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后宫》连载27
   第28章 :低处有人吟
   (1)
   生活好象就是灯箱,要靠充电来维持光亮。一但停电了,就显得一片黑暗。而电源又是什么呢?电源就是权势,就是金钱。就是人缘。老B被双规了,如同熄灭了别墅的一盏灯,使这里昏暗多了。
   婵娟被告之:放心,老B绝对不会供出这里来。

   因为供出这里来,只会加深他的罪过。而且,如果得罪了老A,那么老B下场会更惨!
   老F带来了打胎药,逼婵娟打掉了孩子。
   婵娟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很长时间了,连家里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亡通知书及骨灰盒寄到家里后,家中父母哭得死去活来,还为她举办了追悼会及安葬了。前去调查核实的官员也深信不疑。
   可怜那真正死了老婆的男人连骨灰盒都得不到。
   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法官说啥就是啥。说你死错人了你也没办法。又没权又没钱的大头百姓,只能认栽了!
   
   婵娟觉得自己的身材也产生了变化。
   开始发胖了。如果说过去的她是一颗鲜桃的话,现在的她只是一颗水梨了。虽然也有水梨的滋味,可那是不能与鲜桃比的。
   孤身单影的她,只能在曲子中寻觅心灵的慰籍。
   她喜欢读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她今晚又试着和了一首曲子:
   
   人昏地暗天破,红楼白壁孤寞。
   眼媚奈何花落。
   心比天高,
   天涯女命比纸薄。
   
   一个人的命运是难以改变的,一个女人的命运就更难以改变。强者改变环境,弱者被环境改变。
   婵娟的行动自由还是受到限制,
   这狭小的地下室,仿佛成了她永远的家园。
   她不是这别墅的拥有人吗?可资本抵不过权力。
   她一次次地喊:“我不要这别墅了,还我自由!”
   可没有人理她。
   那个监管她的男人,就象看管着一只发癫的母狗。时不时还要在母狗身上发泄。
   有一天,老C来了,得意地告诉她:他准备接替老B的位置了,省委组织部的报告已经打上去了。是老A努力的结果。
   婵娟不在乎地:“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地下室?”
   老C:“案子最后结束的那一天!”
   婵娟担忧地:“这别墅只付了一半的钱。”
   老C抬起她的下巴:“老B那里不过损失了十分之一的钱而已!”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