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命运大转机(2)《后宫》连载34]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大转机(2)《后宫》连载34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4
   第14章:命运大转机
    (2)
   很多人在官场上的人生就是一种赌博。赌赢了就升迁,赌输了就下降。
   可会场上的这位官员,明知要输还要赌。或许他从来就没想过赌。他今天似乎很亢奋,目光闪烁着,竟然表示:“我上次就说过,我不是不赞成枪毙尹。而是要求连他的后台一起枪毙。在没有彻底查清之前,先暂缓枪毙。但不等于不判枪毙。如果贪污了数千万还不枪毙,这个社会还有救吗?”

   
   老A的鼻子里的鼻音开始重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说‘后台’。其实我们大家就都只有一个后台。不过,你的话到是有一句值得一提:‘如果贪污了数千万还不枪毙,这个社会还有救吗?’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大局着想,居然我们已经决定不枪毙他,就要说服老百姓。不能把数子说得很大。几千万,把老百姓吓死了也要赔偿的。”
   一位官员:“其实老百姓已经荣辱不惊了,心理承受能力大大提高了。”
   一位官员:“已经清退的款就不应再视为贪污。”
   一位官员:“有的人虽然没贪污,但政治上不可靠。有的人虽然搞贪污,但在政治上很清白,没有任何污点。”
   一位官员:“该同志至少有一点是值得赞扬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有不俗的表现。”
   一位官员:“人才难得呀!我有点怀疑他是否真的贪污?是否有这种可能发生:别人送钱到他家里去,想故意陷害好人。”
   老李实在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句嘴:“我这里有记录,他亲口说的:‘砍头不要紧,只要钞票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一位官员:“没准儿,真是假钞呢!”
   一位官员:“他可能是说的气话,毛江说气话的时候,还说要离婚呢!”
   一位官员:“党培养一个干部,不知要化多少钱哩?”
   一位官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问题:尹的一家六口人,一个月的收入约一万块,一年十二万,十年一百二十万,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三百六十万是合法收入。应减掉。”
   老李:“他本人都承认是贪污,难道你还要我们再退还他三百六十万。他们这30年不消费吗?”
   一位官员:“老百姓不是有顺口溜吗: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贡,股份基本靠送。”
   老李:“反之就不正常啦?”
   有官员支持老李:“贪污铁案如山。应继续追查。”
   老李:“就这笔钱而言:国库缺口还差近三亿。”
   一位官员:“我们的外汇储备在世界上已经名列前茅,重要的问题不是钱而是人。”
   一位官员:“做为国家来说,花钱买教训也是值得的。”
   老A又发言了:“同志们,大家都是好意,总的来说都是为了维护执政。我们的反腐倡廉必须继续搞下去,该抓的还要继续抓!绝不能手软!!但凡事都有个辩证法。贩毒是犯罪。可为什么联合国还规定有些国家可以种一定数量的鸦片呢?因为鸦片有医用作用。这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贪污是坏事,可同时也是好事,他至少可以做反面教材。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民,不能没有反面教员。我建议留尹一条活路。”
   
   一位官员领会很快:“既然给他留活路,做反面教员,这教员的形象也不能太差。”
   一位官员:“应减去已经清退的数字。再减去三百六十万的合法收入。还剩多少?”
   一位官员:“也就是说他本人实际挥霍了多少?”
   老李:“那近三亿的数字是算什么呢?”
   老A摇摇头:“就目前的证据而言,只能证明别人给了孙浩那么多钱,不能证明尹拿了那么多钱。”
   老李:“他本人实际挥霍的有发票可查的还不到26万。”
   老A:“要准确无误。25万多多少?”
   老李低头看了一下本子上的记录:“25万2千3百零19块1毛3分整。”
   老A:“对!这才是确凿证据。一分不能增加,也一分不能减少。”
   一位官员讥讽地:“搞半天才25万2千3百零19块1毛3分整,可真够廉洁的了。”
   老李:“他一家有三百六十万是合法收入,挥霍这点钱算什么呢?看来很冤枉他呀!”
   老A:“这个数子很好。不能再变了。刑期判15年行吗?”
   一位官员:“领导说多少年就多少啦!”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