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命运大转机(3)《后宫》连载35]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大转机(3)《后宫》连载3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5
   第14章:命运大转机
    (3)
   他那脑海中漂浮着不知什么东西,总是晃荡着,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驰骋的云把背影重重地摔在地上。老A的秘书穿过阴影,默默无声地又把新文件给省高院院长专程送去了。

   院长扶着高度近视的眼睛:“这还有王法吗?一会急不可待要枪毙,一会又要轻判。我法庭调查还没开始,你们连贪污的金额都规定好了!这年头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老A的秘书:“郑板桥老先生道:‘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福报也。’”
   院长:“如今虽然法律条文是越来越多了。可有用吗?糊涂难,装糊涂更难。由糊涂转入聪明更更难。这法院虽然判了不少人有罪,可其实未必有罪。也开脱了不少人无罪,其实未必无罪。我这院长当着都害怕!”
   老A的秘书:“你难,我不难吗?古人有‘一言升官,一事受戳’之说,我们做秘书的该糊涂时必须一塌糊涂。该清醒时必须一反常态。今天领导说此人不错,我们就必须找出他的一百个优点。明天领导说此人混蛋,我们就必须找出此人的一百条罪名。彼此,彼此。”
   院长:“有一年,那时我在检察院工作,查到政治局的一成员的孙子贪污,得知有大量赃款藏在家中。我们要求去查核,无人敢批字。最后还是耀邦批了字,才把赃款查获。该不该枪毙?耀邦批:依法办事。那才叫反腐呢!”
   老A的秘书:“可他最后的下场又如何呢?哎,成历史啦!”
   
   老D又见到了秘书郭锋,笑容可掬。
   郭锋一本正经地:“老B还毙不毙?”
   老D的脸上飘动者夏天的光芒:“这……,已经搞定了。你可以告诉他,免死刑。只判他16年,还返还他350万的合法收入。”
   郭锋打趣地:“合法收入?合法收入不存银行,藏到地毯底下干吗?”
   老D:“老B是个好人呀,说白了,我们想帮他一吧。”
   郭锋:“可这一条很愚蠢。老百姓听到了会笑掉大牙!”
   老D:“那怎么办呢?会议已经做出决定了。”
   郭锋:“老百姓会问:30年来,他一家人不开销吗?”
   老D:“可老百姓都知道四项基本原则的: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贡,股份基本靠送。”
   郭锋:“这种理由还好意思向老百姓解释吗?”
   老D:“那怎么办?总不能再为此开一次会吧?”
   郭锋:“那就让法官去定吧。”
   老D的脸上顿成猪肝色:“不行。法官对此案没有核定权。不能把规矩搞坏。”
   郭锋:“那就必须马上开会。否则,你们等于给老B帮倒忙。为20多万判刑,同时退还350万的合法收入,你们的脑子进水了?!”
   
   第三次会议又紧急召开了。
   老A的嘴巴开始显得有些笨拙,可它坚强地活动着:“同志们,有道是: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这几天琢磨了一下,觉得那350万毕竟是人民的血汗钱,为什么还要判给贪官呢?用来资助希望小学不是更好吗?为充分发扬民主,大家再议一下。
   一位官员:“就是。这种可恶的贪污犯,老百姓恨不得千刀万剐,那还用返还钱给他。”
   一位官员:“他把钱东藏西藏,哪里象合法收入?”
   一位官员:“我上次说的那顺口溜,明明就是讽刺他的嘛,大家还当真了!”
   又有人建议:“附带没收他的银行存款。”
   老A:“到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退还他20万的合法收入,不必宣布。私下通知他的家人,但公开宣判罚款他20万。就两顶了。文字上也很好看。”
   一官员:“领导就是领导,即能为贪官着想,也能为民众着想。高!实在是高!”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