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处有人吟(1)《后宫》连载27

   《后宫》连载27
   第28章 :低处有人吟
   (1)
   生活好象就是灯箱,要靠充电来维持光亮。一但停电了,就显得一片黑暗。而电源又是什么呢?电源就是权势,就是金钱。就是人缘。老B被双规了,如同熄灭了别墅的一盏灯,使这里昏暗多了。
   婵娟被告之:放心,老B绝对不会供出这里来。

   因为供出这里来,只会加深他的罪过。而且,如果得罪了老A,那么老B下场会更惨!
   老F带来了打胎药,逼婵娟打掉了孩子。
   婵娟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很长时间了,连家里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亡通知书及骨灰盒寄到家里后,家中父母哭得死去活来,还为她举办了追悼会及安葬了。前去调查核实的官员也深信不疑。
   可怜那真正死了老婆的男人连骨灰盒都得不到。
   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法官说啥就是啥。说你死错人了你也没办法。又没权又没钱的大头百姓,只能认栽了!
   
   婵娟觉得自己的身材也产生了变化。
   开始发胖了。如果说过去的她是一颗鲜桃的话,现在的她只是一颗水梨了。虽然也有水梨的滋味,可那是不能与鲜桃比的。
   孤身单影的她,只能在曲子中寻觅心灵的慰籍。
   她喜欢读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她今晚又试着和了一首曲子:
   
   人昏地暗天破,红楼白壁孤寞。
   眼媚奈何花落。
   心比天高,
   天涯女命比纸薄。
   
   一个人的命运是难以改变的,一个女人的命运就更难以改变。强者改变环境,弱者被环境改变。
   婵娟的行动自由还是受到限制,
   这狭小的地下室,仿佛成了她永远的家园。
   她不是这别墅的拥有人吗?可资本抵不过权力。
   她一次次地喊:“我不要这别墅了,还我自由!”
   可没有人理她。
   那个监管她的男人,就象看管着一只发癫的母狗。时不时还要在母狗身上发泄。
   有一天,老C来了,得意地告诉她:他准备接替老B的位置了,省委组织部的报告已经打上去了。是老A努力的结果。
   婵娟不在乎地:“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地下室?”
   老C:“案子最后结束的那一天!”
   婵娟担忧地:“这别墅只付了一半的钱。”
   老C抬起她的下巴:“老B那里不过损失了十分之一的钱而已!”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