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东海答客难(472--476)

   

   472黑白花:

   一个人的灵魂如果不交给上帝,就会交给金钱,金钱会带着人走向灭亡。(加帖在猫眼看人)

   

   东海老人答:

   一个人的灵魂就不能自个留着,非得要为它在上面或外面找个主子不可?而且非得在上帝与金钱之间选择其一?非黑即白,一根筋也。灵魂之说也是很肤浅的,远不如心性说深刻而透彻---那是儒家也是中华文化的核心所在,对此我在良知、本体诸论中论之颇透,不赘。

   

   “金钱会带着人走向灭亡”也是一根筋之言,而且我看不免虚伪。儒家重义,强调见利思义,取之有道。对于金钱财货利益,只要不违道义,何妨取之?只要合乎义,用得正,金钱也可以带着人走向快乐幸福。听听这些昔贤的教导吧:

   

   “利可言乎?曰,人非利不生,曷为不可言。欲可言乎?欲者人之情,曷为不可言?言而不以礼,是贪与淫,罪矣。不贪不淫而曰不可言,无乃贼人之生,得人之情,世俗之不喜儒以此。”(李靓《杂文-原文》)

   

   “所谓利者一而已,财利之利与利害之利,实无二意,以其可利,故谓之利。圣人于利不能全不较论,但不至妨义耳。乃若唯利是辨,则忘义矣,故罕言。”(《二程集》)。2008-4-22

   

   

   473糊适芝:

   东海:儒家只是一批渴望充当高级奴才的奴才,他们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换取君禄而已,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是他们最高的理想,可惜那种时代不会再来了!(加帖在猫眼看人)

   

   东海老人答:

   真是酱糊、粘糊、芝麻糊、大迷蝴。

   

   礼,时为大。时代变了,礼也要与时俱进。民主时代没有君,何来臣?如果说还有君臣关系,也可,民主时代最大的“君”是民意,最高的“主”是人民。领导人则是臣,他们食的不是某君之禄而是民众之税,为民分忧解忧是他们应尽的职责。

   

   君君臣臣的现代解释是:主人翁要有主人翁的样子,公仆要有公仆的样子。可惜在中国,主人翁没有主人翁的样子,公仆没有公仆的样子啊。2008-4-22

   

   

   474游光:

   人类的潜能岂能离开肉身而言?几百年来的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显现的弊端难道还不够?你的任何一篇文字中的“无知无畏”的自我膨胀状态,到处胡吹牛皮,明眼人一看变知,我懒得多说(加帖在先锋佛学)。

   

   东海老人答:

   人类的潜能与肉身的关系,是不即不离的。所有科学技术的发展成果,都是人类潜能的显化和外化。潜艇下海,火箭升天,肉身做得到吗?人类的潜能显化之后岂能不离开肉身而言?这是不即;人类的潜能必须由人类的肉体生命世世代代去开发,这是不离。你将肉身的能力与人类的潜能混为一谈,并将肉体的极限等同于人类潜能的极限,真弱智也。

   

   至于人类的潜能能不能离开肉身而言与“几百年来的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显现的弊端”,根本是两回事。我一向主张致良知与致知识必须齐头并进(致知识主要是指发展科学。另外还有致良制,指制度建设),之所以造成“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正是一味致知识而忽略了致良知的“工作”造成的。

   

   弱智不可怕,怕的是弱而自以为智,怕的是智残加德残。本题发言者正是这样一粒愚而好自用的德智双残者,本不值一睬,老枭拨冗连睬了两次,实乃借之以启示后人及有缘人也。2008-4-22

   

   

   475三水二人半月谈:

   圆心不动道无虞,任取皆如岂有殊?执两用中还下乘,融杨摄墨尽归儒。(选自三水二人半月谈。《和东海先生九绝》。加帖在诗词画廊)

   

   东海老人答:

    “三水二人半月谈” 诗友和诗九首,意象颇佳,境界不低---但这也是与中西愚民相比略高一筹而已,实则于仁道、真道仍欠“透明”,颇为糊涂。例如这一首,和的是枭诗:“理违中道果堪虞,教别中西体用殊。显正褒圆非自圣,排杨斥墨始真儒。”就“道理”而言,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孔子曰:过犹不及。对于仁道,墨子兼爱无差等,仁而不义(其实究极而言也是违仁的),是过了;杨朱利己成主义,不仁不义,是不及,都不符中庸之道。孟子排杨斥墨,排斥的正是它们有违中庸的“不义”之处。这正是“执两用中”的真义所在。

   

   对于异端之学,知其异,斥其异,才谈得上融摄其精华。具体到杨墨,须知其两家精华本为儒家所拥有。排异斥非之后,留下的自然是精华,用不着融摄了。

   

   和为贵,但应该和而不同。为了和而苟同,就不为贵了。墨子取兼爱、杨朱取利己,皆失大道之全,与儒家岂能无殊?岂能泛泛而言“任取皆如岂有殊”?2008-4-22

   

   

   476新亭:

   老枭和刘杰的观点上,都有偏颇之处(就这么一说,没时间详细论证)。老枭关于“万物一体”的论述,文字和思想都很精彩,但在逻辑慎密上是有欠缺的。

   张岱年先生对中国(传统)哲学之特色有如此评价--“重了悟而不重论证”。他说:“中国哲学不注重形式上的细密论证,亦无形式上的条理系统。中国思想家认为经验上的贯通与实践上的契合,就是真的证明。能解释生活经验,并在实践上使人得到一种享受,便已足够;而不必更作文字上细微的推敲。可以说中国哲学只重生活的实证,或内心之神秘的冥证,而不注重逻辑的论证。体验久久,忽有所悟,以前许多疑难涣然消释,日常的经验乃得到贯通,如此即是有所得。中国思想家的习惯,即直截将此所悟所得写出,而不更仔细证明之。所以中国哲学家的文章常是断片的。但中国哲学家并不认为系统的长篇较断片的缀集更为可贵。中国思想家并不认为细密论证是必要;反之,乃以为是赘疣。”(《中国哲学大纲》)老枭未必如张岱年先生所说的那么极端,但“万物一体”一文确实折射了中国哲学的此一特色。(跟于《万物一体论》)

   

   东海老人答:

   张岱年先生说得不错,中国哲学尤其是儒学特别重视“经验上的贯通与实践上的契合”,不够重视“形式上的细密论证”。

   

   但是,时代不同了,如果一种学说在逻辑、科学层面不予以细密论证,其影响的深广度将大受“影响”。现代人由于内在的肤浅薄弱,比较注重和信任形式上的东西。在这方面,宋明理学做得很不够,对孔子诲人不倦的教导也“贯彻”得很不够。老枭为文一面“直截将此所悟所得写出”,一面又努力予以细密论证,正是希望有更多的中下之士,更好地了解和把握东海思想的要点。

   

   你指出“老枭和刘杰的观点上,都有偏颇之处。”犯了庸俗的折衷主义毛病,却

   又说“没时间详细论证”,只泛泛而言“在逻辑慎密上是有欠缺的”,这在学术上是极不严肃的。大言炎炎,辜负我一番苦心哪。2008-4-21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