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郭国汀律师专栏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郭国汀
   亲爱的海内外爱国愤青们:
   我原任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主任,是在上海、香港和福州执业21年的海事律师,因改任人权律师,担任政治良心案、宗教信仰(法轮功)案、强制拆迁和矿难案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和代理律师,中共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对我刑事拘捕、取保侯审、并将我非法软禁75天后变相驱逐出境。
   最近看到你们在海内外群情激愤地展开了[反藏独保奥运爱国运动],我毫不怀疑你们的爱国真情,因为我也是个爱国者(请参阅《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我的中国心》。但我对中国政治司法体制多有批判,也是个反共分子。各位若有兴趣可以在《博讯》郭国汀律师专栏一阅。竭诚欢迎各位批评批判我的任何论点或主张。只要你们说的有理有据能服人,我会认真考虑修正任何证明系错误的论点。
   我真诚希望诸位多关心众多在阴暗的牢狱中度日如年的真正爱国知识分子。今天先谈谈郑贻春教授。
   他是东北锦州一所大学的英语教授,也是我最敬佩的中国知识分子.他关心国民苦难,呼吁废除文字狱,强烈要求政治改革,并在互联网上以真名实姓公开发表了约120余篇政论文。他既有诗人的激情烂漫,又有战士的勇猛刚强,每篇文章都是他用血和泪书就因而读之无不令人心灵为之震憾不已。
   他有如火山喷发般的赤子之心,气贯长虹的爱国真情,明知不可而为之的骑士精神,和诚实正直勇猛高贵的品格。他是个赤胆忠心的爱国者,堪称知识分子的良心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然而他仅仅由于在互联网公开发表了100余篇直言不讳、犀利辛辣直指专制独裁政治核心的文章,即被中共当局枉法重判七年徒刑!迄今仍在文字狱阴牢中度日如年。
   吾敬请各位朗诵一遍《妈妈如果我被捕》,无论你是认同还是反对他的观点,请写一篇读后感在互联网上发表。用真名或匿名均可。我还想敬请海内外众多可爱的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在中共阴暗牢狱中还有无数与郑教授一样的爱国知识分子在为中华民族承受无边的苦难。不知你们能否为他们做点什么?
   敬颂学业进步事业有成!
   郭国汀
   2008年4月28日于温哥华岛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海洋才是你的胸怀
   妈妈如果我被捕
   郑贻春
   如果我被捕,妈妈,请你不要为我而哭泣,请你不要为我而悲伤。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不想让你哭泣。我想,你应该为我感到骄傲,你也一定为我感到自豪。因为,你的儿子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和对不起任何人的缺德事,更谈不上犯有任何莫名其妙的和子虚乌有的颠覆罪!
   要说颠覆,也许这正是我不经意或有意识地走过的雷区,也许这正是我别无选择地走上的康庄大道,也许这正是我成为一个知识人的盛大典礼。是的,我承认,我是搞过颠覆,我也煽动过颠覆。对于这一点,我得实事求是地承认,我得向你、向我最亲爱的母亲作以诚挚磊落和大大方方的坦白。除了向你坦白之外,妈,我是不准备向任何一个拿枪的家伙做出任何一种有违人性从而也丧失人格的妥协的!
   我的颠覆,只是想把流氓颠覆成绅士,把野蛮颠覆成文明,把无耻颠覆成害躁,把腐败颠覆成廉洁,把禁锢颠覆成自由,把极权颠覆成民主,把密室政治的肮脏、狭小与黑暗颠覆成共和国广场的宽阔、爽朗与亮堂。
   至于煽动,那就更是我的志向、我的追求和我生命价值的真实体现了。没有或不搞煽动,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搞些其他的甚么了。我总是把我渴求知识的学生煽动成青年知识份子,我总是通过煽动的方式,让我的朋友们明白我的基本立场。请问,没有蜜蜂们在百花园里煽动著翅膀,芬芳甘甜的蜂蜜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妈,你儿子的颠覆以及煽动颠覆,如果也算是罪孽的活,那就实在怪不得你儿子的天真、仁义与善良了,那就实在怪不得你儿子的浪漫、温柔与刚强了。
   妈,请你以母亲的名义,请你以女性特有的细腻与直觉,给我好好地评一评理,给大家仔细地说一说,你的儿子究竟触犯了哪件哪桩见不得人的恶法?你儿子无所畏惧、大义凛然的颠覆以及煽动颠覆,究竟生成了甚么样何患无辞的欲加之罪?
   如果我被捕,妈,切莫为我而难过,切莫为我而忧伤。虽然我的生花妙笔被抄家抄走了,而我自由书写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同时也被肆意妄为地剥夺净尽,甚至我恐怕连一句正常的人话也不让讲出来,虽然武装到牙齿的红色王朝已然达成了它禁锢言论的黑暗图谋,但是,请你记住,妈,民主与自由的彩旗一定会在中国人的心灵里更加宽广地飘荡,也更加高远地飞扬的!
   如果我被捕,妈,切莫为我而惆怅,切莫为我而哀伤。一想到你为我揪心待命的悲凉,我的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就象五味瓶被打翻了似地宛如刀搅啊。做儿子的我就深深地懊悔,就感到我真的不是一个孝子。因为儿不但不能让你高兴,甚至连做到让你安心也不能,不能让你多病的身体有一丝一毫的宁静。妈,儿的千言万语在这里就只能汇成一句话了:请你多保重啊!妈。
   儿知道,你早已染霜的头发必定会为遭到劫持的儿子而满头飘雪,且大雪纷飞的,你对儿的乳名悲痛欲绝的呼唤就象那凄厉的北风一样,寒彻著苍茫的大陆、噤若寒蝉的荒原和被恐怖的积雪覆遮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灵魂的草原!
   妈,即便为了去除你的担心和恐惧,我也要矢志不渝,一往无前,屡败屡战,不屈不挠!我要以笔做刀枪、做大炮、做坦克、做飞机、做巡洋舰、做精确制导炸弹集束炸弹、做原子弹核弹氢弹,彻底炸毁超稳定的封建社会主义顽固堡垒和一党专政的流氓混蛋!
   我要紧紧揪住极权专制的尾巴不放,紧紧揪住文字狱的尾巴不放,紧紧揪住贪官污吏的尾巴不放,直到把它们统统地打垮,直到它们鬼哭狼嚎,直到它们哭爹叫狼!
   从这种意义上讲,手铐算甚么,脚镣算甚么,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枷锁算甚么,所有的污泥浊水和所有的莫须有罪名,又能算得了甚么?
   它们是迟早要被思想的伟力抛进历史垃圾堆的!它们是注定要被缤纷多彩的文辞给砸得个稀巴烂的!它们是必然要面临著天地良心的末日审判的!它们是应该而且可以迅即化为乌有的!
   妈,尽管在安放不下一张平静书桌的神州大地上我到处流亡并时常想起你伟大母爱的一缕缕温情,尽管你的音容笑貌总是在恶梦连绵的文字狱中带给我遥远得有些模糊的亲切回忆,但我不得不把在心头积淀已久的疑惑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是你使我出生在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是你让我成长在一个不是人的鬼地方,是你使我见惯了奴隶们备受凌辱的场景。你的责任确实很大!妈,你怎么不让我出生在一个自由的国度,你怎么不让我成长在一个免于恐惧的地方,你怎么不让我走进没有冤情的人间?
   妈,说实话,我真的好怪你,怪你不该把我降生在这么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
   如果人生有选择,我是决不会生活在这么一个无情无义无德无道的蛮荒之地;如果命运能安排,我一定会大步流星、义无返顾地走向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妈,我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就已经是一件难以言喻的奇耻大辱了,然而,比这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竟遭受了共产极权半个多世纪之久的野蛮践踏,直到现在她也仍然摆脱不了谎言的欺诈与围剿、恐怖与暴力的偷袭、进攻以及拳脚相加!
   文字狱的魔爪抓住了拿笔的手,文字狱的黑暗蒙蔽了晶莹的眼睛,文字狱的烟雾污染了纯真的心灵!
   奇思妙想都被扫荡一空,天才创造都被斥为异端,直言进谏都用手铐相向!这是甚么样的焚书坑儒,这是甚么样的思想坟墓?
   要知道,文字狱是没有甚么可怕的,可怕的倒是对于文字狱的可怕!
   只要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文字做石头,倾全力地砸向貌似强大的共产极权,那么作为共产统治本质特征之一的文字狱,岂不要在顷刻之间就纷纷坍塌了吗?
   只要在心里面认定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蛋,那么它的最终崩溃就是指日可待的必然结果;只要从根本上蔑视非法的红朝帝王之宝座,那么金銮殿的辉煌壮观就只能成为可供人们尽情嘲弄的老古董;只要旨在造成恐怖的文字狱不能游移我们早已为自由而入定的强大信念,不能穿透我们伟大灵魂的铜墙铁壁,那么文字狱的灾难将会永远地远离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
   如果我被捕,妈,我向你保证,我决不会停止我一如既往的歌哭,我决不会放弃我赋予想象力的文字狂舞,我将会把水上芭蕾或晴空霹雳似的精神园舞曲进行到底,并创建出千古不朽的正义之美学,以向未来的公民们献上一份无愧于现代中国人的厚礼!这个厚礼的名字,叫做“自由”!
   我深知自由之可贵,但为了自由,我不得不面对凶恶残暴的文字狱,我极有可能不得不付出我视之为生命的自由之代价!妈,儿实在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之路了。因为出于作家的本性和良心,我不能停止笔尖的飞旋,我不能卡死思维的灵动,我不能让强奸民意的党控舆论给导向了奴隶般卑躬曲膝、献媚邀宠的无德无耻无道的三个代表所强制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
   在黑云压城城欲摧、高天滚滚寒流急的铁幕下,文字狱大有炸平泰山、黄山、峨嵋山之势。中华民族又处在被强权再一次蹂躏的悲惨境地!
   言论禁锢导致思想的普遍缺氧,更谈不上明媚的阳光,当然,光合作用也根本就没有。中国人直到现在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何以为人?何以为现代人?何以为现代文明人?悲乎!呜乎?!
   是的,我也许会被捕,我可能或必定遭到人生的失败。但是,妈妈,请你记住儿的话,我的失败乃是自由思想的辉煌胜利!我的被捕乃是民主言论无可阻挡的火山喷发或冲天海啸!
   我将因失败而胜利,因被捕而光荣,因黑暗而明亮,因悲剧而不朽!
   是为记。
   儿:贻春叩首
   2003年11月23日
   2003年11月26日《民主通讯》
   透视功能最强的气功师是谁?——郑贻春!
   诊病最准确的中医师是谁?——郑贻春!
   最锐利深刻的雕刻刀是谁?——郑贻春!
   他是北国化霜抖雪的松柏,他是祖国辞冬迎春的腊梅。白色恐怖在松柏精神前颤抖,三九严冬在梅花怒放中退却。月亮在中华,上帝正贻春,让我们举头望明月,阔步迎立春吧!
   ——读郑贻春诸文有感 吕柏林 2003.11.26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