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有法国汉学家来访,跟我谈起缅甸僧伽去年9月为民请命的事。

   他高度赞叹缅甸和尚心怀佛教的大慈大悲,游行和平有序,言行有修有养。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该法国汉学家大惑不解的是: 为何西藏喇嘛参加暴徒的打砸抢烧暴力行为?暴徒见到汉人汉女就拳打脚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好像1967年6月26-27日缅甸暴徒在仰光唐人街打、砸、抢、烧、杀,见到华人华女就拳打脚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一提及缅甸暴徒1967年反华暴行,就触动了我的40年前的痛苦神经。我求学时期参与扫盲,也热情上山下乡为缅甸人民服务,大学毕业后在缅甸工业发展局献策尽力………然而,就在1967年6月26日,在由缅甸工业发展局回家的路上,我差点被反华仇华暴徒所杀害………

   我深恶痛绝种族主义——是一小撮最无耻政客为其私人目的而祸国殃民,严重侵犯民主、法治、人权。

   见到我痛苦沉思不语,法国汉学家连连发问:“难道喇嘛教不是佛教?”。

   我慌忙答:“非也非也!喇嘛意即大师傅,喇嘛教即藏传佛教,是由印度陆路北传到藏地的佛教——7世纪传入苯教盛行的藏族区域,到9世纪中叶苯教反扑,西藏遂大举禁佛兴苯。然而,十世纪后佛教又复兴,出现了“宁玛派” “葛当派”“萨迦派”“葛举派”等;13世纪后期蒙古大帝国元朝扶持上层喇嘛搞政教合一,俨然形成了西藏地方政权;15世纪初,宗咯巴大力推行宗教改革,创立了格鲁派,接着大清皇朝大力扶持格鲁派,让上层喇嘛全面掌管了西藏政教大权”。

   轮到法国汉学家探头探脑了:“听台湾人说喇嘛教是密教,很神秘,很神通广大………”。

   我笑:“其实,藏传佛教该说是显密两宗具备,但以密宗为主,并揉合小乘教义与当地苯教神祗与仪式,形成了独特的充满神秘感的藏密——最高修行次第是无上瑜伽密。你知道唐三藏——藏传佛教就拥有译成藏文的整套三藏佛经。喇嘛教门派多,寺院组织与学经制度也严密,广泛传播于西藏、四川、云南、蒙古、不丹、锡金、尼泊尔、前苏联的布里亚特等地,影响深远”。

   法国汉学家可兴趣横生了:“哈哈!老兄,请问11世纪前,在上缅甸兴盛的阿利密教,是否就是藏密?”。

   我半摇头半点头:“阿利教是缅甸蒲甘一带的土生土长民俗信仰。而Tantrism密教,却诞生于7世纪古印度——那是大乘佛教分支与婆罗门教的融合体, 8世纪密教由陆路传入上缅甸,与蒲甘一带的阿利教再融为一体,形成具有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式民俗信仰。该密教也传入爪哇,留下了婆罗浮屠文化,也传到苏门答腊与巴厘岛,其踪迹至今可见”。

   法国汉学家歪着头问:“人说缅甸佛教是原始佛教。外行人不理解,常问我缅甸僧伽为民请命不打不砸不抢不烧,和平安宁,秩序井然,人们怎么可以贬称缅甸佛教为原始佛教呢?”。

   我解释:“原始两字,译自英文Primitive。既然外行人误以为是打砸抢烧暴力暴行,就该改译Primitive Buddhism为初始或早期佛教才贴切原意。佛祖涅磐300年后,弟子们对戒律十事见解不同,而第一次即最早期分裂为上座部与大众部。上座部的梵文是Sthaviravada,巴利文为Theravada,一般称之为早期佛教——这里“早期”不是“未开化”或“打砸抢烧杀”或“野蛮”的意思。该早期佛教在公元前3世纪由印度传入斯里兰卡,再由水路传到缅甸南部孟(Mon)国,公元1057年再由孟族高僧阿罗汉,北传至上缅甸蒲甘王朝,代替与终结了那一带的阿利教”。

   法国汉学家又歪着头问:“上座部佛教就是Hinayana小乘佛教吧?”。

   我正色曰:“北传佛教自诩他们由无边苦海普度众生,用的是大乘(Mahayana),即大渡船,修的是菩萨正果。他们说我们的南传上座部佛教,是用小乘小船自我解脱,仅求罗汉正果而已——我们感觉大乘佛教徒居高临下,夸自己为大乘,贬我们成小乘。所以,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一带的水路南传上座部佛教徒,至今坚持不自称小乘”。

   法国汉学家好奇地问:“喇嘛学暴徒打打杀杀,少林派武僧是否他们的祖师爷?”。

   我笑道:“扯得远了!少林派相传是面壁九年的菩提达摩在河南登封少林寺创建的——达摩是印度高僧,是中国大乘佛教佛教禅宗的初祖。唐朝时期少林寺棍僧助战有功,受唐太宗与中国唯一女皇武则天尊敬而得以在中华大地发扬光大。注意:少林棍僧只持棍,而不学拉萨暴徒飞舞杀人刀,去打、去砸、去抢、去烧、去杀”。

   法国汉学家又问了:“国内喇嘛参加打砸抢烧杀,国外喇嘛摇旗高呼西藏独立。中国政府说都是达赖指使的……”。

   我沉思良久,然后缓缓地说:

   “80年代我在海牙议会厅听过达赖喇嘛布道。他宣扬佛教和平中庸路线,反对暴力,他诚实中肯,慈悲为怀——因而198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

   最近达赖一再明确表示他不搞分裂,不闹独立。他说:

   * 西藏留在中国,至少在经济发展和现代建设方面可以受惠——因为西藏仅管有著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明,但经济建设落后。

   * 我达赖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者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相反地,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

   * 正如我达赖多次阐明的那样,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

   * 我不搞西藏独立,我支持北京奥运,我不破坏奥运圣火。

   * 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

   我貌强是佛教徒,相信与尊敬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喇嘛意即佛学大师傅,而达赖意即智慧深似大海。我相信达赖与大多数喇嘛是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愿意西藏留在中国,愿意汉藏一家亲,愿意人间充满和平、慈悲、博爱。我相信达赖与大多数喇嘛,他们的愿望是真诚的,动机是诚恳的,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我反对反华分子打砸抢烧杀,把体育奥运与政治挂钩,破坏奥运所体现的世界人民博爱与团结的精神。我认为那些采取暴力打砸抢烧的、破坏奥运圣火的、口口声声喊打喊杀、搞分裂闹独立的——不论是平民或喇嘛,全部是不遵从达赖的苦口婆心教导,全部是制造民族仇恨与崇尚暴力、唯恐中国不乱的极端分子或受外国指使的恐怖分子。对这些破坏社会稳定与治安、从事打砸抢烧杀与分裂国家民族的坏分子,必须绳之以法,以保卫社会和平稳定,以伸张正义、法治,以维护汉藏团结——国际社会所有爱护和平民主人权者,都会高举双手同意的,我深信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达赖与大多数喇嘛,也一定赞成的。

   法国汉学家问:

   * 你认识杜布吕吗?他曾任我们法国枫丹白露市市长、法国国家参议员等职。在其“参议员单骑跨欧亚”书中,他描述了西藏的巨大正面可喜变化。

   * 他说他从欧美西方报纸只知道西藏被中央政府欺负,西藏到处是贫穷、落后、肮脏、愚昧、可怜。他2002年横穿西藏3个多月,在那贫穷、落后、肮脏、愚昧、可怜的西藏,他惊奇地见到新建许多现代化医院、学校、机场、水坝、贸易场所、楼房、公园、汽车路………西藏的经济发展是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是他亲眼见到的 。他突然发现,这和以前想象中的西藏完全不一样!

   * 该法国国家参议员写道:“ 保存西藏文化当然是正确的,但绝不能说如果西藏经济发展了,西藏文化就会消亡”。“一种文化如果不能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展,结果只能被送进博物馆,根本不能让人民从中受益”。

   现在轮到法国汉学家歪着头问我:

   * 旧中国妇女缠小脚,旧中国男人三妻六妾,中国人至今随地吐痰,制造传统皮蛋需加铅盐,佤族人杀人祭神,台湾人缅甸人嚼槟榔,缅甸山区巴郎女子加圈长颈…………都必须保留吗?都值得维护吗?

   * 法国国家参议员特别提到令他印象深刻的青藏铁路,“这条铁路的兴建,改善了西藏人民的对外联系渠道,给西藏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基础”。然而,他说自己从新闻中看到,达赖喇嘛抗议青藏铁路的修建。如果这是真消息,这等于无视西藏人民的福祉,“说明他达赖反对西藏的经济发展”。

   我悻悻然回答:“我只知道达赖要西藏留在中华大家庭求经济发展,而出生与生活在欧美澳的西藏青年才反对青藏铁路——他们跟我的假洋孩子一样,天天吃饱喝足,住得舒服,无忧无虑,不知生产与建设的艰难困苦——尤其在空气稀薄的西藏高原。假洋孩子们不知世有高山症,却常常爱讲风凉话。假洋孩子们根本没见过贫穷、落后、肮脏、愚昧、可怜的过去西藏,假洋孩子们根本不知道经济发展,得来多么艰苦。唉!喊话容易,破坏容易,而生产建设才艰难哟!”。

   大家可以看到法国国家参议员也谈“国家发展与宗教自由”,他强调:

   * 国家应该保护宗教自由,而宗教也不能反对国家的发展!

   * 西藏的自然风景无与伦比,同时那里的经济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感到遗憾的是,一些法国友人脑海中的中国仍然是一些被歪曲的信息。

   * 中国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正面信息也应该传递出去——不仅传递给藏民,更要传递给西方社会,这样才能消除误解与西方歪曲报道。

   * 建议中国政府,要更多、更好地做好沟通工作,把中国积极的一面更多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法国汉学家又歪着头问我了:“你曾在德国上大学,搞研究,还在20世纪末努力介绍德国与欧洲共同体食品法到刚改革开放的中国去。你应认识恩格达尔吧?”。

   我红着脸回答:“老兄,在下离开德国27年了,对德国学术界政界越来越孤陋寡闻了”。

   我只好洗耳恭听法国汉学家的以下滔滔之言——他强调是恩格达尔讲的:

   * 你知道缅甸、乌克兰、格鲁吉亚、塞尔维亚等国的所谓“颜色革命”,是谁策划的吗?

   * 嘿嘿!是美国假冒NGO非政府组织NED国家民主基金委员会搞出来的——NED是美国国会赞助的CIA中情报的外围组织哟!

   * 你知道美国假冒NGO非政府组织NED国家民主基金委员会,大力支持藏独组织吗?

   * 你知道自由西藏学生会以美国为基地,今年一月连同四个反华组织发起“西藏人民大起义”吗?

   * 你知道西藏流亡政府的“西藏时报”等各类媒体,都是美国输血养活的吗?

   * 你知道吗? 他们安排美国总统布什去年十月接见达赖,用意是先鼓舞喇嘛与藏民的信心与勇气;然后再策动拉萨暴乱,叫喇嘛与暴徒对汉人打、砸、抢、烧、杀,好让他们通过秘密渠道立刻第一手传播全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