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郭国汀
   文章摘要: 中共之所以如此害怕新闻自由并严厉控制新闻自由,根源在于其取得及维持政权期间始终未获得中国人民真实意思表示的同意因而不具合法性。
   《自由圣火》首发

   一、引言
   中共系依赖暴力谎言强夺骗取的政权,执政58年来从未举行过任何合法的选举,因而不具合法性,而由于政权取得及维持皆不合法,故其长期蛮横无理地坚持党禁报禁,以便推行愚民政策,确保其专制暴政永世长存,维护少数特权犯罪利益集团之一已私利。因此一贯公然撒谎成性,在有关媒体新闻方面尤其突出。例如,2003年11月2日在博鳌亚洲论坛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柳斌杰大言不惭地称,"中国目前是世界上言论,出版自由最充分的国家之一[1]!2006年6月1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公然撒谎:"中国政府并没有对(网路)观点进行控制。一些人指责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是不符合事实的[2]".2006年2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也信誓旦旦地称:"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3]此类经典谎言数不胜数,足以证明中共实质上是个拙劣无耻的政治骗子。实际上,中共专制暴政下 ,个人或公司完全不存在所谓出版自由权,任何出版单位均必须经层层审批,必须获得出版许可书号,同时还须经严格的事先检查即所谓自律(自阉),[4] 而中共特别是自胡锦涛专权后对国际互联网的严密控制,实质系中共犯罪利益集团对中华民族的严重犯罪![5],而纯属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被捕被无罪重判的作家,记者,异议人士,本人知道者的达48人[6],不知名者肯定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本文着重论证中共如何控制新闻媒体,实行愚民政策妄图达到中共一党专制暴政永世长存之罪恶目的。
   二、中共严厉打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实际情况
   中国的「宣传纪律」历来是加倍报喜减十倍报忧,对任何灾害事故,均严格控制对灾情事故实际状况的报导[7],如规定公开报导的死亡人数不得超过几人(不管事实上死了多少人),更无耻的是将灾情损失汇报演变成中共表彰官员们勤政[8]。报喜数十倍虚报,报忧则数十倍缩水几成规律。
   因在互联网公开发表真实思想评论遇中共政治迫害较著名的有: 郑贻春、徐伟、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罗永忠、杜导斌、清水君。焦国标副教授因2004年5月4日发表《讨伐中宣部》[9]一文被北京大学奉命取消教职[10];《冰点》周刊因2006年1月发表袁伟时教授一篇《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文章, 被"停刊整顿",李大同主编被撤职。[11]最新的是[12]2007年11月29日,上海市文化执法大队十余人私闯《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家中,非法查抄他家剩余的《民间》杂志41本,并强行拆除带走了他的电脑硬盘。《民间》印刷版于2007年7月6日 被停刊,网络电子版于8月20日被查封。
   在冰点案中,全国各媒体均接到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北京市新闻局的通知,"不许刊登任何《冰点》停刊整顿的消息和评论"、"不许参加《冰点》编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不许炒作"、"要保持距离"等等。《冰点》因刊发《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一文,遭到中宣部阅评组的蛮横批评。龙应台女士在《冰点》发表长篇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被中宣部指责为"处处针对共产党".《冰点》刊发胡启立的《我心中的耀邦》,中宣部打电话到报社问罪,称报社违反了"没有自选动作"的规定﹗2005年11月30日《冰点》刊发记者调查,披露了武汉大学法学教授周叶中在学术著作中的剽窃行为。遭到中宣部问罪,蛮横地指责这篇报道有严重的舆论导向问题。中宣部以其狭隘的眼界、逼仄的心胸、专制蛮横的工作方法,将本新闻业管制得万马齐喑、一片死气沉沉。另据焦国标披露:连[公民][民主][自由]诸词皆被中宣部规定为禁刊词.而本人的译著《CIF 和FOB合同》第四版译后记中被编辑按中宣部的指令强行删除"自由、民主"四字。
   中共严格审查政治性言论,凡涉及政治性言论的网媒皆被严格管制。2006 年2 月北京市新闻主管部门以网站发表言论涉及"政治性质"及资金少于1000万元为由,下令关闭关注失业工人和弱势群体的"中国工人网","工农兵BBS",以及宣传毛思想的"共产党人网"。2002 年以来,思想的境界、世纪沙龙、中国哲学网、自由中国论坛、孤独书斋、宪政论衡、爱琴海、凯迪网整顿、天涯网整顿、三联生活周刊网络论坛、世纪中国等大批思想网站和论坛被关闭或整顿。[13]致使网站谈政治而色变,要么关闭,要么被迫转向情感、娱乐、体育类栏目。以政治性言论活跃而著称的高校BBS 自2004年10月亦被严历管制。继北京大学一塌糊涂BBS 2004 年被关闭,2005年实施的网络管制措施涉及:高校BBS 内部化;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年审;论坛、信息服务、信息服务场所、管理员等实名化,IP 地址备案监管;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详化;不能备案者大量关闭。教育部强令所有校园网内的BBS 向校内平台模式转变,限制校外用户登录,并实行实名制。复旦日月光华、西交兵马俑、上交饮水思源、南大小百合、北大未名、水木清华等BBS ,相继转为校内限制,拒绝校外IP 的访问,拒绝公众对公共讨论的参与。[14]而我原来在中国人大,中南政法大学,厦门大学,北大法律信息网,中国律师网的发言权全部被中共当局强行取消。
   中国著名知识分子仲维光先生在分析314西藏暴力事件时指出:"今日中国没有任何[实质]变化,是因为中共垄断了一切媒体,实际上今天的中共整个的精神思想,所用的方法完全和冷战时期,五、六十年代一样。在中国所有的媒体、宣传机关、所有的出版物都是中共控制的。[15]
   奥组委新闻中心主任李湛军在今年初用一组数字来糊弄外国人:2007年北京奥组委新闻中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已达百场,比2006年增加了70场;参会媒体达9682家次,其中境外媒体超过3600家次;共有290家单位的367名新闻发言人参加了发布会。另外,2007年共收到采访申请740件,安排落实580件,落实率超过78%;安排了3806名境外记者采访,接待人次是前一年的8倍多。[16] 试图证明中国新闻多么[自由]。
   然而,2007年1月实施「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规定外国驻华记者在北京奥运期间可在中国境内自由采访,且范围不仅仅限于对奥运会,也包括政治、技术、文化和经济等领域的报导活动。北京驻华外国记者协会8月1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却显示,在受访的163位驻华记者当中,95%认为中国的报导环境没有达到国际普遍接受的标准;67%认为中国政府没有履行给予外国记者更多报导自由的承诺。40%的外国记者反馈表示,从2007年1月以来在报导过程中受到中国政府的某种干预和限制,包括跟踪监视、恐吓骚扰、非法拘禁、对记者本人及消息来源的暴力侵犯等。部分外国驻华记者亦认为,在公共场所采访诸如抗议等敏感事件时还是会遭官方禁止,在深入报导少数民族等敏感问题时,还是会遇到很多来自行政部门。
   2006年10月,中国资讯产业部宣布即将实行博客实名制,随后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透露,中国将逐步试行网路实名制。记者无国界《2006年新闻自由度指数报告》中国[荣获]"互联网之敌"第三名!中国因其先进的技术手段被列为对互联网进行检查最严密的国家,而且能够成功地"既将互联网作为一种压制的工具,又将其作为一种宣传手段。" 胡锦涛被"记者无国界"组织评为2007年度"新闻和出版自由的杀手"。胡锦涛自2002年掌权以来,中国官方针对人权律师及活动人士[16A]、网络异议人士和独立新闻工作者掀起一波波镇压,尤其是逮捕判刑外国媒体记者,例如《纽约时报》的赵岩和 《海峡时报》的程翔。
   2007年1 月,「人权观察」公布「2006年世界人权报告」指出,中国自胡温主政后,人权和新闻自由均呈现倒退现象。2007年3月,美国国务院公布「2006年人 权报告」指出,中国大陆「部分领域的人权状况逐渐恶化」。2007年6月,「记者无国界」、「国际特赦」、「人权联盟」、「废除酷刑基督行动」、「国际人权协会」、「中国团结联盟」、「人权行动组织」、「支持西藏人民委员会」、「团结对抗死刑」等9个国际人权组织,在巴黎共同发起对北京 提出8点要求的运动,以促进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同年8月6日,记者无国界在北京奥运组委会总部对面举行记者会,要求释放近百名中国记者和网上异议人士,并为 此示威抗议。8月7日「保护记者协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批评中国政府没有信守承诺。 据美国自由之家对全球190多个国家新闻自由度的评比,中国大陆是拘禁新闻记者最多的国家,新闻自由度在全球排名第177名。
   因此,中国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新闻自由,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共政权来源取得与维持均不合法。而为了维持其非法统治地位,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实行极为严厉的党禁报禁,旨在推行愚民政策,以便维护其特权犯罪利益集团一已私利。
   三、中共控制媒体主要有垄断所有权、垄断记者证核发权、虚无宪法、滥定行政规章、滥施刑罚、审批登记制、洗脑与封官、禁载、网评员误导、网络封锁、网警威胁、经济处罚、预先审读制、内参制和黑社会暴力等种种手段
   1垄断媒体所有权.
   中国媒体自1949年始全部被强行国有化,由于中共掌控了中国一切政治经济社会权力,因而媒体实质上被党化。虽然近年来对媒体投资者有所松动,有少数私人资本介入媒体,实质上仍在中共的严密撑控之中。例如:1999年10月21日国家机关事物管理局、 财政部和新闻出版署在给中国社会科学院「关于《中国经营报》和《精品购物指南》报社的产权界定的批复」中规定:中国媒体是国家的特殊行业,不同于一般的企事业单位,因此不适用「谁投资谁所有」的企业资产认定的原则,一律视为国有资产。而且,此规定适用于所有中国报纸。
   在中国,不论谁投资,都必须服从中共的意志,那些私人资本投资的媒体如:《环球企业家》、《港澳经济》、《新周刊》等民间资本投资的媒体,在中共专制体制下生存环境恶劣。稍有不慎,便会被停业整肃甚至关门停刊,因此,他们要么同中共的喉舌同流合污,要么被迫关门,因为中共决不会允许任何不同的声音存在。结果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中国媒体后成为陪衬。师涛先生在《一不小心就被搞死》文[17]中对中国新闻媒体生存环境之险恶有极为生动的描述。
   
   中国迄今没有一家私营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宪法》确立的公民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权形同虚设,而私人设立或经营的互联网站,随时会因为言论出格或传播敏感信息而被关闭,国家及各地新闻出版部门无视《宪法》,更谈不上尊重公民言论、出版自由,动辄蛮横地查封媒体,封杀当局不喜欢的作家、学者和公民发言权, 禁止发表章诒和、李锐、何家栋、戴煌、杨继绳等著名敏感人物和一些著名敢言知识分子贺卫方、刘军宁、刘晓波的文章,处罚敢于直言真相的记者。任何人一旦在网上公开发表批评中共当局的文章就会受到监控、关押、拘禁甚至判刑,仅2007年就有数十名网络作者、记者、自由撰稿人、异议作家和普通市民,分别被公开通报批评、暴力殴打、经济处罚、警告、罚款、拘留、逮捕和判刑,一些披露敏感问题的图书被禁止发行,追求新闻自由的记者、作家成为中共"文字狱"的受害者。此外,还有一些记者因为发布突发事件新闻、内幕新闻而被诬控为捏造假新闻,被剥夺记者工作权。[1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