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
曾节明文集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27/2008
   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对中共来说,是比民进党继续当政更痛苦的结局,从中共媒体对马英九胜选整体性的低调和尴尬可以看出中共的头痛:以往陈水扁民进党胜选,中共还可以肆意煽动民族主义、痛批“台独势力”,现在对马英九这位坚定的反共者却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来攻击,对马英九的当选,中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为什么马英九的当选令中共更加痛苦呢?因为比起陈水扁、谢长廷、王金平等台湾其他所有的政客,马英九对中共威胁更大、“把柄”更少。
   首先,马英九坚持中华民国正统,主张两岸“终极统一”,不谋求建立台湾国,这使得中共无法将马英九打成“台独分子”,因而不能有效地煽动大陆民众向仇视陈水扁民进党一样仇视马英九。相反,马英九坚持中华民国正统和“终极统一”的理念深得大陆民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民党真抗日、中共假抗日真卖国的历史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这将导致中共威信扫地,自己煽动的民族主义之火转而烧向自身;近年来,目睹中共专制黑暗的统治,大陆民众越来越怀念中华民国,甚至一些机关干部内心都以中华民国为正统;在军队和武警当中,崇拜蒋介石、认同泛蓝联盟的人大有人在...马英九的“正统”和“终统”理念,不仅令中共无懈可击,无法以妖魔化手段丑化、搞臭。马英九的两岸原则,令中共无懈可击。
   其二,马英九虽然不谋台独,但其反共立场坚定而明确,决不上中共“民族大义”的圈套,这是马英九在本质上有别于连战的地方。多年来,马英九始终坚持“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的原则,而六四却是中共政权坚守的底线,平反六四的缺口一开,专制大坝必将溃堤,马英九坚持的统一前提,实际上是中共下台!可见马英九要中共下台的诉求,坚定而明确,这是深得一个大陆民心原则。而过去的作为表明:相比马英九国民党的理念,民进党岛民心态浓厚,他们只要独立,不管大陆的民主化,只把支持民运当作抗共辅助手段。李登辉上台后,特别是民进党上台后,台湾政府对中国民主化支持的消减就说明了这一点。
   而且,马英九支持大陆民主化的原则并没有停留在口头上,他每年都出席纪念六四的聚会、更以实际行动多次援助大陆反中共人士,马英九反共的实际行动比陈水扁、谢長廷等有過之無不及,相较之下:陈水扁、谢长廷等民进党政客只是反对中共统治台湾,马英九不但反对中共统治台湾,更反对中共对大陆的专制统治!这样的理念无疑比民进党政客更显大气和正义,这样的理念无疑同时深得两岸民心,颇具大政治家的气度。
   这就是国民党前主席连战耻辱地为“熊猫”统战,而马英九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为中共统战的原因,有着这样的理念和大气,马英九不仅不可能被统战,其内心也不大可能抛弃蒋介石、蒋经国时代“反共复国”的大志宏图,这可以从马英九在蒋经国先生墓前夺眶而出的泪水中看出来。
   其三,马英九虽然心怀民主统一中国之宏图,但现阶段实行维持现状、稳定发展、养精蓄锐的政策,这是最令中共一筹莫展的政策。
   321选前夜里马英九说: “在我的政策里面,有三个"三不一没有"。第一个,就两岸关系,我要"不统不独不武",绝对不会片面改变台湾的现状:其次在内政方面,绝对不会让政党恶斗持续,绝对不会让贪腐延续,绝对不会让黑金复辟,而且绝对没有一党独大的问题;在经济问题上,我们绝对不会开放大陆劳工到台湾来工作,请各位放心,我的脑袋还没有坏掉,不会开放,台湾人没工作的那么多,我绝对不可能开放大陆劳工来。但请大家放心,我一定开放大陆的观光客来,这样好不好啊?!”
   可见,马英九上任后,会致力于修正陈水扁的弊政:弥合族群撕裂、力戒政党恶斗、安心发展经济...这将让中共难以找到抹黑民主台湾的借口。可以想见,马英九上台后,肯定会停止撕裂台湾社会、不得大陆民心、为中共所乘的去蒋化、“去中国化”运动;为了振兴台湾经济,马英九上任后会以“终统”为名要求大陆加快“三通”,中共对此却没有任何借口拒绝,而与大陆的“三通”,只会让台湾经济更快地恢复。
   这是很厉害的一着,因为在现实当中,台湾事实上早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只是没有名分而已:五十九年来,中共国在台湾征不到一分税、派不了一官一兵。马英九的政策,即维持了台湾事实上的独立,又令中共找不到对台湾预行不轨的借口;而且,经济的恢复发展,只会使得台湾的宪政民主制度和事实上的独立更加巩固。
   其四,马英九还没上任,其对中共的言论已经展现出处处切中中共要害的犀利锋芒。选战期间,中共再次连续制造镇压屠杀藏民的惨案,马英九以全世界政客中罕见强硬态度放话:如情况不改善,他不排除杯葛奥运会。藉此,马英九果敢地猛敲了中共一闷棍,一下子占据了道德制高点,马英九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扬言抵制北京奥运的政要;而谢长廷却指责马英九说:抵制奥运会损害台湾的利益,其小眉小眼的形象即刻输了马英九一头。马英九的强硬,当然有拉拢选民的成分,但是,由此急智和气魄可以看出:马英九的胆识决非连、宋、李、谢之流政客可比,其技巧也在陈水扁之上。
   胜选之后,马表态愿与中共谈判,但同时说:决不在武力威胁下谈判,要谈判,中共部署在沿海一带对准台湾的导弹撒走。马英九的要求无疑打中了中共的七寸,因为有对等才有谈判的余地,在中共一千枚导弹对准台湾的情况下,两岸哪有对等可言?而且,中共以往一惯宣称:导弹不是针对台湾人民,只是针对,“只是针对台独份子”,那么,现在新当选的马英九不是台独分子,中共还有什么理由不撤走对准台湾的导弹呢?中共当然死也不会撤出导弹,但对马英九的提议却哑口无言、尴尬之极。
   马英九就这么一句话,就把中共假面具扯得粉碎,向全世界爆露了魔鬼的狞铮面目。
   在台湾问题上,中共一惯高唱“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扬言“台独”不得人心、“绝不会得逞”,“一国两制”是台湾民心所向,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模式,结果台湾人民现在选出了个马英九,坚决拒绝“一国两制”。无怪乎,随着马英九的胜选,中共张口结舌,尴尬而又尴尬。
   有眼光中共走狗,已经看出了马英九上台对中共的更大威胁,此人惊呼:
   “有人说只要他不独立,总有一天会统一,但我们有没有考虑一个经济,政治,文化所谓民主,人权等各方面都逐渐成熟的台湾会对大陆在国际及国内产生怎样的重大影响?1”
   说白了,该走狗感受到,马英九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将会动摇中共在大陆专制统治的根基。
   中共是一个卖国的杀人抢劫犯罪集团,它其实并不在乎台独,它唯一在乎的是由它一党专制的政权,而马英九其人却偏偏对中共政权有着真正的威胁,因此随着马英九的当选,中共不仅面临比民进党执政时期更大的挑战,而且面临致命的挑战。此次台湾大选的顺利举行和马英九的当选,使得中共在诸多方面迅速破产:
   一是煽动民族主义一招失灵。马英九国民党并非“台独势力”,也没有日本背景;国民党本身就有着深厚的民族主义渊源,在大陆人心潜能不小,支持国民党泛蓝组织,在大陆也大有市场...中共如果再用煽动煽动民族主义一招来对付马英九国民党,反而有助于对手,而且极易引火烧身,导致其政权的非法性更快地暴露。
   二是武力威胁台湾正当性破产,荒谬性急剧显现。上文已经提到:中共以往一惯宣称:导弹不是针对台湾人民,只是针对,“只是针对台独份子”,那么,现在胜选的马英九国民党不是“台独势力”,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一下子变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三是中共一惯藉之以抗拒民主化政治改革的“国情论”彻底破产。同为华人社会,此次台湾总统大选的和平合理性,有力地驳斥了中共及其走狗宣扬的“民主会乱”、中国一旦实行民主,“必然导致文革式的后果”等等歪理谬论。使得这就使得中共抗拒民主化的荒谬性一下子暴露无遗,进而中共政权的非法性也将迅速而充分地显现出来。
   中共的本性决定了:自由民主是它最忌恨的东西;华人社会实现自由民主,更是它的致命威胁!中共国日益增长的对台武力威胁和战争图谋,不是为了所谓“捍卫祖国领土完整”,而是为了消灭台湾的自由民主。中共实际上打心眼里需要台湾社会无休无止的撕裂、动乱、黑金、枪击、恶性党争...以便抹黑自由民主,恐吓大陆民众,此次台湾大选的顺利完成,却反映了台湾这一华人社会民主制度和民众民主素养的完善和成熟,这些,怎么不令中共深深地失落、仇恨得发狂呢?

中共的本性决定了:它一定要想法设法地搞乱、消灭台湾的自由民主社会,为之不择手段。马英九国民党一旦上台执政,使得中共搞乱台湾的自由民主可选用的手法更少更窄:中共原先谋划的打一场小规模高科技闪电战,攻占金门,教训“台独势力”、转移国内矛盾、树立执政权威的如意算盘,因为台独势力的败选而借口难觅、近期无法实施了;马英九有别于民进党的执政理念,又使得中共挑动台湾社会分裂内乱变得困难重重...因而在狗急之下,中共很有可能采取这样的卑鄙阴毒招数:派出特工别动队,赶在今年五月二十日新总统宣誓上任之前行刺马英九,然后嫁祸于民进党,一举而将台湾推入大乱深渊。


由于“319枪击案”的嫌疑、由于民进党曾有过的“奥步”历史,一旦中共刺杀马英九得逞,民进党就是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一旦出现那样的悲剧,中共可谓一箭三雕:既毁灭了中华民族的民主英才马英九、又彻底砸了民进党的前途、更摧垮了台湾年轻的民主制度。


最近,在大陆鹰派网站,已经有有眼光的中共走狗发出了刺杀马英九的叫嚣:


“...其次战后进行战争可能性较战前更大,我认为"今晚台湾的选举出结果,如马英九不被暗杀(现在看已无可能),马先生毫无疑问会当选,入联公投也必然不会过法定门槛。"进入权利交接时期的两个月,陈水扁及其民进党的挣扎会使台湾的整句继续动荡,找个时机或制造一个时机并不难(如刺杀当选者,找时机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是为了民族利益最大化,像美国攻打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是制造的借口么?2”

   因而,我在此要认真提醒马英九、国民党和台湾政府:政权交接还没有结束,千万要在五月二十日以前,做好马英九先生的安全保卫工作,严防共特行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