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张成觉文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组织性与良心的矛盾”,这是1957年5月22日晚,林昭在北大“民主论坛”公开坦露的心声。
   
    事缘5月19日校内出现了第一批大字报,由此引发了“五。一九”民主运动。其中所提出的“取消党委负责制”、“确保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等自由”,等等,都包含了对中共极权制度的质疑与挑战。由于在林昭心目中,“真理是高于一切的;而在真理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因而对一切真理的探索者都应该给予‘同志的爱’。这是她的基本立场和原则,也就是她在这一时期反复说到的‘良心’所在。”(钱理群《拒绝遗忘:“1957年学”研究笔记》,牛津大学出版社,2007年,308页)
   
    “但作为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团员的林昭,当然知道,党团的组织性要求每一个成员将党当作真理一样无条件地维护,任何对党的怀疑都是有罪的,更无庸说公开的批判。于是,就产生了‘组织性和良心’的矛盾。”(同上,308-309页)

   
    正如钱理群所说:“这其实是我们那个时代每一个要求进步的青年,都曾面临的矛盾。”如属党员,那就是“党性”与“良心”的矛盾。
   
    在这点上,《别了,毛泽东》(邵燕祥著,牛津大学出版社,2007年)里谢文秀的遭遇引人深思。
   
    邵燕祥,1933年生,50年代任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951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歌唱北京城》,以政治抒情诗知名。1953年加入中共。但1957年被划为右派,送农村“劳动锻炼”。其妻谢文秀亦于1958年初自中央台下放河北农村。未几,进行“整风补课”,谢差点也掉进罗网。
   
    据谢回忆:当时“让每个人写大字报交心。我竟张贴大字报说想不通邵是右派,还引经据典:苏联的杜金采夫虽然写了《不单是靠面包》受到批判,但并未因此成为敌人云云,还说,如果邵是右派,那么,我更是右派。”(同上,481页)
   
    在此之前,她曾在一次团支部会上转述其房东大娘的话。那是一户下中农,户主担任生产队长,一家六口日子过得很艰难,“瘦得皮包骨的大娘”(队长之母)眼看三个孙儿、孙女挨饿,“忍不住数落了高级社的种种弊病,说还不如初级社。”她“自以为是反映了贫下中农的呼声。”结果被指为“否定合作化”。那属于右派言论。
   
    眼看着两笔账一起算,她以为这趟在劫难逃了。不料竟然幸免于难,事后得知,是下放干部工作团领导核心中,“有三个老同志,力保”她过了关。“理由是:已经有一个右派了,别让一家子都是右派。”
   
    这三人以后多次见谢,从不提这事。而谢夫妇“从侧面了解到当年的实情,也没当面感谢过他们。”(同上)
   
    关于后面这一点,邵解释道:“这几位老同志,在对我们特别是挽救文秀的问题上,出于人之常情,出于人性和良知,有所坚持,有所抵制,但在此时此地,这不仅冒着被指右倾思想和温情主义的风险,弄不好还会被对立意见持有者置于死地,落一个丧失党性、丧失立场的罪名。我如果明言感谢他们对文秀的照顾,不是等于感谢他们党性不强、立场错误嘛,这将使忠忱的老党员情何以堪?”(同上,473页)
   
    由此可见,中共党员的党性,跟“人之常情”,跟“人性和良知”,是水火不容的。坚持党性,就要不讲人情,灭绝人性,泯灭良知!
   
    邵燕祥还写道:“在当时下放干部领导核心中曾主张划文秀为右派,但处于少数的两位,后来没有坚持己见,穷追猛打,并与主张宽待文秀的同志和平共处,在那个斗人斗红了眼的左倾年代,也算很不容易了。”(同上)
   
    的确,这两位多少还残留了一点人性。正如邵在前面指出的那样,他们若不罢手,是可以向上告状,使那三位“真是菩萨心肠”(谢文秀语)的老党员一尝苦果的。那样的话,他们“被指右倾思想和温情主义”算轻的,重则其中一、两人可能给加上“包庇右派”的罪名,连同谢文秀一起掉进万丈深渊。事实上,中共资深党员或领导干部中,57年因所谓“包庇右派”而入另册者大有人在,那往往是对立的一方泄私愤之所为。
   
    就谢文秀而言,她后来便遭到顶头上司类似性质的对待。好在“吉人天相”,该员未能得逞。
   
    那是十年后的1968年秋,文革前已回到中央台工作的邵早被揪出遣送农场劳动。当时谢所在部门要派一人到郊区劳动半个月,支部书记邹某通知她去。她清楚:这是有意出难题。因为“部门十几个人,年轻的单身汉就四五个,有孩子的也都不是单亲家庭,只有我一人带两个孩子”。
   
    邹某何故为难她呢?原来这位农民出身的支书对自己没当上官有怨气。按理说谢工作多年连个组长也不是,并无碍于邹某。谢分析“也许因为我是所谓业务骨干,客观上得罪了他。”这是一。二是由于邹在文革之初整过一位女党员,那是个少年参军后调干上大学的编辑,主持《阅读与欣赏》节目十分尽责,落下了散布封资修大毒草的罪名挨批。谢为其打抱不平,从而又“得罪”了邹。于是这回便要吞下苦果。
   
    她大儿子不到八岁,小女儿五岁。后者全托倒可以在周末不接,请幼儿园一位老伯老两口再辛苦一两次代管。她向邹某说:“我可以去,但是孩子只能住到崇文门内奶奶家。”这样,孩子每天乘公共汽车上学,还得过两条马路。谢心想,“他要是还有一点同情心,会犹豫的。他不也有儿女吗,他难道就舍得自己的孩子冒这样的风险。哪知,他还是执意叫我去。”(同上,495页)
   
    所幸工宣队的一位范师傅获悉此事,这位刚来几天的老工人对谢说了一句:“让这么小的孩子乘车来回过马路,太不安全,你别去了。”那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之际,范一锤定音,谢渡过难关。
   
    当时进驻中央台的工人师傅,应为党员无疑。范之此举,显然是“出于人之常情,出于人性和良知”,跟谢58年整风补课时那几位恩人一样。不过,由于身份地位不同,范大概没有感觉“党性”与“良心”的矛盾。因为即使邹某对此不满而上告,范也不会有多大风险。工人不划右派,可以免于恐惧。这是和知识分子完全不同的。
   
    反过来说,林昭57年所说的“组织性与良心的矛盾”,就包含了“对权力的恐惧”在内。
   
    对此,钱理群这样写道:“林昭这句话,一夜之间就传遍全校。立刻有人反驳:‘青年团的组织性就是良心’,有人支持:‘你吐露了真心的怀疑’,并引发了更深刻的反省:‘同志啊,我知道你那欲言又不敢的苦衷,多少人和你一样,有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扪心自问,在过去,我们曾多少次说出了违心的话,做了它(组织)驯服的奴隶。多少次压抑了自己,伤害了别人。如今事过境迁已悔之莫及;有的事使我们如此羞惭、痛苦,有的事将使我们遗恨终身’。---可以说,林昭的直言,唤起了北大学子对自身奴隶状态,内在的奴性,以及在这背后的‘对权力的恐惧’和‘自私自利’之心的反省。这是一个从内心深处,摆脱精神奴役的枷锁,追求思想的独立与自由,恢复人的‘良心’与本性的开始。”(钱理群《拒绝遗忘》,309-310页)
   
    钱理群的上述分析,显然也适用于北大学子以外的毛时代的广大知识分子。但像邹某那样的农民出身的中共基层干部,一般不存在“对权力的恐惧”,只有“自私自利之心”。他对谢的嫉恨及报复,与其“党性”毫无关系。他的“同情心”、“良心”,早被“自私自利之心”挤出胸腔,俗语叫做“良心被狗吃了”。
   
    由此想到邵燕祥书中提到的那个德国童话《冷酷的心》。像邹某这种人跟其中的彼得差不多,那颗原来有血有肉的心已被恶毒的女巫取走,换上了一颗石头做的心,变成“心如铁石”了。而在毛时代,其洗脑功夫比女巫还要厉害得多。非但昂藏七尺的壮汉可能受其驱使,成为残忍无比的打人凶手;连本来“文质彬彬”的十来岁的少女,也会指挥同龄女伴挥舞铜头皮带,将病弱的女校长活活打死。大名鼎鼎的宋彬彬就是例证。
   
    说千道万,自毛踏上井冈山起,中共为了打天下、坐天下,就背离了“人之常情”,其“党性”跟“人性和良知”便如冰炭不同器。所以,谢文秀说的“我始终相信好人任何时候不会泯灭良知,即使在疯狂时代”,未免有点一厢情愿。如果这个“好人”被极权制度彻底洗脑,那即使不在“疯狂时代”,也会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坏事。
   
    还是记住邵书中引述的伏契克遗言吧:“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要警惕啊!”
   
    (08-3-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