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2008,“文化冷战”滥觞?]
陈奎德作品选编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文化冷战”滥觞?

   来源:观察

    围绕奥运之火传递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重新燃起了“东西方冷战”之火。不过,作为冷战一方的共产意识形态,已然淡出;取而代之的,是显赫的标签:“国家崛起”——既占有道德正确的高地,又赋有玫瑰色梦幻的图景。

   问题是,什么国家?如何崛起?——“党-国”还是“民主国”?“专制崛起”还是“自由崛起”?——这才是问题。

   有人会嗤之以鼻:直指“这是冷战思维,而现在已是冷战终结的时代了。”我们注意到,一段时期以来,指斥对方为“冷战思维”,已成为残存共产国家豁免国际批评的挡箭牌。不过,耐人寻味的是,最近在西藏事件和奥运圣火问题上,红色营垒里居然又主动响起了鼓噪冷战的喧哗。有一位署名刘伯松的“同志”,大笔一挥,创作了《一场新的文化冷战︰NED、人权、西藏与媒体操纵》(原载《华枫论坛》网站),深文周纳,把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说成是当代的中央情报局(CIA)。作者并宣称,在当前,“文化冷战,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繁多,越来越精明。” 妙哉斯言!看来,“冷战思维”这顶高帽,他们终究还是舍不得奉送西方的。羞羞答答放在手里把玩半天之后,终于还是盖上了自己的秃顶。

   该作者认为,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成立,标志着“一场新的冷战文化时代开始了”。赋予NED如此高的地位,在该机构供职的人们恐怕会受宠若惊的。“无知者无畏”的作者,居然放胆声称“今天的NED就是往日的CIA,”然后又自掴其面,反驳自己道:NED的好处是以公开方式传播美国以往暗地里推行的活动,如里根总统所说的,NED是公开“在全球促进民主的基础结构——自由言论、工会、政党、大学等系统。”天知道作者想说什么,是反对“民主、自由言论、工会、政党、大学”赞成独裁、赞成钳制言论,还是相反?事实上, NED的资助项目及其目标,公布在其网站上(www.ned.org),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任何人随时均可查阅。该基金会旨在加强其它国家的民主团体和机构的力量,堂堂正正,植根于普世公认的国际法原则,而这些原则,同时也是中国等国的宪法里载明了的。在这里,“公开”还是“秘密”,“透明”还是“黑箱”?这是区分二者的关键词。故意混同具有如此关键区别的二者,作者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对于西藏事件,作者总结说,中国的“一举一动都招致某些基于无知和成见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如这次把暴动说成和平示威,把治安说成镇压。不过,这一次也许做得太过分了,惊醒了不少人:啊,西方媒体的公平、客观、中立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想,这一觉悟,也就是文化冷战真正的开始了”。

   这里,作者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这种得意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亚,有数以千计的华裔、愤青集会游行,支持中共,抗议藏独,谴责西方政府和“西方媒体”,其声势浩大,只要有人不同的话立即遭到铺天盖地的谩骂围攻,….云云。.

   此处令笔者颇为不解者有三:

   其一,既然藏人都是暴动而非和平示威,既然中共是治安而非镇压,北京去封锁现场赶走记者,不是太蠢?倘若让你们说的“事实”暴露于太阳之下,岂不最好,一了百了?

   其二,这些反藏独“抗议者”不正是在西方国家吗?他们公开支持一个共产党政府,抗议本国政府,浩浩荡荡,无拘无束,春风得意…..,能如此自由公开地表达意见,这一事实本身,不正是自掌嘴巴,反驳了他们自己对该社会的指控吗?让他们回中国去表达表达试试看。我想,他们不仅不能抗议中共及其媒体,即使是顺了北京的意,要大规模上街去抗议西方政府,也会无疾而终的。事实上,他们跑到西方来支持中共,本身是一个反讽,与其“用脚投票”的逻辑是背反的。

   其三,谁是“西方媒体”?西方存在的,是竞争激烈的左中右多元混杂的音响。其实,在加拿大出版的亲北京《侨报》(刘伯松同志常撰文于此)也是“西方媒体”中的一元。不像北京的一元独霸,只有一家老板笼罩全国。在西方,媒体有错,通过市场通过各媒体间竞争制衡儿纠正之,淘汰之。所以,所谓“西方媒体”不公平不客观云云,这种笼统指控,是不知所云,主语误置。当然,那全国只此一家的“喉舌”,在自己的地盘上批起西方来,真可谓振振有词,余音绕梁,无人敢纠正,只有洗耳恭听之命。正如鲁迅所指出的:

   “从指挥刀下骂出去,从裁判席上骂下去,从官营的报上骂开去,真是伟哉一世之雄,妙在被骂者不敢开口。而又有人说,这不敢开口,又何其怯也?对手无‘杀身成仁’之勇,是第二条罪状…..。”

   当然,结局是众所周知的,中国人所遭遇的“反右”、“大饥荒”、“文革”…… 一系列旷古之灾,正是在这片无声的中国降临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