它摒弃了适于全球传播的"世界语言",而在用"中国特色"告知世界:北京城里并没兑现"奥林匹克休战"精神。这里的意识形态依然在把异己的同类加工成"政治敌人"和"敌对势力。
   
   鉴于上述,我们有理由呼吁,中国政府要倡导"奥林匹克休战",首先应率先垂范,从自己做起,从今天做起:立即停止对西藏的高压政策,尽快与达赖对话,释放政治异见人士和法轮功人士、维权人士及所有用和平方式表达不同政见"因言获罪"的思想犯,实现中华社会内部的和平、和解与民主。
   
   其实,宽容与谈判才更符合《奥林匹克休战决议》精神,才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根本出路。
   --------------------------
   原载《议报》第35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