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郑义作品选编]->[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郑义作品选编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澜沧江建水库致下游国家生态灾难
·谈中国大陆的酸雨危害
·从环境灾难看真正的有效监督
·谈中国城市近期内涝灾害及原因
·经济发展与治理污染的关系
·谈官方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后的荒唐言论
·只有实行彻底的制度转型 污染才可能得以根治
·官逼民反——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污染事件
·围海造地对中国海洋生态破环触目惊心
·谈三峡大坝在今年长江流域抗洪中的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来源:开放杂志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郑义(左)和首任会长刘宾雁。

   春节就要到来了。这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迎接春天的节日。严冬过去,万物复苏,新的充满活力的生活正在展开.这个时节,人们总是满怀憧憬,说一些祝愿的话。借《开放》杂志一角,我祝愿我的国家──那个不允许我归去的中国──在新的一年中万象更新,祝愿所有的中国人幸福、喜乐!

   我说的「所有的中国人」自然包括最高当权者、大小官吏、奸商豪强、军警税吏直至狱卒地痞。在百姓眼中,他们都是坏人,或者是首恶,或者是助纣为虐。但我们还是应该祝福他们。因为春天和生命是上帝的礼物,人人有份。上帝的礼物是不能剥夺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最思念的,除了我在大陆的家人,就是那些尚在狱中苦捱刑期的系狱作家了。我们都是写作者,都在批评专制黑暗,我在自由的美国,他们却在替我坐牢。无论是否相识,我们之间都是惺惺相惜的。中国的系狱作家在全世界是最多的,仅我们独立中文笔会掌握的就有四十余名。一般刑期数年,多的十年十几年,最长的有二十年,我的朋友王炳章则是无期||终身监禁。自然,炳章是海外民运第一人,是搞了政治的。但他搞的政治,也无非是写文章,办杂志,启发民智,离当年共产党搞农工暴动武装割据还差得太远太远.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了吕耿松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和最后陈述,十分地感动。真是称得上义正词严,威武不屈。他开篇就说:

   「今天我站在这里受审,不仅是我个人和家庭的不幸,也是这个国家的不幸。人类文明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统治者还在用文字狱这种野蛮、落后的手段来迫害有独立见解的知识份子,并动用法庭这种现代文明的产物,对无辜者进行中世纪宗教裁判所式的审判,因而今天对我的审判,也是法庭的不幸,因为它使法庭蒙受了耻辱。」当权者打算给吕耿松先生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无非是吕先生写了几篇文章而已吧。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绝大部分地区,言论与写作早已不构成罪名。我们中国还这么做,真是耻辱!

   春天到了,大家都盼望有新气象。我觉得,最好的新气象就是大赦文字狱,把因言因文入狱人士悉行释放。人们捧着花束到监狱门口等候,从这一刻起,春天就真的降临.人民、国家甚至掌权者都有了新的希望。反其道而行之,厉行镇压,则是逆天而行,不得善果了。当今之大陆,无时不打,无处不打,暴力冲突愈演愈烈,眼看着要逼出个暴力革命。我不认为暴力革命是最好的前途。我想党国元首、封疆大吏们也不会认为暴力革命是最好的前途。为自己身家性命计,为家人亲友计,还是改弦易辙为好。暂时不能实行大赦,减刑也是一番善意。至少,改善狱中生活条件,让系狱作家们能吃好睡好,能读书写作,有病的治病,功罪簿上也会记你们一个红点.不要包二奶,要读书,要温习历史。大势已去,好自为之吧!

   祝愿所有中国人(包括好人和坏人)拥有一个祥和喜乐的新年!

   就像春天不可阻挡一样,自由也是不可阻挡的。

   (郑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二○○八年春节前夕,於华盛顿D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