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命运大转机(2)《后宫》连载34]
艾鸽文集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命运大转机(2)《后宫》连载34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34
   第14章:命运大转机
    (2)
   很多人在官场上的人生就是一种赌博。赌赢了就升迁,赌输了就下降。
   可会场上的这位官员,明知要输还要赌。或许他从来就没想过赌。他今天似乎很亢奋,目光闪烁着,竟然表示:“我上次就说过,我不是不赞成枪毙尹。而是要求连他的后台一起枪毙。在没有彻底查清之前,先暂缓枪毙。但不等于不判枪毙。如果贪污了数千万还不枪毙,这个社会还有救吗?”

   
   老A的鼻子里的鼻音开始重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说‘后台’。其实我们大家就都只有一个后台。不过,你的话到是有一句值得一提:‘如果贪污了数千万还不枪毙,这个社会还有救吗?’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大局着想,居然我们已经决定不枪毙他,就要说服老百姓。不能把数子说得很大。几千万,把老百姓吓死了也要赔偿的。”
   一位官员:“其实老百姓已经荣辱不惊了,心理承受能力大大提高了。”
   一位官员:“已经清退的款就不应再视为贪污。”
   一位官员:“有的人虽然没贪污,但政治上不可靠。有的人虽然搞贪污,但在政治上很清白,没有任何污点。”
   一位官员:“该同志至少有一点是值得赞扬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有不俗的表现。”
   一位官员:“人才难得呀!我有点怀疑他是否真的贪污?是否有这种可能发生:别人送钱到他家里去,想故意陷害好人。”
   老李实在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句嘴:“我这里有记录,他亲口说的:‘砍头不要紧,只要钞票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一位官员:“没准儿,真是假钞呢!”
   一位官员:“他可能是说的气话,毛江说气话的时候,还说要离婚呢!”
   一位官员:“党培养一个干部,不知要化多少钱哩?”
   一位官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问题:尹的一家六口人,一个月的收入约一万块,一年十二万,十年一百二十万,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三百六十万是合法收入。应减掉。”
   老李:“他本人都承认是贪污,难道你还要我们再退还他三百六十万。他们这30年不消费吗?”
   一位官员:“老百姓不是有顺口溜吗: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贡,股份基本靠送。”
   老李:“反之就不正常啦?”
   有官员支持老李:“贪污铁案如山。应继续追查。”
   老李:“就这笔钱而言:国库缺口还差近三亿。”
   一位官员:“我们的外汇储备在世界上已经名列前茅,重要的问题不是钱而是人。”
   一位官员:“做为国家来说,花钱买教训也是值得的。”
   老A又发言了:“同志们,大家都是好意,总的来说都是为了维护执政。我们的反腐倡廉必须继续搞下去,该抓的还要继续抓!绝不能手软!!但凡事都有个辩证法。贩毒是犯罪。可为什么联合国还规定有些国家可以种一定数量的鸦片呢?因为鸦片有医用作用。这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贪污是坏事,可同时也是好事,他至少可以做反面教材。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民,不能没有反面教员。我建议留尹一条活路。”
   
   一位官员领会很快:“既然给他留活路,做反面教员,这教员的形象也不能太差。”
   一位官员:“应减去已经清退的数字。再减去三百六十万的合法收入。还剩多少?”
   一位官员:“也就是说他本人实际挥霍了多少?”
   老李:“那近三亿的数字是算什么呢?”
   老A摇摇头:“就目前的证据而言,只能证明别人给了孙浩那么多钱,不能证明尹拿了那么多钱。”
   老李:“他本人实际挥霍的有发票可查的还不到26万。”
   老A:“要准确无误。25万多多少?”
   老李低头看了一下本子上的记录:“25万2千3百零19块1毛3分整。”
   老A:“对!这才是确凿证据。一分不能增加,也一分不能减少。”
   一位官员讥讽地:“搞半天才25万2千3百零19块1毛3分整,可真够廉洁的了。”
   老李:“他一家有三百六十万是合法收入,挥霍这点钱算什么呢?看来很冤枉他呀!”
   老A:“这个数子很好。不能再变了。刑期判15年行吗?”
   一位官员:“领导说多少年就多少啦!”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