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命运大转机(3)《后宫》连载35]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大转机(3)《后宫》连载3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5
   第14章:命运大转机
    (3)
   他那脑海中漂浮着不知什么东西,总是晃荡着,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驰骋的云把背影重重地摔在地上。老A的秘书穿过阴影,默默无声地又把新文件给省高院院长专程送去了。

   院长扶着高度近视的眼睛:“这还有王法吗?一会急不可待要枪毙,一会又要轻判。我法庭调查还没开始,你们连贪污的金额都规定好了!这年头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老A的秘书:“郑板桥老先生道:‘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福报也。’”
   院长:“如今虽然法律条文是越来越多了。可有用吗?糊涂难,装糊涂更难。由糊涂转入聪明更更难。这法院虽然判了不少人有罪,可其实未必有罪。也开脱了不少人无罪,其实未必无罪。我这院长当着都害怕!”
   老A的秘书:“你难,我不难吗?古人有‘一言升官,一事受戳’之说,我们做秘书的该糊涂时必须一塌糊涂。该清醒时必须一反常态。今天领导说此人不错,我们就必须找出他的一百个优点。明天领导说此人混蛋,我们就必须找出此人的一百条罪名。彼此,彼此。”
   院长:“有一年,那时我在检察院工作,查到政治局的一成员的孙子贪污,得知有大量赃款藏在家中。我们要求去查核,无人敢批字。最后还是耀邦批了字,才把赃款查获。该不该枪毙?耀邦批:依法办事。那才叫反腐呢!”
   老A的秘书:“可他最后的下场又如何呢?哎,成历史啦!”
   
   老D又见到了秘书郭锋,笑容可掬。
   郭锋一本正经地:“老B还毙不毙?”
   老D的脸上飘动者夏天的光芒:“这……,已经搞定了。你可以告诉他,免死刑。只判他16年,还返还他350万的合法收入。”
   郭锋打趣地:“合法收入?合法收入不存银行,藏到地毯底下干吗?”
   老D:“老B是个好人呀,说白了,我们想帮他一吧。”
   郭锋:“可这一条很愚蠢。老百姓听到了会笑掉大牙!”
   老D:“那怎么办呢?会议已经做出决定了。”
   郭锋:“老百姓会问:30年来,他一家人不开销吗?”
   老D:“可老百姓都知道四项基本原则的: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贡,股份基本靠送。”
   郭锋:“这种理由还好意思向老百姓解释吗?”
   老D:“那怎么办?总不能再为此开一次会吧?”
   郭锋:“那就让法官去定吧。”
   老D的脸上顿成猪肝色:“不行。法官对此案没有核定权。不能把规矩搞坏。”
   郭锋:“那就必须马上开会。否则,你们等于给老B帮倒忙。为20多万判刑,同时退还350万的合法收入,你们的脑子进水了?!”
   
   第三次会议又紧急召开了。
   老A的嘴巴开始显得有些笨拙,可它坚强地活动着:“同志们,有道是: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这几天琢磨了一下,觉得那350万毕竟是人民的血汗钱,为什么还要判给贪官呢?用来资助希望小学不是更好吗?为充分发扬民主,大家再议一下。
   一位官员:“就是。这种可恶的贪污犯,老百姓恨不得千刀万剐,那还用返还钱给他。”
   一位官员:“他把钱东藏西藏,哪里象合法收入?”
   一位官员:“我上次说的那顺口溜,明明就是讽刺他的嘛,大家还当真了!”
   又有人建议:“附带没收他的银行存款。”
   老A:“到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退还他20万的合法收入,不必宣布。私下通知他的家人,但公开宣判罚款他20万。就两顶了。文字上也很好看。”
   一官员:“领导就是领导,即能为贪官着想,也能为民众着想。高!实在是高!”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