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陈奎德作品选编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一、自强与同治中兴

   2008,注定嵌进历史的一年。在世界各个城市此起彼伏的因奥运圣火传递引发的骚乱,揭开了北京奥运的序幕,也揭开了中共的“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闭幕式。

   开年以来,对最近三十年的回溯解析已经众声喧哗。本刊的【改革30年】专辑就呈现了各家的多元视角和思路。诸种观察,不由使笔者的思绪飘回到一百多年前发生的另一场“改革开放”——“自强运动”。

   1861年8月22日,清朝咸丰皇帝驾崩。一场紧张的权力斗争随之展开。皇后慈禧联合恭亲王奕忻等,处决了顾命大臣肃顺等老臣,执掌了朝廷大政。其时,刚刚经历两次鸦片战争失败,而太平天国之火尚在南方燃烧,满清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政变甫得手的新的统治集团,面对危局,急于中兴。于是,恭亲王奉命组建“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旨在 “力图自强,以为御侮之计”。于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改良——“自强运动”,又称"洋务运动",于焉兴起。这一运动,持续了三十来年,至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划上句号。

   115年之后,1976年9月9日,中共皇帝毛泽东驾崩。中南海内,剑戟森森。先是,毛的遗孀江青及其政治盟友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被华国锋、叶剑英逮捕。之后,被毛整肃的邓小平出山,至1978年底,华国锋的最高权力被褫夺,邓终于主宰大局。其时,中国刚经历了十年文化革命巨大灾难,国破民穷,满目疮痍。邓小平力图开启中共的中兴,推行改革开放,至今,也有三十年了。

   比较这两场“自强”“改革”运动,有不少耐人寻味之处。

   自强运动在清廷中枢,以奕忻、桂良、文祥等满族权贵为代表,在地方,则有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封疆大吏为骨干,此外,一大批为革新著书立说的读书人,摇笔呐喊;一大批渴望采用先进技术的工商人士,奔走创业。一八六五年,太平天国灭亡,国内外出现了一个暂时的和平环境,自强运动步伐于此加速。官方引进外资,允许合资,允许民办,提倡官督商办(公私合营),大规模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兴办近代化军事工业。尤其是当时的上海,慈禧下诏把上海县提升为上海道,实际上是变成了“经济特区”。它成了满清王朝对外改革开放的橱窗。

   这一自强运动,实际上是第一次打开了国门,并引入了不少直至今天我们仍然大体袭用的新事物或新制度、新生活形态、新科学技术。最主要是现代企业制度,现代学校教育制度,现代传媒,现代交通,现代军事,现代外交。兹举其荦荦大者如下:

   关于现代企业,原来中国是不存在的。经过了三十年的自强运动,国人毫无所知的近代工业,从未见过的高楼大厦、汽车、火车、电报、电话这些洋玩意儿,从无到有,开始出现在这块古老的农耕大地上。特别是十里洋场的上海,新鲜事物,各种洋货,伴随着洋轮的汽笛声,滚滚而来,使中国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在李鸿章等人的主持下,江南制造局、金陵制造局、福州船政局、天津机器局等一批大型近代化军事工业相继问世。在短短几年中,就已经具备了铸铁、炼钢以及机器生产各种军工产品的能力,产品包括大炮、枪械、弹药、水雷、和蒸气轮船等新式武器,用于装备近代化的军队。而在华的外资企业、独资企业、民办企业、公私合营企业即官督商办企业所生产的产品,也走出国门,行销世界。

   关于现代学校教育制度和留学政策。自强运动之初,由于对外交涉缺乏通晓外语的外交人才,1861年1月,奕忻等首先提出培养翻译人才,清政府很快批准,于1862年6月开办了“同文馆”,起先,是设英、法、俄文三个班的语言学校,但随后,就增加了算学、天文、物理、化学、外国历史、地理、万国公法、医学、生理等课程,成了全面传授西学的学校。

   实际上,同文馆是中国人自己办的第一所近代学校,开了中国西式学校教育的滥觞。

   与此相平行,自1875年起,教会学校在中国急剧发展。到1899年,教会学校达到约1766所,学生人数增加到三万多人。其教学内容一般来说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宗教教育。二是中国传统的儒家经书。三是西方科学知识。

   此后,洋务期间,清朝政府还开办了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广州鱼雷学堂、威海水师学堂、南洋水师学堂、旅顺鱼雷学堂、江南陆军学堂、上海操炮学堂等一批军事学校。在普通教育方面,1878年张焕伦于上海设立正蒙书院。1898年,北京大学前身的京师大学堂成立。1904年留日学生创中国公学。至1905年,科举制被废除,各地传统绅士、秀才、童生、富商纷纷设立学堂,至此,中国现代的学校教育体系终于得以全面建立。追溯起来,一百多年前洋务派建立的新的教育体制,如分年排课、按班级授课以及考试、升级等制度,一直沿用至今。客观而论,这一制度是在自强运动中萌芽,在晚清末年的新政废除科举后正式确立的。这是一项有重要意义的制度性建构。

   至于留学政策,1872年,自强运动期间,清政府开始向海外派遣留学生,十四年间派出了七批,共二百多人。这些人回国后,在许多领域代替洋工程师工作,如福州船政局的国产军舰都是由他们制成的。新式海军舰艇的管带、大副也大都由留学生担任,中国第一条独立修筑的铁路──京张铁路,也是由留美学生詹天佑设计修筑的。更重要的是,这次留学政策,为以后中国的留学运动开了先河,成为近代中西交流的重要桥梁。

   关于现代传媒和新闻制度,也在自强运动时期发端。1872年4月30日,英国人安纳斯•美查(Ernest Major)在上海创办《申报》。《申报》是当时中国境内拥有客观清誉的中文舆论重镇,是历经晚清和民国的历史最久的报纸。而中国国人独立创办报刊,最先是艾小梅于1873年在汉口创办《昭文新报》,随后,1874年1月,由我国第一个报刊政论家王韬在香港主持创办《循环日报》,同一时期,报人容闳在上海创办中国大陆第一份由中国人主办的中文报纸《汇报》。关于外文媒体,1864年7月1日,独立出版的英文日报 North China Daily News,取中文名为《字林西报》。该报通过通讯员跟踪中国官员的活动和政治事件,报道国际消息等。《字林西报》以消息快捷,材料丰富著称。这些报纸,主要集中于租界。当时的租界其实已成为西方向中国展示自身的橱窗,成为现代生活形态在发源地。

   此外关于现代交通,现代军事,现代外交等也是在洋务运动时才开始出现的。自强运动时期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日新月异巨大变化的启端,今天我们中国人生活中所熟悉的大部分东西及其生活形态,多是在哪个时期萌芽奠基的。

   可以认为,虽然政治制度未变,皇权架构未变,但是自强运动(主要在城市)开启了一个与原来农业社会迥然不同的新形态的现代市民社会。李鸿章称中国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从当时自强(洋务)运动来看,它主要形塑了中国人,特别是市民的基本生活方式。可以说,那是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第一扇门,是中国现代化的第一步。

   于是,经历自强运动的“师夷长技”,在自强运动前期,呈现了一片“莺歌燕舞”气象,史称“同治中兴”。

二、历史轨迹,似曾相识

   返观一百多年后的邓氏“改革开放”,与当年的“自强运动”,经历了不少似曾相识的历史轨迹。很明显,两次改革都直接肇因于此前的大失败,大混乱,起于危机,起于谷底。因此,几乎任何一种政策变化,都会导致某种正面效应。

   此外,人们不难注意到,由官方出面,引进外资,允许合资,允许民办,提倡官督商办(公私合营),大规模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兴办近代化军事工业,放开留学政策,与西方开展怀柔外交……,在所有这些方面,邓氏改革对自强运动真可谓亦步亦趋。只不过,用香港取代了当年上海租界的地位,成为金融与信息中心,成为中国面对外部世界的一扇主要窗口。

   另一点可成参照的是,洋务运动与邓氏改革的“进两步,退一步”一样,当年洋务派每一步也一样遇到了强大的意识形态阻力。如,中国第一位到美国的留学生容闳,1854年从耶鲁大学毕业,八年后回国,却等了十年才被曾国藩用于买机器和当翻译。容闳建议的留学政策,直到他回国15年后才实施。1872年,他带了120名穿长袍的儿童到美国,同行的还有老式中国教师,好教儿童们学“之乎也者”以不忘本;正如中国80年代的公费留学生要组织党小组过组织生活,要到中国使领馆汇报思想一样。另外,当年清朝还派一位保守派与容闳同行,以便监视他并防止儿童被西方思想精神污染。后来,由于精神污染很难防止,于是到1882年,这一留学计划就付诸东流了。

   人们注意到,在有些方面,譬如新闻界与教育界,以及土地产权方面,邓氏改革开放甚至不如洋务运动。与当年洋务时期不同,改革开放迄今为止,中国仍没有独立的民间资本和外资所办的媒体,也没有一所真正独立办学的私立大学和教会学校。最近的中国,私有产权的合法性虽然写进了宪法,《物权法》也已出台,但是仍有巨大漏洞,那就是土地的私人产权没有得到确认。这些都留下了巨大隐患。当然,也有改革时期超越洋务时期的,那就是,在洋务时期,曾有守旧派怕开矿、铁路、电报线会破坏风水,这点,在一百多年后的邓氏改革时期已经不足为虑了,这恐怕是现代革新比一百多年前仅有的进展。

   不过总体观之,相隔一百多年的两场改革,有惊人的相似处。质言之,中国统治阶层在遭遇生死存亡的内政危机与外部挑战时,虽相隔近两个甲子,然其反应模式却遵循一些相同的逻辑:

   首先,最高统治者都设立了改革底线,即必须“坚持”者:自强运动时期,慈禧反复强调:第一,三纲五常不能变。第二,祖宗之法不能变。第三,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邓小平也有其著名的“四个坚持”: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党的领导。其实就是一句话:统治集团的垄断权力不变。慈禧与邓,异代同心。

   其次,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的基本目标,都是:富国强兵。它们不是以每个国民的权利与福祉为本,而是以国家尤其是军力的强大为本。这是其根本的价值缺陷。

   第三,顺理成章,改革时最为关注的产业,必以军事工业为核心和主干,试图迅速达成船坚炮利。

   第四,自强运动时期,企业绝大多数是官办官营,办事的商人被掌权的官员压榨,毫无效率。官办企业、官僚资本,贪污腐败,慈禧又派守旧派掣肘,因此,独立自主的民间企业始终无法起来。邓氏改革,是抓大放小,不惜血本,国家资本输血,保护垄断性的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融资极其困难,发展之途艰险,导致贪腐空前横行,贫富高度分化,国富民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