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十四章 周恩来之死和四五事件
   四届人大甫告结束,江青便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展开新的攻击.奈因形势所迫,攻击只能限制在思想范围之内,也就是制造舆论.
   四人帮的秀才张春桥和姚文元,于一个月之内,相继鼓吹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同时提出所谓消灭资产阶级法权.
   一时间,大批同类文章发表于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这种所谓理论学习,并不限于坐而论道,而是一种发动群众联系实际的运动.中国大陆各阶层的民众,均需参加,没有例外.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主要是说,社会主义社会也可能产生新生的资产阶级,中共党内也会出现新老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如刘少奇、林彪等,必须以所谓无产阶级的铁的手腕来对付他们;这就为今后惩治异己分子提供了理论根据.
   所谓消灭资产阶级法权,主要是企图用强迫的方法,使广大民众打破“按劳计酬”或“按劳分配”等观念,一同忍受没有差别待遇的贫困生活,而将劳动所得拱手奉给红色统治者.
   如此理论学习运动,自然引起民众的不满,未能获致预期的效果.
   一九七五年七月,毛泽东突然改换题目,发动一项借古喻今的评水浒、批宋江运动,指水浒是宣传投降主义的坏书,宋江是投降派,背叛农民革命,篡夺梁山泊的领导权等等.
   那么,谁是今日之宋江呢?许多迹象表明,周恩来、邓小平是也.
   周恩来住院之后,在政治上安居守势,对江青派退避三舍;但是江青等人依然不肯放过他,屡屡使用市井无赖的手段对之进行迫害.
   有一次,周恩来服药睡了.王洪文打来电话要找周恩来.医务人员再三告诉他,总理输血后正在休息,可否等半小时.王洪文大发脾气,非要周恩来立即接电话不可.医务人员只得唤醒周恩来.
   又一次,医务人员经过精心研究,要为周恩来做一次重大治疗.张春桥阴阳怪气地说: “外宾马上要来了,你们能保证他见外宾吗?”企图拖延该方案的实行.
   毛泽东批准了对周恩来的治疗方案,但是,当这个方送到江青那里时,江青正在打桥牌,拒不签收.而在周恩来的治疗过程中,江青却又干扰,当周恩来服了镇静药,治疗就要开始时,江青突然打来电话,声称要面见周恩来研究国家大事.周恩来中断治疗请她来了,江青来后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最后吃了两块西瓜,摇摇摆摆地走了.
   一九七五年三月,周恩来的病情已相当严重了,医生给他做了一次大的手术.
   手术后,正在包扎伤口虚弱的的周恩来,在手术床上虚弱地睁开眼睛说: “把李冰同志叫来.”
   中国医学科学院日坛医院(肿瘤医院)的李冰来到周恩来的身旁.
   周恩来声音低微地说: “李冰,云南锡矿工人肺癌发病情况,你知不知道?”
   李冰答: “知道.”
   周恩来吃力地说: “你们要解决这个问题,马上就去.”
   一九七五年五月,周恩来对医务人员郑淑云说: “你们一定要把我的病情随时如实地告诉我,因为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个交代.”
   周恩来预感到死期临近.对于江青在毛泽东心照不宣的支持下的进攻,他只有招架之功.
   他心中自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凉,但这是不可以对人言的.
   相形之下,邓小平的表现却是勇敢乃至鲁莽的,他无视毛泽东仍然健在这一客观条件,以整顿为纲与江青派对抗.
   邓小平首先整顿科技及教育部门,拟恢复各项制度,并制订出“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 、“科学工作汇报提纲”和“关于加速发展工作的若干问题”.
   邓小平放言高论,言词之大胆,足使天下人为之震惊---
   在教育方面,他说: “文革以来,学校放松了文化教育,强调劳动实践,所以学生知识水平低,科学技术事业后继无人.”
   在科技方面,他说: “科技战线不要提无产阶级专政.”
   在文艺----这是江青的私人禁地---方面,他说: “现在文艺生活太贫乏,要多演好戏,多搞文艺创作,八个样戏怎能满足八亿人民的需求呢?样板戏是一花独放.”
   邓小平刚直豪爽,不计个人安危.他给亲信打气说“只要人家说你复辟了,你的工作就干好了.不要怕第二次被打倒.”
   一九七五年七、八、九三个月,反复无常的毛泽东玩弄了一个小小的手腕:江青擅自接待美国女学者维克特,后者写了一本“红都女皇”.此事激怒了毛泽东,御批将江青逐出中南海.
   老谋深算的周恩来,识破毛泽东一时之怒的真正用意,批示: “暂缓执行”.
   而邓小平却被这一局部胜利冲昏头脑,组织人力大举进攻,种种不利于江青派的传说和流言弥漫朝野,被文革风暴刮走了乌纱帽的老干部奔走相告,随时准备粉墨登台.
   周恩来安卧医院,利用这一时机将许多旧官僚解放出来,尽量不惹政敌注意地把这些人安插在关键岗位上.
   一九七五年六月八日,周恩来及夫人邓颖超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参加屈死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贺龙的骨灰安放仪式.
   周恩来瘦弱憔悴,已非昔日人模样.他缓步走到签到簿前,用剧烈颤抖的手写下自己那四海皆知的名字.周恩来本想替当时正在接待外宾的邓小平签名,但已力不从心.他指示会后把签到簿送到邓小平家中去,请他补签.
   周恩来签完名,便到休息室寻找贺龙遗孀薛明.他大声疾呼她的名字.薛明闻声奔向周恩来.
   周恩来张开双臂拥抱着她: “薛明,我没有把他保护好啊!”
   贺龙女儿紧握着他的手说:“周伯伯;您要保重身体.”
   周恩来默默地看着她,然后声音颤抖地说: “我的时间也不长了.”
   一九七五年九月七日,周恩来会见了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书记伊利耶.德维尔茨,这是他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这次会见时间很短,医生只允许双方进行短暂的交谈和合影留念.
   寒暄之后,罗马尼亚客人问及周恩来的健康.周恩来说: “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
   接着,周恩来回顾了十年前一九六五年到布加勒斯特参加罗马尼亚前任领导人乔治乌---德治葬礼的情景.他说,那是在三月,他没有穿大衣一点也不冷,随同出殡队伍走了四个多小时,但是现在连四分钟也不能走了.布加勒斯特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为不能再次访问那个城市感到遗憾.
   谈话大大超过了医生规定的时间.周恩来请来客捎话给罗马尼亚最高领导人齐奥塞斯库:经过半个多世纪,毛泽东思想培养的中国共产党是有许多有才干、有能力的领导人的.现在,副总理已经全面负起责任了.
   不妨把这段话视为周恩来的政治遗嘱.首先,周恩来为了吹棒毛泽东不惜歪曲中共党史;中共迟至七大才将“毛泽东思想”写入党章,何言“半个多世纪的培育”?其次周恩来虽然心仪于邓小平,却圆滑地不道出他的名字,以防日后政治风云突变;须知,身为第二副总理的张春桥兼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谓之“全面负责”亦无不可.
   周恩来不愧为周恩来,对身后之事做了正反两个方面的估计.
   周恩来会见罗马尼亚客人之前的半年内,周恩来与各界人士交谈、会晤共计一百零二次,接见外宾三十四次.一位七十七岁高龄的政治家,在身患晚期癌症的情况下,负担如此繁重的工作,这在世界上无疑是前所未有的.
   周恩来体重逐月减轻,他的双脚开始浮肿.他再也不能穿皮鞋会见客人了.
   在他那位时亲时疏的老朋友、北韩独裁者金日成抵达北京之前,周恩来特地定做了一双宽大的布鞋.他虽然病得很重,仍坚持下床欢迎金日成.金日成年轻时在中国东北待过一段时间,会讲汉语.周恩来和他私下场合不用翻译就能相互交谈.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会面.
   杨度(一八七四---一九三一),湖南人.他曾是北京官场中的保守分子,鼓吹在中国实行帝制,劝说窃国大盗袁世凯登上皇帝宝位.在其晚年,杨度奇迹般地完成了由保皇分子到共产党人的政治立场的转变,他申请加入中共.一九二九年秋,周恩来批准了他的申请,但考虑到杨度是个知名的政治人物,作为一个秘密的地下党员会发挥更多的作用.周恩来离开上海后,杨度与著名左翼剧作家夏衍保持单线联系.
   杨度在上海滩有许多阔朋友,包括青帮头子杜月笙.在国统区,中共对于杨度这样一个同三教九流保持联系的人,极为重视.杨度加入中共以前,变卖了他在北京的房产,将全部所得交给中共作活动经费.
   周恩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想起了历史上这位传奇式的人物.他委托秘书告诉“辞海”编辑部: “辞海”若有关于杨度的词条,要把他最后加入中共的事实写上.( “辞海”修订本于周恩来逝世后的一九七九年出版.)
   周恩来认为杨度晚年为中共做了一些好事,不应当把他的功绩抹掉.
   中共情报首脑、深得毛泽东信任的康生与周恩来一前一后地走向生命的终点.康生几十年来为非作歹,劣迹昭著.临死前却仿佛天良发现似地做了一件惊人之举.
   一九七五年八月的一天,康生把两个替毛泽东作联络工作的青年女士王海容、唐闻生召到病床前,要她们向毛泽东报告,江青张春桥历史上都是叛徒,并提出证明人.
   ---康生于一九七五年十二月病逝,中共中央的讣告称其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反修战士”.四人帮倒台后,中共中央于一九八零年十月被宣布开除出党,其骨灰亦被逐出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这是一个专门存放中共政要骨灰的所在).
   中共佞臣康生临死前对江青派发动出其不意的一击,而中共忠臣周恩来临死前对此始终保持缄默.
   “一个人应当不怕死.如果打起仗来,要死就在战场上,同敌人拼到底,中弹身亡,就是死得其所.如果没有战争,就要努力工作,拼命地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九六六年春节期间,周恩来在天津与西安事变要角杨虎城之子杨丞民(这是一个出名的浪子)说的一番话.
   周恩来无惧死亡,但深恐自己忠于毛泽东的政治形象遭到沾污.这是他特有的政治节烈观---“丢命事小,失节事大”.
   命运之神赐予周恩来七十八年寿命;至此人将亡、灯欲灭.回首波澜壮阔的往事,面对满目疮痍的大地,周恩来能不在夜静更深之时,落下几滴英雄泪?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大文学家鲁迅的名句,周恩来当之无愧.但是,周恩来俯首甘为毛泽东一人之孺子牛,惜哉!
   国共大内战期间,周恩来曾托人以金笔赠蒋介石文胆陈布雷,并随笔附言曰: “愿先生不要用手中的笔为一人服务,而要为四万万同胞服务.”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以周恩来之雄才大略,却为独夫毛泽东一人所用,不能不算是件憾事.
   一九七五年秋天,周恩来自知来日无多,九月的一天,他最后一次去北京饭店理发.他提出要和理发员合影留念.专门替周恩来理发的朱殿华师傅听了很高兴,可是那天有个理发员不在场,他想最好另找个日子照相.朱师傅没有领会周恩来的暗示,从而失去了这个最后的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