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
曾节明文集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2/27/2008
   
   在众多杯葛北京奥运的理由中,苏丹达尔富尔人道危机最能引发国际社会的反响和共鸣,最近,由于世界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介入,达尔富尔问题迅速成为汇聚所有抵制北京奥运力量的飓风中心,它如放大器一样地放大了中共国的人权劣迹和种种问题,刺激西方政客和民众重新审视和关注中共的种种劣迹,它也像地震中心,激发了抵制北京奥运海啸。
   

   许多人,尤其是中国人也很难理解:为什么达尔富尔问题引发的国际社会关注程度,会大大超过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抓捕宗教、异议人士、强迫拆迁、征地、屠杀维权农民等等问题?尽管象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屠杀维权农民这样的暴行,其恶劣程度并不亚于苏丹的种族屠杀和迫害。
   
   中国人很难理解:中共国在达尔富尔人道危机中的罪责曝光之前,江泽民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同样制造了严重的人道灾难,中共不但没遭到国际社会的的制裁,反而夺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继续镇压法轮功、践踏人权变本加厉,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不仅硬不起来,还争相向中共政府示好。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共的绥靖的政策,极大地助长了中共侵犯人权的气焰:在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倒行逆施如霸王硬上弓,毫不理睬美国政府的呼吁,连抓赵岩、师涛、高智晟,胡锦涛连江泽民当年对美国示好的那种“人质捉放戏”都懒得演;十七大后,中共胡中央侵犯人权越来越有恃无恐,一贯以来擅长作秀的胡锦涛,更连奥运人质释放秀都不屑于作了,干脆反国际社会之道而行之,为了奥运,先绑高智晟、再判郭飞雄...现在又抓住胡佳不放,对此,奥委会主席罗格不仅视而不见,还睁眼说大瞎话,说什么中国人权改善巨大。从国际社会对法轮功问题的冷漠可以看出:如果没有达尔富尔问题的发飙,中共哪怕在国内再搞一次“镇反”和“土改”,北京奥运会亦可以照开无虞。
   
   但是,达尔富尔问题一发飙,西方国家政府就不再“聋哑”了,纷纷向中共发出了指责和呼吁,就连最大的媚共马屁精之一,奥委会主席罗格也出人意料地于二月十四日与国际奥委会其他管理人员连署公开表态,呼吁中共国付诸更多行动遏制苏丹人道危机1。美国总统布什虽然再次应中共之邀,发声力挺北京奥运,但这是一个行将过气的声音,因而无足轻重,正在问鼎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和奥巴马关注达尔富尔的声音比他的声音有影响力得多。
   
   那么,为什么西方社会对中共间接制造的苏丹人权问题那样敏感和关注,同时却对中共直接制造的中国国内人权问题那样迟钝和淡漠呢?
   
   这归根结底是由人类冷漠的劣根性造成的,这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类天性冷漠,造成了一种极端的、本国利益至上的当前国际政治通病。
   
   首先,达尔富尔问题涉及到西方的国家利益,不像中共镇压法轮功、侵犯中国人人权等问题与西方国家国民利益没有直接关系。由于历史原因,西方国家视有非洲许多国家为自己势力范围的传统,尤其是资源富饶的非洲国家,希望在这些国家身上捞取经济利益。过去,西方国家采取较野蛮的殖民手段剥夺非洲国家,今天,西方国家在非洲实现本国利益时,已基本上遵行较为文明的共通游戏规则,包括:减轻剥削、推动非洲政治文明、负起人道责任、维持和平、提供援助等等。
   
   但是中共国进入非洲却打破了这个文明游戏规则,中共大肆攫取非洲(包括苏丹)的资源,却拒绝承担任何道义责任,中共国在非洲扶持流氓政权、颠覆自由民主价值观、以经济利益诱惑非洲国家反美反西方,以实现自己对抗自由民主的国际经济和政治图谋。中共国对苏丹的无原则扶持,在非洲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这对于非洲的其他流氓政权抗拒自由民主,无疑是极大的鼓励,这些国家必然会巴结中共国,从而民主化更加困难;鉴于非洲民族的普遍落后,在中共经济利益的诱惑下,非洲一些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也会投向中共国,因此遵守道义原则的西方国家在非洲就很难竞争得过不择手段的中共国。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据有五十六个席位,中共对非洲国家的不择手段拉拢,这不仅威胁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利益,也威胁到美国等国家在联合国的处境。中共国在非洲的新殖民扩张,已经危害到西方国家的国家利益。富含石油的苏丹经济落入中共之手,这就损害了同样渴望进入苏丹市场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益。
   
   因此,西方国家政要对中共国的人权倒退见怪不怪、麻木不仁 ,却对中共国在苏丹问题上的作为极为关切和敏感。对于中共国在联合国力挺苏丹种族灭绝政府,美国国会的反应非常强烈:108名众议员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交了措辞强烈的信件,要求中国立即采取行动制止达尔富尔的暴力冲突事件,信中警告:如果中国无法制止苏丹政府在国内施暴的行为,中国的形像在北京奥运前夕将蒙受负面影响。美国民主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明确声明:作为苏丹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必须发挥其影响力。对中共一向温吞的兰托斯罕有强硬地说:“这场可怕的种族清洗已经摧毁无数家庭。如果中国不尽责,它将永远冒著背负‘种族灭绝奥运会'名声的风险2。”
   
   在西方政客和媒体的鼎力支持下,国际社会对中共国的谴责越来越强烈,中共目前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已沦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台湾《中国时报》最近的新闻分析认为:“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使还剩六个月就要举办的北京奥运遭遇最大考验”3,而中共对此罕有的持续高调回应,气急败坏地斥责:“达尔富尔问题与奥运挂钩极其无理”,恰恰从反面坐实达尔富尔问题对北京奥运的严重挑战。
   

综而言之,西方社会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并非单纯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理念,而是身怀国家利益动机,国家利益的考量实际上居于主导地位。本国利益高于外国人的人权,这是英美等西方国家实际的惯行准则,历史上最典型例子莫过他们对纳粹的态度: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在二战爆发之前实际上已经持续了五年,到1938年水晶之夜达到战前的高潮,但是,英美主导的国际社会一直装聋作哑,他们鼎力支持柏林奥运会、争相扩大与纳粹德国的经贸往来、英美甚至大量拒绝接收犹太难民,若不是中华民国政府的救助,纳粹的集中营中还会增加数十万冤魂。如果不是希特勒过于疯狂,出兵横扫欧陆,直接危及到英国的利益,西方自由国家肯定不会对纳粹有任何的制裁。

   

有人不以为然,以为自由民主国家天然代表正义,这是片面的认识。不错,在对待本国国民上,自由民主国家政府必然比专制独裁国家正义得多,但在对待国际事务、外国人上就截然不同了。相反,由于现在西方国家政府建立在选票的基础上,人类冷漠的劣根性,反而通过民主机制更有效地左右着政府,民主反而加重了西方国家在国际问题上的自私:只重视本国人人权、漠视外国人人权;只重视本国利益,无视外国利益;而在专制独裁国家,统治者的权力不受制于民意,独裁者为了营造好的国际形象、获国际荣耀以增添统治合法性,反而经常会慷本国纳税人之慨善待外国,甚至待外国普通国民如上宾。这就是在对待外国、外国人上,为什么民主国家往往比专制、独裁国家更加自私、更加冷漠的原因。

   

1938年,侵华日军攻入中国腹地,斯大林尚且指派了苏军航空兵援华志愿大队赴武汉与日军空战,实力雄厚的世界首富美国不仅作壁上观,还向日军出售石油、武器以屠杀中国军民,如果不是日军后来突袭珍珠港,很难指望美国会对中国抗日有什么大的帮助。二战期间,高举反纳粹道义大旗的民选首相丘吉尔一再拒绝接收犹太难民,而没有高举反纳粹道义大旗的独裁者蒋介石却慷慨救助了数十万犹太难民到中国避难;高举道义大旗英国,在整个二战期间不仅对盟国中国一毛不拔,反而多次非法截留美国对华援助物质;在中国国民政府的抗议下,丘吉尔不仅不道歉,还辱骂中国人是“中国猪”,丘吉尔就此也暴露了自己是和希特勒没有本质区别种族主义者。因为二战的“功绩”而被英国人吹捧为英雄的丘吉尔,至少在东亚问题上是一堆臭狗屎。

   

人类冷漠的劣根性,通过民主机制更有效地左右着政府,这就是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西方社会关注的根本原因,因为对许多西方民众来说,法轮功受迫害等等问题,反正影响不到自己的钱袋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达尔富尔问题涉及到本国在非洲的利益、甚至涉及到本国的经济形势,就马上不同了。

   

达尔富尔问题的发飙把中共推入国际问题的泥淖,牵扯了中共的精力和邪恶能量,打击了中共专制“崛起”的嚣张气焰,这对中国反专制力量是好事,但是相较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西方国家对中国国内人权问题的冷漠,实在令人寒心:对西方国家来说,如果中共没有参与制造达尔富尔问题,中共在中国制造的一切人道灾难,都不是问题。

   
   尽管不能因为民主国家在国际问题上有着这样严重的缺陷,而否定民主这一“最不坏的制度”的价值,但民主国家在国际事务上 的自私和冷漠,在引发或纵容越来越多的灾难的发生,甚至埋种着世界危机的祸根,这是否也需要引起人们足够的警惕呢?
   

如果西方社会不能够提升民众的道德、如果联合国不进行改造,把中共国这样专制独裁国家驱逐出安理会常务理事会、把流氓政权控制的国家驱逐出联合国,西方国家总有一天会为其自私,付出遭受世界大战浩劫惨重代价。

   
   
   
   曾节明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二2008年2月26日下午
   
   
   注1:英國《独立报》2008年二月十四日刊登,题《国际奥运会主席联署要求中国遏止达尔富危机》
   注2:BBC中文网2007年05月10日报道,题《美众议员促中国对苏丹采取强硬行动》;
   注3:台湾《中国时报》2008年二月十四日新闻分析,题《达尔富尔问题北京最大挑战》,记者:朱建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