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主页]->[百家争鸣]->[帮助朱令工作团]->[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帮助朱令工作团
· 李昌钰博士人民公安大学讲座.....犯罪现场重建与调查
·伊拉克一支足球队遭投毒
·有穿朱令T恤的,请进来
· 孙释颜可以伪装成圣贤,但有两个顾虑
·放纵凶手即恐怖主义行径
·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朱令吧的精品贴 (2006-03-22)
· 孙释颜的2.14情人节过得不错
·朱令铊中毒案可能的发展和案中确定的事实
·七种情况中国不签发护照
·百度朱令贴吧每周纪要(至昨天 08.02.19)
·圣火 广播 旅游 作者:讨贼
·强烈建议政府高层与媒体介入彻查
·奥斯卡电影《勇敢的心》 片尾旁白 (视频 转自百度朱令吧)
·我以前写在新浪BBS上的
·童宇峰to薛钢,潘峰 and 薛潘王等人的真实面目
·也对薛支书说点话
·朱令律师: 不是没有证据,而是证据制度的问题.
·『天涯杂谈』孙维们还能逍遥多久?
·穿上朱令T恤上街去,玩行为艺术
·T恤在行动 (二)
·百科全书【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大陆、港、台及海外集体编辑
·朱令被害案件受阻至今 一言以蔽之 --- 徇私舞弊
· 被删第24次! 再次整理孙维同党诬蔑贝至诚的所露出的马脚
·驳斥孙维不开口的两个理由
·铊们要求和解的真实目的
·关于蛇类,给SW
·红颜青泪 1
·红颜青泪 2
·红颜青泪 3
·红颜青泪 4
·红颜青泪 5
·红颜青泪 6
·“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06年4月15日晚一个温州七岁女孩给我们的启示
·朱令12年电视片有没有经过孙维审查通过?
·人大提案的公开信(征求签名)
·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
·陈震阳教授印象
·《广陵散》的内容及内涵
·讨孙徼文
·《朱令的十二年》观后感
·『天涯杂谈』朱令铊中毒案的轮廓已经越来越清晰
·关于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有人别有用心!
·两个死人
·追求正义,促进民主法治,请从本案开始
·讨论ZL案的各论坛+信箱
·more about XieHe's medical report
·Today is a history
·中国刑法八大重罪
·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与禽兽为伍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帮助朱令基金会网站的视频在内地视频网上的转载地址
·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沉默是勇敢还是懦弱——也谈朱令孙维事件 By:丹青姬
·从佛学观点看待朱令一事之一点
·从广州朋友的义举所想到的
·从孔子学琴来看
·从刘德华的电影《墨攻》看糊涂想法
· 从诅咒术看改名孙释颜
·大道甚夷——三五月对孙维的建议
·大家跪久了想站起来溜溜吗? 小瘪三们将二十四小时跟踪侍候
·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国歌歌词)
· 逮着个大赤包
·倒行逆施 足以亡国
·电视台节目播出朱令演奏录像证实铊们的谎话
·都说朱令可怜,其实孙维命才苦呢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二个没有回复出去的贴子
· 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一份档案
·法律和法律的补充方式——假如我拥有死亡笔记
·访谈实录------廉颇的刀在阴曹地府采访被人砍死菡子
·愤怒之外,请穿帮助朱令T-shirt
·个人认为所谓的重开司法程序~
·根据孙维照片看面相
·公安部悬赏30万A级通缉破坏铁路的"西瓜皮"
·公司老总铊中毒头发掉光 警方初步断明故意投毒
·关于陈震阳教授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关于纪录片的几句话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建立援助朱令联盟的建议.
·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2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3
·关于吴今一个人落单的事实真相
·关于制作flash的过程介绍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关于朱令中毒可以确定的几件事——首先与贝先生无关
·国内生产第一批t-shirt设计图
·51 回复:国内刑侦专家与法律人士对朱令案件的最新认识
·孙维艺术照
·杭州一位护士遭遇"铊"毒 北京急拨普鲁士兰空降杭城
·好消息:香港警察罪行预防局给我回信啦
·新料大放松
·号召深圳/上海地区的朱令吧网友聚餐
·胡适说:你要写下去
·华裔神探李昌钰“名勒鼎钟”
·还是目寒星的这款T恤比较好
·还有上万人书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不到长城非好汉---也谈朱令中毒案
   自从“天涯”于去年11底登出网友skyoneline贴出的《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以来,朱令铊中毒一案再次被曝光和聚焦,网络寻凶呼声迭起。早些时候,“天涯”发表声明,为正义而呐喊(大意如此,可惜当时没有拷下原文,现在找不到了---原因见下)。正为这一举动叫好呢,谁料该网站不久(1月19日)突然宣布:为有利于事件的顺利解决,有关“朱令铊中毒事件”话题暂停讨论。还没从惊诧之中醒过来,又发现连“天涯”网也上不去了(被封了?)。现在再试,虽可进其主页,但担心有关朱令的内容,有朝一日又被停封。 怎不叫人仰天长啸! 都说不平则鸣。其实,朱令一案已经不只是平不平的问题,而是突破了做人的底线,叫人无法再沉默。 在读本文之前,想说明几点 1)本文并没有什么新的推理和新的发现。因为网上已有许多精彩的帖子,所以本文主要是想将这些分析和评论加以综合,归类和简化,以方便读者在短时间内集中阅读。 2)因为是综合与归类,所以当引用文章时,将尽量指出该文作者和来源,以方便有兴趣的读者进一步勘对和深究。 3)如果有些分析和推理跟一些网友的一样或类似,而又没有指明出处,敬请网友原谅。 下面开始正文 本文谈三大问题(主要谈第一个问题,兼谈后两个问题)。评论时尽量保持客观,力争做到让事实来说话。这三大问题是: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 第一个问题为揭穿凶手而从三个方面展开:1)各方都认可的事实;2)有待进一步核实的事情;3)通过事实及事实下的合理推理而指出元凶。第二个问题为投毒的动机分析。第三个问题讨论如何将凶手绳之以法和如何进一步帮助朱令。 (一) 是什么---与嫌疑人有关的事实和推理 1)各方都认可的事实 F1)朱令两次(94年11月~12月,95年2月~3月)被人投毒(重金属铊中毒); F2)孙维出生于高干家庭,是朱令的同班同学,室友,曾同为清华民乐队队员; F3)清华大学证明,孙维是当时清华唯一能合法接触到铊的大学生; F4)孙维在97年毕业时,曾被清华扣发毕业证书3个月; F5)孙维97年4月被北京公安局审问8小时,并被要求作为犯罪嫌疑人签名; F6)自此以后至今年初,不见孙维及其家人坚持要求为其恢复名誉; F7)自此以后,不见警方就朱令一案给朱令家人和普通百姓一个公开的答复; F8)朱令中学同学贝志城等在95年4月通过互联网向世界各地专家们求助; F9)05年11月30日,“skyoneline”发表《天妒红颜…》; F10)05年12月30日,“孙维声明”发表《…驳斥朱令铊中毒案…》; F11)06年1月13日,“孙维声明”发表《…为“窃听器”错误…道歉》。 2)有待进一步核实的事情 L1)朱令寝室的朱令日用品失窃案一事; L2)警方从孙维的箱子里搜出了一个彻底洗干净的朱令的咖啡杯一事; L3)清华谣传朱令父亲走私铊而导致朱令中毒,后查明谣言起源于孙维一事; L4)孙维祖父向最高领导人求情放人和北京市公安局长的麻袋说一事; L5)北京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与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电话会谈一事。 L6)朱令学会弹中阮和孙维退出民乐团的时间关系一事; L7)孙维是朱令的演出替补一事。 3)事实及事实下的合理推理 既然朱令是被人投毒,围绕着前面1)所列举的事实,人们不禁要问3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清华要,而且也敢扣发孙维的毕业证书3个月?为什么警方要,也敢审问孙维8小时,并要求她作为犯罪嫌疑人签名(见F4与F5)?为什么? 要知道,孙家的地位是多么显赫。正如有的网友所言,要见孙家的人(如孙越崎),别说小小的公安处,就是公安部长或清华校长本人,也要先电话预约才有可能登门拜访。没有绝对充分的理由,他们敢在太岁头上动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得不好,落个诬陷的名声不说,连乌纱帽都有可能要丢。但是他们做了,这说明他们一定有确凿的证据,加上该案性质实在太恶劣,不得不做。正因为如此,公安局长的麻袋说还是有可信度的(但这只是佐证,说与没说与投毒本身无关紧要)。 第二,如果孙维真是被冤枉的,为什么不见孙维及其家人要求警方白纸黑字,还其清白? 任何一个人出于本能,对自己的荣誉都会极力维护,何况是在中国,更何况是象孙维这样的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为共和国做过特殊贡献的家庭。古今中外,黎民百姓为蒙受不白之冤都要上访到最高执行机构(如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为什么孙和孙家在“投毒嫌疑人”一事上,长期保持沉默呢(这可不是“顺手牵羊,拿了同学的钢笔”,或是“偷书不算偷”之类的污名,而是卑鄙又歹毒的杀人嫌疑。)?答案只有两种:1)不屑于和诬陷者理论,任其所为而自己保持沉默。这种可能性为零。为什么?因为这里涉及的核心问题不是诬陷者,而是被诬陷人自己。可以不进一步追究诬陷者的责任,但一定会拼死还自己的清白。谁能顶着“投毒杀人嫌疑”的恶名一辈子?否则,今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又如何做人?2)出于某种原因,和警方心照不宣,沉默下来。
   
   
   

    作者: 222.139.214.* 2006-3-14 13:43   回复此发言
   
   --------------------------------------------------------------------------------
   
   2 不到长城非好汉---也谈朱令中毒案 为何此贴老被删除????
   
   毕竟人家没有进一步追查。贼喊捉贼,那是喊给不知情的人听的。捉贼人已经放你一马了,如果还继续逼知情人捉贼,岂不是既将他的军,又将自己的军?除非可以找一替罪羊---只是可惜得很,合乎条件的羊几乎为零(见下面的分析)。 第三,退一万步讲,就算清华和警方冤枉了好人,就算孙维和家人是“宰相肚里好撑船”,那么,警方为什么不对“投毒一案”追查到底,而是不了了之?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分析两个相关的问题:1)“投毒案”本身并不复杂;2)“投毒案”的确性质恶劣。 关于第一个问题,稍有智商的人(暂且让广大网民当回弱智者吧)都看得出来,要找出投毒者本人,对于警方来说是不太困难的。这是因为: 1.1)毒源特殊---所用的不是象老鼠药或者是“敌敌畏”之类的常见毒品,而是鲜为人知,而又毒性极强的重金属铊。大家不妨做个调查,看看有多少人知道铊。别说知道,就是听说过的人都应该不多(以笔者为例,在校多年,甚至连认都不认得铊字,刚开始还以为这个字读“砣”---惭愧)。清楚铊的特性的,必是专业人员。有网友指出,全北京能合法使用铊的,也就大约200多人。因此,毒源的特点,将刑侦的范围锁定在一个狭小的对象内(所以说“羊”不好找啊)。 1.2) 两次投毒---一般来说,在确定是投毒案后,警方的侦破范围就开始缩小了。而两次投毒,尤其是第二次(朱令大部分时间呆在寝室,男生又难以进入女生宿舍),侦破对象则进一步缩小了(所以,具有高智商的“羊”,还是“母羊”,何处寻啊)。 1.3)辅以佐证的事情L1,L2和L3(请注意,这三条仅为辅佐,因为不论他们是否为真,并不影响“警方为什么不对投毒一案追查到底”的回答,但对警方的侦破起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多说几句)。“失窃一事”我个人认为是真的,因为《新民周刊》,贝志城都指出过此事,而孙维及其支持者最开始都没有否认过此事。所以, “窃案”一出,凶手已呼之欲出了,而“从孙维的箱子里搜出朱令的咖啡杯一事”(如果是真的话),则凶手已原形毕露了。有了L1与L2,L3真与不真已无关紧要了。 至于第二个问题,不用多说。使用非常隐蔽的巨毒品,两次投毒,而且第二次施以致死剂量,导致优秀的女大学生双目几乎全部失明,从此痴呆,终生瘫痪。还有手段比这更卑劣,结果比这更悲惨的吗? 面对案情相对简单,而性质又如此恶劣的案件,警方竟然十一年未能破案?果真如此,投毒人也未免太小瞧公安的办案能力了(北京大学后来不也出过一起学生铊投毒案吗?却被迅速破案,除了凶手自首这一原因外,也和警方的全力侦破有关吧。当然,也许还和双方的家境有关---这次正好相反,投毒人出生于普通家庭,而受害人是东北某高校校长的孩子)。而公安又怎能给中央一个交待,给百姓一个答复?中央又岂有不勒令限期破案之理?之所以这些都没有出现,是因为答案只有一个:此案已破(或基本已破),但出于某种原因,未明说而已。正因为这样,才有北京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答记者“…已有一定结论…不宜发表意见…只有照办”一说(可信度很高。但坦率地讲,虽然理解李的说法,听后还是出离愤怒)。 上述的三个问题,有一个成立的可能性就很小,三个同时成立的概率本应几乎为零,现在居然发生了,只能说明简单的案情后面,有难以抗拒的因素在起作用。孙维爷爷向最高领导人求情放人的事虽然难以查对了,但是“孙维声明”说 “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已经去世…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则是偷换概念了。这里的“放”是指放人吗?那“放他一马”也就是放马了。这里的“放”不是捉放曹,而是“不要再追究”之意也(还望孙维在此事上,“放”了我)。 如果说所问的三个问题,反映了广大网民对孙维的高度怀疑(关于孙维是最大的嫌疑犯,许多网友,象“蓝天心情”,“网事如作”,作过细致而令人信服的分析),那么,05年12月30日“孙维声明”发表的《…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一帖,则进一步证实了孙维是最主要的投毒嫌疑犯。为什么呢?因为若不是嫌疑人,则无必要撒谎,则会自然地流露出对朱令的同情和对凶手的痛恨。孙维的声明,看起来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可遗憾得很,恰恰在这两点上被网友们点中了穴道。这里,以三位网友(子路其,网事如作,和不安的咖啡)的分析最为切中要害。下面简述之。 子路其先生(不愧是学语言的高手)从措辞,句式,句义和整体布局等方面层层分析了“孙文”,令人信服地证实了“孙文”的特点---刻意而又冰冷。一点不假。细读“孙文”,不难发现有意的回避,暗示,和冷得浸骨的行文。“一死一残”,这样的文字,虽然精确,但给人的感觉就象是电影《沉默的羔羊》里那位医生说的话,而不是三载同窗的好朋友所言。可惜啊,在符合文字逻辑的语句里,缺少了情感逻辑,这是最大的不合逻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安的咖啡先生(好名字)则从一般人不易察觉的小地方---计算机全角半角字符混和使用程度(真是高手,这大概连孙维自己也没想到吧)入手,一点一滴,令人叹服地证明了“孙文”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也许,刻意,冰冷,加上集体智慧的结晶,还不足以证明“孙文”在撒谎,那么,网事如作先生则准确地指出“孙文”在撒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