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B临死刑(1)《后宫》连载29]
艾鸽文集
·夏天里最后的玫瑰
·《活灵》长篇散文诗--情爱篇(1--30)
·《活魂》长篇散文诗--社会篇(1--30)
·《人问》
·挑战今天
·诡谲主义艺术流派宣言
·五言古体诗《长街歌》
·五言古体诗《长泪歌》
·五言古体诗《长夜歌》
·和泰戈尔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诗歌:吻着你的名字我就心颤
·沁园春 血
·琐窗寒----2007年4月为古今的焚书坑儒而题。
·定风波-------为武则天而题
·花犯-------为乾隆的文字狱而题。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和杜甫五言律诗月夜亿舍弟
·八声甘州------为当今中国的"文化精英"而题
·青玉案-------题张志新
·声声慢-------题高莺莺案
·千秋岁引-------为古代哲学家老子而题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B临死刑(1)《后宫》连载29

   第12章:老B临死刑
   (1)
   老B脸上呈现的肾虚扭亏为盈的希望不大,而他想报住免一死的希望就更小。
   贪污的金额是天文数字,按说枪毙几次也够了。可老李不太主张“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原因很简单:国家损失了几个亿,收回三千万就了事了吗?知情人能马上处死吗?
   

   可这山芋是山芋,黄鳝是黄鳝。老李算老几?能由他作主吗?
   高层开会讨论了两次,都定不下来。老李作为办案人员一直列席会议,介绍案情。
   到处弥漫着紧张的空气,社会上有各种传闻。今天又开会讨论了,主要领导有事来不了,临时委托由老A主持会议。
   老A抢先发言,他显得面色冷酷:“这案件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人民群众会怀疑我们反腐倡廉的决心。一个省委副书记,竟然贪污数千万,还说什么‘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后来人我们暂且不用管他,先把他杀了再说。”
   立即有人附和:“杀了他,老百姓会一片叫好!”
   另一官员:“杀了他一个,再斩后来人!”
   老李插了一句:“剩下的两亿几千万不查了吗?”
   
   老A眼睛里闪着幽光,品着茶:“恐怕早被他挥霍一空了!”
   另一官员乍着嘴:“钱固然重要。可比钱更重要的是社会影响。”
   另一官员晃动着肥肥的耳垂:“眼睛不能只盯着钱。我们执政者还愁钱用吗?关键我们要抓几只大老虎出来,以表示廉洁执政。”
   也有官员支持老李的意见:“剩下的两亿几千万究竟到哪里去了?知情人一死,恐怕再没人知道了!”
   又一官员惊得战栗地:“可能还有更大的老虎呀!”
   老A叹口气:“国家的钱不要说几千万,每一个铜板我都很心疼!想当年,我们在窑洞里吃野菜…….。刚才有同志说得好:现在的关键是要给老百姓执政者很廉洁的形象!说实话,我们这几十年乱七八糟耗掉的钱还少吗?白给了阿尔巴利亚值100个亿美元,越南200个亿美元。这区区两亿几千万算个什么鸟呀!老百姓要的是抓到就杀!”
   老李讥讽地:“真是斩不尽杀不绝呀!”
   
   老A沉重地:“民心!民心!你们知道什么是民心吗?现在社会上流传的顺口流我给你们背诵几句:‘无官不贪。处以上干部见一个毙一个,可能会有冤案,隔一个毙一个,可能还有漏网的。’如果我们抓到了贪污犯还下不了决心枪毙他,人们群众还会信我们吗?”
   老李:“杀一个影响并不大,杀一群影响才大!”
   老A:“都杀光了,谁来执政?!老李同志,你的言论已经接近新右派言论了!你的级别不够,你只是负责介绍案情,处理尹副书记的事,由领导们来决定。”
   老李这才醒悟过来,按级别他本是无权列席会议的,要他列席会议,纯粹是领导需要了解案情而已。他无表决权,也不需要他参与处理意见。
   老A严肃地:“不能再拖了。必须尽早开庭。今天先把判刑结果确定一下,再通知法官如此判决。民主程序嘛是光荣传统,还是要的。同意枪毙这位贪污犯的请举手!”
   见有两名官员没举手,老A火了:“这可是原则问题。难道你们还要保他吗?你们保得住吗?你们要保他,你们坐在这个位置上对得起人民吗?你们的党性和原则立场到哪里去了?!”
   有一个官员马上改举手了。
   最后只有一个官员没有举手,他笑道:“我支持枪毙他。连他的后台一道枪毙。光枪毙他,这不是糊弄老百姓吗?”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