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一我多次依理阐析,上帝及古今其它各种鬼神,都是原始人类意识的作品,上帝信仰是一种原始人或准原始人的信仰。(佛教有包括饿鬼道的六道轮回之说,其实是释氏对当时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随顺。佛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鬼神说,但非究竟之说。佛与人佛性平等,与上帝的高高在上截然不同,兹不详论)

   这种信仰,纵然非邪,也带有很大的迷惑痴妄、愚昧落后的成分。现代知识分子坚持这种原始信仰,是思想精神上的复古、倒退和反动。或利用上帝的旗号反对、贬低、打压中华文化(如余杰、王怡及博讯宗坛版主小溪等大量基督徒、准基督徒知识分子),或以上帝的名义歪解、篡改儒经佛典(如雪峰、张国堂等),乃是这种复古、倒退和反动的两种典型表现。

   二用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信仰上帝及其它各种类型救世主的知识分子,都属于精神残疾、心灵残缺的宗教愚民,是被虚幻的上帝及别的什么鬼神愚弄了。至于信仰伪装者,想利用上帝愚弄他人愚弄民众达到什么目的者,则有野心家、阴谋家之嫌,比自我愚弄的宗教愚民更加不堪。

   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推崇或加盟神教,或为了民主,或是源于一种政治、物质上的势利,可以理解,但思想糊涂、言论颠倒,终究可悲。制度好不代表一切都好,制度好不一定能将全部垃圾都变成珍宝。基督教挟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但西方制度、物质文明之优势,却非基督教的功劳。上帝信仰与民主自由不仅是没有关系,而且是相反的关系,漫长的中世纪黑暗,正是拜神圣的上帝所赐。

   若非基教被迫从社会急流、政治主流中“勇退”下来,若非上帝信仰在西方社会普遍疏淡化、虚拟化、世俗化,成为一种半真半假的点缀和补充,民主自由的成功,纵非不可能,也将加倍困难。那些原教旨的狂热上帝信仰者多是习性深重、本心不明的人,是因为“上帝”受到了根据良知建设的良制的监控,才让他们摆脱了以上帝的名义制造罪恶和地狱的冲动,不得不与中世纪教会里那些前辈同道表现不一样。

   我们理应向相对先进的制度看齐,但学习别人优点长处用不着把别人好不容易疗好的旧疾旧习的残余也一并照搬过来。如果不仅照搬旧疾旧习的残余,曲为之辩,而且还要原教旨地恢复别人的旧疾旧习,就更可悲可鄙了。

   三在挟制度、物质文明之巨大优势的基督教文化的强势喧嚣中,在一些原教旨基徒别有用心的努力下,继政治愚民之后,中华大地上踊现出大量西式、基式的宗教愚民。一个“宗愚”跟在枭文后大发梦呓:

   “人类要想得到拯救必须要有基督教的三德:信、望、爱,即对救世主的信仰、对最终必得拯救的希望,以及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

   网江湖上,类似梦呓呈山呼海啸之势。“对救世主和他人的无限热爱”,说得好听,其实,一些“原始信仰”者对救世主无限热爱或许可能(他们往往以救世主在人间的代表者、代言人自居,甚至潜意识里自视为救世主),对他人、人类的爱则有限和虚妄得很。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两种“爱”产生冲突时,“原始信仰”者对他人、人类的爱必定屈从于对救世主的无限热爱,从而对他人对人类造下大孽、犯下大罪!教会、教徒们以救世主的、上帝的名义害人杀人的例子还少吗?至于余王利用上帝拒郭的丑剧,相对已是很“文明”了。我有“人棍联”曰:

   名人雅人伟人哲人奇人正人高人大人贤人仁人真人圣人,最低限度,要当好人;草棍木棍拐棍夹棍赌棍地棍痞棍恶棍学棍军棍党棍神棍,无论如何,切莫成棍。

   “人棍”一词,出自《鹿鼎记》韦小宝之口,借以总称联中“诸棍”,颇为形象----他们就象被不良的思想、欲望及环境削成的各种“人棍”。一为“人棍”,便无足观。在所有“人棍”中,党棍与神棍是对人类文明危害最重、对社会进步阻力最大的两条棍。

   人类要想真到得到拯救(借用西瓜的话),必须要摆脱党棍的政治专制与神棍的宗教愚弄,摆脱非正信或正的度数较低的信仰!只有在政治上全面摆脱专制主义,社会、政治的文明理想才能实现;只有从人类意识中彻底“推翻”上帝,人类更高的、真正的文明之光才会显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国际歌唱出的真理,值得我们牢记。

   如果一定要称什么东西为救世主,我想,唯有良知、人人皆具的良知才配此称。要说爱,源于良知本性的儒家的仁爱才是真正无限的----由近至远,从人及物,无限而有序。

   四不论动机如何,不论信仰真伪,谁若以基督或别的什么神教的名义打压或改篡中华文化,休怪老枭铁笔无情、大口无情!请允许重复我牟宗三的观点:

   “我不反对基督教、天主教,可是我坚决反对他们拿着基督教、天主教来篡夺、改篡中国的文化,更不可把中国历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传统改成耶和华、摩西那一套,若是这样子搞下去,这和共产党把马、恩、列、史挂在天安门上奉为老祖宗又有什么两样?”(牟宗三《从儒家的当前使命说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

   并重申对某些基督徒的敬告:如果一些基督徒在向中国传教过程对中华文化进行非理恶意别有用心的诬蔑、诋毁和侮辱,那么,请允许我“代表”中华文化庄严宣告:NO,并将从义理上作出严肃深刻、堂堂正正的驳斥和反击!诗以抒志曰:

   忍看迷雾满天横,不许邪音乱正声。判教我凭仁与义,推开上帝倡文明。

   妄识休争本性香,萤芒终逊太阳光。我来卫道无多术,泼地焚天血一腔!2008-4-1东海一枭东海草堂新浪分堂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