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给斯宾诺莎的信]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斯宾诺莎的信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给斯宾诺莎的信

   
   敬爱的斯宾诺莎:

   
   您晚年安居乐业过的海牙:市中心有国会(Binnenhof),国会北部是豪华的王家贵族区(有王宫,王家花园,王家马房,王府街),国会前设有政治狱——您的挚友De Wit律师与执政官两兄弟,就由于主张共和,而被监禁在这里,于1672年8月20日,就在这广场被保皇派斩手割舌虐待凌辱而死。
   
   由镇压民主共和的杀人广场往南行,右拐后再向左转入简陋的Paviljoengracht街,就可踏进您的家了——您自1671年就心安理得地居住在这平民区,您家前的街现在就叫斯宾诺莎街。
   在该贫民区您的小屋前,您大思想家斯宾诺莎石像,长年累月总是在静静沉思——虽然左边是红灯区,尽管鸟雀乌鸦时常在您头上唧唧喳喳并大便小便。
   
   我每次经过,总要在您的石像前默默呆立,在鸟雀唧唧声中,追思您的生平,回味您的哲理,迷迷糊糊,似懂非懂。
   
   您是犹太后裔,而在下乃炎黄子孙——您我都是乱世海外孤儿,任人宰割欺凌。您父亲被西班牙国王与天主教迫害而逃往宽容的荷兰,而我缅甸广大华侨华人被缅甸军政府抢劫迫害却无人理睬。我虽在缅甸土生土长,大学时期曾上山下乡服务,毕业后还为缅甸工业发展局效劳,也差点死在反华暴徒刀下。我至今历历在目:反华暴徒在1967年6月26-27日,如何毒殴华人华侨,逼他们趴跪地上骂毛泽东。荷兰收容您的师辈——法国大思想家笛卡尔(Descartes 1596-1650)之类异见分子,也接纳您们这样的犹太难民。而缅甸反华时期,华人华侨家店被烧毁,财产被抢劫,男女老少被追打追杀,炎黄子孙却无国可投,无家可归……。您1632年11月24日在阿姆斯特丹生下来就永不改姓Spinoza,荷兰名Baruch,拉丁名Benedictus也不用改——您不用因为犹太裔而受血统罪。我们呢?若上代既不肯放弃中国籍,并要你坚持华人姓名与中华文化或精神,那你就注定不可能上大学,连上山下乡为缅甸人民服务都受当局歧视。………唉!往事不堪回首。
   
   改谈学业吧!
   
   您向我展示:推理可以作为知识来源。 您从某些前提 (premises),运用理智推理而演绎出真理结论。
   
   比如:您我都学几何——研究空间关系的数学。不同的是: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刻苦学习,却仅仅做到高分回答中学大学的各种几何学的提问与考题,让几何老师们满意而获年年升班。而您呢,却能运用所学到的几何原理,建立起开天辟地的哲学体系——您我同样学习,成就却是您发展上天,而我却在地上爬行。
   
   您绝少想到死亡。您用博大精深的智慧,平平淡淡地对待死亡。对被统治者扭曲的现实人生,您一有空就在不断沉思——废寝忘食,不知人间何月何日。
   
   您话不多,但一开口就石破天惊:
   
   * 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 智慧不是对死的默念,而是对活的沉思。
   
   * 神即自然。
   
   您的理性自由论不同凡响:
   
   * 世界是必然性统治的世界。
   
   * 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 自由人就是纯依理性的指导而生活的人。
   
   * 从自然王国走向必然王国的桥梁,是理性。
   
   * 没有理智,决不会有理性的生活。
   
   您在“伦理学”(Ethics)一鸣惊人:
   
   * 一切事物都受必然性所决定而以一定方式存在和动作。 * 正如光既暴露了自身,又暴露了周围的黑暗一样——真理既是自身的标准,又是虚假的标准。
   
   我常常想:能与您这“自由人”平起平坐的中国古人,应该是“逍遥仙”庄子。庄子追求无待、无累、无患,宁于祸福、虚于恬淡,循天之理、谨于去就……证实了“至德者合于天德”的生活。
   
   我真佩服您,尊敬您哟:
   
   您一生独立自考,您一生坚持真理,您一生永不妥协——因而得罪了亲朋戚友左邻右舍方方面面的人。
   
   于是乎,您年纪轻轻就被驱逐出犹太教堂,被赶出家门,被拒绝继承遗产,被不平等对待。
   
   于是乎,在社会上、在工作上、在世俗生活圈子里,您总遭人白眼、唾骂、殴打,极端教徒为表愚忠出名,竟然操刀暗杀您……
   
   对这一切一切,您处变不惊,您平静地默默承受,以平常心对待,既无怨也无哎。
   
   虽然您靠打磨光学镜片维生,虽然您寄人篱下过俭朴生活,然而,您安居乐业,不亢不卑,还天才地总结出光芒万丈的哲理:
   
   * 观万物于永恒相中(sub specie aeternitatis)。
   
   * 宇宙间只有一种实体——那就是作为整体的宇宙本身,而上帝和宇宙就是一回事。
   
   * 包括人类在内的世间万物,无不努力(拉丁文:conatus)维护自己的生存权——这是万物本性。
   
   *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本性就是要自我保存。因此,追求个人利益乃是人的最高自然权利,是人性的普遍规律和唯一的道德基础。由此出发,善与恶的标准就基于是否有利于自我保存。人的最大快乐是获得至善,而获得至善就意味着人的心灵与真实自然获得完全的一致。
   
   1677年2月21日您45岁。您因硅肺(磨镜职业症)而在海牙小屋飘离人世。
   
   虽然荷兰王室与保皇派杀害了您那主张民主共和的挚友De Wit兄弟,虽然一般人因不了解您而对您嬉笑怒骂殴打……,然而,荷兰王室与其拥护者、民主共和党员、为衣食忙碌的平民百姓等,上上下下无不哀悼您——欧洲各大学精英名流敬重您的智慧,荷兰德国奥地利王室与贵族佩服您的人格,朴实的劳苦民众喜欢您的慈悲温情与平易近人,大家自动加入送葬的人群,不同信仰的人聚集到您这异教徒墓旁——大家痛失斯人。
   
   在您的两百周年忌日,世界各地知识界人士自动捐建了您的全身石像——从来没有任何纪念碑是建造在如此宽广的爱的底座上。
   
   您的沉思肖像,就印在近代荷兰1000盾大钞票上。
   
   虽然,诅咒“上帝已经死亡”的德国哲学家、诗人、散文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说:“最后一个基督徒已在十字架上死去了!可他忘记了斯宾诺莎”。
   
   然而,很多人公认:您是近代最伟大的犹太人和最伟大的哲学家。 德国大思想家黑格尔(Hegel 1770-1831)击节激赏您的哲理,他尤其五体投地于您的人格。他如此昭告天下:
   
   “要達到斯賓諾莎的哲學成就是不容易的,要達到斯賓諾莎的人格是不可能的”。
   
   敬重您的
   
   缅甸华族 貌强 Maung Chan
   
   2008年4月10日深思于海牙“小联合国”对面您的石像前

此文于2008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