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研韬观察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爭取讓親人們早日回家!/ 畢研韜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
·西班牙重拳打击“分裂势力”/毕研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操纵言论自由的人——纸老虎》一书披露了几十个操纵着国际舆论、让对手胆战心惊的世界报业寡头的众多秘密,其狡诈和奢华笔者以前闻所未闻。但在我看来,书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东西方对新闻自由的不同观点和迥异态度。
   
   众所周知,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解体时,那儿的许多急于出手的报纸曾吸引了不少嗜报成性的报业巨头闻风而来。当时北美报业大亨英格素尔曾试图买下莱比锡的报纸,但后来却放弃了,原因是当他走进那儿的报社时发现“那里的新闻部门里全是以前的秘密警察”,其“职责是不让新闻出现在报纸上”。他竟然把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工作者全部视为“秘密警察”!由此可见,这位呼风唤雨的传媒大亨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事业怀有极端的偏见和刻骨的仇恨。
   
   与此相反,社会主义者对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也是嗤之以鼻,乃至口诛笔伐。有些中国学者认为,西方是在宪法里倡导新闻自由而在“附则”里限制新闻自由;新闻不可能生存在政治真空里。因此,西方所谓的新闻自由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

   
   而处于东西文化交会处的香港报业女舵主胡仙却说:“我们长期以来都是生活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下,对于宣传早已发展出一种第六感。”作为第一位选入国际新闻学会的亚洲女性,她曾说:“英文报纸在报道上比较客观,而华文报纸添加了适当的色彩,不是渲染而是比较详细。……。”
   
   作为传播学爱好者,笔者在浏览《纸老虎》时无数次发现,不仅西方新闻远没有摆脱意识形态斗争,而且事实上都不同程度地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无论是推倒尼可松的葛瑞姆,搞跨甘地母子的高恩卡,还是其他对当权政要极尽吹捧之能事的传媒巨鳄,都不过是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罢了。还是我们的祖先一语道破天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原载毕研韬著《用信息颠覆世界》,[香港]合一文化出版社,2007年9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