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孙丰文集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
   一、元、明、清、中华元民国近千年,且也是专制,却未发生藏独,何哉?
   在下知识积累有限,对历史更甚,我只长于抽象,但抽象需引证,引例便可能出错,请谅解。

   西藏到底属不属于中国?诚实地说在下真的不知道。八九年春西藏事发,我的歺馆里常有两藏人就歺,曾向他们请教,这两人是邮电干部,来此疗养,他们不是不讲好像真的不懂。像我这祥的自由主义立场,也不能幸免认为藏人还处在较低的文明阶段,性情原始粗野,富于攻击,便认为他们在搞分裂。只是天性使然,我不能接受对他们的武力镇压。后在潍坊大牢,有刘济潍者对我说:“咱们对西藏的事所知甚少,它到底属不属于中国,其实你老叔并没这方面的了解,谈哲学你口若悬河,用词专门,谈西藏,就显得勉强,充其量只有个反藏独的立场,一当涉及到这方面的话题便身不由己地为之辩,因为你的立场已与你的人格合而为一。一受到怀疑,立场就潜移为人格,就不是在辨问题,而是在为心中的自己辨。其实你并未像求证理性真假那样求证过这个问题,谈理性是那样严密,那样具有证明性,那是因你是求证所得,但对西藏就不是求证,只有立场”。这刘济潍网上有介绍,在《山东的六四犯》里也有提及,专题写过,还未发却因病毒而失。此刘绝顶聪明,胸宽怀广,机智果干,敢为敢当,顶天立地,煞是可爱。因我比他爸还老,他半玩笑地喊我老叔并不为过,说起来远是我吃亏。他的话刺激了我,引起我反思心灵的兴趣。我对个人智慧的那些叙述就是由此引发的。个人智慧问题放到第三议论,现在来论证从异族的元至中华民国这千年,藏人为什么能与中原人共处,相安无事不搞独立?
   道理很简单,因为无论自居“正统”的汉人,还是被认成“外族”的匈、满、土番……在自然的意义上是无差别的--人是自然的而非社会事实,即使社会意义的人仍超不出自然的势力,社会联系不是能孤立在自然之外,它只是人这个物种在服从自然律上的一种特别方式。人,归根结蒂还是在服从自然。所以只要社会让人自然而然地往下活,不在自然以外提出臆想的原则,人性不受扭曲,即使社会发生矛盾,也是人性之内的,只是是人性的恶的一面,是可以靠进化来克服的。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由于客、主两方靣的原因,国民党也专制,但国民党并没制造出一个有别于人性的意识形态,它的专制是人性内的,能在更高的文明阶段得到溶解。在中华民国那里,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公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那里,是反人性的信仰对人性的扭曲。前者有化解的可能,后者却是不能调和的。不管那个国、那个民族的人在性质上都决无差异属同一物种。因而在存在,以及存在的各种可能性上就受同一力量支配,同一个支配力在发生作用上又怎么能对汉人一个样,蒙人一个样,对藏人另一个样呢?汉人生命里之所有,肯定也是蒙人、滿人、藏人之所有,凡能满足汉人的当然也能满足蒙人、满人、藏人。如果必然律也各取所需,按兴趣、情绪发生作用那也就无科学可言了。
   这个力量是什么呢?它就是无所不在的自然律。
   试问:同一物类内,其个员能不服从同一力量或规律?同质的生命会有不同本质的表现?同一本质的生命的实现又怎么会有不同形态?怎么会不相融呢?藏人嫁或娶了汉人会不怀孕还是咋的?须知:类里只有分子,个员不可能各有本质。所以不同的民族也必无间地融和--这是不可抗拒的必然性并非主观上的选择。各个民族“想如何”的这个“想”字只是主观意志,意志是后天的、个别的,不可能持久有效。
   在现代文明前,不同国家、民族常常仇斗征伐,造成这种事实的原因是因所处文明阶段还相当初级,认识力的运用对实践的影响还相当微弱,处理事情多由意志定夺,对利益的争取和对祸害的避免就取最直观,因而很短视的立场,很自然地就只能靠力量的对比而不是理性的证明。一些处在较高文明阶段的民族,习惯于理性求证,就像秀才遇大兵,理上的真不真完全没用,较低文明的民族战胜或征服了较高、较成熟文化的民族也就不足为奇--拥数千年文明的大汉几度被蛮族战败,征服,亡国。但在民族融和问题上,起作用的就不是机械力而是文化的成熟。汉民族虽一再遭受外族攻击入侵,亡国,可是又没有一个征服民族不在对中原的统治中被汉文化所统化,有的竟然融为汉人--他们的血脉肯定未断,可维系他们的文化不复存在,他们之做为民族自然也就消亡。汉民族历经沧桑几度亡国而不衰,就因汉文化悠久而成熟,博大而深邃,其能量能够吸收、包容、替代其他文化,而其他文化却不能对它取而代之,就像现代的交通工具能取代马车、轿子,轿子、马车却无力替代现代工具。汉文化不至能够凝聚,还具有吸收力和亲和力。其功能就不只是维系我们,也统化征服者。历史上有些民族不见了,是被汉化了。这一事实显示:文化的成熟决不是力量可以战胜的:在民族间的博斗分出胜负,秩序初创期,征服者与被征服者间的隔阂多般深刻而尖锐,被征服民族的杰出分子总是把光复本族视为己任,一次次做着反抗的努力,洒热血成英名于故土;而征服者又总是把镇压反叛放在首位。清朝电视剧可以看出:入关之初满州贵族在打击亡明复僻上决不慈悲手软,康、雍、乾三朝文字狱是够残酷的!可是后来呢?征服者的满族还是被汉化了,要编纂《康熙字典》,研习汉文,立典设章,崇尚礼治,把玩诗文……就不能逃避汉文化的薰淘,再造:那康熙、乾隆就成了汉文化的承继者,不能不彻头彻尾地汉化。那怕带着满腔仇恨去统治,文化的不成熟是不可避免地非被成熟文化所融化、吸收、取代不可。
   文化没有界限,适存劣汰。
   三月藏事发,有文章检讨中共的民族政策,说现在懂满文的已不过百人,以其来责备共产党民族政策失当,这说法失当,因还处在较低文明阶段的满族在对中原实施统治的同时,非研习汉文化不可,研习的后果就是他们的被汉文所吸收,统化,最终成了汉人。从现象上看这个进程是由他们自己完成的,从本质上看,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这种统化是连统治者自己也觉察不到的。事实上今天的满族只有名义,记载着历史的过往。请想一想:怎么能在满文里体验到唐诗、宋词的美妙?享受到那种心醉的境界?乾隆把玩诗词的同时就在实际上成了汉人。无论在语文、生活方式、习惯、风俗上,都已没有什么满族文化。否则到那去找个老舍,启功?
   能从这段叙述中抽取出的道理是:只要是人就绝对同质,只要同质就绝对服从同一力量或规律,不同民族也照样融和。而仇恨却是主观的、情绪的和心理的。前者的有效性是无例外的和永恒的,后者的有效性却只能是个别的和暂时的。
   有了这段叙述,我们便可以回答说:不管五胡十六国,还是元、明、清、中华民国,所以没发生藏独,就因统治者没有在人性外提出一套超自然的、扭曲人性的教义--社会联系的基本原则是人欲、人情--我们把它叫做人伦。社会联系或伦理的总根据总出发点不是奠立在与人性、人欲、人情相冲突的主观臆想--信仰上,而是基于从人的存在里自然而然地发生出来的力量。
   数千年来虽无成文宪法,各朝各代贯彻的“以孝治天下”在实际上就起到了宪法作用,这个概念内在地具有宪法功能,因而它维系了一个大致的人伦背景的轮廓。它被做成社会的根据和出发点不是凭空的相当然,而是自然而然的形成。虽说人并不能经验自己的性质,早先的人也未曾认识到自已的性质,但因人的性质就在生命里,也就是生命之本身,人知道它不知道它都不妨碍是它在对人发生作用,我们常说的“天真”、“返朴归真”其意就是因纯朴才越逼真,纯朴是提不出一种扭曲、异化人性的意识形态来的。所以以往社会的矛盾是人与人的,赤裸裸人性的恶的方靣的表现,是可在人性内获得化解的。雪山上的藏人也就没有因由想到要独立--因为没有需用独立来逃避的灾难。
   “孝”是人类最基本的联系,所有人类成员都由此源出--不问民族,也不管阶级,也不论知识分子还是凡夫俗夫,谁不是来于父母!所以这一原则就普遍有效。无论在原则内还是将之放进自然律,它都绝对的不含也不造成矛盾。它虽是统治者所倡导,却因又是自然的原本,所以什么阶级、民族采纳了它也都不会上当、吃亏,更不会引发社会矛盾。
   凡有人群就不能不建立秩序,因人人都来于父母这个无例外事实,将“孝”做成社会秩序的源出就有效于整个人类。“以孝治天下”所潜含的就是人伦秩序,做为社会秩序的总根据它虽由汉人所建,揭示的却是无民族界限的人性普遍性。一切尚未采用这一原则做社会根据的民族,一经接触能不被它所统化?它所奠定的秩序能不适应于所有人?--因为它就是直接的人性。
   承认了人的绝对同质,就得承认所有民族的人都只是个存在问题--人人都是先存在了而后才知道自己的存在,人是在自己完全不能把握自己的条件下存在的,所以后天的把握能力就只能把不能把握的已经的存在推进下去,别无他选!
   这就可看清:生命的存在属之自然,只有“如何存在下去”才属于自己(这个自己即主观的自我意识)。
   存在下去也就是实现生命,并在实现中享受生命。因而社会的秩序只能是人伦--人伦以外无秩序!“以孝治天下”完满的反映了人伦秩序。且在自然里有其根源,从而它也就是自然律的本身,自然律是人力所可以转移的吗?“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数千年来不论汉人还是异族政权,因实际的宪法都是“以孝治天下”--即都是人伦。藏人也是人,藏人所需的秩序能不是人伦?所以它也就能与中原和睦共处,与不同民族的政权保持着某种从属联系,未曾想到去独立--没有需要用独立来逃避的祸灾。
   共产主义不仅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制度,而且也违扭人性。问题是它做为社会伦理的总根据,动摇的恰恰就是人伦。试问:人能不是人吗?只要是人,那社会的秩序就只能是人伦价值。人伦价值的要害就是社会联系对人负起责任,用来方便人实现和享受生命。可“社会主义的价值观”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呢?它不是对人而是对党、对统治负责。请想一想:若把毛泽东到胡锦涛各时期的倡导一一归纳,然后抽取出潜藏在这些教导、号召、口号、教义里的共同思想,就不难发现这个价值取向就是牺牲人而去附就对党、对统治的责任。比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切服从党按排”、在人遭受了不公乃至残酷迫害时还要“相信党,相信组织”、“稳定压倒一切”、“一切服从安定、团结的大局”、“只要牢固地树立了共产主义理念,就能防腐防变……”、胡锦涛绑架奧运会也是牺牲奧运精神去对他们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负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哪一条不是只对政权对统治负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那一具体操作不是鼓动对人的牺牲去成全统治?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危机已不是文明进化得不够所表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而是人的自然性与反人性的社会价值取向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在人性自然性之内是找不到化解可能的,因为这个意识形态并不反映人的生命性,反映的是对人的统治的必须性,对霸占负责的绝对性,不可能在生命的实现内获得调解。找不到调解的渠道人并不能没了人性,有性就不能不表现,怎么办呢?藏人就只剩下用独立来逃避压迫这么一条路了。藏人的独立努力与我从大陆逃到西方是同一个性质的行为--表达的是:当我们在某地不能自在地支配自己生命,不逃避又有啥法子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