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刘晓波文选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来源:人与人权
   八年,两次政党轮替,台湾民主再上城楼,祝福台湾!
   在凤凰卫视看台湾大选,人群、手势、旗帜,锣鼓、爆竹、歌声、演讲、呐喊……宏大的场面和激情的爆发,在我看来,民主国家的定期大选日,如同最为盛大的公共庆典,不仅是胜利者的群情鼎沸,就连失败者的悲情与眼泪,也是这种庆典的重要组成部分。
   台湾大选揭晓之前,尽管绿营不断制造“奥步”,又有西藏事件的冲击和李登辉挺谢的临门一脚,但我知道马英九赢、谢长廷输,只是我想不到蓝绿选票会如此悬殊,马胜谢221万张选票!
   蓝营的盛大庆典与绿营的凄凉结局,并不能证明国民党的出息,而只能证明民进党的没出息。国民党如果有出息,早该在2000年败选后就不再容忍连战的厚脸皮,而让马英九出任党主席并参加2004年大选。四年前,以民进党政府之烂,陈水扁格局之小,如果是马英九代表国民党参选,今天的大选就不会是争取政党轮替而是争取连任。

   虽然,58.45%的民意支持,可以让马英九在国民党内部的腰杆更硬;国民党在立法院中的三分之二多数,可以让马英九政府少受制肘;连战踏过的人民大会堂红地毯铺路,可以为马英九政府的两岸政策提供更灵活的空间。然而,即便马英九真像他竞选时许下的诺言那样,抛弃陈水扁的台独诉求,而走不统不独不武之路,也无法带来两岸关系的实质性转机,更难突破“台湾孤儿”的国际困境——除非象他在野时那样,1,坚决反对“反分裂法”;2,真的向中共打“民主牌”。
   我认为,两岸关系无法取得实质性突破,最根本的原因,既不是民族主义作祟,也不是美国作梗,而是两岸之间巨大的制度差异所致。台湾在国际上的悲情处境,正是硬实力大增的中共政权的强力围堵的结果,它见证了独裁强权的霸道。而美国,基于中美关系和当前国际关系现状的考虑,也只能强力维护台海现状。所以,无论谁当选台湾总统,都将面对李登辉和陈水扁都曾经遭遇过的国际困境,马英九当然也不会例外。如果马英九将来也要在出访时过境美国,必然也要遭遇种种麻烦,也休想再得到他2006年3月访美时的高规格接待。
   虽然,胡温为了减缓国际社会对《反分裂法》的疑虑,再次使出统战策略,优待在野的国民党,邀请过气政客连战访问大陆。连战访问大陆的十足媚态,让胡锦涛非常受用;胡锦涛自然要恩赐给连战最后的“政治辉煌”。但连战踏过的红地毯,作为台湾总统的马英九未必敢踏,中共也未必邀请他来北京。因为,中共决不会承认马英九是台湾总统,只要马英九拒绝“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称谓,也就不要想踏上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何况,今日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正处在颠狂状态,中共也认为自己已经崛起为世界大国,那种独裁化的大国傲慢,连西方大国都要有所求,小小的台湾岛更不再话下。所以,中共对台政策决不会因国民党的重新执政而发生实质性变化,仍然是经贸收买、统战攻势、国际围堵和武力恫吓的四管齐下。
   这四大招数,台湾人喜欢经贸收买,反感武力恫吓和国际围堵。在我看来,从现实效果角度的讲,武力恫吓是“稻草人”,国际围堵才有实效。
   武力恫吓之所以无效,首先在于它没有国际合法性,打台湾必将招致国际的孤立和制裁,甚至带来美日联盟的武力干预。所以,在《反分裂法》遭遇强烈国际谴责的情况下,胡温才迫不及待地上演“胡连会”,并放弃“不得干涉内政”的传统论调,第一次公开邀请美国来“共同维护台海和平”。其次在于中共权贵们害怕后院起火,导致现在好日子的丧失。胡温知道,在国际环境基本和平的条件下,当下中国的主要危机不在外部而在内部,稳定第一的既定方针,自然也包括国际环境的稳定,决不允许外部因素变成引发内部爆炸的导火索。而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具有超强难度和巨大风险,就目前中共的硬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而言,至多是试射导弹的恫吓,真刀真枪的武力攻台绝无可能。所以,“反分裂法”和几百枚导弹听上去很吓人,但也就仅止于恫吓而已。中共坚决反台独,主要原因不是对统一大业的坚定,而是害怕台独将把中共逼入死胡同:打与不打,都将是中共现政权承受不起的代价。
   国际围堵之所以是中共打压台湾的最具实效的招数,就在于中共政权具有国际合法性。首先,在当今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承认“一个中国”,而且没有一个大国承认台湾拥有独立主权。其次,中国占据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重要位置,有能力在联合国阻止任何“台独”的提案。再次,也是最为关键的,是国际关系中的利益博弈与普世道义之间的悖论。基于利益,没有道义合法性的专制政权,却具有国际法上的主权合法地位;具有充分道义合法性的民选政权,却没有国际上的主权合法地位。人权记录极差的独裁国家,却可以变成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自由国家的领袖美国,也曾被排斥在人权委员会之外。正是在这种冷酷的悖论中,民主台湾被拒之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大门外,而所有的专制国家、乃至少数暴政国家都是联合国的成员。
   在这样的国际关系中,即便美国把台湾视为战略盟友并明确承诺协防台湾,即便前总统克林顿赞美台湾是“亚洲的一个成功故事”,现总统布什称台湾为大陆提供了民主示范,即便其他自由国家也对台湾的民主成就给予极高的评价,但这一切就是无助于台湾国际地位的提升。美国可以保护台湾的安全和支持台湾向大陆打民主牌,但反对陈水扁政府企图改变两岸现状的任何动作。何况,现在美国的亚洲战略需要中共政权合作,更不愿意看到过激的台独举动把美国拖进两岸危机中,美国怎么可能支持“台独”!正因为如此,陈水扁的一系列台独举动,不仅是挑战中共,也是挑战美国,布什政府不得不屡屡给陈水扁脸色看。
   于是,台湾人看到,台湾的邦交国不仅越来越少,而且大都是些有奶便是娘的无赖小国,它们在外交上承认台湾,主要是基于实用主义的金钱外交,一旦中共出更多的钱,这些小国就会转向中共。中共的国际围堵使台湾无法进入任何由主权国家构成的国际性组织,不要说台湾要求加入联合国,就是加入WHO的诉求,也屡屡搁浅。甚至在引发全球性恐慌的SARS危机中,世卫组织也无法堂堂正正地帮助台湾。面对如此醒目的国际现实和普世道义之间的悖论,台湾人的内心悲情肯定无法抑止。
   更令台湾人不爽的是,代表台湾的形象和尊严的民选总统,无法以官方身份正式出访绝大多数国家,而只能巧立名目地搞灵活外交。前总统李登辉去美国要在飞机上过夜,就要下台的总统陈水扁去美国只能玩“过境外交”,副总统吕秀莲只能以“休假外交”出访印尼,甚至,已经是平民的李登辉去日本也要经历诸种曲折。
   此种被孤立被矮化被边缘化的悲情处境,既是台湾政府的困境,也台湾在野党和全体台湾人的困境。2006年3月,马英九以国民党主席身份访美,尽管他受到美国政府的高规格礼遇,但他并没有陶醉在“高规格”的氛围中,而是清醒地意识到台湾的国际困境,仍然想以“台湾悲情”打动美国人。
   我还清楚地记得,2006年3月24日,马英九应邀在胡佛研究所发表演讲,其主题就是台湾从未摆脱过的悲情。他提到台湾一百多年来的三大悲情事件:近代,台湾被割让;现代,二二八血案;1979年以来,台湾变成国际孤儿。马英九指出,百年前的“马关悲情”已被光复化解,半个世纪前的“228悲情”也被民主进程吸收,剩下的只有“孤儿悲情”延续至今。他表示,如果中共连一点国际空间都不给台湾,那就等于逼反台湾人,不要说台独,“包括我在内,我们这些人都会反。”马英九呼吁中共给予台湾更多的国际空间,否则“后果要自负”。由此可见,马英九决不会用矮化台湾的主权地位来讨好中共,在野时不会,上了台更不会。
   如果中共仍然不改变围堵策略,台湾人的“孤儿悲情”只能愈演愈烈,其民意也就会离大陆越来越远。所以,在野时期以及竞选中的马英九谈到两岸关系时,反复强调五点:1,从促进台湾经济复苏的角度出发,主张“三通”和“自由行”,以扩大两岸经贸关系。2,在台湾的定位上,他主张中华民国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一个国家不需要独立两次。台湾未来地位要有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决定。3,在国际关系上,他致力于突破中共对台湾的国际围堵,不断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4,对中共的武力恫吓,他坚决反对《反分裂法》,要求中共政权撤除导弹,然后就建立军事互信和签署和平协议展开谈判。5,他毫不隐讳自己的“反共不反华”的立场,是唯一每年出席纪念六四的台湾政要,他把大陆的民主化作为两岸进行政治谈判的前提。
   马英九的这种立场,大致符合台湾的民意。由于两岸在经济水平上差别悬殊,在制度文明上更是天壤之别,在社情民意上也越来越隔膜,特别是面对制造过六四大屠杀的中共政权,除了与大陆做生意赚钱之外,台湾人不想与大陆发生其他关系。台湾人希望离独裁大陆越来越好,似乎愈远愈安全,即便是大陆人争自由要人权的事业,也与绝大多数台湾人无关。但在现实层面上,历史形成的两岸关系,使台湾又无法远离大陆。于是,台湾人太想远离大陆却又无法远离,只是在这种现实约束下,台湾的主流民意才倾向于维持现状。这才是最大的台湾悲情。
   马英九当选后,许多人乐观地预测两岸关系会有所改善。但在我看来,只要中国的独裁制度不变,只要中共仍然把台湾看作地方政权,两岸关系不可能有实质性改善。即便假定马英九想与中共套关系,台湾主流民意也让马英九不敢。即便假定中共也想善待马英九政府,马英九也必须表现出与连战迥然不同的立场和风格。
   在我看来,2005年访问大陆的连站,决不是民主台湾的政治人物,而是威权体制培养出的小政客。所以,他才能以令人目眩的媚态朝拜大独裁者。进了人民大会堂,连站没有抗议几百枚导弹和《反分裂法》,也没有向大陆民众介绍台湾悲情;他非但白白放过了向中共打民主牌的机会,反而盛赞中共改革的成就;他用独裁者的表面礼遇来凸现自己的政治生涯的最后辉煌,那首大陆少先队献给“连爷爷”的迎宾曲,已经变成了海内外华人的笑谈。所以,连战让国共两党时隔五十多年的首次握手变成了中共通吃的零和游戏。
   我以为,具有优势国际地位的中共政权,把台湾被逼入“国际孤儿”困境,向外界展示的仅仅是独裁政权的蛮横,却没有台湾悲情的动人力量,丝毫无助于争取台湾的民意认同。非但不能为缓解两岸紧张关系带来任何实效,只能在无奈的窘境中用毫无实效的反分裂法和熊猫秀来硬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