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一我多次依理阐析,上帝及古今其它各种鬼神,都是原始人类意识的作品,上帝信仰是一种原始人或准原始人的信仰。(佛教有包括饿鬼道的六道轮回之说,其实是释氏对当时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随顺。佛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鬼神说,但非究竟之说。佛与人佛性平等,与上帝的高高在上截然不同,兹不详论)

   这种信仰,纵然非邪,也带有很大的迷惑痴妄、愚昧落后的成分。现代知识分子坚持这种原始信仰,是思想精神上的复古、倒退和反动。或利用上帝的旗号反对、贬低、打压中华文化(如余杰、王怡及博讯宗坛版主小溪等大量基督徒、准基督徒知识分子),或以上帝的名义歪解、篡改儒经佛典(如雪峰、张国堂等),乃是这种复古、倒退和反动的两种典型表现。

   二用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信仰上帝及其它各种类型救世主的知识分子,都属于精神残疾、心灵残缺的宗教愚民,是被虚幻的上帝及别的什么鬼神愚弄了。至于信仰伪装者,想利用上帝愚弄他人愚弄民众达到什么目的者,则有野心家、阴谋家之嫌,比自我愚弄的宗教愚民更加不堪。

   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推崇或加盟神教,或为了民主,或是源于一种政治、物质上的势利,可以理解,但思想糊涂、言论颠倒,终究可悲。制度好不代表一切都好,制度好不一定能将全部垃圾都变成珍宝。基督教挟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但西方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却非基督教的功劳。上帝信仰与民主自由不仅是没有关系,而且是相反的关系,漫长的中世纪黑暗,正是拜神圣的上帝所赐。

   若非基教被迫从社会急流、政治主流中“勇退”下来,若非上帝信仰在西方社会普遍疏淡化、虚拟化、世俗化,成为一种半真半假的点缀和补充,民主自由的成功,纵非不可能,也将加倍困难。那些原教旨的狂热上帝信仰者多是习性深重、本心不明的人,是因为“上帝”受到了根据良知建设的良制的监控,才让他们摆脱了以上帝的名义制造罪恶和地狱的冲动,不得不与中世纪教会里那些前辈同道表现不一样。

   我们理应向相对先进的制度看齐,但学习别人优点长处用不着把别人好不容易疗好的旧疾旧习的残余也一并照搬过来。如果不仅照搬旧疾旧习的残余,曲为之辩,而且还要原教旨地恢复别人的旧疾旧习,就更可悲可鄙了。

   三在挟制度、物质文明之巨大优势的基督教文化的强势喧嚣中,在一些原教旨基徒别有用心的努力下,继政治愚民之后,中华大地上踊现出大量西式、基式的宗教愚民。一个“宗愚”跟在枭文后大发梦呓:

   “人类要想得到拯救必须要有基督教的三德:信、望、爱,即对救世主的信仰、对最终必得拯救的希望,以及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

   网江湖上,类似梦呓呈山呼海啸之势。“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说得好听,其实,一些“原始信仰”者对救世主无限热爱或许可能(他们往往以救世主在人间的代表者、代言人自居,甚至潜意识里自视为救世主),对他人、人类的爱则有限和虚妄得很。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两种“爱”产生冲突时,“原始信仰”者对他人、人类的爱必定屈从于对救世主的无限热爱,从而对他人对人类造下大孽、犯下大罪!教会、教徒们以救世主的、上帝的名义害人杀人的例子还少吗?至于余王利用上帝拒郭的丑剧,相对已是很“文明”了。我有“人棍联”曰:

   名人雅人伟人哲人奇人正人高人大人贤人仁人真人圣人,最低限度,要当好人;草棍木棍拐棍夹棍赌棍地棍痞棍恶棍学棍军棍党棍神棍,无论如何,切莫成棍。

   “人棍”一词,出自《鹿鼎记》韦小宝之口,借以总称联中“诸棍”,颇为形象----他们就象被不良的思想、欲望及环境削成的各种“人棍”。一为“人棍”,便无足观。在所有“人棍”中,党棍与神棍是对人类文明危害最重、对社会进步阻力最大的两条棍。

   人类要想真到得到拯救(借用西瓜的话),必须要摆脱党棍的政治专制与神棍的宗教愚弄,摆脱非正信或正的度数较低的信仰!只有在政治上全面摆脱专制主义,社会、政治的文明理想才能实现;只有从人类意识中彻底“推翻”上帝,人类更高的、真正的文明之光才会显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国际歌唱出的真理,值得我们牢记。

   如果一定要称什么东西为救世主,我想,唯有良知、人人皆具的良知才配此称。要说爱,源于良知本性的儒家的仁爱才是真正无限的----由近至远,从人及物,无限而有序。

   四不论动机如何,不论信仰真伪,谁若以基督或别的什么神教的名义打压或改篡中华文化,休怪老枭铁笔无情、大口无情!请允许重复我牟宗三的观点:

   “我不反对基督教、天主教,可是我坚决反对他们拿着基督教、天主教来篡夺、改篡中国的文化,更不可把中国历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传统改成耶和华、摩西那一套,若是这样子搞下去,这和共产党把马、恩、列、史挂在天安门上奉为老祖宗又有什么两样?”(牟宗三《从儒家的当前使命说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

   并重申对某些基督徒的敬告:如果一些基督徒在向中国传教过程对中华文化进行非理恶意别有用心的诬蔑、诋毁和侮辱,那么,请允许我“代表”中华文化庄严宣告:NO,并将从义理上作出严肃深刻、堂堂正正的驳斥和反击!诗以抒志曰:

   忍看迷雾满天横,不许邪音乱正声。判教我凭仁与义,推开上帝倡文明。

   妄识休争本性香,萤芒终逊太阳光。我来卫道无多术,泼地焚天血一腔!2008-4-1东海一枭东海草堂新浪分堂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