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文集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管常熟市委领导,还是江苏省常熟市城市规划局,没有法院裁定书、公安局搜查证,不经我允许,私闯我的住宅,后果自负。由此引起的其它后果,也与我无关!所有网友及天下人,请为我作证!我决心以斧头保护自己的家园!
    因雪灾,漏水坍塌,我拆掉了院子里原有的灶间、卫生间,面积共达14平方,现三十平方的院子白地一片,婆娘想重建一个三平方米的拉屎地方,并把围墙砌好,这又不碍谁的事。可城市规划局书面勒令停工,昨天又打我婆娘电话,扬言到我家推翻墙头。
    为此,我咨询了法律专家,专家说:依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不经房主允许,没有法院裁定书、公安局搜查证,私闯民宅均属违法行为。他强调说,城市规划局没有执法权力,根本没有理由私闯民宅,推翻一堵哪怕是错误的墙头。

    现在我处于三难状态:如果院子里重建三平方的卫生间,则说违章建筑,要拆除;如果我将卫生间建在室内,又说破坏危房的房屋结构;如果不造卫生间,屎急尿急憋不住,只好像狗一样随地大小便,又显然破坏城市市容,不注意卫生。
    我家附近颜港河边原有座厕所,与我相处十多年,我家及邻居的粪便一直倾泻于此,没有为拉屎的问题烦恼过。可自从杨升华那个市委书记调来之后,常熟人民一直不太平。
    此人喜欢炫耀,三天两头出没于常熟电视台和常熟仅有一家报纸的头版头条,不是照片亮相,就是关于他什么新闻。弄得常熟人民不知有个胡锦涛,只晓得有个杨升华。他拍照片,还有专职摄影师,照片的模样,搞得像夜郎元首似的。他的姓名也成了常熟网站需要屏蔽的敏感字眼。还好大喜功,到处拆房,搞政绩工程,“亮山工程”、“明亮工程”,打出口号,“经营城市”,“三年建成一个新常熟”!意思是,建设城市,把它当作一门生意做。最可恨的是,还把赚钱的、有关国计民生的自来水厂的股份卖给了外国人。杨升华一意孤行,搞得常熟财政千疮百孔,民众怨声载道。为了所谓的城市美观,他还把颜港河边那座厕所拆掉了。不少居民没法处理粪便,只好倒在河里!造成这样的奇观:“上空灯火辉煌,河里浮屎飘荡。”为这问题,群众呼声不断,可上面从来没重视过。
    江苏省常熟市是国家级卫生城市,可群众为了大小便伤脑筋,不得不有的拎马桶,有的把粪便倒进河里。口口声声和谐,以民为本,不解决日常生活问题,怎么和谐?这种小事都没能力解决,还奢谈什么执政能力!
    其实,恢复原样,重造颜港河边的厕所,像我就不会去搭什么卫生间。如果不造厕所,我们只好搭卫生间。否则,叫我们哪儿去大小便?只要恢复河边的厕所,鬼才愿意,把马桶放在家里。
    为此,我上访市政府,没有结果。为此,我向110报警,并请她录音纪录,任何人没有公安局的搜查证,不经允许,私自闯入我的住宅,后果自负!
    的确,正如我朋友所说的:“如果不能尽义务、尽责任保护自己的婆娘和孩子,你还是男人吗?”不错,维权应该从自身开始,我没法退缩,只能以斧头保护自己的家园!
    在这儿,我要顺便问问苏州国安张处,你说,写文章要有个度,不要让政府为难,为此,我今年写作如履薄冰,一直阉掉卵子。《史记》没写出,人倒成了司马迁。常熟那些贪官,捞了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女人,因此我都没说一句话。我告诫自己要克服穷人的妒忌心,不要断人财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是作家,做人要厚道,胸襟要开阔,贪来的钱,他们也不能带到棺材里去……张处,我要问你一声:私闯民宅,推翻墙头,算不算有个度呢?
    在此,我声明:如果意外事件中,我有啥不测,罪魁祸首就是杨升华!其次,就是常熟市城市规划局局长!有朝一日,请民众将他俩捉拿归案!
   
    陆文
    2008、4、3
   信[email protected]
   陆文说明:事件发展,请看后续报道。

此文于2008年04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