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读后

   

   一

   刘晓波在《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一文中,批判了唯物主义及中共西藏政策,指出粗俗的唯物主义“给中华文化及其道德造成了致命的破坏。”对此我很认同,但刘晓波的认识不尽准确。例如刘文说:

   

    “中共的唯物主义不理解人之为人的属灵特征,不理解金钱无法收买宗教信仰,不理解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不理解多元的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之间的歧义并不能构成思想强制的理由,政权更无权要求全社会只信奉官方意识形态。中共只把人当作肉体的物质的存在,当作喂饱了就心满意足的“猪猡”,也就只能把社会当作猪圈来管理。”

   

   这一段话有两个“问题”。首先,这段话放在“毛共”身上,那是天衣无缝,再用这样老眼光看“当下的中共政权”,就不尽妥帖了。中共已经不完全是当年的唯物主义了。特别是近年来,中共“回归传统”的努力,可以视为对唯物主义一定程度的“背叛”。

   

   其次,说唯物主义“不理解人之为人的属灵特征,不理解金钱无法收买宗教信仰,不理解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不理解多元的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之间的歧义并不能构成思想强制的理由,政权更无权要求全社会只信奉官方意识形态”,那是确然的,但对上述“东西”,中共未必“不理解”。

   

   理解与“贯彻实行”是两回事。中共不能在制度上放弃思想强制、随顺现代文明,不能尊重宗教信仰和“人之为人的属灵特征”,不是思想认识问题而是道德层面的问题,是缺乏主动放弃特权的内在力量所致,是对道德、对儒家的崇尚真诚度不足所致。

   

   二

   “马家”唯物主义,“只把人当作肉体的物质的存在”;儒家则是唯仁主义,不仅不把人当作肉体的物质的存在,而且比自由主义更加理解和重视“人之为人的属灵特征”。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对个体生命的自由的重视,主要是建立在肉体的的物质的基础上,是“围绕着肉体转”的。它们对内在道德自由的关注,远远不如中华文化。

   

   我在《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中曾指出:儒家是人本主义、人道主义,更是仁本主义、仁道主义。前者以人为本,强调人的主体性,重视人的显性肉体生命,着眼于人的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后者以仁为人之本,强调道德良知的主体性,在重视人的显性、肉体生命基础上进一步重视人的隐性、灵性生命,在注重外部政治、社会之自由的同时致力于人的内在意志、道德之自由。

   

   刘晓波一边反对中共唯物主义,一边反对中共“通过弘扬儒家完成对唯物主义的背离”,表现出某种思想的混乱乃至矛盾。如果说“中共唯物主义不理解宗教信仰之于人类精神的伟大意义”,刘晓波的“反儒主义”则是不理解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之于人类精神的伟大意义。

   

   刘晓波反对以儒家为主流的中华文化,对中共向中华文化一定程度的回归持严厉的批判态度。说刘晓波属于老牌的、坚定的反儒派,一点不冤他,有大量刘文及十多篇批刘文可作“呈堂证供”。记得去年刘文《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中论及传统帝制与当代极权的区别,为传统帝制说了几句好话,我作《刘晓波有进步》予以鼓励,刘晓波公开答复:

   

   “老枭,你的夸奖,我一点都不领情。你觉得我有变,事实上,关于传统帝制与当代极权的区别,这是老生常谈,许多新儒家都谈过。这也是我从八十年代到今天的一贯观点。八十年代末,我论证老毛将传统独裁发展到登峰造极,就撰文讲到了这个区别。而我谈这样的区别,仅仅是局限于传统独裁与现代独裁之内。超出这个范畴,我对孔子之道的否定也是一如既往。”

   

   可以断言:孔子之道可以也需要发展,但谁也否定不了!共产党否定过,现在来了个“否定之否定”的自我否定。无论如何,这一点都是值得鼓励、令人欣慰的。

   

   三

   刘文说:“对于一个以信仰为生命核心的民族来说,无论是高官厚禄还是荣华富贵,无论是强制灌输世俗意识形态还是禁令、监狱、军队等政治高压,都无法收买藏人对达赖喇嘛的敬仰和忠诚,都无法使虔诚的信徒低下仰视神灵的头。……在在明示着一个难以被物质利益同化、更难以向强权镇压屈服的宗教民族的灵魂。这种来自信仰的虔诚和坚韧将使任何世俗手段失效。”

   

   这段话说得好。可是刘晓波有所不知,这种“难以被物质利益同化、更难以向强权镇压屈服的宗教民族的灵魂”、“信仰的虔诚和坚韧”,其来有自。佛教核心的、至高的、根本的“归宿”是“真如法性”,说到底,佛教信仰就是佛性信仰、真如信仰。没有对真如的信仰,佛教信仰就没有真正的根基。

   

   就象没有对良知的坚定信仰、儒家文化及其道德就没有根一样。佛教的“真如法性”与儒家的良知本性,虽名称不同,两家证悟也有所不同,但所指的其实是同一个“东西”,都是宇宙生命系统的本质。在对人性特别是人的本心本性的认识证悟方面,佛教与自由主义截然不同,与儒家倒是小异而“大同”,而且两家同持心物一元论。刘晓波赞美佛教,就没有理由反对儒家。

   

   在宣传自由、批判专制方面,我完全认同刘晓波。但不少刘文中表现出来的对传统文化认识的错误及思想的混乱,大大影响了刘文批判的力度,影响了他的中共批判及形势判断的正确和深刻,同时给民主阵营带来了一定的思想混乱和道德苍白,令人遗憾。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不仅属于刘晓波,也表现在大多数自由人士身上。如果说中共政权“给中华文化及其道德造成了致命的破坏”。刘晓波们的反儒言论,不论有意无意,岂非也是在给中华文化及道德的振兴“制造麻烦”?

   

   四

   顺便说明,反对唯物主义不一定认同唯心主义,有的人简单地把佛教信仰等同于唯心主义,是肤浅的。曾有东瓜氏质问我:“你反对唯物主义,又反对唯心主义。可你以儒家的良知或佛教的真如为本体,不就是唯心论吗?”

   

   我的答复是:生命之本性、宇宙之本体是心物一元的,从本体的层面解说良知,良知自然心物一元了。所以我的良知论不是唯心论。

   

   如果说良知论是唯心论也可以,那是特殊的“中国特色”的唯心论,这里的“心”指本心、本体,兼具心物两种性质又超越心物,是亦心亦物又非心非物。唯心论哲学的“心”,停留在能思能想、有知有觉的人类意识心的层面。在中华文化“眼”里,其“心”与肉身一样,都是因缘所生的生灭法(有生有灭,缘来而生,缘散而灭),是幻心(依一定的条件而存在,没有自性的真实)。

   

   关于本体、良知、心物一元等概念,请参看老枭本体、良知诸论,兹不赘。这里仅指出,佛教是宗教信仰,但与其它“心外拜神”的宗教信仰存在着本质的、原则的区别。如果刘晓波们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认识到佛教信仰本质上属自心、本性的信仰,就不会再反儒了-----因为在这一点上,儒佛两家是一致的。

   2008-4-1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