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B临死刑(1)《后宫》连载29]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B临死刑(1)《后宫》连载29

   第12章:老B临死刑
   (1)
   老B脸上呈现的肾虚扭亏为盈的希望不大,而他想报住免一死的希望就更小。
   贪污的金额是天文数字,按说枪毙几次也够了。可老李不太主张“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原因很简单:国家损失了几个亿,收回三千万就了事了吗?知情人能马上处死吗?
   

   可这山芋是山芋,黄鳝是黄鳝。老李算老几?能由他作主吗?
   高层开会讨论了两次,都定不下来。老李作为办案人员一直列席会议,介绍案情。
   到处弥漫着紧张的空气,社会上有各种传闻。今天又开会讨论了,主要领导有事来不了,临时委托由老A主持会议。
   老A抢先发言,他显得面色冷酷:“这案件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人民群众会怀疑我们反腐倡廉的决心。一个省委副书记,竟然贪污数千万,还说什么‘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后来人我们暂且不用管他,先把他杀了再说。”
   立即有人附和:“杀了他,老百姓会一片叫好!”
   另一官员:“杀了他一个,再斩后来人!”
   老李插了一句:“剩下的两亿几千万不查了吗?”
   
   老A眼睛里闪着幽光,品着茶:“恐怕早被他挥霍一空了!”
   另一官员乍着嘴:“钱固然重要。可比钱更重要的是社会影响。”
   另一官员晃动着肥肥的耳垂:“眼睛不能只盯着钱。我们执政者还愁钱用吗?关键我们要抓几只大老虎出来,以表示廉洁执政。”
   也有官员支持老李的意见:“剩下的两亿几千万究竟到哪里去了?知情人一死,恐怕再没人知道了!”
   又一官员惊得战栗地:“可能还有更大的老虎呀!”
   老A叹口气:“国家的钱不要说几千万,每一个铜板我都很心疼!想当年,我们在窑洞里吃野菜…….。刚才有同志说得好:现在的关键是要给老百姓执政者很廉洁的形象!说实话,我们这几十年乱七八糟耗掉的钱还少吗?白给了阿尔巴利亚值100个亿美元,越南200个亿美元。这区区两亿几千万算个什么鸟呀!老百姓要的是抓到就杀!”
   老李讥讽地:“真是斩不尽杀不绝呀!”
   
   老A沉重地:“民心!民心!你们知道什么是民心吗?现在社会上流传的顺口流我给你们背诵几句:‘无官不贪。处以上干部见一个毙一个,可能会有冤案,隔一个毙一个,可能还有漏网的。’如果我们抓到了贪污犯还下不了决心枪毙他,人们群众还会信我们吗?”
   老李:“杀一个影响并不大,杀一群影响才大!”
   老A:“都杀光了,谁来执政?!老李同志,你的言论已经接近新右派言论了!你的级别不够,你只是负责介绍案情,处理尹副书记的事,由领导们来决定。”
   老李这才醒悟过来,按级别他本是无权列席会议的,要他列席会议,纯粹是领导需要了解案情而已。他无表决权,也不需要他参与处理意见。
   老A严肃地:“不能再拖了。必须尽早开庭。今天先把判刑结果确定一下,再通知法官如此判决。民主程序嘛是光荣传统,还是要的。同意枪毙这位贪污犯的请举手!”
   见有两名官员没举手,老A火了:“这可是原则问题。难道你们还要保他吗?你们保得住吗?你们要保他,你们坐在这个位置上对得起人民吗?你们的党性和原则立场到哪里去了?!”
   有一个官员马上改举手了。
   最后只有一个官员没有举手,他笑道:“我支持枪毙他。连他的后台一道枪毙。光枪毙他,这不是糊弄老百姓吗?”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