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作舟博克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刘翔的伤与希腊神话(图)
·大选:奥巴马敲定副总统人选--老将出马(图)
·总统与嫖客
·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100个理由
·奥巴马将是一位“又当爹又当妈”的总统
·佩林『遗产』:三级片和笑料脚本(图)
·中华文化痔疮:“烈女操”
·◆ 灵魂的重量 ◆
·H.H.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全文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汉译
·评读、汉译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
·外祖母(留下)的情书 (图/文)
·爸爸对儿子说:不要手淫!!
·两会讨论关于取缔“小姐”的问题 (图)
·中国妓院“明码标价”等级分明 令人惊讶(图)
·美国的强大不是雾里看花(旅美杂诗)
·说一声“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
·泥马战河蟹 草根斗权威
·因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图]
·“和谐”应该来自互相的理解!水火不容的和谐是骗人的!
·“有上海特色的计划生育”的含义与争议(图)
·中国民调:农民最诚信;性工作者第三
·为中国互联网理事长胡启恒的胡言乱语而悲哀(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鄧小平 先 生 台 鑒 :

   從 你 的"肉 喇 叭 "的 宣 傳 功 勢 上 看 ,近 來 你 不 僅 對 自 己 選 定 的 "接 班 人 "頗 為 不 滿 ;而 且對 一 直 由 你 主 持 的 西 藏 事 務 也 頗 感 不 安 。 于 是 馬 屁 幫 們 忙 不 迭 地 炮 制 一 份 <<西 藏 周 權 歸 屬 與 人 權 狀 況 白皮 書>>,來 粉 飾 他 們 的 也 就 是 你 的 無 能 和無 知 ;繼 續 用 舊 的 謊 言 和 歪 曲 來 蒙 蔽 你 和 中 國 更 多 的 人 , 以 保 持 他 們 的 地 位 和 權 勢。 其 結 果 必 然 是 待 大 多 數 國 人 大 夢 醒 來 時 ,西 藏 已 不 復 存 在 于 中 國 的 版 圖 之 上 ;由 此引起 的 多 米 諾 反 應 還 將 波 及 遠 不 止 120萬 平 方 公 里 的 版 圖 ; 而 你 將 永 遠 釘 在 歷 史 的 恥辱 柱 上 , 成 為 嘲 笑 和 唾 罵 的 對 象 。 若 要 改 變 這 種 狀 況 解 決 西 藏 問 題 ,首 先 就 得 知 道有 什 麼 問 題 。 只 聽 信 順 耳 的 謊 言 , 無 助 于 認 識 現 實 和 找 出 問 題 的 所 在 , 也 就 根 本 不可 能 去 解 決 什 麼 問 題 。 本 人 對 西 藏 歷 史 的 研 究 雖 也 不 過 淺 嘗 輒 止 ,只 鱗 片 爪 , 但 自信 比 你 和 你 的 馬 屁 幫 還 略 微 清 醒 一 些 ,所 以 不 揣 冒 昧 給 你 寫 下 此 信 , 並 希 望 你 能 創造 一 個 自 由 發 表 意 見 的 學 術 環 境 , 使 天 下 有 識 之 士 能 更 多 地 發 表 真 知 灼 見 , 方 才 可能 找 到 問 題 ,掌 握 真 實 的 而 不 是 歪 曲 和 編 造 的 情 況 ;不 致 喪 失 最 後 的 機 會 , 避 免 走 到蘇 聯 和 南 斯 拉 夫 那 樣 的 局 面 。
    西 藏 問 題 難 就 難 在 它 的 特 殊 性 和 主 權 歸 屬 的 不 明 確 性 。 其 實 ,現 行 的 國 際 法 早 已不 敷 使 用 ,而 且 他 還 常 常 是 自 相 矛 盾 和 不 能 自 圓 其 說 的 , 不 能 簡 單 的 用 來 判 斷 當 今世 界 上 的 各 種 復 雜 的 事 物 。 過 分 強 調 這 種 過 時 而 又 沒 有 約 束 力 的 東 西 絲 毫 也 無 助 于尋 求 解 決 問 題 的 良 方 。 例 如 加 拿 大 和 澳 大 利 亞 在 現 實 中 無 疑 擁 有 完 全 獨 立 的 主 權 ,如 果 僅 憑 其 國 家 元 首 為 英 國 女 王 ;總 理 等 高 級 官 員 就 職 須 經 英 國 女 王"冊 封 "這 些 禮儀 性 的 "事 實 ", 就 認 定 其 是 英 國 殖 民 地 甚 至 英 國 領 土 ,豈 不 是 滑 天 下 之 大 稽 。 要 解決 問 題 就 得 面 對 現 實 , 而 不 能 僅 僅 在 書 本 上 找 "證 據 和 事 實"。
    西 藏 的 情 況 比 上 述 例 子 更 特 殊 更 復 雜 。 甚 至 他 與 中 國 (清 朝 、 民 國 )的 聯 合 形 式也 極 為 獨 特 , 所 以 很 難 為 大 多 數 學 者 們 所 理 解 。 而 你 的<<白 皮 書>>的 作者 甚 至 不 如 一 般 的 學 者 ,他 們 提 出 的 理 由 基 本 上 沒 有 說 清 事 實 真 相 。 金 瓶 摯 簽 只 是由 外 部 權 威 勢 力 協 助 解 決 宗 教 權 力 紛 爭 的 手 段 ,與 行 政 管 轄 無 涉 。 例 如 你 家 庭 內 部有 紛 爭 請 劉 伯 承 來 調 解 ,能 就 此 說 你 家 受 到 劉 帥 管 轄 , 鄧 家 也 就 成 為 劉 家 的 附 屬 部分 了 嗎 ? 這 不 僅 是 無 知 , 而 且 是 歪 曲 事 實 進 行 詭 辯 。 你 過 去 的 熟 人 牙 含 章 、 平 措 汪結 等 對 此 都 應 十 分 清 楚 可 惜 你 連 他 們 的 意 見 也 聽 不 進 ,否 則 何 至 于 被 撒 謊 小 人 所 騙 ?!
    駐 藏 大 臣 並 非 如<<白 皮 書>>編 造 的 那 樣 是 什 麼 "平 定 準 噶 爾 部 叛 亂 後設 置 的 管 理 西 藏 的 最 高 長 官"。 而 是 在 平 定 西 藏 的 屬 國 尼 泊 爾 的 叛 亂 後 , 為 今 後 平 定類 似 叛 亂 的 方 便 而 派 駐 西 藏 的 "聯 絡 使 臣"。 他 的 地 位 甚 至 不 如 殖 民 地 總 督 ,而 與 駐 汶萊 的 英 國 大 使 相 似 , 可 以 "會 辦 和 參 知 西 藏 的 軍 事 和 外 交 事 務";事 實 上 他 也 從 未 擁 有對 西 藏 行 政 事 務 和 軍 務 的 任 何 管 轄 權 , 權 限 遠 低 于 英 國 駐 汶 萊 大 使 . 他 統 轄 的 清 軍和 川 軍 , 正 如 <<白 皮 書>>作 者 無 意 泄 露 的 那 樣 ,是 由 清 廷 供 養 而 非 由 西藏 政 府 供 養 的"外 國 軍 隊"。 而 被 <<白 皮 書 >>作 者 有 意 隱 瞞 的 一 點 是 :這支 軍 隊 的 名 義 是 駐 藏 大 臣 的 衛 隊 ,難 道 美 軍 駐 扎 歐 洲 , 歐 洲 國 家 的 主 權 就 會 因 此 發生 轉 移 嗎 ?
    從 西 藏 按 自 己 的 方 式 選 擇 國 家 元 首 和 行 政 機 構 並 以 自 己 的 方 式 和 意 志 實 行 統 治 ; 和 擁 有 自 己 的 軍 隊 並 由 自 己 的 政 府 指 揮 軍 隊 這 些 要 點 來 看 , 他 無 疑 是 一 個 擁 有 主權 的 國 家 , 而 不 像 克 羅 埃 西 亞 、 烏 可 蘭 那 樣 是 喪 失 了 主 權 的 國 家 。 即 使 它 是 喪 失 了主 權 的 國 家 ,它 仍 然 有 脫 離 宗 主 國 的 權 利 ,"從 未 有 人 承 認 它 是 獨 立 國 家 "能 夠 成 為 解決 什 麼 問 題 的 理 由 呢 ? 用 它 在 大 學 講 堂 里 詭 辯 還 能 唬 住 不 少 人 ; 但 對 認 識 和 解 決 問題 絲 毫 也 沒 有 幫 助 。 你 不 承 認 , 現 實 也 仍 然 存 在 ,所 以 不 如 老 老 實 實 尊 重 對 方 的 權利 , 在 爭 取 信 任 上 還 保 留 著 主 動 權 。
    西 藏 的 特 殊 地 位 表 現 在 它 雖 未 喪 失 主 權 ,但 並 不 是 一 個 獨 立 的 國 家 ; 雖 然 並 不 獨立 , 但 又 不 是 殖 民 地 和 附 屬 國 。 既 不 像 獨 立 主 權 國 家 那 樣 完 全 自 己 照 管 自 己 ; 又 不像"中 國 的 一 個 省"那 樣 由 朝 廷 派 官 治 理 。 而 且 在 內 部 自 己 治 理 完 全 自 主 的 情 況 下 , 把對 外 的 主 權 與 清 朝 廷 聯 合 為 一 體 。 所 以 才 會 使 許 多 不 明 真 相 的 中 外 人 士 誤 以 為 它 是「 中 華 帝 國 的 一 個 省 」 。 這 種 聯 合 很 難 找 到 相 同 的 類 型 , 從 法 學 角 度 看 , 與 不 列 顛聯 合 王 國 和 將 來 的 歐 共 體-----歐 洲 聯 邦 相 似 , 但 又 不 完 全 相 同 。 相 同 的 是 :人 民 認同 于 同 一 個 國 家 (英 國 、 歐 洲 和 中 國 )的 同 時又 認 同 于 一 些 各 自 獨 立 的 國 家 ;聯 合 是 自願 的 , 不 自 願 時 有 權 分 裂 。 不 同 的 是 ﹕ 英 國 通 過 王 國 的 合 並 確 立 了 國 家 主 權 的 合 並 ; 歐 洲 通 過 平 等 的 民 主 聯 合 形 式 構 建 了 一 個 主 權 聯 合 體 ; 而 西 藏 和 中 國 卻 是 通 過 最高 統 治 權 的 相 互 參 與 構 成 了 實 際 上 的 主 權 聯 合 體 。 西 藏 和 中 國 的 聯 合 並 非 法 律 意 義上 的 合 並 。
    所 以 , 清 軍 和 它 的 繼 承 者 按 協 議 和 慣 例 ,只 有 在 達 賴 喇 嘛 提 出 要 求 時 才 派 兵 入 藏 , 並 在 完 成 達 賴 要 求 的 事 務 後 立 即 返 回 川 、 青 海 等 省 , 形 勢 上 沒 有 常 駐 西 藏 的 軍 隊 , 只 有 一 支 名 義 上 是 駐 藏 大 臣 衛 隊 的 川 軍 駐 在 拉 薩 的 指 定 兵 營 里 。 一 方 面 , 清 朝 廷部 分 和 不 經 常 地 負 責 西 藏 對 外 .軍 務 的 安 全 和 鎮 壓 叛 亂 等 責 任 ; 另 一 方 面 , 以 達 賴喇 嘛 為 首 的 宗 教 勢 力 則 擔 負 著 清 帝 國 用 共 同 信 仰 維 護 各 民 族 統 一 的 責 任 ,達 賴 喇 嘛出 任 清 帝 國 國 教 的 最 高 精 神 領 袖。 在 當 時 ,清 帝 國 3/4領 土 上 (西 藏 、 新 疆 、 青 海 、 甘肅 、 雲 南 、 緬 甸 的 一 部 分 和 內 、 外 蒙 古 、 東 北 各 省 以 及 俄 羅 斯 遠 東 地 區 等 )和 沿 邊界 外 的 蒙 古 族 統 治 區 有 著 甚 至 比 皇 帝 還 大 的 影 響 力 。 皇 太 極 此 時 改 信 喇 嘛 教 的 主 要理 由 就 是 :"欲 安 諸 蒙 古 ,必 聯 合 喇 嘛 教"(指 蒙 古 諸 部 統 治 區 )。 而 喇 嘛 教 則 成 為 維 持中 國 在 歷 史 上 最 大 的 版 圖 (大 于 現 在 的 俄 羅 斯 )的 主 要 支 柱 之 一 。 反 過 來 , 清 廷 用 軍事 力 量 和 每 年 供 奉 的 大 量 財 富 維 持 了 達 賴 喇 嘛 在 西 藏 的 至 高 無 上 的 地 位 和 權 力 ,並維 護 了 比 現 在 大 得 多 的 主 權 。
    在 這 種 聯 合 中 ,雙 方 獲 得 的 好 處 已 不 能 僅 僅 用 一 個 "巨 大 "來 形 容 ,而 是 各 自 成 為對 方 的 主 要 存 在 條 件 , 所 以 這 種 聯 合 才 能 是 穩 固 的 和 持 久 的 ,在 這 一 聯 合 體 中 , 雙方 的 法 律 地 位 是 平 等 的 (這 就 是 代 表 皇 帝 的 駐 藏 大 臣 與 達 賴 "地 位 平 等 "條 文 的 真 實含 義 ,否 則 駐 藏 大 臣 就 得 聽 憑 達 賴 的 差 遣 了 ),雖 然 雙 方 的 實 際 權 力 並 不 相 等 , 而 駐藏 大 臣 ,金 瓶 摯 簽 和 內 地 每 年 向 西 藏 輸 送 的 大 量 供 奉 等 等 ,則 是 雙 方 關 系 中 維 持 平 衡的 措 施 ,否 則 宗 教 領 袖 的 影 響 力 的 自 由 度 將 超 越 世 俗 皇 帝 ,導 致 雙 方 關 系 的 不 平 衡 以至 不 平 等 。 雖 然 隨 著 時 代 的 變 化 雙 方 關 系 中 有 不 少 此 消 彼 長 反 反 復 復 的 變 化 ,這 一基 本 格 局 卻 維 持 到 大 清 末 ,雙 方 關 系 仍 然 極 其 穩 固 ; 所 以 西 藏 才 沒 有 象 朝 鮮 、 越 南、 老 撾 、 緬 甸 和 蒙 古 那 樣 ,在 外 國 的 威 逼 利 誘 以 至 軍 事 干 預 下 從 中 國 分 裂 出 去 ,甚 至在 英 軍 佔 領 首 都 拉 薩 的 情 形 下 也 未 動 搖 過 與 中 國 同 命 運 的 立 場 。
    其 主 要 原 因 ,就 是 共 同 利 益 基 礎 上 的 自 願 聯 合 比 其 他 任 何 形 式 的 合 並 都 更 符 合 人類 社 會 的 規 律 ; 這 一 規 律 就 是 現 代 社 會 理 論 所 說 的 "主 權 在 民 ", "人 民 的 利 益 高于 一切"的 原 則 ;違 背 這 一 原 則 , 即 使 你 有 比 駐 藏 大 臣 、 金 瓶 摯 簽 更 充 分 的 理 由 也 無 濟 于事 ;近 兩 年 的 蘇 聯 和 南 斯 拉 夫 不 就 是 最 好 的 例 證 嗎 ? 甚 至 說 同 一 語 言 的 同 一 個 民 族 , 也 可 以 為 幾 個 國 家 ,而 勿 論"國 際 法"如 何 評 價 ,難道人 們 對 美 國 、 英 國 、 愛 爾 闌 、 澳 大利 亞 和 加 拿 大 的 各 自 獨 立 的 主 權 會 有 什 麼異 議 或 不 習 慣 嗎 ?這 些 都 說 明 : 人 民 的 意 志 和 主 動 的 願 望 是 構 成 主 權 的 主 要 因 素 ;喪失 了 一 部 分 人 民 的 自 主 的 願 望 , 也 就 喪 失 了 這 一 部 分 的 主 權 ;而 由 所 謂 的''主 權法''規 定 的 其 它 各 項 條 件 都 必 須 建 立 在 人 民 的 自 主 願 望 和 民 族 自 決 的 基 礎 之 上 ;其 它各 種 形 式 上 的 主 權 若 失 去 這 一 最 主 要 的 基 礎 , 將 最 終 失 去 其 有 效 性 ,軍 事 佔 領 和 行政 管 轄 都 無 法 改 變 它 ,特 別 現 代 是 如 此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