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低处有人吟(2)《后宫》连载28]
艾鸽文集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处有人吟(2)《后宫》连载28

   《后宫》连载28
   第11章 :低处有人吟
   (2)
   婵娟的心中无限地悲凉,就算有一天款付清了别墅的款项,就算有一天她真正成了别墅的主人,可一想到这钱是从国库里偷盗来的,这辈子能心安吗?梦魇能结束吗?
   她本来是可以不走这条路的。婵娟原是歌舞厅的当红歌星,追求她的人不知有多少,不乏有才华和名利地位的人。可她不幸在演出时被老C看上。她符合老C的三项标准:第一,必须是美女;第二,必须是处女(以防艾滋病);第三,必须是乖女(百依百顺)。婵娟因为太挑剔,一直没有选到如意君郎。可却成了老C的厕所。想当初,她坚决不肯去,老板却说:“你如果不去,歌舞厅就完了!上百个兄弟姐妹的饭碗也会被砸了!送她去“进宫”的那一天,有专车专人来接,几乎是强迫执行的。她知道:若不从,也会被以各种“罪名”抓走的。这不是一个弱女子能反抗的。

   之后,她也就破罐破摔了。
   她原以为如果这栋别墅属于了她,也就作个安慰了。
   可到了被宣布死亡了,还不是真正的屋主。
   
   地下室有一扇透光的小窗户,虽然也被封死,但有一点斜光,可以照进来。
   婵娟的青春和生命就属于这点斜光。
   她躺在床上,想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宫刑?在地下室被囚禁,成性奴。而囚禁他的人都是一些在外面冠冕堂皇的高喊反腐败的官员,这可能也是一种中国特色吧!月光滴在地上,一点点而已,她的空间也是一点点而已。美丽就象一笔财富,可她的这笔财富被人掠夺了!而且她的美丽被透支了很多。她至今没有想通: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怪老板?怪官员?怪自己?怪体制?她想不明白。整天和官员们在一起,听到的那些语言,她一辈子也忘不了!有一次,她听到老D在电话里训斥一个送女人的官员:“你以为还是毛时代送老母鸡就可以办事了吗?”时代是在变了,官员们的胃口也在变。连自己都变成了公关礼品。夜色溶溶,是什么声音在夜空中回响,好象是游弋的笛音,来自家乡的郊野。
   
   一个名义上的死者,还可以与活人对话吗?
   梦寐中,她看见了父母亲。
   母亲:“什么?你还活着?鬼来了!!!”
   父亲:“你,,,,,,,是谁?你想干吗?”
   婵娟:“我是婵娟,你们的女儿!”
   父亲:“你胡说!那埋在地下的谁?!”
   婵娟:“我不知道是谁?可我真是你们的女儿!”
   婵娟欲拥抱父母亲。
   父母亲吓得扭头就跑:“闹鬼啦!!!”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