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3/2008
   
   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对汪洋掀起的“解放思想”热潮一直冷眼旁观的《人民日报》,忽然刊登了《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1,一时间又引发了一些人的兴奋揣测:这是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声?是不是“中国思想自由的春天”就要来临了?一些可怜的人,又开始了联翩的浮想:或者认为“胡温”就要推动全民“和解”了;或者又认为“胡温”要“逮捕江曾”、“解体中共”了云云。

   
   我要这些幻想癖们且慢兴奋,因为《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的内容丝毫没有解放思想、解放表达的诚意。
   
   该文以最近召开的广州市“两会”为由头,称赞与会的香港、澳门政协委员敢讲真话,发言时言之有物,批评内地的委员内地委员不敢说真心话,习惯于讲空话套话官话,文章引用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说:内地的委员的假话、空话、套话作风,是“需要摒弃的新八股”。作者唐易水在文中貌似痛心疾首地感慨:
   
   “遗憾的是,现如今,在公开场合,说四平八稳的套话,讲滴水不漏的官话,已经是很多人的“话语逻辑”,渐而演变为人所共知的时弊--官话安全,套话取巧,人们习惯大而化之,甚至到了说套话很正常、听真话不顺耳的地步。这就让人有此忧心:如果我们的表达环境是“讲真话”需倡导,“听真话”成负担,批评遭到排斥,说了错话不被宽容,恐怕观念更新与思想解放,都将流于空谈。”
   
   但是,纵观全文,却没有一个字提及为什么内地的人们不敢讲真话?为什么中国存在一个不敢讲真话、不能听真话的表达环境?同样是中国人的基因,为什么港澳委员敢讲真话,内地委员却不敢说真心话?难道内地的中国人,生来都是骗子、都是伪类?生来就劣人一等?
   对于这些个实质性的问题,这篇貌似开明的文章没有一个字的真话回答,连含蓄的暗示都没有,反倒是又打开套话、空话、假话的官话匣子,说什么:
   
   “改革开放之初,小平同志说,“好的意见不那么敢讲,对坏人坏事不那么敢反对,这种状况不改变,怎么能叫大家解放思想,开动脑筋?”足见解放表达与解放思想的关系。
   
   试想,没有反对“两个凡是”的语言表达,怎么可能有思想解放的汹涌大潮?没有新时期不断涌现的新思想新理论,以及创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又怎么可能逐步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试问,由最高掌权者邓小平恩赐的这种“画圈”式“解放表达”算得哪门子“解放”?在思想领域,摘掉毛始皇摘掉的红色恐怖阶级斗争的铁圈,新套上邓皇帝伪共法西斯的紧箍咒,这算“解放思想”、“解放表达”? 魏京生不过写了句“警惕新的独裁者”,还没有点邓皇帝的名,就被小平同志关进铁笼十五载,这就是邓小平的“解放表达”!

   

中共当年打造扼杀表达自由的铁幕专制,是老百姓反对“两个凡是”的勇敢表达能够破除的吗?当年李九莲挺身而出,批评华主席、反对“两个凡是”,结果却被中共惨杀,李女士死得真惨呀,死后还被奸尸割乳!


不错,邓小平利用重新夺回的权力破除了“两个凡是”,但那是真正的解放思想、解放表达吗?邓皇帝授意的反对“两个凡是”,对中国人来说,这不过是奉旨解放,把思想从毛泽东的束缚中,解放到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唯经济论的新束缚中。反对“两个凡是”的语言表达,真的促成了思想解放、表达解放吗?看看二十多年来强加在中国人思想上的那些越来越多的乱七八糟的套套框框就明白了:马列毛思想--邓小平理论--江贼民“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胡紧套“科学发展观”--XXX学说(?)--......这就是作者所说的“新时期”的“思想解放”、“表达解放”!

   
   《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一边“痛心疾首”地呼吁讲真话,一边却中大讲空话、套话、假话,以空话、套话、假话来证明其观点,这不是忽悠是什么呢?
   
   作者在文中承认:
   
   “语言是思想的“外壳”,没有自由的表达,难有活跃的思想;限制了表达,也就限制了思想。”
   但是,在中国内地的现实社会中,是什么限制了表达?对此问题,作者马上就顾左右而言他了,再也不置一词,连一个擦边球都打不出来了。
   

明明是专制的政治体制绝不容许表达的自由,《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的作者却“柿子挑软的捏”,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人大、政协代表和现行官员头上,文章借用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的话 ,认为内地官场上形成的假话、空话、套话“新八股”作风,限制了表达的自由。其实,中共的官员并不生来都是坏人,他们既是专制权力的行使者、也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全中国大陆所有的人大、政协代表和政治局以下的官员完全可以就此质问《人民日报》:

   

“不错,我们浑身浸染着讲假话、空话、套话“新八股”作风,但这“新八股”作风是自我们才开始的吗?容不得真话,谁讲真话谁倒霉的制度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定的?使官员和代表噤声畏言、生怕触碰“政治高压线”的“反右”、文革、反自由化、六四、镇压法轮功等运动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发动的?在重大问题上搞“人人表态、人人过关”是哪一个党的中央惯例?不经过司法程序剥夺党员人身自由的法外之刑“双规”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定的?

   

无论官民,中国内地人之所以不敢讲真话,完全是中共国专制暴虐的政治体制一手造成的!中国人决非生来就低人一等,中国内地新生婴儿一样纯朴、可爱,决不比香港、澳门的婴儿差,中国人内地人成人的素质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中共难辞其咎!广州市委书记朱小舟对容不得真话的现行政治体制连句隐晦的责备都不敢有,却掉过头来“勇敢”地高调指责中国内地人风气歪、素质差,朱小舟的行为貌似开明“敢言”,实则蛮横混账。

   

实践证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的奉旨“思想解放”永远解放不了思想,永远把思想解放到设立的囚笼中。

   
   实践证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就没有表达的自由;没有保障新闻、出版自由的新闻、出版的立法就没有新闻、出版自由;没有司法的独立就没有保障新闻、出版自由的立法;没有权力制衡就没有司法的独立;没有三权分立就没有权力的制衡;而没有政治体制的宪政民主变革就没有三权分立。
   

具体来说,如果中共中央真有诚意解放表达,首先就必须撤销专职封堵表达自由的中宣部、解除党对对媒体的钳制、对互联网的封锁...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以胡紧套为首的中共中央一边高唱“解放思想”,一边强调“净化网络”、“占领舆论宣传阵地”、钳制媒体、抓捕记者和异议言论者、对互联网封锁过滤变本加厉、不断升级...在对待新闻媒体的理念上,胡紧套至今死抱毛共“喉舌论”,视自由化和“西方式”的三权分立为洪水猛兽。一边高举“解放思想”的幌子,一边抓人、封网、清理上访村“不和谐”群体、大肆逼办暂住证、逼得北京的外地人星夜排长队,以求在自己的祖国“暂住”......

   

可见,中共根本没有“解放表达”的诚意,秉承中宣部意旨的《人民日报》文章《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丝毫没有思想自由春天气息,不过是胡主席对中国人的再一次忽悠,就像“纪念胡耀邦”的忽悠一样。今年以来,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国内矛盾更加尖锐,中共统治的危机深重,胡主席大概要重演开明大戏,以缓解缓解中共的压力,先把不满的中国大众忽悠过奥运会再说。

   
   曾节明 于民国九十七年二月二十九日晚
   
   注1:2008年2月22日人民日报、人民网,作者:唐易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