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刘晓波文选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来源:观察
    尽管,中共媒体声讨“达赖集团”的声音仍然在继续,那种文革式腔调也未见收敛,但强大的国际压力已经让北京必须寻求妥协,胡温寻找的突破口是“友好的法国”。4月18日-22日,胡锦涛的特别代表、前驻法国大使赵进军访法。21日-27日,法国参议长蓬斯莱访华。24日-27日,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作为总统萨尔科齐的特使访华。25日-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访华。当胡温先后会见了蓬斯莱、拉法兰和巴罗佐之后,对话大门随之开启。4月25日,新华社对外宣布“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准备同达赖方面接触磋商”。
   “3·14事件”以来,中共现政权在处理此次由西藏危机以及由此引发的中西冲突时,从胡温到西藏大员,从统战部到外交部,各级官员的表态都极为强硬。外交部发言人不断发出对西方的强烈抗议,还罕见地在三天内连续三次要求CNN给中国人民道歉;当局也始终支持国内外华人的反藏独反西方狂热,甚至中共驻外使领馆公开动员海外华人保卫奥运火炬。这一系列强硬姿态,毫无在近期内开启对话大门的征兆。现在,胡温政权如此动作,着实让国内外舆论感到突兀。但仔细想来,胡温决定开启对话大门,实乃势所必然。如若仍然僵在那里,北京奥运的两大目的都有可能落空。
   首先,奥运火炬的世界性传递极为艰难,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阻止藏人在火炬进西藏、登珠峰上做文章,特别要确保奥运火炬顺利登珠峰。因为,当局想控制住中国境内的藏人容易,但想控制住尼泊尔那边的藏人就很难。从尼泊尔一侧登珠峰相对容易,那边的藏人又是登山高手,万一尼泊尔政府看不住,让那边的藏人登顶,在只有八平米的珠峰顶与中方火炬手遭遇,岂不是让北京颜面扫地。制止藏人行动的关键力量,与其说是中国政府和尼泊尔政府的联合封山,远不如让达赖喇嘛出面劝阻境内外藏人不要骚扰火炬传递。而要让达赖喇嘛出面说服藏人,除了与之对话之外,再无其他办法。
   其次,确保日益临近的北京奥运不再有大麻烦,特别是不能让开幕式的主席台上没有欧美大国元首的面孔。因为,西藏危机以来,不仅是欧美大国政要之间表现出罕见的一致,而且是西方国家的民间、媒体和政府的高度一致,不能不让人想起十九前六四血案后的国际景观。西方各国政要一致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反复敦促中共当局尽快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可以说,北京是否开启对话大门,已经成为欧美大国政要是否出席奥运开幕式的前提。

   即便胡温政权的对话有着如此急功近利的目标,但其这么快地作出对话决策,还是不同于中共传统的危机处理方式。
   传统上,每逢中共遭遇事关政权稳定和国际关系的重大突发危机,中共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僵硬传统,决不会在风口浪头上明确地作出妥协姿态。即便胡温迫于西方的强大压力而不得不开启对话大门,如果按照中共的传统方式,也照样是暗箱操作,只让海外的人知道而不让国内的人知道。19年前的六四危机,邓小平在处理善后事宜上的妥协(让方励之赴美等决策)来自与老布什特使的秘密会晤。
   再看西藏问题。从1979年邓小平第一次会见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以来,双方在八十年代就有过多次接触,北京还多次邀请达赖喇嘛的代表团回国考察。1989年的西藏事件和六四屠杀,以及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中断了北京与达兰萨拉的接触。其后,国际压力再次迫使北京作出妥协。2000年,“第三届西藏组织国际会议”在柏林召开,共有52个国家代表参加,西方国家大都有代表出席。大会作出极为强硬的决议:“如果在未来3年内,不能促成与北京政府的谈判,西藏自治的要求得不到实质性回应,与会成员国将承认西藏流亡政府为西藏合法政府,并鼓励西藏政府考虑其独立地位。所以,2002年9月,北京终于恢复了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对话,前后共进行了六次对话,也邀请他们以私人名义访问北京、拉萨和老家宗喀达泽村等地。
   看这样的黑箱历史,我极度鄙视独裁政权的怯懦阴暗,它一直用欺骗来戏耍中国人。我也可怜那些因西藏危机而抓狂的愤青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但对汉藏关系的历史知之甚少,而且对独裁中共与达赖喇嘛的接触磋商也一概不知。他们激动得让千百万颗红心在互联网上跳动,实际上是当了“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冤大头。
   无论胡温政权基于怎样的权益考虑,在汉藏关系、中西关系高度紧张的时刻,开启对话大门总比紧闭大门好,起码让紧绷的关系稍微松弛一下,既是给自己台阶,也是给对方台阶。
   更重要的是,胡温政权能够改变其前任的黑箱方式,不再瞒着国内民众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偷偷谈,而是向海内外公开宣布开启对话大门。无论是基于怎样的理由,公开了,总比秘而不宣来得体面。正如让外国记者进藏,总比全面封锁更能表现现政权的自信一样。
   胡温第一次对国内公开这样的对话决定,无论在主观上是基于何种动机,但在可观效果上,也多少显示出胡温对帮了政府大忙的爱国者们的知情权的尊重。与此同时,对话决定的公开也会带来连锁效应,起码让关注西藏问题的国人有所期待,想看看双方能否谈出结果。愤青们要看达赖喇嘛能否节制住“藏青会”,使激进派不再骚扰火炬传递和奥运会的召开;也要看看欧美大国的政要能否出现奥运开幕式的主席台上。而支持西藏高度自治的国人,要看胡温在冲突得到缓解之后,能否撤换“文革式书记”张庆黎?能否依法公开公正地对待那些被捕的藏人?能否收回在西藏进行诋毁达赖喇嘛的所谓“感恩报国”运动?最后,当北京奥运平安结束之后,胡温能否在西藏高度自治问题上松动一贯僵硬的立场?
   行文值此,我忽然发现此次西藏危机对汉人的另一好处——大规模动员的爱国运动让西藏问题得以凸显。如果胡温政权不是高调处理此次西藏危机,不是用公布“3·14事件”的方式进行反藏独动员,不是用某些西方媒体的失实和火炬传递受阻来进行反西方动员,而仍然像1989年那样处理西藏事件,对内地封锁关于西藏抗议的任何信息,对西藏进行为期四百多天的戒严,那么,西藏问题决不会如此广泛地进入中国大众的视野,国内外华人也不会知道西方国家对西藏问题如此关注,更不会知道达赖喇嘛在世界上享有如此崇高的威望。不管是中共高官及其喉舌如何诋毁达赖喇嘛,也不管愤青们如何仇恨达赖喇嘛,但无论褒贬爱恨,起码让达赖喇嘛走出了红遍海外而海内无闻的窘境,让达赖喇嘛的名字走入中国的千家万户,无意间在中国成就了一次西藏问题的大众化启蒙。
   尽管中共的垄断信息和宣传方式一如今往,但互联网为高度关注西藏问题的大众提供了更多元的信息,即便是那些铁杆愤青,只要他有多了解汉藏关系和西藏问题为什么高度国际化的意愿,也能得到远远超出党国灌输的意外收获,起码他们可以多了解点儿汉藏关系的历史,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以及达赖喇嘛与“藏青会”的分歧;也让无神论的汉民族对宗教的作用多一份感受,知道达赖喇嘛对藏人的神圣价值。特别是给已经陷于物质主义泥潭的国人上了生动一课——对于一个宗教民族来说,仅仅靠物质利益是无法摆平的,因为再多物质优惠和再严酷的强权都无法摆平藏人之心。所以,无论是刺刀的恐怖之光,还是金钱的诱惑之光,统统抵不过信仰之光。
   最最重要的是,由于中共政权的黑箱,以往的西藏问题仅仅在中共高层是个“难题”,而在绝大多数汉人心中,以往的西藏仅仅是旅游观光猎奇之地。现在,不管对西藏问题采取何种立场,但西藏问题终于可以走出中共黑箱而进入大众视野,让内地的汉人明确的意识到:西藏问题,不仅是中共政权必须面对和妥善解决的,也是整个汉民族必须面对和妥善解决的。因为,西藏问题之大,大到关系到中国未来的统一和分裂。要想真正达成“汉藏大团结”,汉人就必须学会尊重藏人的信仰。而尊重藏人信仰的最佳办法,就是让雪域之魂达赖喇嘛回家。
   2008年4月27日于北京家中(《观察》2008年4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