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
曾节明文集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胡记“和谐”新路线:打右灯、向左转
·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及其败象
·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警惕胡记中共剿杀反对力量的新毒计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8/2008
   一,尤显耻辱的2008年东亚四强赛:低劣外加粗野,中国男女足以丑恶双双“夺冠”
   二,中国足球宿命的成因不在人种;

   三,宿命由体制造成——专制体制是戕害中国足球的祸根;
   1.计划经济足球体制的弊端
   2.跛脚的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及其造成的新的危局
   3.中共国足协与韩、日足协的不同
   四,体制性的摧残;
   1.外行领导内行:排球教练袁伟民对中国足球发展的瞎指挥
   2.一代不如一代、一任不如一任:逆向淘汰机制和足协倒行逆施的变本加厉
   五,浴火方能重生
   一
   在上月二十五日结束的东亚四强赛上,中国男足、女足再次双双大败:男足自去年亚洲杯创下三十一年最差成绩后,再次连负韩、日,将“逢韩不胜”尴尬历史延续至二十二年,对日本队的不胜历史自此也增至十年;女足近三年的表现一落千丈,上届东亚四强赛上垫底,去年世界杯惨淡出局,本届四强赛成绩则倒数第二,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中国女足对日本队零比三的大败,更是创下了中国足球国字号足球对对日本队的最大失利比分。
   更为尴尬的是,分别在三场比赛中,中国女足被罚了2张红牌7张黄牌,而中国男足则令人瞠目地获得了2张红牌17张黄牌1,中共国国家男、女足球队被处罚的红黄牌数量,倒是双双名列第一,而且双双打破了东亚四强赛有史以来任何一支参赛球队的红黄牌纪录,中共国国家男足在最近两届东亚四强赛遭罚的红黄牌总数,竟然超过了以往历届参赛红黄牌的总和!因为赛风特别粗野恶劣在本届比赛中,中共国男足被东亚足球联盟罚款14500美元2。虽然比赛成绩一塌糊涂,中共国国家男、女足却以粗野双双夺冠,无怪乎参加本届东亚四强赛的中共国国家足球队被媒体称为“武术队”、“散打队”。
   能力平庸、成绩低劣再加上无道无德,使中国足球尤显耻辱。那些还没有死心的中国足球迷,本来热切的盼望中国足球能在鼠年的春天枯木逢春、老树开花,孰料在春风中盼来来的却是更加萧瑟的中国足球凋零季节。如今中共国的一场中超联赛的观众上座率,已经不如九十年代的一场甲B(相当于乙级)联赛,中共国足球队窝囊丑恶的表现,肯定将再赶走一大批球迷,今年的球市将更加寒冷。严重“缺血”的中国足球,已经奄奄一息。
   二
   五十年来,中国足球的宿命几乎都是失败,给球迷带来的几乎都是痛苦,这种情况在其他国家是非常罕见的:世界上也有许多国家足球水平比中国还差,如蒙古、印度、哈萨克斯坦、缅甸等,但这基本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民族缺乏对足球的爱好、或对足球投入不足所致,头号强国美国基本上占据着历届奥运金牌总数的首席位置,但其男足水平也不比中国强多少,这是因为美国人对男足运动的兴趣始终不高,象中共国这样一个足球土壤并不算差、而且十多年来由政府投入巨额资金发展足球、却得到如此糟糕结果的例子,在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例。
   与现在的伊拉克、朝鲜相比,中国足球尤其显得耻辱:因为局势混乱,伊拉克球员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国家队靠募捐过活,可是自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男足在奥运会打进前四、去年又夺得亚洲杯冠军(中国男足从未夺得这一荣誉),把韩国队打得捉襟见肘;朝鲜穷的吃饭都成问题,球员面黄肌瘦,但是人家男足与中国队有得一比,朝鲜女足十年来居然成为中国队的克星。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有人认为是人种原因,黄种人足球天赋就是不行。诚然,黄种人,尤其是男性,比起白人、黑人男性,在足球运动上生理劣势是很明显的:中国人男人在力量、爆发力、空间感觉、对抗当中的意识上普遍不如白人;在身体柔韧性、耐力、个人即兴发挥上普遍不如黑人。这就是在常年在东亚称雄的韩国、日本男足在世界杯上总是雄不起来的根本原因。相比男人之间的差距,黄种女人对黑种、白种女人在足球运动上的生理差距就要小很多,黄种女人对白种女人甚至还有优势,因为黄种女人的肌肉普遍脂肪较少、纤维较多,爆发力更好,这就是中国、朝鲜女足成绩远比男足好的根本原因。
   但是,人种的原因,解释不了同为黄种人的韩国、日本男足,为什么能够称霸亚洲、一次又一次地打进世界杯,而中国男足,在亚洲赛场上一次次地铩羽而归;人种的原因,更解释不了中国男足为什么二十二年逢韩不胜、为什么十年逢日不胜,解释不了中国女足对 日本队的惨败、解释不了中国女足的正在形成的“逢朝不胜”。
   三
   能够打进世界杯就不得了了,没有人奢望中国男足能够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能够与巴西队、法国队、意大利队、阿根廷队不相上下,中国男足之低劣,主要是相对韩、日成绩的结果;随着中国女足的一次次惨败,现在大概也很少有人奢望女足在奥运会、世界杯上摘金夺银,中国女足之糟糕,很大程度上是相比日本、朝鲜的结果。
   因此,要找出中国足球一塌糊涂的根本原因,就必须在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的比较当中找。
   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在足球上不同主要是体制不同。朝鲜的足球体制与中国1994年之前基本相同:没有职业联赛,球员拿低工资,一切由国家包,每一个球员,都是不准有个性、一切依附于组织、听命于组织的体育奴隶,这种体制的优点在于国家队的训练、设施、后勤卫生都稳定有保障,球队能够长期集训,球员之间配合默契、球队战术容易成型,在这种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下,只要专制政府重视,国家队的水平可以短时间提升。这种体制发展女足的优势更为明显:在世界女足运动发展的初始阶段,由于各国女足市场发育远未成熟,女足水平提升缓慢,而专制国家由国家保障和包办的女足可以比自由国家女足更快地发展,这就是朝鲜女足称霸亚洲、中国女足一度称霸世界的真正原因。
   但是,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的弊端也是深远的:足球是一项崇尚个性、张扬个性的自由化运动,足球运动既要求球员团结协作、更要求个人表现个性,代表足球运动的最高境界的巴西队,就是一群默契而又挥洒自如的行为艺术家同台表演。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把球员当螺丝钉、把球队当机器对,其球员个性的极端压抑,完全违背了足球运动的神蕴和本原;而且,分配机制上的平均主义,集体主义观念主导下的妒贤嫉能风气,很难激发球员的进取心;经济上的贫穷和匮乏也使得足球的发展后劲难以为继...因此,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虽然一时可以发展较快,但是很难经久不衰。前苏联和东欧足球水平自然强于中国,但却难以与西欧抗衡,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队,无一夺得过世界杯,匈牙利足球在五十年代曾经达到过世界最高水准,但却昙花一现;而巴西、英格兰、意大利、德国等自由国家的足球却能数十年的强盛。
   正是因为计划经济足球发展的不可持续性,中共国才在1994年对足球体制进行职业化改革,企图通过改革让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但是这场由官方主导的体制改革,同样如中共国的改革开放一样,成了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改革:
   一方面,球员和球队要在市场中求生。原计划体制下的各省级队、市级队被解散,由政府授意成立各个足球俱乐部,各俱乐部得到政府“建议”的赞助商扶持、或者自我求取赞助商赞助,各球队都要靠票房和赞助为生,除供养比赛期间的国家队外,国家不再包养足球运动员;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足球的管理机构--中国足协却拒绝市场化、民间化,仍然保持计划体制下的官僚机构性质:中国足协仍然作为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的下属机构,其领导层由体育总局领导任命产生,是“国家干部”。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吃国家财政,又可以以“管理”为名,在市场中捞取各种好处,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专制又铜臭,它是共产体制和市场经济结合产生的怪物。
   中国足球这种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职业化改革,虽然短时间大幅增加了运动员的收入、迅速促成了有经济实力的足球产业,但是这种畸形的足球产业既遗留有没有修错能力的专断的管理体制,又新增添了市场化足球带来的浮躁和功利的弊病,因此足球水平并不能得到提升,成绩甚至滑落到连计划经济时期都不如的地步。而且,因为市场经济和共产管理体制的不可能调和的尖锐矛盾,腐败丛生、内斗激烈,中国足球产业面临着在内斗和腐化中崩溃的危险。中共国国字号足球队的连续惨败,只是掩藏不住的危机的冰山一角而已。
   职业化改革后的中国足协,与韩国、日本以及西方国家的足协仍然截然不同,韩、日足协是真正的民间机构,靠本国的足球市场为生,得不到政府一分钱;韩、日等国足协的领导层由各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组成的大会选举产生,接受职业足球代表会议、或足球联盟的问责和监督。而中国足协的产生却与各俱乐部无关,作为中国足协“纳税人”和衣食父母的各俱乐部只有接受足协监管的义务,却无监督问责足协 的任何权利,中国足协,就像自天而降,骑在中国职业足球头上的绑架者和掠食者。
   韩、日等国足球体制,使得足协能够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而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不可能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因为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与职业足球的发展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利益:足协的领导层由上级政府机构任命,上级实际上是其衣食父母,他们必然首先向上级负责,当其上级--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的对足球的指令悖离足球的规律时,中国足协的领导几乎不可能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因为人虽然普遍有良心,但自我保全的本能却往往更强大: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必然得罪上级,得罪上级则意味着自己在足协的舒适交椅很可能不保;而遵从上级的错误指令虽然有损于中国足球的发展,但能够获得上级的信任和欢心,有助于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只要有上级撑腰,即使中国足球出问题自己也不会下课,责任尽可以由主教练或下面的人来担;若得罪了上级,即便有功也难免承担莫须有的罪责,下课走人,功劳归别人享受。
   另一方面,上级领导--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副局长们都是些根本不懂足球规律的职业官僚、或者是优秀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出身的人,对足球自以为是,前者如国家体育总局现任局长刘鹏,后者如前任局长袁伟民,这些领导内行的外行们,为了谋求政绩、树立“权威”,往往刚愎自用、好大喜功,违背规律对足球瞎指挥、乱弹琴。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的主席、副主席们,怎么可能按照足球规律办事呢?即使有品德高尚的足协领导为了坚持真理而不惜牺牲个人仕途,真理也不太可能坚持得住,在专制体制下,“不换脑筋就换人”,你即使牺牲自己,上级的错误也照样能够贯彻下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