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胡志伟文集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第廿七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方丹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續)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第廿八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立法院秘書長陳克文日記披露的黨國秘聞
·不要隨便誣告別人抄襲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第廿九集目錄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泛論港台兩地的退休金迷思
·眼鏡大王胡賡佩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第三十集目錄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喻舲居何許人也?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2】梁錦興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3】徐伯陽短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二○○四年冬,我為編著的《上海灘天王巨星》一書請他題詩,他以九六高齡親赴粉嶺火車站接我。到了陳府,他揮筆立就,寫下一頁。我發覺他精神好過往日,他說:「我還能活六年,到一百○二歲」,我向他請教長壽之道,他說每日食六頓紅棗粥,每頓一小碗,紅棗能提氣,延年益壽。我允諾在他百秩華誕時發動香港筆會全體會員向他拜壽。我知道《花窠詩葉》交給灣仔一家書店經銷,從未結過帳,欠款達數萬元,問他是否要派人去追索,他說:「算了,書店老闆既然不肯找數,總有他的難處,追也無用。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放他一馬吧!」他一生都是這樣,事事都為他人著想,樂於助人,只追求平淡生活。聽他幼子聯陽說,他為了幫助屋村中一個小販多賺點錢,竟連續買了二十多隻小塑膠椅子,以致客廳爆滿﹔他發覺有小偷在室外用手電探路,故意將十元紙幣掛在門外,上書「付上十元一張,以後請勿騷擾」。
   從鑽石山回來的途中,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一則由於蝶老一生奉為正朔的中華民國政府,駐港機構多達卅七個,竟無一人到場弔唁。記得十年前陳冠華去世時,我打電話給當時的陸委會香港局局長鄭安國說:「陳老為了中華民國的港澳工作、為了保存與維護孫中山澳門故居,賣了幾層樓,如今他走了,你們不能沒有點表示」,結果鄭局長派一秘李華強送到靈堂八千元賻金,新聞局駐港大員江素惠送了六千元。今次蝶老逝世時,台灣駐港機構負責人鮑局長正好離任,送別宴會連續舉行了十多場,那麼多袞袞諸公竟無一人來世界殯儀館送一隻花圈,真使我慨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二則由於蝶老付出晚年十幾個寒暑心力的香港時報(該報商業登記仍存),竟無一人前來致祭。大殮前一日,我打電話通知該報倒數第二任社長,他即以腳疼不能行走推諉,我說這個月我在酒會場合遇見閣下兩次,他說剛跌了一跤。蝶老生前,他們虧欠他甚多﹔蝶老仙逝後,他們猶裝聾作啞。三則是澳門政府派人過海來致祭,香港政府反而無動於衷。蝶老訃聞是十五日見報的,從古谷搜索引擎知,海內外有一百多家報紙報導了這一條新聞,香港政府有關部門見報四週內竟充耳不聞沒有絲毫表示。記得陳冠華治喪時,我打電話給漁農處執事,提醒他們,前幾年陳醫生曾捐出私蓄購買兩萬枝台灣梅花樹苗餽贈港府栽種於新界郊野公園,次日漁農處即派員送去大型花圈。然而時移世移,今日香港上上下下都在忙於選舉,區議會選舉加上立法會議員補選,似乎台灣的錮疾也傳染到了香港,一切為了選舉,選舉就是一切。一個不懂慎終追遠的群體,能有未來嗎?試問這幾年文學、音樂、電影界榮膺紫荊勛章的人、哪位像蝶老那樣寫過十萬首詩、三千首歌、五十部電影?何況他從小失明一眼,是以何等的毅力用獨眼的光亮寫出如此輝煌的傳世之作啊!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