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
曾节明文集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8/2008
   一,尤显耻辱的2008年东亚四强赛:低劣外加粗野,中国男女足以丑恶双双“夺冠”
   二,中国足球宿命的成因不在人种;

   三,宿命由体制造成——专制体制是戕害中国足球的祸根;
   1.计划经济足球体制的弊端
   2.跛脚的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及其造成的新的危局
   3.中共国足协与韩、日足协的不同
   四,体制性的摧残;
   1.外行领导内行:排球教练袁伟民对中国足球发展的瞎指挥
   2.一代不如一代、一任不如一任:逆向淘汰机制和足协倒行逆施的变本加厉
   五,浴火方能重生
   一
   在上月二十五日结束的东亚四强赛上,中国男足、女足再次双双大败:男足自去年亚洲杯创下三十一年最差成绩后,再次连负韩、日,将“逢韩不胜”尴尬历史延续至二十二年,对日本队的不胜历史自此也增至十年;女足近三年的表现一落千丈,上届东亚四强赛上垫底,去年世界杯惨淡出局,本届四强赛成绩则倒数第二,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中国女足对日本队零比三的大败,更是创下了中国足球国字号足球对对日本队的最大失利比分。
   更为尴尬的是,分别在三场比赛中,中国女足被罚了2张红牌7张黄牌,而中国男足则令人瞠目地获得了2张红牌17张黄牌1,中共国国家男、女足球队被处罚的红黄牌数量,倒是双双名列第一,而且双双打破了东亚四强赛有史以来任何一支参赛球队的红黄牌纪录,中共国国家男足在最近两届东亚四强赛遭罚的红黄牌总数,竟然超过了以往历届参赛红黄牌的总和!因为赛风特别粗野恶劣在本届比赛中,中共国男足被东亚足球联盟罚款14500美元2。虽然比赛成绩一塌糊涂,中共国国家男、女足却以粗野双双夺冠,无怪乎参加本届东亚四强赛的中共国国家足球队被媒体称为“武术队”、“散打队”。
   能力平庸、成绩低劣再加上无道无德,使中国足球尤显耻辱。那些还没有死心的中国足球迷,本来热切的盼望中国足球能在鼠年的春天枯木逢春、老树开花,孰料在春风中盼来来的却是更加萧瑟的中国足球凋零季节。如今中共国的一场中超联赛的观众上座率,已经不如九十年代的一场甲B(相当于乙级)联赛,中共国足球队窝囊丑恶的表现,肯定将再赶走一大批球迷,今年的球市将更加寒冷。严重“缺血”的中国足球,已经奄奄一息。
   二
   五十年来,中国足球的宿命几乎都是失败,给球迷带来的几乎都是痛苦,这种情况在其他国家是非常罕见的:世界上也有许多国家足球水平比中国还差,如蒙古、印度、哈萨克斯坦、缅甸等,但这基本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民族缺乏对足球的爱好、或对足球投入不足所致,头号强国美国基本上占据着历届奥运金牌总数的首席位置,但其男足水平也不比中国强多少,这是因为美国人对男足运动的兴趣始终不高,象中共国这样一个足球土壤并不算差、而且十多年来由政府投入巨额资金发展足球、却得到如此糟糕结果的例子,在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例。
   与现在的伊拉克、朝鲜相比,中国足球尤其显得耻辱:因为局势混乱,伊拉克球员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国家队靠募捐过活,可是自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男足在奥运会打进前四、去年又夺得亚洲杯冠军(中国男足从未夺得这一荣誉),把韩国队打得捉襟见肘;朝鲜穷的吃饭都成问题,球员面黄肌瘦,但是人家男足与中国队有得一比,朝鲜女足十年来居然成为中国队的克星。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有人认为是人种原因,黄种人足球天赋就是不行。诚然,黄种人,尤其是男性,比起白人、黑人男性,在足球运动上生理劣势是很明显的:中国人男人在力量、爆发力、空间感觉、对抗当中的意识上普遍不如白人;在身体柔韧性、耐力、个人即兴发挥上普遍不如黑人。这就是在常年在东亚称雄的韩国、日本男足在世界杯上总是雄不起来的根本原因。相比男人之间的差距,黄种女人对黑种、白种女人在足球运动上的生理差距就要小很多,黄种女人对白种女人甚至还有优势,因为黄种女人的肌肉普遍脂肪较少、纤维较多,爆发力更好,这就是中国、朝鲜女足成绩远比男足好的根本原因。
   但是,人种的原因,解释不了同为黄种人的韩国、日本男足,为什么能够称霸亚洲、一次又一次地打进世界杯,而中国男足,在亚洲赛场上一次次地铩羽而归;人种的原因,更解释不了中国男足为什么二十二年逢韩不胜、为什么十年逢日不胜,解释不了中国女足对 日本队的惨败、解释不了中国女足的正在形成的“逢朝不胜”。
   三
   能够打进世界杯就不得了了,没有人奢望中国男足能够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能够与巴西队、法国队、意大利队、阿根廷队不相上下,中国男足之低劣,主要是相对韩、日成绩的结果;随着中国女足的一次次惨败,现在大概也很少有人奢望女足在奥运会、世界杯上摘金夺银,中国女足之糟糕,很大程度上是相比日本、朝鲜的结果。
   因此,要找出中国足球一塌糊涂的根本原因,就必须在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的比较当中找。
   中国与朝鲜、韩国、日本在足球上不同主要是体制不同。朝鲜的足球体制与中国1994年之前基本相同:没有职业联赛,球员拿低工资,一切由国家包,每一个球员,都是不准有个性、一切依附于组织、听命于组织的体育奴隶,这种体制的优点在于国家队的训练、设施、后勤卫生都稳定有保障,球队能够长期集训,球员之间配合默契、球队战术容易成型,在这种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下,只要专制政府重视,国家队的水平可以短时间提升。这种体制发展女足的优势更为明显:在世界女足运动发展的初始阶段,由于各国女足市场发育远未成熟,女足水平提升缓慢,而专制国家由国家保障和包办的女足可以比自由国家女足更快地发展,这就是朝鲜女足称霸亚洲、中国女足一度称霸世界的真正原因。
   但是,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的弊端也是深远的:足球是一项崇尚个性、张扬个性的自由化运动,足球运动既要求球员团结协作、更要求个人表现个性,代表足球运动的最高境界的巴西队,就是一群默契而又挥洒自如的行为艺术家同台表演。计划经济足球的体制把球员当螺丝钉、把球队当机器对,其球员个性的极端压抑,完全违背了足球运动的神蕴和本原;而且,分配机制上的平均主义,集体主义观念主导下的妒贤嫉能风气,很难激发球员的进取心;经济上的贫穷和匮乏也使得足球的发展后劲难以为继...因此,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虽然一时可以发展较快,但是很难经久不衰。前苏联和东欧足球水平自然强于中国,但却难以与西欧抗衡,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队,无一夺得过世界杯,匈牙利足球在五十年代曾经达到过世界最高水准,但却昙花一现;而巴西、英格兰、意大利、德国等自由国家的足球却能数十年的强盛。
   正是因为计划经济足球发展的不可持续性,中共国才在1994年对足球体制进行职业化改革,企图通过改革让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但是这场由官方主导的体制改革,同样如中共国的改革开放一样,成了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改革:
   一方面,球员和球队要在市场中求生。原计划体制下的各省级队、市级队被解散,由政府授意成立各个足球俱乐部,各俱乐部得到政府“建议”的赞助商扶持、或者自我求取赞助商赞助,各球队都要靠票房和赞助为生,除供养比赛期间的国家队外,国家不再包养足球运动员;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足球的管理机构--中国足协却拒绝市场化、民间化,仍然保持计划体制下的官僚机构性质:中国足协仍然作为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的下属机构,其领导层由体育总局领导任命产生,是“国家干部”。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吃国家财政,又可以以“管理”为名,在市场中捞取各种好处,职业化后的中国足协,既专制又铜臭,它是共产体制和市场经济结合产生的怪物。
   中国足球这种只改经济体制、不改管理体制(政治体制)的跛脚职业化改革,虽然短时间大幅增加了运动员的收入、迅速促成了有经济实力的足球产业,但是这种畸形的足球产业既遗留有没有修错能力的专断的管理体制,又新增添了市场化足球带来的浮躁和功利的弊病,因此足球水平并不能得到提升,成绩甚至滑落到连计划经济时期都不如的地步。而且,因为市场经济和共产管理体制的不可能调和的尖锐矛盾,腐败丛生、内斗激烈,中国足球产业面临着在内斗和腐化中崩溃的危险。中共国国字号足球队的连续惨败,只是掩藏不住的危机的冰山一角而已。
   职业化改革后的中国足协,与韩国、日本以及西方国家的足协仍然截然不同,韩、日足协是真正的民间机构,靠本国的足球市场为生,得不到政府一分钱;韩、日等国足协的领导层由各职业足球俱乐部代表组成的大会选举产生,接受职业足球代表会议、或足球联盟的问责和监督。而中国足协的产生却与各俱乐部无关,作为中国足协“纳税人”和衣食父母的各俱乐部只有接受足协监管的义务,却无监督问责足协 的任何权利,中国足协,就像自天而降,骑在中国职业足球头上的绑架者和掠食者。
   韩、日等国足球体制,使得足协能够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而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不可能对足球事业的发展真正负责。因为在中共国的足球体制下,足协与职业足球的发展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利益:足协的领导层由上级政府机构任命,上级实际上是其衣食父母,他们必然首先向上级负责,当其上级--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的对足球的指令悖离足球的规律时,中国足协的领导几乎不可能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因为人虽然普遍有良心,但自我保全的本能却往往更强大:为了捍卫真理而对抗上级必然得罪上级,得罪上级则意味着自己在足协的舒适交椅很可能不保;而遵从上级的错误指令虽然有损于中国足球的发展,但能够获得上级的信任和欢心,有助于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只要有上级撑腰,即使中国足球出问题自己也不会下课,责任尽可以由主教练或下面的人来担;若得罪了上级,即便有功也难免承担莫须有的罪责,下课走人,功劳归别人享受。
   另一方面,上级领导--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副局长们都是些根本不懂足球规律的职业官僚、或者是优秀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出身的人,对足球自以为是,前者如国家体育总局现任局长刘鹏,后者如前任局长袁伟民,这些领导内行的外行们,为了谋求政绩、树立“权威”,往往刚愎自用、好大喜功,违背规律对足球瞎指挥、乱弹琴。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的主席、副主席们,怎么可能按照足球规律办事呢?即使有品德高尚的足协领导为了坚持真理而不惜牺牲个人仕途,真理也不太可能坚持得住,在专制体制下,“不换脑筋就换人”,你即使牺牲自己,上级的错误也照样能够贯彻下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