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B临死刑(2)《后宫》连载30]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B临死刑(2)《后宫》连载30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0
   老B临死刑(2)
   会议基本上确定判老B死刑,老A把文件签发后,派陈秘书给该省政法委及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送去。
   省法院院长是个临近离休的人,花白的头发上似乎落满了几十年的风霜。他带着一个高度近视的眼镜,可看字很认真,他连看了三遍后叹道:“这么快就定下判死刑?可好象案件还没有调查完呢?”
   陈秘书:“这不关你的事。立刻批捕,从速判刑!”

   院长:“最近刚看到一个改革文件,是民主党派提出来的,主张法院独立办案。”
   陈秘书:“你老糊涂了!民主党派提出的议案有用,还要我来送文件干吗?”
   院长:“也是。也是。”
   陈秘书:“快签字吧。领导上要你本人亲自签收。”
   院长:“如果法庭调查中出现新的证据,或他本人交代出他人更大的贪污案,也要立马判死刑吗?”
   陈秘书:“是的。无论如何立即处死,以平民愤!”
   院长:“这可真是够有中国特色的了。”
   陈秘书:“不管那么多了。上面要求你开庭前先把判决书打好,过程走完,立刻宣布。”
   
   老C受老A委托,在开庭前去“看望”了一下老B。
   作为分管司法的老C自然是很容易见到老B的,他到了看守所后,单独提审了老B。
   老B见到他,两眼发红,差点没哭出来。
   老C安慰地:“你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要坚强,要挺住。他一个人在为你免死奔波着,可你要知道:他的权力也有限。如果出现了最坏的判决,那就是高层集体作出的决定了。你再上诉也没有用了。”
   老B低下头:“这个我懂:‘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老C:“你家里事我们会照顾好的。亏待不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老B满脸的肌肉萎缩:“一起抗过枪,一起渡过江,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可最后却有的下了地狱,有的却上天堂。”
   老C:“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老A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老B;“哎!其实我已经想通了:生命诚可贵,权力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二者皆可抛。”
   
   从老C的态度中老B其实早有感觉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几十年,自然知道上面需要利用他这个典型示范,绝不会手软。
   想当初,省里有个副县长贪污了几十万就被他批准枪毙了。
   他到该县视察工作时,农民高喊:“包青天来了!”
   此一时,彼一时。大贪整小贪,小贪整不贪。
   他闭目养神,突然想到那贷到款的老部下为什么要把我供出来呢?为了免死。
   可我如果把老A老C都供出来了,能免死吗?他仿佛看到了老A板着面孔:“你难道还想要我去代替你死吗?”老C则干脆把枪口对准了他:“想要我死,那你还活得了吗?”
   这可真是严肃话题。
   老A老C们的势力上可遮天,下可挡地,得罪得起吗?
   可这其实绝大部分钱还在他们那里呢。老B被双规后,他们肯定也早把财富转移了。
   这世界可真是一个诡谲世界啊!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