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一从笛卡儿到黑格尔,西方近代哲学都是以“主客二分”作为哲学主导原则的(把主体与客体分离甚至对立起来。只知现象不识本体)。自由知识分子震于西方物质、制度文明之先进,难免患上思想文化势利症,盲目崇洋,把西方近代哲学的各种观点奉为思想圣旨,并把它们当成阅读论道枭文的逻辑参考。

   例如,作为儒佛道三家的共识的万物一体论,是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比起“主客二分”思想来,具有更高更圆的真理性,但大多数自由人士受近代西学影响太深,对之很难理解。这个话题我已深阐两文,看过刘杰《就“万物一体”的思想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后,在友人督促下再谈一次并小驳几段吧。

   二万物一体论认为生命与宇宙、人类与万物是一个整体系统,但并非抹煞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的千差万别。允许我再次引用熊师的话说:

   “本原现象不许离而为二,真实变异不许离而为二,绝对相对不许离而为二,心物不许离而为二,质力不许离而为二,天人不许离而为二。”

   本原与现象、真实与变异、绝对与相对、心与物、质与力、天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非一非异,就象海与沤的关系(这是谈及本体与现象的关系时熊师最喜欢作的比喻,有兴趣者请参阅熊师《本体论》诸书,兹不赘)。非异,故不许离而为二;但它们之间又有差别,“非一”。一体是就根源、本体处而言,本体生生不息发生流动而“生”万物,万物自然万殊。一母同胞尚且容貌性情各异,何况其余?

   明白了上述道理,就知道刘杰将东西方的万物一体论混在一起“扯”、错在哪儿了。刘杰说:

   “所谓天人合一的思想,或者说万物一体的思想,其实在西方也有长期的影响。古希腊前苏格拉底的哲学家早就提出过这样的“万物一体”的思想,可以说,这是人类社会早期,处于蒙昧中的人类的朴素唯物主义的思想,也就是泛灵论的那种思想。”

   前苏格拉底的哲学家的“万物一体”的思想,与中华文化中的万物一体论,虽不无相通处,差别也是很巨大的。最大的差别,就是包括前苏格拉底的哲学家在内的西方传统哲学所讲的“一体”,是主客不分的,只知“非异”、不知“非一”,这种万物一体论不分你我、不分主体与客体、不重人的自主性,带有浓重的蒙昧主义、神秘主义的色彩。在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前,西方自然哲学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学说,都属于这种主客不分的、蒙昧状态的万物一体论。

   其次,西方传统哲学所讲的“一体”,是一个超时间的、超验的概念,而中华文化所讲的一体则是在时间之内、万物之内的。至于刘杰将朴素唯物主义等同于“泛灵论”,也是混扯。何以“混”,不详论了。

   强调一下,本原与现象非一非异,两方面密不可分,一体不碍万殊,万殊不碍一体,不论忽略了哪一方面,都无法正确全面地理解万物一体论。就象我老枭与刘杰与众多庸众愚,在本性上,人人良知相同,此“非异”也;但在“现象界”,在人世间,在意识心与血肉身层面,我与他们的大不相同,爱好欲望、德能智力千殊万异。此“非一”也。

   对于人类,因为“非异”,在制度、法律的层面,必须一视同仁;因为“非一”,所以人有亲疏、爱有差别、德智有高低,不能“一视同仁”。因为“非异”,儒尊重所有苍生,尊佛尊重一切众生;因为“非一”,圣佛对凡夫和众生负有教化度脱的责任。

   儒佛诸家认为人人可以成圣成佛,但在没有明心见性之前,没有哪个大德会随顺凡夫愚民的胡说八道乃至胡作非为而不予纠正、批评的。尊重众生是尊重众生的本心本性,不是尊重他们的邪心习性、歪念恶行。

   三刘杰说:“东海一枭先生并不懂得爱因斯坦所说的“质能互换”在物理学上的实证意义,更不理解宇宙大爆炸理论的“奇点”并不是什么“蕴藏全部信息,原来都存在的微粒”。他的目的,只是借用这些看似时尚的术语,来为自己的荒谬的“万物一体”找寻"现代性"的证据。”

   这样的解读与论断极其粗暴!

   关于宇宙大爆炸。我只是说,知此假说,就可以更好地理解佛法讲“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虚空法界一切刹土众生同一个法身之理,可以更好地理解全息理论及儒佛道的本体论。 “根据科学家的推算,爆炸前的宇宙原点,半径不到10-25公分。宇宙中所有的时空、所有的星系,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一切,所蕴藏的全部信息,原来都存在于这样的微粒中。” 大爆炸理论如是说,虽真假未定,但这个说法不是我伪造的。

   关于质能互换论。爱因斯坦之相对论提出质能互换定律,物质与能量本为一体;量子力学告诉我们,构成物质之元素,既是波,又是粒子。这些理论为万物一体论提供了间接的证明。

   何以“间接证明”?宇宙万物不外乎心物能三种,物能可以互换,波粒原来无异,这有助于理解心物一元----而心物一元正是万物一体的一种特殊表述方式,心物一元与万物一体可以互相证明与推论。同时,万物一体论须与心物一元、理一分殊、体用不二等义理参合理解,始能全面而深入。与科学词汇一样,在传统文化中,这些概念都有相当严谨审慎的解说,不能随便曲解。

   我以科学界大爆炸假说、质能互换论、全息理论、“超长距作用”现象等,为万物一体论提供“一定的科学依据”,但我说明了,这些都是间接、侧面的证明,我相信,“随着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新的科学观点、新的理论、新学科将不断涌现,生命与宇宙的奥妙将不断“曝光”,万物一体论将会得到更加深入切实的证明。”

   许多传统观点相当符合现代科学,比如佛教中的六通,其中神足通、天耳通、天眼通、他心通等能力,比如儒佛道的宇宙观,都已得到科技相当程度的证实;又如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对古人而言,尽皆不可思议。如四十一愿为树现佛刹愿:“欲见诸佛净国庄严,悉于宝树间见。犹如明镜,睹其面像。”现代人则不难理解了,树间放上电视,他乡异地、诸佛国土,不就如在目前一样吗?

   一些传统思想虽未得到科学全面的实证,至少没有明显违反。不象受到广大自由人士推崇的基教。那才是原始蒙昧主义、神秘主义的产物,“与现代的实证精神格格不入”,具有“前科学的缺乏实证的蒙昧精神”,与自由人士挂在嘴边的科学、理性格格不入的。一些自由知识分子居然把人本主义、人文主义、科学精神带来的政治物质文明强加到神本主义的基教身上,不也太势利颠倒、看朱成碧了吗?

   四刘杰说:“今天的中国人,需要的不是什么“万物一体”的老生长谈。今天的中国人,迫切需要的是科学与人性。科学世界是受客观规律支配的,物理化的客体和过程并不受什么“万物一体”的影响。而人性,更不是什么君臣父子,仁义道德之类的东西。人性的力量是基于理性思考的行动能力。正是因为这种理性的力量,人才有勇气发出正义的诉求。”

   这段话混乱得一塌糊涂。

   首先,不知“父子”。父子亲情,天伦所在,既使未来社会“消灭”了家庭,父子关系有所“进化”,父慈子孝的方式不断改变(民主社会与君主社会的慈孝表现形式就有所不同),终究不能父不父、子不子、父不慈、子不孝的。食子与杀父都是大悖伦常的大罪,比一般食人杀人特别严重。父子伦理具有普遍、永恒的合理性。

   其次,不知“君臣”。民主社会,君主制已丧失其一切合理合法性,君已丧失代表国家的象征意义。就是想找古代那种那君去尽忠也难呢。但只要对君臣作现代化的理解(这也是势所必然的),君臣的政治伦理具有现代的合法性。就具体单位部门而言,君为领导,臣为属下;就社会制度而言,君为民意,臣为公仆,在民主社会,一样应该“君使臣以礼,臣侍君以忠”。

   在儒家,礼是各种文物典礼、规章制度的总称。在现代,民主自由是最重的礼。忠,尽心尽力地待人与办事也。不论对一个单位还是一个国家,君不君,臣不臣,领导不象领导,下属不象下属,终究是不正常的。当今中国,就制度而言,民意使不了公仆,反过来,公仆待民众以奸。大悖现代文明之礼、大悖尽忠服务之德呀。

   第三、不知人性。仁义道德,根之于心,这是人之本心,除去“仁义道德之类的东西”,还剩下什么?难道人的本性是不仁不义不道德的?难道人性仅有习心习性恶念邪欲?没有“仁义道德之类的东西”,还奢谈什么理性思考、理性的力量、正义的诉求?难道“理性的力量”是不仁不义不道德的?

   还有,凭什么断定“今天的中国人,需要的不是什么万物一体”,凭什么断定“物理化的客体和过程并不受什么万物一体的影响”凭什么将万物一体论与“迫切需要的是科学与人性”的对立起来?理由何在?

   恰恰相反,对万物一体论进行深入研究和认证,不仅是“今天中国人”的需要,也是人类个体安身立命的精神需要和社会长治久安的政治需要。谨借张世英教授2003 年3 月在西安交通大学的学术讲演结尾的一段话,略明万物一体论的意义及其先代性、“与现代的自由民主的共同性”吧。张世英说:

   中国的万物一体的哲学是“民胞”与“物与”精神的理论基础,我以为它能容纳西方所讲的平等精神,科学、理性的精神,主体性的精神,它可以把西方近代哲学的“主- 客”关系思维吸收进来。所以我认为中国哲学未来的发展应该是中西的结合与会通。未来的中国哲学将是中西结合、会通的哲学。“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我们不需要到超验的“方外”世界去寻求人生的价值和自我实现的空间,我们只需在现实的“万物一体”之中,以“民胞物与”的精神为指导,发挥人的主体性,发展科学,发扬民主,就会创造一个辉煌的新世界,实现我们的人生价值。

   五感谢刘杰的商榷。但恕我不能不坦率指出,刘文全文充斥着对儒家文化、东海思想的歪解和误读,所有论断都极其粗暴,处处暴露出心态之狂妄、思想之矫乱,暴露出“内心的迷信和无知”-----对西方的迷信、对传统的无知,这是略有中华文化常识者不难发现的。将万物一体论视为“传统专制社会用来压制人性,压制人类的创造性的的说法”,就是这种无知的典型表现之一---此言颇不礼貌,但也是实话直说,是以刘杰之语还诸刘杰之身,刘杰休怪。

   其实万物一体思想,拙文《万物一体论》、《《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已经讲得相当透彻了;其实我很明白,对一个中华文化的门外汉,对一个将“夫人者,天地之心,天地万物本吾一体者也。”思想视为自大狂、将它与民主精神、实证精神对立起来的人,对一个将万物一体论视为传统专制社会用来压制人性,压制人类的创造性的忽悠。”的人,将它与科学规则、科学原理对立起来的人,我纵苦口婆心,无奈铜墙铁壁也----如果这一点都不明白,毫不“知人”,岂非中华文化白学了四十多年也白活了,还谈论什么智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