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B临死刑(2)《后宫》连载30]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B临死刑(2)《后宫》连载30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0
   老B临死刑(2)
   会议基本上确定判老B死刑,老A把文件签发后,派陈秘书给该省政法委及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送去。
   省法院院长是个临近离休的人,花白的头发上似乎落满了几十年的风霜。他带着一个高度近视的眼镜,可看字很认真,他连看了三遍后叹道:“这么快就定下判死刑?可好象案件还没有调查完呢?”
   陈秘书:“这不关你的事。立刻批捕,从速判刑!”

   院长:“最近刚看到一个改革文件,是民主党派提出来的,主张法院独立办案。”
   陈秘书:“你老糊涂了!民主党派提出的议案有用,还要我来送文件干吗?”
   院长:“也是。也是。”
   陈秘书:“快签字吧。领导上要你本人亲自签收。”
   院长:“如果法庭调查中出现新的证据,或他本人交代出他人更大的贪污案,也要立马判死刑吗?”
   陈秘书:“是的。无论如何立即处死,以平民愤!”
   院长:“这可真是够有中国特色的了。”
   陈秘书:“不管那么多了。上面要求你开庭前先把判决书打好,过程走完,立刻宣布。”
   
   老C受老A委托,在开庭前去“看望”了一下老B。
   作为分管司法的老C自然是很容易见到老B的,他到了看守所后,单独提审了老B。
   老B见到他,两眼发红,差点没哭出来。
   老C安慰地:“你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要坚强,要挺住。他一个人在为你免死奔波着,可你要知道:他的权力也有限。如果出现了最坏的判决,那就是高层集体作出的决定了。你再上诉也没有用了。”
   老B低下头:“这个我懂:‘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老C:“你家里事我们会照顾好的。亏待不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老B满脸的肌肉萎缩:“一起抗过枪,一起渡过江,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可最后却有的下了地狱,有的却上天堂。”
   老C:“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老A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老B;“哎!其实我已经想通了:生命诚可贵,权力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二者皆可抛。”
   
   从老C的态度中老B其实早有感觉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几十年,自然知道上面需要利用他这个典型示范,绝不会手软。
   想当初,省里有个副县长贪污了几十万就被他批准枪毙了。
   他到该县视察工作时,农民高喊:“包青天来了!”
   此一时,彼一时。大贪整小贪,小贪整不贪。
   他闭目养神,突然想到那贷到款的老部下为什么要把我供出来呢?为了免死。
   可我如果把老A老C都供出来了,能免死吗?他仿佛看到了老A板着面孔:“你难道还想要我去代替你死吗?”老C则干脆把枪口对准了他:“想要我死,那你还活得了吗?”
   这可真是严肃话题。
   老A老C们的势力上可遮天,下可挡地,得罪得起吗?
   可这其实绝大部分钱还在他们那里呢。老B被双规后,他们肯定也早把财富转移了。
   这世界可真是一个诡谲世界啊!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