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给斯宾诺莎的信]
BURMA-缅甸风云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缅甸海归谈缅甸中国关系
·昂山素姬弃美投华?
·铜矿村民愤概昂山素姬调查报告
·缅甸斗士海归责怪昂山素姬
·独裁观察家点评昂山素姬
·缅甸评论家奉劝昂山素姬
·于建嵘与柴静的中国梦
·美国反式脂肪与中国粮油食品奶粉
·缅甸会成卢旺达第二吗?
·中国贪官与美国梦
·诺奖得主的健康长寿秘诀
·古人的劳逸养生与食疗
·中国摩登僧尼与时俱进
·中华五千年文明遗产馆
·吴内昂谈缅甸2008年宪法与人权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缅甸
·为老外所描述的中国人而痛哭
·科学地话说杨桃
·中国人为何多会早死
·奥巴马应赦免斯诺登
·推荐斯诺登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习近平贺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
·旅美华人谈美国生活和房价
·经济动物在英国皇家音乐厅表演
·中缅天然气管道开始向中国通气了!
·建滇缅公路为中印经济走廊
·赛万赛谈和平奋斗建真正缅甸联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奥巴马力挺缅甸金宫寺
·赛万赛谈2013年缅甸和解进程
·温教授谈1947年彬龙协议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续1)
·南中精神照耀伊江莱茵河
·危害健康的加工食品与铝锅
·中国缅甸瑞苗胞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斯宾诺莎的信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给斯宾诺莎的信

   
   敬爱的斯宾诺莎:

   
   您晚年安居乐业过的海牙:市中心有国会(Binnenhof),国会北部是豪华的王家贵族区(有王宫,王家花园,王家马房,王府街),国会前设有政治狱——您的挚友De Wit律师与执政官两兄弟,就由于主张共和,而被监禁在这里,于1672年8月20日,就在这广场被保皇派斩手割舌虐待凌辱而死。
   
   由镇压民主共和的杀人广场往南行,右拐后再向左转入简陋的Paviljoengracht街,就可踏进您的家了——您自1671年就心安理得地居住在这平民区,您家前的街现在就叫斯宾诺莎街。
   在该贫民区您的小屋前,您大思想家斯宾诺莎石像,长年累月总是在静静沉思——虽然左边是红灯区,尽管鸟雀乌鸦时常在您头上唧唧喳喳并大便小便。
   
   我每次经过,总要在您的石像前默默呆立,在鸟雀唧唧声中,追思您的生平,回味您的哲理,迷迷糊糊,似懂非懂。
   
   您是犹太后裔,而在下乃炎黄子孙——您我都是乱世海外孤儿,任人宰割欺凌。您父亲被西班牙国王与天主教迫害而逃往宽容的荷兰,而我缅甸广大华侨华人被缅甸军政府抢劫迫害却无人理睬。我虽在缅甸土生土长,大学时期曾上山下乡服务,毕业后还为缅甸工业发展局效劳,也差点死在反华暴徒刀下。我至今历历在目:反华暴徒在1967年6月26-27日,如何毒殴华人华侨,逼他们趴跪地上骂毛泽东。荷兰收容您的师辈——法国大思想家笛卡尔(Descartes 1596-1650)之类异见分子,也接纳您们这样的犹太难民。而缅甸反华时期,华人华侨家店被烧毁,财产被抢劫,男女老少被追打追杀,炎黄子孙却无国可投,无家可归……。您1632年11月24日在阿姆斯特丹生下来就永不改姓Spinoza,荷兰名Baruch,拉丁名Benedictus也不用改——您不用因为犹太裔而受血统罪。我们呢?若上代既不肯放弃中国籍,并要你坚持华人姓名与中华文化或精神,那你就注定不可能上大学,连上山下乡为缅甸人民服务都受当局歧视。………唉!往事不堪回首。
   
   改谈学业吧!
   
   您向我展示:推理可以作为知识来源。 您从某些前提 (premises),运用理智推理而演绎出真理结论。
   
   比如:您我都学几何——研究空间关系的数学。不同的是: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刻苦学习,却仅仅做到高分回答中学大学的各种几何学的提问与考题,让几何老师们满意而获年年升班。而您呢,却能运用所学到的几何原理,建立起开天辟地的哲学体系——您我同样学习,成就却是您发展上天,而我却在地上爬行。
   
   您绝少想到死亡。您用博大精深的智慧,平平淡淡地对待死亡。对被统治者扭曲的现实人生,您一有空就在不断沉思——废寝忘食,不知人间何月何日。
   
   您话不多,但一开口就石破天惊:
   
   * 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 智慧不是对死的默念,而是对活的沉思。
   
   * 神即自然。
   
   您的理性自由论不同凡响:
   
   * 世界是必然性统治的世界。
   
   * 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 自由人就是纯依理性的指导而生活的人。
   
   * 从自然王国走向必然王国的桥梁,是理性。
   
   * 没有理智,决不会有理性的生活。
   
   您在“伦理学”(Ethics)一鸣惊人:
   
   * 一切事物都受必然性所决定而以一定方式存在和动作。 * 正如光既暴露了自身,又暴露了周围的黑暗一样——真理既是自身的标准,又是虚假的标准。
   
   我常常想:能与您这“自由人”平起平坐的中国古人,应该是“逍遥仙”庄子。庄子追求无待、无累、无患,宁于祸福、虚于恬淡,循天之理、谨于去就……证实了“至德者合于天德”的生活。
   
   我真佩服您,尊敬您哟:
   
   您一生独立自考,您一生坚持真理,您一生永不妥协——因而得罪了亲朋戚友左邻右舍方方面面的人。
   
   于是乎,您年纪轻轻就被驱逐出犹太教堂,被赶出家门,被拒绝继承遗产,被不平等对待。
   
   于是乎,在社会上、在工作上、在世俗生活圈子里,您总遭人白眼、唾骂、殴打,极端教徒为表愚忠出名,竟然操刀暗杀您……
   
   对这一切一切,您处变不惊,您平静地默默承受,以平常心对待,既无怨也无哎。
   
   虽然您靠打磨光学镜片维生,虽然您寄人篱下过俭朴生活,然而,您安居乐业,不亢不卑,还天才地总结出光芒万丈的哲理:
   
   * 观万物于永恒相中(sub specie aeternitatis)。
   
   * 宇宙间只有一种实体——那就是作为整体的宇宙本身,而上帝和宇宙就是一回事。
   
   * 包括人类在内的世间万物,无不努力(拉丁文:conatus)维护自己的生存权——这是万物本性。
   
   *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本性就是要自我保存。因此,追求个人利益乃是人的最高自然权利,是人性的普遍规律和唯一的道德基础。由此出发,善与恶的标准就基于是否有利于自我保存。人的最大快乐是获得至善,而获得至善就意味着人的心灵与真实自然获得完全的一致。
   
   1677年2月21日您45岁。您因硅肺(磨镜职业症)而在海牙小屋飘离人世。
   
   虽然荷兰王室与保皇派杀害了您那主张民主共和的挚友De Wit兄弟,虽然一般人因不了解您而对您嬉笑怒骂殴打……,然而,荷兰王室与其拥护者、民主共和党员、为衣食忙碌的平民百姓等,上上下下无不哀悼您——欧洲各大学精英名流敬重您的智慧,荷兰德国奥地利王室与贵族佩服您的人格,朴实的劳苦民众喜欢您的慈悲温情与平易近人,大家自动加入送葬的人群,不同信仰的人聚集到您这异教徒墓旁——大家痛失斯人。
   
   在您的两百周年忌日,世界各地知识界人士自动捐建了您的全身石像——从来没有任何纪念碑是建造在如此宽广的爱的底座上。
   
   您的沉思肖像,就印在近代荷兰1000盾大钞票上。
   
   虽然,诅咒“上帝已经死亡”的德国哲学家、诗人、散文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说:“最后一个基督徒已在十字架上死去了!可他忘记了斯宾诺莎”。
   
   然而,很多人公认:您是近代最伟大的犹太人和最伟大的哲学家。 德国大思想家黑格尔(Hegel 1770-1831)击节激赏您的哲理,他尤其五体投地于您的人格。他如此昭告天下:
   
   “要達到斯賓諾莎的哲學成就是不容易的,要達到斯賓諾莎的人格是不可能的”。
   
   敬重您的
   
   缅甸华族 貌强 Maung Chan
   
   2008年4月10日深思于海牙“小联合国”对面您的石像前

此文于2008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