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地带》续149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地带》续149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
   第44章:老移民新话(1)
   这森林越来越有人味了。可不知是福是祸。
   一会儿天空象坠落的金箔,闪闪发亮;一会儿天空又似破碎的银幕,四处倒卧。
   而命运也有不解之缘。

   谁与谁?这世界究竟是谁的?
   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游动着的飞禽鸣叫着,去向不明。
   这一天,队伍来到了一片空地上。众人被惊呆了!竟然盖有房屋,还种植着瓜果蔬菜和玉米,俨然是世外桃园。
   迹象表明:这里生活着人类。
   秦玉呼叫了半天,才见一对老夫妻走了出来。他们很惊惶,男的一脸的孤僻疙瘩,似乎要永葆完肌。女的颤抖着身躯,好象感觉要被人捉了去似的。
   但他们的眼中都闪动着无限的信念:这被开垦的处女地是属于他们的!
   秦玉忙解释:“不要怕我们。我们都是正常人!”
   
   那男人名叫张口,怪怪的。他说小时候,他常常不喜好开口说话。爹妈就给他取名叫张口,鼓励他张口说话。
   秦玉:“你们跑到这里来干嘛?”
   张口问老婆:“你说我是开口呢还是不开口?”
   他老婆姓陈名大花。她闷着气:“你为什么总不想开口呢?”
   张口想了半天终于开了口:“我没有私有土地,想有,就跑到这里来了。”
   秦玉:“怎么会没有土地呢?”
   张口:“以前有一亩二分自由地,后来被当资本主义的尾巴割掉了!”
   秦玉:“地还在生产队里呀!”
   张口:“可那一年连锅都拿去炼铁了!公共食堂没米了!饿死的饿死,撑死的撑死,我们家是连地里的死老鼠都检来吃了!可还是饿。。。。。。”
   这时候,一个约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张口:“她叫小菜花,有一天她哭喊着跑了过来说:‘大叔大嫂快救我,我爸要吃掉我!’原来他家里的人,包括母亲和哥哥都被吃掉了。这小菜花是他父亲最痛爱的女儿,可他可能饿疯了吧!”
   
   张口的老婆眼泪掉了出来:“我们太可怜这小女孩子。就把她藏在身边,带了出来。”
   张口:“我们其实是也应该饿死或撑死的,这小女孩说:‘大叔大嫂,你们不要吃我。我为你们去找吃的好吗?我去刨垃圾堆,去刨死尸坑都可以。’”
   张口:“就这样,其实是她带着我们走的。是她带着我们离开了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家园,最后来到了这里!”
   陈大花抚摸着小菜花的头发:“这女孩子也太可怜了,就为了不被人吃掉就逃到这原始森林里。人长大了。可这里找不到婆家,我们劝她回去,可她一听说要回村里,就两腿发颤,三天不吃饭。如今我们也不敢提了。”
   张口:“我这个张口为什么很少说话呢?其实,我的要求不高,我张口就是为了填饱肚皮。为什么非要张口说话呢?有什么好说的呢?猪阿狗阿填饱肚皮也就不叫了嘛!”
   陈大花的脸上似刻满了岁月的伤痕。她忧郁地:“你们可能听不懂他的话,这人就是不想说话。他爹妈给他取名叫张口,他都不愿意张口说话,可能他觉得做人还要要求讲话那太奢侈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