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陈破空文集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美中韓達成默契,金正恩時日無多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郭文貴爆料,中南海不安,習王關係如何?
·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金正恩起死回生?
·六四,鄧小平下令開槍的動機 –從“銘記八酒六四”說起
·旅美中國異見作家陳破空在英國牛津大學的演講——新興超級大國,負面的全球
·中國崛起,如何施展其全球影響力?
·習近平遭遇川普,“中國夢”對撞“美國夢”
·劉曉波之死,見證新納粹的誕生
·劉曉波病危,慘淡心願,共產黨何以無情冷對?
·“竹帛煙銷帝業虛”:從秦始皇到習近平
·北朝鮮的背後是中國,川普知道這一點
·中印對峙,國際天平傾向哪一方?
·期待“佔中三子”榮膺諾貝爾和平獎
·陳破空:中美對峙, 21世紀最大的一場戰略對峙
·快樂射導彈,大膽核試爆,金正恩才是世界領袖
·台灣部署核武器?忽然成了一個話題
·中國網路新規:不准68件事,只為掩護一件事
·十九大:中共權力重組的幾個版本
·中國近代史,一部倒退著行走的歷史 - 紀念第106個雙十節
·習近平成功集權,秘密何在?
·“杯酒釋兵權”,習近平親手瓦解“太子黨”
·屢戰屢敗,習近平能否最終戰勝金正恩?歷史的懸念
·習近平與達賴喇嘛可望和解,奧巴馬擔當調停人? (陳破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来源:北京之春
    96、没有共产党,中国会四分五裂吗?
   为了掩盖人心的分裂,中共把“统一”的调子唱得很高。于是有人误会:共产党维持了中国的统一,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陷入四分五裂。中共更以此为藉口,强霸国政。事实上,共产党本身以制造分裂起家,对外主张“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对内搞“武装割据”,建立“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曾公开主张:把中国分成七块,提出湖南等省“可以独立”;并热切期望由日俄两国瓜分中国,以利中共生存。
   中共不仅这样说,也这样做,制造了实际的分裂。先后在江西和陕北分裂割据之后,1949年,中共篡政,海峡两岸,由合而分,变成“一边一国”。与此同时,中共大规模毁灭西藏的宗教和文化,引发藏人起义,最高宗教领袖出走,藏人独立意识觉醒。至于新疆,也是因为中共的宗教和文化灭绝政策,最终导致维吾尔人掀起独立运动。由此可见,论及国家分裂,中共是首祸。如果把国家统一的希望,寄托于痴迷暴政的共产党,无疑是与虎谋皮。
   历代中国人,具有统一的传统意识,但也能坦然面对“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自然循环。比如,面对战国七雄或三国鼎立的历史,后人并未谴责其中任何一方的“分裂”行为。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有人以苏联解体为例,担心中国分裂。其实,由15个在语言、宗教、文化、地缘等背景绝然不同的国家,强行绑成的苏联,本身就是苏共扩张和鲸吞的结果,不具合法性和合理性。苏联的解体,出于人心,合于自然。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自古就以黄河与长江为轴,形成版图较大、相对统一的国家,未来出现裂变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在中共篡政之前,中国原本就是一个统一的大国,包括台湾;与蒙古关系,则处于未定状态。中共当政,不仅未给中国添加尺土寸水,反而南分台湾、北去蒙古。
   如果任由中共的暴政持续下去,未来中国裂变的可能性更大。道理很简单:人心的分裂,更大于领土的分裂;一旦人心的分裂达到某种临界点,领土的分裂就接踵而至;甚至于,某起重大突发事件,都可能导致国家一夕崩溃,恰如苏联的“八一九”事件(苏共上层保守派的复辟政变及其流产,苏联因之解体)。
   换言之,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四分五裂;没有共产党,人心更统一。惟需早日结束独裁,实现民主,以人心的统一,维系领土的统一。那样的统一,才是自然的和经久的画卷。
   97、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
   在共产党把政之前,中国历史已经五千年,其中大多数时期,中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经济发达,科技进步,文化灿烂,曾经历“大治”、“中兴”、“万邦来朝”等许多代盛世,深刻影响人类世界。到了共产党时代,中华民族却遭受了最巨的破坏、最烈的动乱、最惨的饥荒、最凶的屠杀。
   环顾世界,凡是共产党当政的国家,都与贫困、饥饿、杀戮、血腥等脱不了干系。反而是那些没有闹过共产党的国家,动乱较少,破坏较轻,痛苦较小。尤其,拒绝共产主义而坚守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更成为最富有和最安乐的美好国度,为全世界民众所向往。
   华人遍布全球,创造了诸如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澳门的富裕和新加坡的整洁。之所以如此,关键的一条:那些地方,没有共产党。唯独,寄生祖国的本土华人,却受到最大的钳制、凌辱和加害,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有了共产党。不管是历史还是现实,都昭告世人:没有共产党,中国最好办;有了共产党,中国最难办。以恶为本和独断专行的中共,从其起家或当政之日起,就是中国发展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举凡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丰富、社会多元等现代国家指标,都受困于中共,而无从推进。即便经济,也是先遭其剧烈破坏,而后畸形发展。
   一旦没有共产党,一旦摆脱共产党,以13亿中国人的理性和智慧,对内推广民主,集思广益,共举贤能,治国安邦;对外融入文明世界,互通有无,取长补短,实现东西方文化、经济、技术、与人才的大交流、大汇合;辅以信仰自由、宗教普及、道德回归、法治肃立。中华民族,必能飞速发展和发达,以文明和强盛之姿,恒久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98、如何看待民主“乱象”?
   西方国家的媒体,常常把该国负面新闻放在显著位置,诸如灾害、罪案、失业加剧、政客丑闻,等等;在新兴民主国家,如韩国、墨西哥、台湾等,朝野政党动辄大开口水战,甚至在议事的国会大堂上,互相叫骂,乃至大打出手。有人据此认为:民主有什么好?民主就是一团乱。如果民主就是那样,中国宁可不要。云云。
   如果仅仅从媒体上去认识西方,很容易得到一个“乱”的印象;幸好许多中国人到过西方,见证了这些国家的高度文明和空前发达,才知道,西方媒体上的危言耸听,实则具有居安思危、防微杜渐的建设性功能。许多中国人没有到过台湾,仅仅因为从报纸上频闻其朝野争执、从电视上目睹其“立法院打架”,就以为台湾“乱糟糟”。然而,凡是到过台湾的人,都发现,民主的台湾,社会安宁,人民富足,城乡井然有序。每逢选举,看似喧嚣,实际上,社会像过节般热闹;一侍选举结束,街市归于平静,民众心绪平复、相敬如宾、安居乐业。
   越过媒体,零距离感受西方和台湾,印象迥异。原来,民主的乱象,是看得见的,是人为放大的,因而是表面的;专制的乱象,却是看不见的,是人为缩小的,因而是深重的。在中国大陆,因为征地和拆迁,或者基层选举舞弊,常常引发大规模警民冲突;甚至因为官车刮伤了平民,或者官员强奸了民女,就动辄引发万人暴动。民众怒不可遏,砸车辆,烧建筑,官方则出动成千上万武警,打人抓人,甚至开枪镇压。这等乱象,比比皆是,月月发生。仅因中共封锁信息,海外通过网络,才辗转得知;而国内,各地消息隔离,民众互不知情,目击者都以为是“孤立事件”,身处火山口一般的中国,还以为那是“太平盛世”。
   民主初生之时的“乱象”,犹如产妇临盆的阵痛,阵痛之后,是新生命的诞生;专制之乱象,犹如肿瘤的肆虐,隐形的发作,迟早通向死亡。民主的常态是闹剧,闹剧的结局是喜剧;专制的常态是哑剧,哑剧的结局是悲剧。
   99、为什么必须公开选举?
   选贤择能,任贤用能,从古至今,就是人类活动的基本法则。古代中国,有科举制度,依考试测智能,以智能授官职。“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闻。”说的就是:不问出身,唯才是举。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建立民主选举制度,让能者竞选,由民众投票,全面公开,务求公正。这一伟大进步,开创了国家和平变革之路,而避免了政权暴力更迭的恶性循环。
   反观共产党把持下的中国,仍然搞小圈子钦定,高层自封领导,再由上级指定下级。其官员产生机制,不但远远落后于当代民主国家,连古代中国的科举制度都不如。
   故而,权力私相授受,裙带关系成风:“高干子弟”、“太子党”和“红色后代”等词汇,民众耳熟能详,深恶痛绝,活脱脱写照了一个现代世袭制。必然衍生的,就是官员庸碌,玩忽职守;滥用权力,贪赃枉法;官场腐败,国库通私。种种劣迹败象,光怪陆离,无不创下世界之最,令人拍案不已,惊奇不尽。
   公开选举,是真民意的试验场。选举前的民意测验,选举中的民意汇集,选举后的民意监督,都使民众心意呼声获得全面而有效的传达。民意如水,官员如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民众可以把某人选上去,也可把某人选下来,端视此人是否称职,是否听命于民。此时,民众成了上帝,官员成了仆役,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惟其如此,民众的心声才能得以切实反应,民众的利益才能得到充分保障。小圈子钦定的官员,祇对小圈子负责,一心维护小圈子的既得利益,视民众为草芥;公开选举的官员,必须对选民负责,自觉为民众代言,全心为民众效力。
   垄断市场,在经济上“吃大锅饭”,是不道德的行为;同理,垄断权力,在政治上“吃大锅饭”,更是不道德的行为。引进市场竞争,才有经济繁荣;同理,引进多党竞争,才有政治活力。由此,是否建立公开选举制度,也成为一个分水岭,鉴定一个国家,选择文明还是固守野蛮。
   100、为什么说“祇有民主才能救中国”?
   具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过程曲折,起伏多变。其间,也曾经历多朝鼎盛时代,“大治”、“中兴”、“盛世”这类词汇,耳熟能详。甚至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然而,国家兴衰,王朝更迭,起伏跌宕,周而复始。国家经历周期性动乱,民众经受周期性劫难,每每为之付出巨大代价。
   “大治”的经济果实,为何不能保存?“盛世”的辉煌景象,为何不能持久?答案祇有一个:历代王朝,都行政治专制,权力垄断。假以时日,权力带来腐败,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王朝必然为之腐朽,连带之下,国家必然为之没落,民众必然为之遭殃。
   近代中国,陷于落后,是相对于世界的飞速进步。为了拯救中国,众多仁人志士上下求索,开掘国家兴盛和民众幸福之路,然而,无一例外地,几乎都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开创共和宪政,却如昙花一现。专制复辟接踵而至。尤其,来了个共产党,挟暴力、谎言和仇恨为法宝,把个中华大地,搅得血雨腥风、日月无光。其败行劣迹,远远超过“五胡乱华”。神州沦陷,赤县哀鸣。即便在当今“盛世”(粉饰的太平)的光环下,也遮掩不住无数弱者受辱、众多忠良遇害的惨烈情节,封锁不了万千民众抗争、官民激烈冲突的血腥画面。
   为何走不出陷阱?为何达不成和谐?原因祇有一个:中共独霸国政,专制独裁;闭关锁国,自外于世界文明潮流之外。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在中国,仍然是党大于法,人治代替法治。监督机制,形同虚设;权力制衡,无从谈起。官员横蛮,官场腐败,超过历朝历代。
   与专制相对立的,就是民主。要解决专制的积弊,必求助民主的良方。民主,就是自主、平等、参与;就是公开、公平、公正;就是比较、竞争、优胜劣汰。专制,是暴力之源;民主,是和平之路。说到底,祇有民主,才能救中国。这是人类经验的经典总结,也是中国历史的深刻启示。
   (连载完。原书《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博大文化公司出版。订购联系:718-886-7080.网上查阅:www.chenjinso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