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459---462)]
东海一枭(余樟法)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459---462)

   东海答客难(459---462)儒家最大吾尤大,社会不平心岂平!

   459njr:东海一枭常常语出惊人.有些话更不无道理.但是东海一枭好像好当xyz权威,常常牛逼哄哄地说话,往往因别人不承认他最高明而愤愤不平,缺乏尊重他人的能力.何必呢?不要为自己争什么,而要对历史,现实和将来发表真知灼见,造福人类.把自己当偶像崇拜起来的结果只能自欺欺人.尊重和谦卑是放在天平两端的东西.

   东海老人答:我对个人一时的荣辱利弊和外界的赞骂毁誉可以说相当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中华文化的盛衰及民族的兴衰、政治的阴晴。是儒家的受压受辱以及社会的不平让我愤愤不平。

   别人承不承认“高明”根本是无所谓的事。一期人生匆匆百年内,重要的是“道”是否真高、理是否真明,是否能明自已的心、见自已的性、安自己的身、立自己的命,是否能自立立人、自达达人、圆满人生、成就大我。只要自知自信“高明”,虽千万人吾往矣。

   儒家与各种“神教”不一样,特别是东海之儒,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儒家义理需要的不是迷信和盲目崇拜,而是是实证(包括外在科学的实证和内在心灵的实证),是建立在认真研究、深入理解和如实认证之后的正信。

   谁如果将我“当偶像崇拜”,那就是他的弱智和邪见,是一种双向侮辱:是对他自己本性的侮辱,也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未识程朱休敬我,不尊孔孟莫相寻。“不尊孔孟”的庸众愚民们的褒贬,于我根本无足轻重。我缺乏的不是尊重他人的能力而是尊重弱智“弱德”、邪知邪见的能力。正因为我只想“发表真知灼见”而“不想为自己争什么”,我没必要伪装出尊重那些庸众的样子,更不会拿原则义理做人情!

   有能力正信、认同我讲的理,我感谢,并引以为同道;没有能力认识、正信我讲的理,仅对我个人表示尊重,我也感谢,但涉及到“理”的层面,我不会讲情面,不会滥客气,更不会出卖原则、苟同对方,对于庸众是这个态度,对于自由人士、对于中共、对于“江湖各大门派”也是这个态度,一视同仁。2008-4-14

   460闹市闲人:你高举儒家大旗,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拳打儒门兄弟,脚踢基督圣经,横扫自由派.真千古第一人也!

   东海老人答:我皈本于儒,在弘我正大之道的同时,对那些攻贬儒家的言论免不了有所反击,对不符合儒家根本义理的“各大门派”的各种思想观点学说免不了有所批评,其中也包括不儒或不够儒家的儒门中人。

   ----古今中外各门各派都有愚民,儒门也不例外(智残者愚,德残者亦愚,统称愚民,又可分类为知识愚民、宗教愚民等)。由于受到的摧残特别严重,受到的利用特别“现代”而扭曲,利用者的“来头”空前、旷世地大,儒门中的小人、伪人可能特别地多呢(当然,这是暂时性的,儒学毕竟是最能从道德和智慧两方面化愚解昧的学说。)

   不过,我坚决反对对包括邪说邪道在内的任何异端外道采取“说理”之外的手段(如果涉及法律问题,我赞成由良法解决。)说我杀也好、打也好、踢也好、扫也好,所用的唯一武器是“理”。如果有什么人或门派被杀了打了踢了扫了,只能怪自己“道”不如我,怪他们的思想观点学说在道理上站不住脚,或者真理度不如东海思想高。2008-4-14

   461东海之友:大作《示有关网民》中有一联:长舌不饶非理客,天梯只度有綠人。自称长舌,不妥。民间称那些喜欢挑是弄非、家长里短的人为长舌妇长舌男。你用在这里是自嘲吗?

   东海老人答:我对家长里短没兴趣,只对涉及中华文化与中华民族之兴衰的大是大非有兴趣。这里的长舌,是广长舌之略,含诚实无妄和能言善辩等意。

   据佛经介绍,佛舌广而长,柔软红薄,能覆面至发际。阿弥陀经曰:“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 法华经神力品曰:“现大神力,出广长舌,上至梵世。”智度论八曰:“问曰:如佛世尊,大德尊重,何以故?出广长舌似如轻相。答曰:舌相如是,语必真实。如昔佛出广长舌,覆面上,至发际。语婆罗门言:汝见经书,颇有如此舌人而作妄语不?婆罗门言:若人舌能覆鼻无虚妄,何况至发际?我心信佛必不妄语。”

   苏轼 《赠东林总长老》诗:“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 清赵翼 《大石佛歌》:“斯特维摩寓言耳,广长舌岂论寻尺。”宋朱熹 《后洞山口晚赋》诗:“从教广长舌,莫尽此时心。” 清黄遵宪《纪事》诗:“登场一酒胡,运转广长舌。”2008-4-13

   462新亭:维特根斯坦说价值观是不可说的,这里的“不可说”,(我理解为)是指“不可辩论”。我还要加一句,跟教徒更不可说。原因是辩论缺乏共同的起点--缺乏共同的前提或假设,缺乏共同的推理方法。老枭若能说服得了教徒,那,恭喜您了!(跟于枭文《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后)

   东海老人答:关于价值观可不可说、可不可辩论,泛泛而说可不可,都是不对的。

   “道”到了高处,往往超绝言诠,言语道断,深奥微妙,难以思议。据说,悉达多太子成佛后,因考虑到其所证法极难言说,一度想要即刻灭度,南传《相应部-梵天相应》载,佛初成道后告天帝曰:我所证法甚深,难见难解,超寻思境,深妙智者之所能知。……众生于此缘性,缘起难见,一切诸行寂止,一切依弃舍,爱尽,离,灭,涅磐,亦甚难见。若我为众生说法,不能解了,徒自疲困。后来经一再劝请,才住世说法。《五法律》等也有同样的记载。我在《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中说过: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法华经》称佛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无量义经》说“一切诸法不可宣说”;《金刚经》佛言: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禅宗有“言语道断”、“不立文字”的说法。由于语言文字局限性,但这是就生命和宇宙的最高奥秘、就形而上之“道”的最高层面最高境界而言的。

   另外,佛菩萨耽心有些人通达佛理之后不再精进,故提醒他们,不要以此为满足,还应老老实实继续修行不辍。不然,见解高超理论精妙,陷在文字中,反成了障碍修行的“所知障”。

   佛菩萨不局限于语言文字教人,但不离绝语言文字。《金刚经》说“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佛说他说了四十九年的法实际上什么都没说。这是佛怕后人泥执于文字语言而不知过河扔筏得意忘言,不能会其意于文字之外。请注意了:“佛说了四十九年的法”。

   一般而言价值观是可说、可辩的。如果连相对的是非、好坏、高低、优劣都泯灭了,这世界还有什么道理可讲,这世界还成什么世界!

   至于跟外道教徒是否不可辩说,也不可一概而论。佛陀悟道后就曾广摧外道,他门下众多常随弟子包括十大弟子,原来很多都是外道。难以辩论的原因也不尽是辩论缺乏共同的起点(儒家与中外“各大门派”并不缺乏共同的前提、假设及推理方法),而是当今外道人物烦恼、所知二障特别严重,缺乏对事实和真理的基本尊重。

   老枭说个不休,只因我有义务和责任说,应该说,必须说。倒不在乎能不能“说服得了教徒”。虽有些文章针对某些教徒,并非关起门来论辩,实则仍是面向大众,面向天下后世。个别教徒“服”理,是他的幸运,不服,毕竟结下了一种缘,同时不妨碍我借作“说法”的工具嘛。2008-4-14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