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一我多次依理阐析,上帝及古今其它各种鬼神,都是原始人类意识的作品,上帝信仰是一种原始人或准原始人的信仰。(佛教有包括饿鬼道的六道轮回之说,其实是释氏对当时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随顺。佛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鬼神说,但非究竟之说。佛与人佛性平等,与上帝的高高在上截然不同,兹不详论)

   这种信仰,纵然非邪,也带有很大的迷惑痴妄、愚昧落后的成分。现代知识分子坚持这种原始信仰,是思想精神上的复古、倒退和反动。或利用上帝的旗号反对、贬低、打压中华文化(如余杰、王怡及博讯宗坛版主小溪等大量基督徒、准基督徒知识分子),或以上帝的名义歪解、篡改儒经佛典(如雪峰、张国堂等),乃是这种复古、倒退和反动的两种典型表现。

   二用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信仰上帝及其它各种类型救世主的知识分子,都属于精神残疾、心灵残缺的宗教愚民,是被虚幻的上帝及别的什么鬼神愚弄了。至于信仰伪装者,想利用上帝愚弄他人愚弄民众达到什么目的者,则有野心家、阴谋家之嫌,比自我愚弄的宗教愚民更加不堪。

   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推崇或加盟神教,或为了民主,或是源于一种政治、物质上的势利,可以理解,但思想糊涂、言论颠倒,终究可悲。制度好不代表一切都好,制度好不一定能将全部垃圾都变成珍宝。基督教挟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但西方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却非基督教的功劳。上帝信仰与民主自由不仅是没有关系,而且是相反的关系,漫长的中世纪黑暗,正是拜神圣的上帝所赐。

   若非基教被迫从社会急流、政治主流中“勇退”下来,若非上帝信仰在西方社会普遍疏淡化、虚拟化、世俗化,成为一种半真半假的点缀和补充,民主自由的成功,纵非不可能,也将加倍困难。那些原教旨的狂热上帝信仰者多是习性深重、本心不明的人,是因为“上帝”受到了根据良知建设的良制的监控,才让他们摆脱了以上帝的名义制造罪恶和地狱的冲动,不得不与中世纪教会里那些前辈同道表现不一样。

   我们理应向相对先进的制度看齐,但学习别人优点长处用不着把别人好不容易疗好的旧疾旧习的残余也一并照搬过来。如果不仅照搬旧疾旧习的残余,曲为之辩,而且还要原教旨地恢复别人的旧疾旧习,就更可悲可鄙了。

   三在挟制度、物质文明之巨大优势的基督教文化的强势喧嚣中,在一些原教旨基徒别有用心的努力下,继政治愚民之后,中华大地上踊现出大量西式、基式的宗教愚民。一个“宗愚”跟在枭文后大发梦呓:

   “人类要想得到拯救必须要有基督教的三德:信、望、爱,即对救世主的信仰、对最终必得拯救的希望,以及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

   网江湖上,类似梦呓呈山呼海啸之势。“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说得好听,其实,一些“原始信仰”者对救世主无限热爱或许可能(他们往往以救世主在人间的代表者、代言人自居,甚至潜意识里自视为救世主),对他人、人类的爱则有限和虚妄得很。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两种“爱”产生冲突时,“原始信仰”者对他人、人类的爱必定屈从于对救世主的无限热爱,从而对他人对人类造下大孽、犯下大罪!教会、教徒们以救世主的、上帝的名义害人杀人的例子还少吗?至于余王利用上帝拒郭的丑剧,相对已是很“文明”了。我有“人棍联”曰:

   名人雅人伟人哲人奇人正人高人大人贤人仁人真人圣人,最低限度,要当好人;草棍木棍拐棍夹棍赌棍地棍痞棍恶棍学棍军棍党棍神棍,无论如何,切莫成棍。

   “人棍”一词,出自《鹿鼎记》韦小宝之口,借以总称联中“诸棍”,颇为形象----他们就象被不良的思想、欲望及环境削成的各种“人棍”。一为“人棍”,便无足观。在所有“人棍”中,党棍与神棍是对人类文明危害最重、对社会进步阻力最大的两条棍。

   人类要想真到得到拯救(借用西瓜的话),必须要摆脱党棍的政治专制与神棍的宗教愚弄,摆脱非正信或正的度数较低的信仰!只有在政治上全面摆脱专制主义,社会、政治的文明理想才能实现;只有从人类意识中彻底“推翻”上帝,人类更高的、真正的文明之光才会显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国际歌唱出的真理,值得我们牢记。

   如果一定要称什么东西为救世主,我想,唯有良知、人人皆具的良知才配此称。要说爱,源于良知本性的儒家的仁爱才是真正无限的----由近至远,从人及物,无限而有序。

   四不论动机如何,不论信仰真伪,谁若以基督或别的什么神教的名义打压或改篡中华文化,休怪老枭铁笔无情、大口无情!请允许重复我牟宗三的观点:

   “我不反对基督教、天主教,可是我坚决反对他们拿着基督教、天主教来篡夺、改篡中国的文化,更不可把中国历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传统改成耶和华、摩西那一套,若是这样子搞下去,这和共产党把马、恩、列、史挂在天安门上奉为老祖宗又有什么两样?”(牟宗三《从儒家的当前使命说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

   并重申对某些基督徒的敬告:如果一些基督徒在向中国传教过程对中华文化进行非理恶意别有用心的诬蔑、诋毁和侮辱,那么,请允许我“代表”中华文化庄严宣告:NO,并将从义理上作出严肃深刻、堂堂正正的驳斥和反击!诗以抒志曰:

   忍看迷雾满天横,不许邪音乱正声。判教我凭仁与义,推开上帝倡文明。

   妄识休争本性香,萤芒终逊太阳光。我来卫道无多术,泼地焚天血一腔!2008-4-1东海一枭东海草堂新浪分堂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