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地带》续15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地带》续150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续150
   第44章:老移民新话(2)
   
   这大森林里不知隐藏着人世间的多少隐秘,简直就是社会的缩影。
   那秋天的落英飘啊飘啊,到处是踌伫着的呆像。

   
   可尽管如此,那永不疲倦的叶绿色,四处寻觅着它的发展空间,只要一息尚存,它就要表现自己顽强的美丽。
   秦玉把这家人的情形给姑娘们做了翻译,她们几乎不能接受和难以想象。
   那叫小菜花的姑娘扑在阮戚的怀中,哭啊,眼泪好象小河淌水。
   阮戚:“你愿意跟我们走吗?”
   小菜花:“去哪里?”
   阮戚:“回自己的故土。”
   小菜花摇摇头:“我的童年留下了可怕的记忆。我无法想象再经历一次这种死里逃生。”
   秦玉的眼中放射着新的希望:“人类社会总在进步呀!”
   小菜花的脸上就象一片被霜打奄的菜叶,无法恢复光泽:“你们呢?我看你们也狼狈不堪。说实话,跟你们走?那还不如让我多活几天呀!”
   
   阮戚:“你这一辈子就呆在大森林了?不出嫁,不找男人啦?”
   小菜花:“有的话,你们帮我找一个。告诉他,有朵小菜花,在大森林里等她。”
   秦玉和姑娘们一再动员他们走出大森林。
   张口老汉带大家去参观了他们的整个家园,哇,还真可观。用篱笆围起的园田约有五亩,还盖了竹楼,里面有不少用木料或竹子做的家具。如竹椅,竹床,竹席,竹桶等。
   他老婆说:“我们的土地和家具都是我们自己的。没有谁来欺负我们,这是最大的满足。”
   张口:“我们再也不会穷到被饿死的地步。”
   秦玉:“可这森林里也有各种兽类,很难打交道的呀!”
   陈大花眯着眼睛:“此话不对,这世界上最难打交道的其实还是人。你们知道吗?我们每年吃不完的食品,就放在门外喂野兽飞禽。时间长了,它们也理解我们了。我们就当给大森林交税吧!”
   阮戚:“可你们远离人类,还是会苦闷的。”
   陈大花:“这到也是。可我们毕竟活下来了!好死不如赖活着!”
   
   如同之前碰到的人一样,他们对大森林外的世界有一种本能的抵抗,他们的要求都不高,他们只是希望活下去,做鸟做猫做花做草都没关系,活下去,这是人类最原始最低级最基本的要求!可外面的世界真有那么可怕吗?!
   告别了这些大森林的永久居民,队伍继续开拓前进。
   阮丽对秦玉说:“这里靠近中国。从明天起我们要往南走了,也就是说往越南方向走,你是现在带着你心爱的回中国呢,还是跟我们走。”
   秦玉表情坚毅地:“不,我不放心!我要护送你们回家。”
   阮曲:“往南走很危险的。”
   秦玉:“战争搞不好还未结束,你们一群女孩子,对付不了的。”
   阮玉不舍地:“秦玉哥还是跟我们走吧,同生死,共患难。”
   秦玉:“走吧,人类的怀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阮丽的头发被风扬了起来:“姑娘们,我们一定会走出大森林的!当我们走出大森林的那一天,太阳一定会在我们身边升起!”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4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