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严家祺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中国政治发展的「鐘型曲線」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霸权論》第2章《国家行为体》
   第8節:《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自主行為體出現群聚,這在生物界與人類中是常見的。這種群聚可以分為「少量群聚」、「大量群聚」與「巨量群聚」。幾十、幾百以至幾千個自主行為體的群聚,可以看作是「少量群聚」,而數萬、數十萬、數億個自主行為體的群聚,可以看作「巨量群聚」,兩者之間的可稱為「大量群聚」。
   少量、大量、巨量之間,並無嚴格的分界線,這取決於我們所考察的自主行為體的全部數量和具體情況。在某些情況下,數萬個是「大量」,而在另一些情況下,可以視為「巨量」。但三個、五個在任何情況下都只能稱作「少量」。
   少量自主行為體的聚集在動物界與人類中十分常見。動物或人的親緣關係就足以形成「少量聚集」。在非洲草原上追捕斑馬和羚羊的獵狗的聚集,有數百個成員的狒狒社會,人類的某一企業或黑社會組織,都可以視為「少量聚集」的例子。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附近的納庫魯 (Nakuru) 湖畔群聚的紅鶴、南極的企鵝群、香港2003年7月1日為抗議目的而出現的五十萬人的遊行示威都可以視為「大量群聚」。在澳大利亞昆士蘭海岸大堡礁數百浬地區群聚的珊瑚蟲、南亞次大陸的狹小的恆河、布拉馬普特拉河三角洲上一億多人口的群聚,在中國,有十四億人口的群聚,都可以看作是「巨量聚集」。
   少量、大量、巨量個體形成的聚集體 (aggregation) 並不都從事合作行為,也不一定都形成組織和結構,如果聚集體內部有合作行為,並形成組織、結構,這樣的聚集體就形成「社會」。威爾遜在《社會生物學》一書中科學地區分了「群體」(population) 和「社會」(society) 兩個概念,他說,「群體」是由一條「基因流」的驟減帶所界定的區域,「社會」則是一條「通訊」的驟減帶所界定的區域。 動物群體、人類群體構成社會的條件是,群體之間存在著較多的或密集的通訊。群聚的蝗蟲和圍觀的人群不構成社會,在於這些情況下的蝗蟲群與人群之間只有極低度的通訊,而沒有較多的通訊使它們聯繫在一起。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图:社會生物學创始人、哈佛大学教授E·O·威尔逊)
   人不同於動物,能在一定條件下產生動物群聚所沒有的特徵。這種特徵,就是人類的大量群聚或巨量群聚能湧現出國家現象。
   現在的問題是,社會與國家的界限在甚麼地方?人的群聚能形成國家,為甚麼動物群聚不能形成國家呢?
   在今天,國家與社會的界線十分明顯,一個社會要成為國家必須具備領土、人口、政府和不受制與他國並獲得廣泛國際承認的「主權」。所謂「主權」,用廣義行為學語言來說,就是作為一個「自主行為體」自主行為的「權利」與「能力」。現在世界上一百九十多個國家都具有上述四大特徵。跨國公司儘管有巨大的行為能力,但沒有領土,因而不是國家。梵蒂岡城國,位於意大利首都羅馬西北角,面積僅0.44平方公里,人口約一千人,教延即政府,實行政教合一,梵蒂岡國的主權也得到意大利和世界各國的承認,所以,談不上有「大量人口」的梵蒂岡也是一個國家。
   在古代,當一個又一個部落、酋邦相隔不遠,林立在同一片土地上時,這些部落、酋邦各有自己的頭人、酋長,而且這些部落、酋邦也表現出自主行為能力時,這些部落、酋邦是國家嗎?從人口僅一千人的梵蒂岡國可以看到,國家並非一定要有「巨量人口」,許多有自主行為能力的部落、酋邦人口可達數千、數萬,它們與國家有甚麼區別呢?
   中國的夏朝建於公元前21世紀,埃及的第一王朝還比中國的夏朝還要早一千年,公元前三千年前後,西亞現伊拉克境內的兩河流域,也是人類最早文明發源地之一,那時就出現了幾十個小型的城邦國家。但在中國夏朝以前,埃及第一王朝以前,公元前三千年以前的兩河流域,存在著眾多的大大小小部落、部落聯盟、酋邦是不是國家呢?
   從廣義行為學看,凡是具有獨立自主的集體行為能力並佔有一定地域的人類聚集體,都可以視為國家。對人類來說,這樣的「聚集體」在不同時期表現出不同特性,有的聚集體只是偶而表現出集體行為,有的聚集體始終只是孤立存在,不與其他聚集體相鄰接。一般來說,作為人類聚集體的「國家」(而不限於今天國際法意義的 「國家」) 可以分為三大類:
   (一)部落國家,它的特徵是頭人、酋長的權力只在某些集體行動(如狩獵、抵禦外部落入侵、祭祀)中表現出來,當沒有集體行動時,部落國家成為一個人群的「聚集體」。
   (二)城邦國家,它的特徵是城邦首領的權力已有經常性和強制性,領土範圍已擴大到城邦及周圍的村落,但城邦國家間沒有明確的邊界,有的城邦國間互不鄰接,戰爭帶偶發性。
   (三)廣土國家,它的特徵是,國家有較廣闊領土,除島國外,國與國之間互相鄰接。
   現在,我們用「三類國家」的觀點看一看動物群聚現象吧。拿苔蘚蟲來說吧,苔蘚蟲個體一般只有半毫米大,蟲體外有「骨架」,這些「骨架」稱為「蟲室」,一個個互相連接,形成各種形狀的苔蘚蟲群體,小的有幾毫米,大的可達幾十厘米,附著在海洋中的各種物體或生物外表。這些苔蘚蟲雖然連在一起,卻不能表現出整體行為。白蟻、螞蟻、蜜蜂、猴子、猩猩的聚集體不同,它們有時會表現出群體行為。社會生物學創始人威爾遜在《社會生物學:新的綜合》一書中談到白蟻與猴子社會時說:「牠們都形成佔據著領土的合作群體。群體成員之間通過十至一百個不合語法規則的信號進行有關饑餓、警告、敵意、特權狀態或等級、生殖狀況等方面的聯繫。個體對於群體成員與非群體成員之間的差別有強烈的意識,血緣關係在群體結構中起重要作用,也許起初正是這種血緣關係成了它們形成群居生活的主要動因。」 由於白蟻、猴子群聚在一起,又能相互通訊,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形成白蟻、猴子群體的整體行為。
   然而,所有動物對領土的依附都出自牠們維護自己生存的本能,牠們沒有超越生存需要無限擴張領土的要求,螞蟻、蜜蜂、獅子、猴子、黑猩猩牠們佔有的領土都十分有限,而且互不鄰接,領土的邊界是不明確的。這種情況帶有某些人類早期的部落特徵,但還未湧現出國家的明顯特性。
   動物群體裏也有權力、服從、等級關係,但動物社會中掌握在某一特定個體的權力都十分有限,這與這些個體的體力較大、較強壯有關。在人類社會中,之所以能超越動物社會形成「國家」,不僅與人有理性有關,而且與人能積累財富與人能製造武器有關。
   加爾布雷斯 (John K. Galbraith) 把「權力」分為「固有權力」、「補償權力」和「調控權力」。「固有權力(condign power)用某些肉體或情感痛苦來威脅別人,使之為了避免痛苦而放棄自己的意志和愛好。補償權力(compensatory power)則提供給人以相當有利或令人愉快的報償,使之為得到這種報償而放棄對自己意願的追求。」「補償權力則是通過給予正面的獎賞,給予服從的個人以某些價值來贏得服從的。」「調控權力(conditioned power)是通過改變信念來運作的。說服、教育或那些似乎自然、適當和正確的社會準則,使個人服從於他人意志。」 加爾布雷斯說,一個人強壯的體力是權力來源最古老與原始的形態。這種權力形態,在虎、獅、黑猩猩群體中都存在。然而,人類與動物在權力問題上的根本區別在於,人類會製造武器,製造束縛人、監禁人的手段,人類利用這些手段,不斷擴大「固有權力」,人類還會利用積累的財富,不斷擴大「補償權力」,教育、宗教、機構的建立,又使人類社會中「調控權力」作用日益加大。在動物社會中,動物個體因體力之間造成的差距是十分有限的,人類社會則依靠擴大三種權力而使人類個體之間的權力差距可達幾倍、幾十倍、幾百倍、幾萬倍至幾千萬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