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悠悠南山下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越戰問題研究者和學者2008年三月十二至十五日於德州 ( Texas ) 鹿博克市 ( Lubbock ) 德州科技大學越南中心舉行了一次有關越戰的討論會﹐ 主題涉及發生於1968年戊申春節順化 ( Huế ) 戰役中戰略、戰術各方面的問題。1968年新春期間﹐ 北越部隊和南越解放軍合力發動在南越全國二十多個城市展開激烈的總進攻的城市戰役﹐ 最為顯著的是首都西貢和中部古都城市順化的戰鬥。

    在順化戰役中﹐ 發生了由北越部隊施行殘暴的一場對平民屠殺的慘劇﹐ 至今越南共產黨政權仍然對此閉口不談。越南國內的年青一代對此事件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而在美國或世界上的人們亦鮮為人知。

    本文簡略介紹由阮玉碧 ( Nguyễn Ngọc Bích ) 先生 、 阮理想 ( Nguyễn Lý Tưởng ) 先生和安德魯衛斯特 ( Andrew Weist ) 博士等人所發表的內容﹐ 談及由北越部隊指揮官所提供的證據以及慘案過程的證據。他們亦談及在戰術範圍內所導致西貢和美國方面在越戰的失敗。

總進攻之順化戰役

   阮玉碧教授的演講內容共24頁﹐ 涉及1968年共產黨部隊發動的總進攻順化戰役中整個軍事演變過程。

   他解釋為何選擇這個主題為作為討論內容﹐ 其理由為當他參閱美國軍事和傳播資料時發現談及到順化戰役事件卻為寥寥無幾﹐ 有的僅是幾段文字﹐ 或者最多的亦只是兩三頁而已﹐而且內容錯處不少。

   阮玉碧認為﹐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 就軍事方面而言﹐ 與整個南越各地同一時期內所發生的戰役來說﹐ 順化戰役具有它特殊的因素﹐ 值得深究。西貢戰役是由南越共產黨 ( 簡稱越共﹐ 下同 ) 和北越共產黨軍事領導人同時指揮作戰。他們為陳文茶 (Trần Văn Trà ) 上將、黎德英 ( Lê Đức Anh ) 大將和政治局委員梅志壽 ( Mai Chí Thọ ) 指揮西貢北戰場﹐ 而西貢南面戰場由政治局委員武文傑 ( Võ Văn Kiệt ) 和陳白騰 ( Trần Bạch Đằng ) 負責。

   可是參與在順化戰役中的全體人員皆為來自北越部隊﹐ 由陳文光 ( Trần Văn Quang ) 上將總管。戰役初始時由少校黎明 ( Lê Minh ) 直接指揮﹐ 順化城市武裝力量總隊長申仲一 ( Thân Trọng Một ) 率領各路人馬作配合﹐ 而這些兵士卻全一色為北越軍事部隊。 由此﹐ 在順化戰役上的勝或敗全由北越軍隊指揮官的手而定。

   值得指出的是﹐ 據阮玉碧教授的研究﹐ 順化一役和後來1972年所發生總進攻戰役一樣﹐ 證明越南共和國的精銳部隊完全有能力戰勝號稱善戰的北越部隊﹐ 若南越部隊獲得美國足夠的軍事援助。

激烈的搏擊戰

   阮玉碧蒐集了不少美國和越南方面﹐ 包括越南共產黨出版的軍事雜誌的資料重述順化戰役的經過。 1968年1月31日晚﹐ 即是年初一夜晚﹐ 黎明大校指揮四個營的兵士從城北攻入﹐ 而申亦率領同樣多的兵士由城南湧進。兩路部隊同時由特工隊作開路先鋒。由於天氣條件有利和獲得隱藏於城內的共產黨黨員和親共人士的指引﹐ 共產黨部隊在24小時內便佔領了整個城市﹐ 除了幾個反擊的地點如81號大隊據點、 西碌 ( Tây Lộc ) 飛機場和第一師團的芒加 ( Mang Cá ) 兵營。

   根據當時為議員並見證在順化和廣治戰事的阮理想先生所述﹐ 除了那處因軍事人員節日休假離開單位之外﹐ 只要還存有一中隊人數單位的南越共和軍仍然作頑強的反擊。繼之連續數週由特工隊和北越正規軍的猛烈數場攻擊後﹐ 他們才棄下了數百具屍體逃去。

   順化兵營和警察廳為最典型的反擊戰鬥例子。北越部隊猛烈攻擊那時只有約為兩百名防守兵士的芒加兵營﹐其中包括一些傷兵﹐ 可是他們仍然抵抗反擊﹐ 令對方不能佔領該處。

   年初三起﹐ 來自廣治 ( Quảng Trị ) 、 峴港 ( Đà Nẵng ) 和西貢增援空降的越南共和軍的三個傘兵營隊抵至該兵營。他們佔領了一段城牆後﹐ 便進入了西碌區。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寸土必爭之街巷戰

   戰事激烈進行﹕ 雙方兵士倒斃處處﹐ 每條街上﹐ 每間屋裡。增援部隊的傘兵營隊艱難地擊退對方﹐ 爭奪每寸地﹐ 最終解圍了西碌飛機場和重佔領了安舊門 ( cửa An Cựu )﹐ 但攻入城內的一翼兵力被阻礙。北越部隊亦堅守不懈﹐ 雙方發生多次激戰﹐ 性命損失嚴重。幾日後戰事減退﹐ 雙方同時需要喘息﹐ 恢復精力。根據黎明復回河內的電報﹐ 當時北越部隊的彈藥已耗盡﹐ 而南越軍亦兵損無數﹐ 需要援兵。後來由陳文廣指揮的北面部隊入城﹐ 重部署各戰鬥位置﹐ 進行反攻。南越的“紅帽子兵團力量 ” 仍堅守反擊。

   雙方的精銳軍事力量多日來在面積不大﹐ 民居屋宇密集相連的街道間的地方交戰﹐ 他們只可作直接面對面的交火。一次三、四小時的猛烈攻擊後﹐ 北越軍終於被擊退﹐ 並棄下無數具屍體。

南越軍的反攻

   阮玉碧教授重述﹕ 北越部隊向河內致電救援派增兵和彈藥。多封復電之一由武元甲 ( Võ Nguyên Giáp ) 大將、文進勇 ( Văn Tiến Dũng ) 大將和雙豪 ( Song Hào ) 上將親筆簽名。 文進勇的另一封電函還承諾將派遣緩兵。戰鬥至第十日﹐ 北越部隊的增援兵被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營擊潰。北越的增援彈藥亦運不到城內和香江的北岸地區。此時香江南岸仍然由南越各正規軍和地方軍堅守著。

   戰事進入第十三日﹐ 美國海軍陸戰隊展開向城內的東面和東南面的猛烈攻擊。與此同時﹐ 南越海軍陸戰隊亦上陣﹐ 換替已多日戰鬥疲倦和亦負傷亡重大的傘兵部隊幾個營的兵士。一隊“ 藍帽子兵團 ”卻突圍攻入西南區﹐ 切斷了北越部隊的運輸線。

   此刻北越部隊亦進行猛烈的反擊戰。在城內多處雙方展開了屋戰和街巷戰。戰事繼續進行。北越部隊繼續死守﹐ 激戰繼續多拖延了十一日。此時河內電臺宣佈由一批親共的順化知識分子和大學生成立了順化南越解放陣線政府。

   2月19日﹐ 黎明召集各指揮人員開會﹐ 建議撤退出曾經佔領具戰術性的據點﹐ 亦因彈藥剩下無多﹐ 難以把戰事再進行下去。

    阮玉碧根據北越越文軍事資料並用英語譯述﹕ 黎明大校下令撤退後﹐ 他們把各戰利品、傷兵和戰俘送返由南越解放軍控制的地區和山林中去。

   第21日﹐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三個營和南越共和軍的海軍陸戰隊的三個營連同南越第一師團數個營的兵士攻擊順化城內外對方的各個戰鬥單位。同時﹐ 由於天氣轉好﹐ 美越的空軍開始轟炸北越的掩護部隊和運輸線。

   第22日﹐ 北越部隊突然作最後一次反攻﹐ 再次佔領了城內的一些據點。由少校陳玉魁 ( Trần Ngọc Huế ) 指揮屬第一師團的“ 黑豹隊 ”﹐ 從黑夜中突擊入城內與共軍進行了肉博戰﹐ 重佔領了各個重要據點﹐ 保持了攻勢上風。事後人們才知道﹐ 那是北越軍為掩護撤退﹐ 留下一批敢死隊堅守那些據點﹐ 抵抗至死。

   23晚至24日凌晨時分﹐ 北越軍在常四門 ( cửa Thượng Tứ ) 富文樓 ( Phu Văn Lâu ) 旗臺的最後據點被擊潰。南越軍把旗臺上南越民族解放陣線政府的金星旗取下﹐ 換上黃色中帶有三紅條的越南共和國國旗。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昇起南越國旗後共和軍兵士的歡呼

順化慘劇的證據

   河內當局至今從未公佈北越部隊在該戰役中的傷亡人數﹐ 可是河內的一位詩人製蘭員 ( Chế Lan Viên ) 寫過一首詩提及順化戰役含意說道﹕ 衝鋒戰士數千人﹐ 可只有三十多人返回。陳文茶亦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 許多部隊戰士上陣﹐ 無一人歸返。根據美越方面的的估計﹐ 當場可數到屍體和被埋藏的北越陣亡人數約五千﹐ 後來在順化西部的山崗亦發覺約有三千具共軍屍體已經被其同志埋葬入土。陳文茶說道當眼見到那些屍體亦感到驚訝﹐ 因為那些陣亡戰士十分年青﹐ 身上還穿著新製的卡其布軍裝。後來某些戰俘復述﹐ 他們接到命令﹐ 進入城內接管新成立的解放政權﹐ 可是被對方的砲火阻擾和擊潰。

   黎明在回憶錄中寫道﹕ 自22日起北越部隊開始撤退﹐ 至26日才完畢﹐ 為了輕身撤退﹐ 放棄了許多戰利品。自撤退那日起﹐ 兵士們經受不少飢餓、缺水煎熬之苦。返回根據地後﹐ 又遇到新增援來到的北越部隊﹐ 他們每人須要進入森林尋找果物充飢。同時﹐ 還接到命令準備在五月份進行另一場的進攻。

   在整個戰役中﹐ 越南共和軍陣亡人數有384人﹐ 受傷人數達到一千八百﹔ 美軍的死亡人數為約150人﹐ 逾八百人受傷。這些數目是較為準確的。可是平民的損失可算甚大。被砲彈中傷死亡的有超過八百人﹐ 受傷的有一千九百人﹔ 七千民眾和政府職員失蹤。後來發現被集體坑埋的屍體有二千八百具﹔ 此外﹐ 在一名叫石磨溪 ( khe Đá Mài ) 的地方找到逾四百頭人顱﹐ 相信他們全為順化民眾被從高處拋下後被手榴彈、炸彈炸死。

   那些失蹤者和死亡者的人數、姓名等等卻被永久的掩沒﹐ 至今越南當局仍然不公佈那些死者的姓名和被埋葬於何處。黎明在他的回憶錄中﹐ 仍算作多少亦有良心之人﹐ 當提及順化民眾死亡事件﹐ 他寫道﹕ 儘管在戰爭中發生難以避免民眾的死亡﹐ 就算是在那場總進攻戰役中﹐ 誰人對平民犯下了罪行的都應該要遭到懲罰﹔ 許多民眾被無辜判罪處死。不管是甚麼理由﹐ 這是民族解放陣線指揮人員該負起的責任﹐ 包括他本人在內。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被砲彈摧殘的古城

   暴殺慘劇的目擊者於2008年3月12、13和14日三天的討論會上敘述親歷其境的見證。前議員阮理想先生那年除夕夜仍然在順化市內﹐ 但因探訪城外鄉村的親戚而幸免避過災禍降身。後來他設法聯絡到第一戰區司令的黃春覽 ( Hoàng Xuân Lãm ) 中將﹐ 他以越南共和國國會議員的身份多次參與中央級的軍事會議﹐ 而且後來亦前往那些被集體坑葬的地方觀察。 由此﹐ 阮先生親自聽聞和目擊到南越軍隊和美軍兵力調動的狀況﹐ 亦見擊無數具屍體的慘境。阮先生以越南語發言﹐ 英語翻譯員即場轉譯讓各位學者和記者作筆記。阮說﹐ 在共產黨軍隊撤退後﹐ 發掘了一處就有超過四百具屍體﹐ 相信是廣大民眾被推下坑去﹐ 然後被手榴彈炸死。最後他解釋﹐ 出席今次討論會的主要目的是要為歷史和公眾輿論記載下這些事件的真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