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
曾节明文集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8/2008
   一,尤显耻辱的2008年东亚四强赛:低劣外加粗野,中国男女足以丑恶双双“夺冠”
   二,中国足球宿命的成因不在人种;

   三,宿命由体制造成——专制体制是戕害中国足球的祸根;
   1.计划经济足球体制的弊端
   2.跛脚的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及其造成的新的危局
   3.中共国足协与韩、日足协的不同
   四,体制性的摧残;
   1.外行领导内行:排球教练袁伟民对中国足球发展的瞎指挥
   2.一代不如一代、一任不如一任:逆向淘汰机制和足协倒行逆施的变本加厉
   五,浴火方能重生
   一
   在上月二十五日结束的东亚四强赛上,中国男足、女足再次双双大败:男足自去年亚洲杯创下三十一年最差成绩后,再次连负韩、日,将“逢韩不胜”尴尬历史延续至二十二年,对日本队的不胜历史自此也增至十年;女足近三年的表现一落千丈,上届东亚四强赛上垫底,去年世界杯惨淡出局,本届四强赛成绩则倒数第二,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中国女足对日本队零比三的大败,更是创下了中国足球国字号足球对对日本队的最大失利比分。
   更为尴尬的是,分别在三场比赛中,中国女足被罚了2张红牌7张黄牌,而中国男足则令人瞠目地获得了2张红牌17张黄牌1,中共国国家男、女足球队被处罚的红黄牌数量,倒是双双名列第一,而且双双打破了东亚四强赛有史以来任何一支参赛球队的红黄牌纪录,中共国国家男足在最近两届东亚四强赛遭罚的红黄牌总数,竟然超过了以往历届参赛红黄牌的总和!因为赛风特别粗野恶劣在本届比赛中,中共国男足被东亚足球联盟罚款14500美元2。虽然比赛成绩一塌糊涂,中共国国家男、女足却以粗野双双夺冠,无怪乎参加本届东亚四强赛的中共国国家足球队被媒体称为“武术队”、“散打队”。
   能力平庸、成绩低劣再加上无道无德,使中国足球尤显耻辱。那些还没有死心的中国足球迷,本来热切的盼望中国足球能在鼠年的春天枯木逢春、老树开花,孰料在春风中盼来来的却是更加萧瑟的中国足球凋零季节。如今中共国的一场中超联赛的观众上座率,已经不如九十年代的一场甲B(相当于乙级)联赛,中共国足球队窝囊丑恶的表现,肯定将再赶走一大批球迷,今年的球市将更加寒冷。严重“缺血”的中国足球,已经奄奄一息。
   二
   五十年来,中国足球的宿命几乎都是失败,给球迷带来的几乎都是痛苦,这种情况在其他国家是非常罕见的:世界上也有许多国家足球水平比中国还差,如蒙古、印度、哈萨克斯坦、缅甸等,但这基本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民族缺乏对足球的爱好、或对足球投入不足所致,头号强国美国基本上占据着历届奥运金牌总数的首席位置,但其男足水平也不比中国强多少,这是因为美国人对男足运动的兴趣始终不高,象中共国这样一个足球土壤并不算差、而且十多年来由政府投入巨额资金发展足球、却得到如此糟糕结果的例子,在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例。
   与现在的伊拉克、朝鲜相比,中国足球尤其显得耻辱:因为局势混乱,伊拉克球员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国家队靠募捐过活,可是自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男足在奥运会打进前四、去年又夺得亚洲杯冠军(中国男足从未夺得这一荣誉),把韩国队打得捉襟见肘;朝鲜穷的吃饭都成问题,球员面黄肌瘦,但是人家男足与中国队有得一比,朝鲜女足十年来居然成为中国队的克星。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有人认为是人种原因,黄种人足球天赋就是不行。诚然,黄种人,尤其是男性,比起白人、黑人男性,在足球运动上生理劣势是很明显的:中国人男人在力量、爆发力、空间感觉、对抗当中的意识上普遍不如白人;在身体柔韧性、耐力、个人即兴发挥上普遍不如黑人。这就是在常年在东亚称雄的韩国、日本男足在世界杯上总是雄不起来的根本原因。相比男人之间的差距,黄种女人对黑种、白种女人在足球运动上的生理差距就要小很多,黄种女人对白种女人甚至还有优势,因为黄种女人的肌肉普遍脂肪较少、纤维较多,爆发力更好,这就是中国、朝鲜女足成绩远比男足好的根本原因。
   但是,人种的原因,解释不了同为黄种人的韩国、日本男足,为什么能够称霸亚洲、一次又一次地打进世界杯,而中国男足,在亚洲赛场上一次次地铩羽而归;人种的原因,更解释不了中国男足为什么二十二年逢韩不胜、为什么十年逢日不胜,解释不了中国女足对 日本队的惨败、解释不了中国女足的正在形成的“逢朝不胜”。
   三
   能够打进世界杯就不得了了,没有人奢望中国男足能够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能够与巴西队、法国队、意大利队、阿根廷队不相上下,中国男足之低劣,主要是相对韩、日成绩的结果;随着中国女足的一次次惨败,现在大概也很少有人奢望女足在奥运会、世界杯上摘金夺银,中国女足之糟糕,很大程度上是相比日本、朝鲜的结果。
   因此,要找出中国足球一塌糊涂的根本原因,就必须在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的比较当中找。
   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在足球上不同主要是体制不同。朝鲜的足球体制与中国1994年之前基本相同:没有职业联赛,球员拿低工资,一切由国家包,每一个球员,都是不准有个性、一切依附于组织、听命于组织的体育奴隶,这种体制的优点在于国家队的训练、设施、后勤卫生都稳定有保障,球队能够长期集训,球员之间配合默契、球队战术容易成型,在这种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下,只要专制政府重视,国家队的水平可以短时间提升。这种体制发展女足的优势更为明显:在世界女足运动发展的初始阶段,由于各国女足市场发育远未成熟,女足水平提升缓慢,而专制国家由国家保障和包办的女足可以比自由国家女足更快地发展,这就是朝鲜女足称霸亚洲、中国女足一度称霸世界的真正原因。
   但是,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的弊端也是深远的:足球是一项崇尚个性、张扬个性的自由化运动,足球运动既要求球员团结协作、更要求个人表现个性,代表足球运动的最高境界的巴西队,就是一群默契而又挥洒自如的行为艺术家同台表演。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把球员当螺丝钉、把球队当机器对,其球员个性的极端压抑,完全违背了足球运动的神蕴和本原;而且,分配机制上的平均主义,集体主义观念主导下的妒贤嫉能风气,很难激发球员的进取心;经济上的贫穷和匮乏也使得足球的发展后劲难以为继...因此,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虽然一时可以发展较快,但是很难经久不衰。前苏联和东欧足球水平自然强于中国,但却难以与西欧抗衡,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队,无一夺得过世界杯,匈牙利足球在五十年代曾经达到过世界最高水准,但却昙花一现;而巴西、英格兰、意大利、德国等自由国家的足球却能数十年的强盛。
   正是因为计划经济足球发展的不可持续性,中共国才在1994年对足球体制进行职业化改革,企图通过改革让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但是这场由官方主导的体制改革,同样如中共国的改革开放一样,成了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改革:
   一方面,球员和球队要在市场中求生。原计划体制下的各省级队、市级队被解散,由政府授意成立各个足球俱乐部,各俱乐部得到政府“建议”的赞助商扶持、或者自我求取赞助商赞助,各球队都要靠票房和赞助为生,除供养比赛期间的国家队外,国家不再包养足球运动员;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足球的管理机构--中国足协却拒绝市场化、民间化,仍然保持计划体制下的官僚机构性质:中国足协仍然作为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的下属机构,其领导层由体育总局领导任命产生,是“国家干部”。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吃国家财政,又可以以“管理”为名,在市场中捞取各种好处,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专制又铜臭,它是共产体制和市场经济结合产生的怪物。
   中国足球这种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职业化改革,虽然短时间大幅增加了运动员的收入、迅速促成了有经济实力的足球产业,但是这种畸形的足球产业既遗留有没有修错能力的专断的管理体制,又新增添了市场化足球带来的浮躁和功利的弊病,因此足球水平并不能得到提升,成绩甚至滑落到连计划经济时期都不如的地步。而且,因为市场经济和共产管理体制的不可能调和的尖锐矛盾,腐败丛生、内斗激烈,中国足球产业面临着在内斗和腐化中崩溃的危险。中共国国字号足球队的连续惨败,只是掩藏不住的危机的冰山一角而已。
   职业化改革后的中国足协,与韩国、日本以及西方国家的足协仍然截然不同,韩、日足协是真正的民间机构,靠本国的足球市场为生,得不到政府一分钱;韩、日等国足协的领导层由各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组成的大会选举产生,接受职业足球代表会议、或足球联盟的问责和监督。而中国足协的产生却与各俱乐部无关,作为中国足协“纳税人”和衣食父母的各俱乐部只有接受足协监管的义务,却无监督问责足协 的任何权利,中国足协,就像自天而降,骑在中国职业足球头上的绑架者和掠食者。
   韩、日等国足球体制,使得足协能够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而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不可能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因为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与职业足球的发展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利益:足协的领导层由上级政府机构任命,上级实际上是其衣食父母,他们必然首先向上级负责,当其上级--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的对足球的指令悖离足球的规律时,中国足协的领导几乎不可能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因为人虽然普遍有良心,但自我保全的本能却往往更强大: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必然得罪上级,得罪上级则意味着自己在足协的舒适交椅很可能不保;而遵从上级的错误指令虽然有损于中国足球的发展,但能够获得上级的信任和欢心,有助于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只要有上级撑腰,即使中国足球出问题自己也不会下课,责任尽可以由主教练或下面的人来担;若得罪了上级,即便有功也难免承担莫须有的罪责,下课走人,功劳归别人享受。
   另一方面,上级领导--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副局长们都是些根本不懂足球规律的职业官僚、或者是优秀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出身的人,对足球自以为是,前者如国家体育总局现任局长刘鹏,后者如前任局长袁伟民,这些领导内行的外行们,为了谋求政绩、树立“权威”,往往刚愎自用、好大喜功,违背规律对足球瞎指挥、乱弹琴。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的主席、副主席们,怎么可能按照足球规律办事呢?即使有品德高尚的足协领导为了坚持真理而不惜牺牲个人仕途,真理也不太可能坚持得住,在专制体制下,“不换脑筋就换人”,你即使牺牲自己,上级的错误也照样能够贯彻下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