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栏目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在国内,我看到的欲走民运路线、各色各样的人很多了,但总体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并不只是为了民主事业,尽管他们渴望民主事业的成功,也能积极促动民主事业的进程,但真正成功因为很不明朗,又仍遥遥无期,大多数人还是偏重于获取现实的实际利益,或在出名上找乐子,而且,说穿了,他们中绝大多数想得到的就是资金。
   民主事业,不论用什么形式来完成,没有资金真的不行,因为连起码的生计也维持不了,怎么能再谈民主进程的事呢?怎么有能量去做民运工作?特别是,好多的同仁,总是把民运工作当着奢侈的行为,甚至都有可望不可即的感觉,这样的民主进程,怎么能有所大成?而那些不愁吃喝的民运人士又不迫切需要民主的胜利,这样的条件下,中国的民主进程怎么能实现得了呢?
   最近,有不少的同仁向我求助,不惜于厚着脸皮说明自己生活不下去,还有个号称研究《孙子兵法》的同仁我一说到我这来共同创业,问他有没有资金时,他说只有蛮好用的脑袋,我就说你能做我的员工吗?他吓得连与我再联系也不地搞他的民主活动去了。我心里嘀咕,这样的人,号称什么智慧大家,连这起码的员工都不敢做,即使民运给他什么机会,他真能把握得住吗?

   澳洲的袁红冰,本来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但他还有勇气大概这样说:我们虽然不崇尚暴力,但我们也决不会任意放纵邪恶势力的暴力,我们即希望和平,反对恐怖,但所有的对我们对人民的恐怖我们都有权力保持反击的权利。而这样的意思,在我们的民运圈子里,又有几个这么说过?大家都希望胡帮办的内部自动得解散,或者是裂变,或者是消除独裁与残暴。但是,与虎谋皮的事历来已久,可成功的概率却是微乎其微。
   在看到王军涛《中国当局试图挑起极端的暴力冲突》中说:中国当局现正企图将西藏问题新疆化,试图挑起极端的暴力冲突,来模糊事实的真相,以逃避国际舆论的批评。王军涛说:什么叫西藏问题新疆化,第一,就是要群龙无首。第二,暴力化。一旦暴力化,中共在国际上就好说话。很多人没想到共产党这么坏,其实中共过去的政治文化就是这样,阴谋文化。
   现实中,我作为一个在国内自由行走和观察的人,在做好守法良民的前提下,一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二不反对任何信仰;三不进行任何抗争,所以,我几乎不是被注意的人,安全局尽管有我的名号,但他们对我还是放心的,因为我不做令他们尴尬或不快的事,特别是,任何集体活动,我从不参加,只是一两个人吃饭喝酒聊天,谈未来。再说,国保的人也知道,共产党这样下去的话也是来日不多,他们有点大脑的谁不给自己留点后路?难道毛派的人被打击被抓捕的教训他们不懂了吗?
   其实,我何不想得到建党组团的权利?尽管宪法说我有这个权利,可现实中的中国宪法在大独裁者的心里只是给自己涂脂抹粉做颜料,哪里还有原来的作用?而且,我也不想、也做不了主帅,可我有感觉人气不难形成,从中获取点实际利益也不是难事,最起码,还能算个智者。而凡是智者,在这个社会的发展中,必被所用。可是,我讨厌在不合法的前提下倡导建党组团的事,因为公开做这事时,总要受到打击,甚至是抓捕干净,特别是现代的侦察技术这么先进,任何坦荡的活动都在流氓的视线之下。试想,这样的建党组团有什么意义吗?
   当我看到这样那样的有民主什么思想的面孔时,几乎都是面黄肌瘦,或被经济不佳而困忧着——为之我也每年掏出一些钱来帮助一些同仁,可这些被邪恶人强奸过的人,除了自己外,他们能做出什么贡献?虽然这样的人,更想搞民运,因为他们清楚,只有天变,他们才有机会得到他们原本应该得到的实际利益。但是,真正能倡导天变的人,目前国内还没有,即使客居海外的所谓的民权思想家、活动家,什么领袖会长,什么博士,民权人士,仍然没有这种天赋。
   我也受到有些激进同仁的影响,认为真正用心搞民运的人虽然不是很多,走正确路线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但是,中国的民主发展事业,光用嘴皮子,是得不来的,要想有所成,就应该放下自己,而不是老是把自己放在前提上再去思考民主工作的事。而且,任何民主事业的方略都应该完全放弃自我以后,才能搞得明白,搞得准确。
   我也不喜欢暴力,更不愿意看到任何暴力,可暴力在北京的导演下,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更况,最近在北京新闻里看到,西藏又有搞游击队的人出现了,这仅仅是个开始,因为西藏人已经知道,不分裂更能打败北京的控制者,而不是想打败或脱离中华民族,这一点,能打开域外网、又有点头脑的人都清楚,没头脑的也从来不关心。特别是达赖的声明更说明了强加给西藏人的分裂名号,更是不攻自破了。
   我对北京放纵自己的行为以及新闻造假早就司空见惯,多年来,对他们的喉舌所说的话,我从来都是反着信,因为他们的上上下下,都是造假的人,在他们的嘴里,连天气阴晴都不是真的,何况他们制造出来的新闻?也是中华民族被他们捆绑着这么地悲惨的恶果所影响——我们却无可奈何罢了。
   然而,我仍不想我们的国家暴乱,也不想我们的祖国有血腥,可是我一个文弱人士,也杜绝不了来至独裁内部的残暴与流氓行径,这样的帮体,过去我还有心思去说服,还有想法帮助他们人性化,不再“我是流氓我怕谁”地让民众恶心。可是,我不但没有把好心用好,反而让他们恶心我了,并给予我人格上的侮辱,身陷囹圄的报答。即使这样,我还是用揭露来提醒他们的上峰警惕自己的行为,可揭露起不到任何作用时,我就懒得揭露了。
   这个时候,我开始放下自己,不在意他们的中伤与报复,与倾轧,与残暴,可我还是得不到任何好的回报,反而引狗上门,一次次的被他们传讯,搞得我在学院不能正常工作,只好投笔从商,可我又发现,做个好商人也不容易,他们的苛捐杂税也太让人生气,怪不得有位商人曾经对我说:你想活在这个社会里,又想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你就该不怕被脱掉衣服暴露在广众之下,不要怕他们象吸血虫那样地趴在你身上吸血,更不要想明天的日子是什么样子……“我恨死共产党了”——他的歇后语如是说。
   这样的恨对共产党其实是个侮辱,因为共产党人并不是人民的敌人,尽管外界许多人把共产党说的一无是处,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它就不可能在上个世纪能打败国民党,也不可能执政这么长久,尽管他们也是用血腥来维系生命,可他们的存在,也确实给过人民一些实际利益,使一些穷人有智慧的人达到了他们的利益。再摇身一变,成了残害人民的坏人。也就是说,他们给那些当时不得地的人创造了一个显赫与捞取实际利益的坛台。只不过现在的独裁制度即使害人也间接地害着他们自己。
   在今天,中国的官体,由于被邓家更私有化了,他们可以变质,可以成为人民的敌人,但有一点是真的,他们曾经给过不得地的人一个显示自己获取自己利益的坛台。而今天,我们民运系统却没有这个能力给现实国内不得地的人一个坛台而已。这一点也是欲走民主化的指导者无能的表现,根本不是共产党能起内因作用,也更不是邓家做了内因,实在是民运系统的内部中那些欲做总统、议长的以及民权活动家实在是“嘴大嗓子眼细”地做不了好内因的缘故。
   记得国内有个同仁这样对我说:“中国不缺少刘邦,缺少的是韩信”,我认为恰恰相反,中国缺少的不是“韩信”而是“刘邦”,因为在中国,“韩信”没有坛台一样得要乞讨才能生存下来,尽管他也“佩着宝剑”招摇过市但他没有能力形成一个场,而真正能形成一个公平角逐场的人,虽然不只是“刘邦”,追根索源,还须是有“陈胜吴广”的能耐,但“刘邦”毕竟是有他的狡诈形成了个大势,能以用人,这是我们现在的民主思想家、活动家、以及自封的领袖、旗手等根本就做不到的事。
   是的,只要有个场,就能够使中国的民主忽悠起来,所以西藏尽管可能有游击队活动,但我们也清楚,那是北京制造的死难者太多,他们懂了,只有拿起武器,才能改变“羊”的角色,因为“羊”尽管吃得是“草”,但“狼”却因为要凭着原始的本能生存,就没有公平的理念了。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国人动刀动枪,希望国人再忍耐一些,因为北京这么地残暴,也就将昙花一现了。
   最近,看了张宏宝先生的一些文论,有许多的话几乎是字字珠玑,特别是《转变规律》这一段让我留恋忘返:“ 事物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的。一类事物的变化必然影响相邻事物的变化,由此波及其它事物。这类事物发生变化可以影响他类,他类事物的变化也可以转至此类。五行的转变,具体又可以分为相生事物的转变和相克事物的转变两大类。
    “一个智者,如果能掌握了转变规律,就能增强控制局面的能力。比方说,这个地区某一人出了问题,他周围的关系,必然受到影响,包括他的亲属、朋友都可能同时产生哗变。某个集团出了问题之后,必然会影响到和这个集团有来往的单位和部门。知道了转变规律,当问题发生时,就可以迅速采取各种措施,或者是割断转变,或者是将有可能受传染的几个人同时处理,或者采取调离,打预防针等措施,防止传染转变。也可以有意识地运用转变规律,在你处理一个人或一件事情时,事先考虑到可能发生的转变连锁反应,统筹安排,以免顾此失彼。
    “变通,变通,一变就通。变通是成功的灵魂。不会变通的人不是成熟的人。当一个事情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理论上你可以把‘坚持’两字变为‘发展’两字,在实践上则可以把格局进行变化”。
   而我们的同仁们,有几个能从张宏宝先生的理论中悟出发展民运事业的真理呢?然而,任何无明显智慧的生命都会凭着本能给自己找出路,美国的佛睿斯特看世界的角度被称为“整体观”或“系统观”,他发现整个地球是有生命的,里面的组成份子间自然的会互相关联,某个地方动了一下,其他地方必然也会跟着连动,然后又会回过头来自然地产生积极主动的影响。也就是,真实系统的运作是具有生命的,大到星球的运转、国家、事业的经营发展,小到家庭或人际关系的维系,再到人体内部系统的运作等等,都是有生命的。关键就在于你个人首先有没有本能值得你留恋忘返?使你找到你该权且占据的位置就足够了,不应该奢侈你去做你一时根本就做不了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对事业、对你个人都有补益。
   
   2008年4月6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