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477yufan1984:老枭对儒释道的了解让我佩服,但我想你的学问没法发扬光大的。和者太少,而且你的言语不适合在大众中传播。(加帖在汉诗随笔)

   东海老人答:世界上怕就怕你这种似是而非的话和不懂装懂的人。

   老枭对儒释道,岂仅了解而已?儒释道皆重实证、证悟,儒家又特别重视道德践履。缺乏践履功夫,便是将理论了如指掌、将经典倒背如流,也不够格。

   我要发扬光大的不是学问至少不是一般的学问。内圣学追求内在自由,讲如何成德成致致良知,外王学追求社会自由,讲如何长治久安致太平。儒家之学,所论乃人生、社会、政治、宇宙之正道常道与大道也。

   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政治原因,东海之学目前仅局限于网络,而且在网络上也受到严监密控,大部分文章只能发于海外,主要对象为自由知识分子。而此类“分子”受西学、基教影响最深,所知障最重,是最反感中华文化、最难接受东海影响的群体。所以,和者一时不会太多。

   世人对任何真理的接受都有一个过程,何况中华文化受尽打压才刚刚喘过一口气来,东海之道初转才两年时间,虽高度真理,纵自由传播,也难迅速全面普及。 近年来,自由知识分子中凡有一定名望和影响的,曾严厉反儒家反中华文化者,基本上反旗渐降,算是对真理多少抱了一点尊重吧。这已很让我欣慰。我还不至于迂腐到奢望自由知识分子立马之间普遍成为儒家和东海的“和者”呢。

   至于说我的言语“不适合在大众中传播”,那是你的眼光问题。当今天下,能够集古今儒学之大成并升级为现代版者,能够以儒为本将儒道及西学各家精华吸纳过来打成一片者,能够深法浅说(将精微广大至高至深的大道理深入浅出地说出来)而让众多反儒派变成哑巴或傻子者,舍我其谁?最“适合在大众中传播”的,舍了枭言,尚有何语? 2008-4-23

   478njr:东海一枭的独尊儒术难能可贵,若能对儒经持批判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就更好了。人类历史研究证明了,中国传统的儒佛道教的新陈代谢能力与基督教信仰体系相形见拙,甚至还不如马列毛主义.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我们的理论是科学,不是教条.我们并没有终结真理,而仅仅是开辟了进一步探索真理的道路."令我对马克思和恩格斯肃然起敬.据此名言,我敢断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必然会进化为基督徒.凡是不能进化为基督徒的共产党员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博讯文坛评论)

   东海老人答:以儒为家、以仁为本,是否“独尊”,要看怎么解释此词了。一、仁道坦荡广大,最为宽容。尊儒重仁,就不“独”,而且“反独”。二、我尊儒重仁,兼尊佛道墨诸家及自由主义,同时也包括基教、马克思主义等古今中外各宗教学说都不乏一定程度的尊重,并主张在自由的平台上以理争鸣、各自发展----既使是歪理邪说,也应理论问题理论解决。任何言论,只要未产生“既时而重大的危险”、未超越言论自由的范畴、未触犯现代文明的良规良法,就不应限制、剥夺其自由。

   “对儒经持批判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种话不是谁都有资格说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首先要能辨别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儒家有经有权,经具普适价值,永不能“去”;儒家本身为了切近时代以求“行道”,有时不得不有所牵就和调整,对一些问题因时因地制宜,方便善巧,当机说法,从“权”处理。这些因具体历史时段和具体社会政治环境而制宜的权道,则不妨“与时消息”,该“去”则“去”。我在《儒家道德“二分法”》中指出:

   “儒家道德二分法”要点之一是把普遍价值与特殊规范区分开来,即把具有普遍意义、富有永恒魅力的普世价值与历史上君主制度所规范的特定行为准则加以厘清。在君主专制时代,儒家道统被君主政统所劫持,各种道德元素难免受到别有用心的扭曲利用,以致产生大量毒素和负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蜕变为桎梏人性、束缚民众的工具。世易时移,对于一些历史上儒教特定制度、规章、习俗及其所规范的行为准则,对于“三纲六纪”等具体的纲常伦理和外在形态,已毫无循规蹈矩的必要。这就需要对其中一些内容进行“现代化”改造,或把受到特定制度习俗扭曲的内容刮垢磨光,还其本来面目。

   很多人所谓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去”恰是儒家的大经大法,是真理。说什么“中国传统的儒佛道教的新陈代谢能力与基督教信仰体系相形见拙,甚至还不如马列毛主义”云云,都是无知胡言。经过五四和文革,儒家仁义道德的原则和精华已受尽摧残气息奄奄,当然“不如马列毛主义”及基督教了,还谈什么取其精华、谈什么新陈代谢。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必然会进化为基督徒”,这等于说唯物主义必然会进化为神本主义,哪跟哪呀?一句话暴露出你既不知马克思主义、又不知基督教。世间学者的肤浅混乱,不知道儒家人本与仁本主义的先进性、真理度,比唯物主义与神本主义高得多多。

   当然,任何宗教任何学说都有局部的一定的合理性乃至真理性,在局部范围内都能头头是道、言之成理,马克思主义、基督教也不例外。如果它们全是常人一眼辨的错误,岂能产生如此巨大持久的影响?古今中外各种多神教、一神论、宿命论、神我论、不可知论、常见论、断见论、唯物论、唯心论,还有利己主义、爱国主义、共产主义,等等等等,何尝毫无可取之处?

   儒家反杨墨,但也承认他们并非全错。伊川先生曰:儒者潜心正道,不容有差,其始甚微,其终则不可救。如“师也过,商也不及”,于圣人中道,师只是过于厚些,商只是不及些;然而厚则渐至于兼爱,不及则便至于为我,其过不及同出于儒者,其末遂至杨、墨。至如杨、墨,亦未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推之便至于此,盖其差必至于是也。(《二程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墨子的利他主义,有人无已,大公无私,简直太仁了嘛,比圣人更圣人嘛。问题正出在这里:太过了,过犹不及。例如,母妻同时落水,你犹猭,可以理解,先救妻,也可以理解;如果母亲与一陌生人同时落水,先救谁,你犹猭不决就不可以理解,如先救了陌生人,岂但不可以理解,简直畜生也!

   当然,这种特殊情况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因人情多过于自私自利,平等兼爱、大公无私作为个人修养还是可以的,但如果作为一门学说去推广,而且是有关于政治、“有志于天下”的学说,过头了,就违反人情和常道,变得不义了,后果不堪设想。文革时十亿神州尽畜生,不就是共产主义大公无私、大义灭亲的共产主义精神培养出来的吗?2008-4-23

   479隐遁氏:你有诗写粪青:愤青何少粪青多,喷粪成山尿满河。平日嘴尖颜色恶,临危那个敢挥戈?写得好。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国社会粪青粪中粪老太多,他们是弱势群体,但不值得同情和帮助,不值得为他们维什么权争什么民主。你又何必呢?东海老人答:对于粪青,我确很厌憎,不仅骂以诗,还刚刚骂以《抵制爱国贼》一文呢。但我的厌憎是建立在仁义的基础上的,是怒其低三下四、不争,厌其颠三倒四、乱争。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对。但还有下一句: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很多中国人之所以成为粪青粪中粪老,专制政权要负很大乃至主要的责任。另外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和大文化人,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不论粪青粪中粪老,终究都是我们的同胞。当他们受到强权欺侮时,当他们的正当权益受侵犯、合法权利被剥夺时,公共知识分子和大文化人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为之呼吁,而不能说什么“都不是好东西,我谁也不帮。”之类浑话,那是现代型、中国式犬儒的态度,最不可取。

   另复须知,争民主不仅为他们,也是为国家、为民族,同时自己争权利、争自由、争人格尊严。2008-4-24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