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足协的领导层中,并不乏懂足球的人才,但是人的本性都是趋利避害的,既然遵从足球规律的代价远大于遵从上级错误的代价,足协领导们当然不唯书、不唯实、只唯上了。中共前头目陈云虽然高喊“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不过是空喊口号、是装腔作势,在陈云死心塌地所捍卫的体制下,不唯上,必遭秧,当年陈云如果不唯毛泽东的上,说违心话、做唯心事,他能活到与邓小平平起平坐的年代吗?比邓小平还要顽固捍卫特权专制制度的陈云,炮制的这三句“格言”不过是骗人的鬼话。
   这种体制,决定了中国足协将错就错、一错再错、死不悔改。
   四
   中共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中国足球体制是一个没有修错能力的体制。
   正因为有这样的足球体制,排球运动员和教练出身的袁伟民才能够以排球运动的理念瞎指挥中国足球十二年!
   袁伟民以执教中国女排“三连冠”的骄人“政绩”,于1984年当上了中国国家体委(体育总局的前身)副主任,从1992年起,又兼任中国足协主席,从那时开始,他就高喊“足球队必须向女排学习”,以中国女排的“三从一大”训练法来要求中国男足。在他的指示下,中国男足搞起了其他国家闻所未闻的万米跑“体能测试”、大搞封闭式“魔鬼训练”、大力强调球员的身高和力量、越来越崇尚长传冲吊、高举高打的排球式足球......
   “三从一大”指: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坚持大运动量训练,这本来是是上世纪60年代,日本排球教练大松博文来华执教之后总结出来排球训练原则,现在看来,其是否排球训练的真理有待商榷,但以其指导排球训练短期内效果是明显的,大松博文和袁伟民用这个原则确实带领女排取得过好成绩。但是,指导排球有效的这一原则,根本不适用于足球,因为足球是和排球迥然不同的一个运动项目:
   足球运动,有激烈的身体对抗,有瞬间冲刺、有急停、急转、折返、过人、跳跃、倒地铲断、身体的扭动晃动,一场比赛时间就是90来分钟,算上加时赛也不过两个小时。足球比赛所要求的是对抗中身体运用,更加强调爆发力和瞬间动作的协调性、连贯性、精确性;而且,一场足球比赛,运动员平均有30%以上处于无氧状态(脉搏跳动150次/分钟,运动生理上称无氧状态)。
   而排球比赛没有身体对抗,比赛没有时间限制,相持不下时,要打满5局,耗时两、三个小时都有可能;排球比赛也没有无氧状态。
   要取得好成绩,在有氧状态下需要的是耐力,在无氧状态下需要的是速度、力量、爆发力、协调性、精确性,耐力可以通过短期内训练获得,无氧状态下的速度、力量、爆发力、协调性、精确性既取决于球员的天赋条件、也是后天常年所受培养的结果,它们不可能通过短期大运 动量训练改善,而向运动时数看齐的大运动量训练,练的是有氧状态的耐力,它客观上符合排球比赛对耐力的要求,但这显然与足球比赛的要求牛头不对马嘴。相反,无氧状态下的速度、力量、爆发力、协调性、精确性需要一定的体能储备,才能充分发挥,片面坚持大运动量训练反倒导致足球运动员体能储备不足,出现赛场上反应迟钝、兴奋不起来、精力不集中的现象,这就是中国队往往在关键比赛中功亏一篑的根本原因。
   但是,由于袁主席是打排球出身,头上又有女排“三连冠”的桂冠,权威不容置疑,于是不问青红皂白,要求任何项目都要坚持“三从一大”,每周训练时间不得少于36个小时!36个小时,对足球运动员来说,这是什么概念?对此,资深体育记者、著名足球学者毕熙东指出:
   “人是有自我保护的本能的,有30%的无氧状态足球队员如果以客场上在90分钟内,消耗尽全部体能的程度,一堂课坚持3个小时。他的心肺功能、肌肉负荷是不可能达到的。但上有命令,下有督军,他们必须练3小时。于是只能偷工减料,训练质量、强度一概得不到保证。长此以往,他们习惯了把体能按3小时分配。到了赛场上,让他们在90分钟内释放全部体能,他们做不到。只能拿出一半儿的体能。本来我们足球水平就低,再用一半儿的体能去对抗对手的全部体能,能有用吗?3”
   这就是中共国足球队在关键大赛中屡屡发挥失常的根本原因。
   虽然足球成绩一塌糊涂,袁伟民还是在1998年由副转正,当上了中共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在他瞎猫碰死耗子的指示下,中国足协一不小心总算请对了一位教练——浪迹天涯的南斯拉夫老“游击队员”,“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
   正是这个米卢率领中共国国家队打进了2002年世界杯,五十年里第一次把快乐带给了中国球迷。中国人四十多年来愣是没策的足球,怎么在这个米卢手里腐朽化作了神奇?其实老米的执教能力并不高深,其成功之道就在一个“犟”字。作为外国人教练,老米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不听话”,外籍教练薪水高昂,领导有违约金赔偿后顾之忧,在合同期间对之是莫可奈何的。
   老米在任期间,就敢不听排球教练袁主席的话,奉行“快乐足球”路线,彻底抛弃了“三从一大”。老米拿准了中国队的病患处。
   由于足球球员的身体状态很大程度上受心态的影响,因而要想让足球运动员充分发挥出水平,调整其心态、增加其自信是在短期内的最有效办法。
   米卢的快乐哲学让中国球员的心理障碍大大减轻,这就是老米的“快乐足球”能够把向来苦命的中国队带进世界杯的原因。米卢让中国人第一次知道:足球原来是快乐的。
   但是以袁伟民局长为首的中共国体育界领导,似乎就是容不得中国球迷快乐:袁局长眼见米卢率队轻松打进世界杯,禁不住头脑发热,于是出尔反尔,把米卢的任务由原先的打进世界杯变卦为在世界杯“胜一场、平一场、进一球”。袁主席可以拍脑门下任务,殊不知:以中国队的实力,在世界杯三十二强中倒数一、二,凭什么能够从同组的世界冠军巴西队、欧洲八强土耳其队、世界杯十六强哥斯达黎加队身上“胜一场”、“平一场”?老米当然完不成任务。
   本来是自己定的任务有问题,但袁主席不仅不认错,反而恼羞成怒地发起批判米卢“快乐足球”的运动,以维护自己“伟光正”形象。结果本来是医治中国足球病患的良药,反被当作错误来批判,五十年里第一次把快乐带给了中国球迷的米卢蒂诺维奇横遭中国人的恩将仇报。袁主席痛定思痛,认为之所以没能在巴西队、土耳其队等球队身上“胜一场”、“平一场”,是因为中国足球对“女排精神”学习得不够,于是于2002年年底向发出指示:每周训练45小时!“每周训练45小时”是什么概念?毕熙东说:
   “即每天要练7小时以上。等于每天要踢4场半足球,这不是吃饱了撑的,胡说八道吗?4”
   在袁主席重回“三从一大”的严令下,中共国男足国家队、国奥队不出三年就取得了双双被逃汰的成绩,其中国家队被打回九三年,又在世界杯亚洲区外围赛第一轮就被淘汰。袁主席想通过女足挽回颜面,哪知中国女足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零比八惨败于德国,创下了中共国国字号球队有史以来最大的失败比分。袁主席也就此从体育总局一把手的位置上功成身退。
   袁伟民在体育总局的接班人——没搞过体育的职业官僚刘鹏,在足协的接班人谢亚龙,对足球当然不好意思再提“三从一大 ”的排球理念,但是他们继承了党的瞎指挥和“只唯上”的优良传统。2005年上任的刘局长捞取政绩心切,不顾中共国男女足百病缠身的现实,拍脑门作出了2008年奥运会,“男足进前八”、“女足进前四”的宏伟决策;同年上任的搞短跑出身的谢主席,更把他自己排斥洋教练、“抗日抗韩”的体育民族主义愤老理念带进中国足球,在谢主席的领导下,足协“疑人而用、用人而疑”,对土洋教练横加掣肘;在谢主席“血性”的激励下,中共国男女足球队足红黄牌满天飞,向散打队发展,这次东亚四强赛,中国男足对日本队的比赛几乎成了踢人的比赛,面对记者的质问,中国队一队员理直气壮地回答:“领导(谢主席)让我们狠狠踢”;而中国女足的犯规,也越来越巾帼不让须眉。
   专制体制下的官僚机构,由于没有权力制衡、权力监督、权力问责机制,因此只有善于拍马屁、逢迎上级的人容易晋升。经验表明:只有正直的人才能够对工作持久地认真负责,但正直的人往往不屑于、不善于拍马、逢迎,正直而有才干的人往往自尊心很强,尤其不屑于做逢迎拍马之事;拍马逢迎之辈往往都是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向上爬,他们想方设法要钻空子、走捷径,这些人中尽管也有一些有才能的人,但因为在专制体制下,取悦上级的好处往往大于开创事业的好处,而开创事业成本远大于取悦上级的成本,因此,这些聪明人普遍把主要精力和才干用于逢迎上级等投机取巧的事务上,并不尽心尽力于本职工作。
   这就形成了一种逆向淘汰的机制。因此人们看到:中国足协的领导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任不如一任。
   自从七十年代末中国队全面恢复参加国际比赛以来,当时的中国足协领导层王伯清、王维屏、孙凯风、陈家亮、孙宝荣、杨秀武、年维泗多少还懂足球,在当时计划经济的贫穷条件下,他们还提出了较为切合实际的中国足球技术风格追求方向,七十年到八十年代中期,中国足球取法“小快灵”的方向,成效显著,那时的国家队技术细腻、配合流畅、整体默契,被誉为亚洲最具观赏性的球队之一,中国男足对韩国迄今为止仅有的两次胜绩,就是在那个时期取得的;1989年,前国家足球队队员年维泗当上了中国足协主席,他根据中国人身体条件比日本人高大、比韩国人灵巧的特点,提出了中国足球更为具体的的追求方向--欧洲拉丁派。本来这是一个正确的追求方向,但是,由于计划经济足球时期的贫穷和匮乏、也由于当时体制对运动员人性的压抑,当时的国家足球队存在着体能弱、心理素质差的致命弱点,以致每每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这些问题,已经不是杨秀武、年维泗的能力水平问题,也不是他们的能力水平所能解决的。
   “世界最佳排球教练员”袁伟民1992年兼任足协主席后,在中国足球运动的训练和培养上大搞倒行逆施,北京队替补守门员出身的足协第一副主席王俊生当然不得不遵行袁主席的“排球路线”,不过王专副(专职副主席)毕竟还懂得一些发展足球的门道,在他的努力下,从1994年—1995年,中国足球运动模式从计划经济时期的各省队赛会制发展成了职业联赛制,中国足球从专业足球剧变为职业足球,除管理体制外,中国足球基本实现市场化、产业化,由国家的包袱变成了产金蛋的母鸡。王主席创造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联赛,虽然保留了共产专制的管理体制,尽管假球黑哨猖獗,但在经济上毕竟已经具备自我造血、自我发展等市场化功能,整个九十年代中后期,联赛球市火爆、大小足球俱乐部生机勃勃、足球经济欣欣向荣,男足的新老球员,由体工队时期拿低工资的奴隶,恍若做梦般的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