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徐水良文集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徐水良

2008-3-22日

一、马英九和国民党胜选的意义

   这次台湾总统大选,当谢长廷刚开始负面选战,主打马英九的绿卡问题时,我就立刻写了几篇评论,公开发表,并贴到马箫竞选网站,指出(大意):由于谢长廷抛弃他自己口头宣称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到台独地方主义,包括地方分裂主义、地方排外主义和地方孤立主义的恶斗路线,他的败局基本确定。只要不产生暗杀等等的意外和蓝营自己可能的离谱表现,台湾的大选,实际上基本定局。以后的选举,马英九和马阵营应该表现宽宏大度,转到正面选举和未来规划上面去。这样,才能有效地防止失误,赢得大选。未来,只要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台独地方分裂主义的死穴,民进党就不可能重新执政,它在台湾政坛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国民党有可能长期执政。希望蓝营在克服绿色恐惧症的同时,保持谦虚谨慎,全力防止一党独大时可能产生的弊端。小心谨慎地维护台湾的自由民主。(以上内容详见文后附件)。

   一如上述预期,台湾大选,马英九以大幅优势胜出。

   长久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着台湾的局势。因为台湾目前是华人世界唯一的自由民主的榜样,是华人世界的民主圣地,而且也是华人世界中,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化圣地。中共在中国大陆实行马列洋教等思想专制和共产党一党独裁的政治专制,对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都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但是,由于台湾自由民主制度的实现,民进党从以自由民主为奋斗目标和基本价值的进步政党,转变为以实行错误的机会主义的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等错误路线为主轴的落后政党,对台湾的这个民主圣地和文化圣地产生了很大的破坏作用,从而对华人世界的民主事业和中华文化,产生了很大的破坏作用。虽然我们不在台湾,对台湾能够起的作用有限,但是,我们应该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为这个民主圣地和文化圣地做一点我们的贡献。

   马英九和国民党的胜选,国民党和马阵营,都说是台湾的胜利,台湾民主的胜利。但实际上,它的意义,恐怕更大得多,它也是台湾正派人物、正派选举,正派道德、正派文化的重大胜利。而且,在更大的范围内,它是整个中华民族、以及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正派文化和正派道德的重大胜利。

二、端正基本价值,台湾任重而道远

   出国以后,我一直对台湾人说:我为台湾人惋惜,当台湾没有能力统一大陆时,蒋介石坚持反共复国,统一大陆。但台湾有可能用自由民主和先进经济统一大陆时,台湾却退缩了,要搞台独了。

   而且,及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台湾仍然有非常难得的再次腾飞的历史机会。所以,1998年,我出国后不久,便立刻给李登辉写了一封几千字的长信,首次提出“大胆西进”的概念,建议台湾在自由民主的政治方面和经济文化等方面,实行进取政策,“大胆西进”。本来,这无论对台湾,还是对大陆,都是很有意义的政策。可惜,在这以后开展的大胆西进还是戒急用忍的争论中,李登辉否决了大胆西进的政策,采用戒急用忍政策。台湾失去了宝贵的历史机会,即再次腾飞,至少对大陆保持极大优势,甚至有可能最终以自由民主和先进经济统一大陆的机会。

   之所以出现这种失误,与台湾眼界狭小的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的长期泛滥有关。

   之后,台独地方主义和李登辉先生进一步提倡这种落后思想,把它称为台湾意识,台湾主体意识或者爱台湾意识,用来抗拒全世界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世界上没有一个先进的民主国家会如此操弄此种意识。美国没人如此操弄“美国意识”,英国没人如此操弄“英国意识”,德国也没人如此操弄“德国意识”。只有中共等反动势力才操弄“中国特色”等等“中国意识”;北朝鲜则操弄“主体意识”或“主体思想”。台湾不学先进思想,却学专制国家的落后反动思想,实在是由恐共心理导致的一种悲剧。实际上,这种思想,比这些专制国家的民族主义更加落后,因为民族主义虽然搞民族对抗,分裂世界,但还主张民族和民族国家的统一。而地方主义却还要进一步分裂本民族和国家,搞非常狭隘的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搞得世界和本民族到处四分五裂,甚至把台湾这个小岛,也搞得四分五裂。

   虽然这次选举,台湾人民以自己的选票否决了这种地方主义。但是,台湾的基本价值观,却由于地方主义的长期操弄,遭到了严重歪曲。要把台湾的基本价值观从错误的地方主义拉回到自由民主,从狭隘的闭锁的小岛眼界,开放开阔到全球眼界,还有非常艰苦的工作要做。恐怕马英九先生和台湾精英们自己的思想,也要首先做一番清理,才能带领台湾人回归基本价值观,走向开阔的全球眼界。

   而要回归基本价值观,就要逐步减少或消除恐共心理,以及由恐共心理产生的亲共投降势力和台独逃避势力两种极端势力,消除蓝绿恶斗,实行全民和解的路线。

   对于蓝营说来,消除亲共投降思想,任务相当艰巨。

   要实现这个目标,执政党和总统,必须在马英九先生所说的那样“戒慎惊惧,临深履薄”的同时,拥有大开大阖,大胆进取的雄大魄力,进行施政。同时进行国民党自身的深度改革。而这个大开大阖的进取魄力,大概是马英九先生欠缺的的重大弱点所在。

   另外,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有一个足以制约执政当局的理性的反对党。国民党不仅不应该对反对党斩尽杀绝,而且应该协助反对党的建设和成长。才能把台湾建设成为成熟的民主社会。

   马英九先生和台湾人民,任重而道!

三、对民进党的意见和看法

   民进党本来是一个民主、进步的政党,以自由民主为基本价值。它对台湾的民主,做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它一成立,就成为推动台湾民主的主力。台湾人民和整个中华民族,都不会忘记它的这个历史功劳。可惜,由于历史的原因,从一开始,它就被错误地与台独地方主义捆绑在一起。随着民主制度的实现,自由民主不再是努力奋斗的目标,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成为它奋斗的主轴,成为民进党的主流意识,甚至成为许多民进党人的非理性信仰。而坚持理性和自由民主价值的民进党成员,不断遭到排挤。民进党从先进进步的一方,堕落为落后反动的一方。这个教训,实在让人痛心,值得所有进步的人们警戒。但是,民进党的许多人,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如果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落后的地方主义,包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闭锁主义这些落后反动思想,民进党就没有前途。

   其实,民进党有很多理性的优秀人士,只是这些年来受到排挤,许多人被迫出走。民进党应该诚心诚意把这些人请回来,带领或者帮助民进党进行改革,民进党才有未来的希望。

   这些年我研究台湾不少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我觉得,原来民进党的沈富雄先生,是我看到的这些台湾台面上人物中,最具理性政治能力、有可能成为政治家和优秀总统的人。可惜,民进党和台湾社会,不仅没有给他这些方面的机会,相反还加以排挤。民主制度,它的优点是有可能排除最坏的坏蛋,但缺点是很难选出最优秀的领导人。最优秀的人物,思想超前,除非经过长期奋斗的实践,为大众所公认,否则,大众认同的往往是那些一般化的,没有超前性的,从众的甚至故意媚众的一般人物。沈富雄先生这样的人,就是民进党进行改革的合适领导人。但是,即使所有出走的人都回来,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民进党的改革,仍然相当艰难。

   在改革过程中,民进党无疑需要摆脱非理性的信仰型台独极端势力,但这无疑会引起少数信仰型台独人士的反弹。也许,争取少数信仰型独派人士出走,另组新党,留下多数进行改革,应该是一个好的选择。

   愿民进党在未来的岁月中摆脱地方主义的狭隘思想和路线,回归自由民主的基本价值观,像浴火凤凰一般地再生,再次成为先进的民主进步政党。

四、对台湾政界的一点希望

   台湾立法院和其它政治人物,包括男女政治人物,常常在大庭广众,吵架打架,语言行为粗野。他们用没有一点教养、没有一点温文尔雅的粗野语言,拍桌子打凳子,进行问政、质询、辩论、演讲。那种声嘶力竭,声色俱厉,拍桌打凳,歇斯底里,没有教养的粗野形象,实在让人恶心,实在有损台湾和台湾民主的形象,对台湾社会,尤其是对青少年,实在是非常坏的不良示范。他们有时还使用民主国家不允许的下流的流氓语言和歧视语言,却不受惩罚。

   台湾有关方面,如立法院,能不能给予制止?能不能设立必要的规矩,加以必要的惩罚?

   附件:

消除绿色恐惧症,保持谦虚谨慎

——对蓝营的希望

徐水良

2008-2-1日

   由于谢长廷抛弃他自己宣称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到民进党的台独死穴,重拾台独地方主义,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恶斗路线,制造绿卡风波,跟随陈水扁、杜正胜、谢志伟、庄国荣之后,充当蓝营的特别助选员。他的败局基本确定。只要不产生暗杀等等的意外和蓝营自己可能的离谱表现,台湾的大选,实际上基本定局。以后的选举,马英九和马阵营应该表现宽宏大度,转到正面选举和未来规划上面去。应付绿营的负面选举和攻击,只要没有特别需要,可以让给邱义那样的人去对付。这样,才能有效地防止失误,赢得大选。

   今后,只要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台独,及台独的地方主义,地方分裂主义和地方孤立主义的死穴,民进党就不可能重新执政,它在台湾政坛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国民党有可能长期执政。

   希望蓝营在克服绿色恐惧症的同时,保持谦虚谨慎,全力防止一党独大时可能产生的弊端。小心谨慎地维护台湾的自由民主。

   有关的论述和说明,见下面文章。

   附一:关于绿卡风波:

绿色恐惧症——蓝营自身的大敌

徐水良

2008-2-1日

(发表于马萧竞选网站)

   由于过去多次失败,面对台独地方主义的攻势,蓝营现在有一种本能的恐惧症。这是蓝营自己的大敌。

   这次谢长廷抛弃自己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头采用人身攻击,打马英九绿卡和其它负面竞选的恶斗路线,其实完全是谢长廷以自伤自杀方式拼死一搏,对蓝营完全应该是利多。但结果,我看中天等电视,蓝营却是一片恐惧声,惊慌失措,阵脚大乱。连平常还算不错的陈文茜、胡忠信等等,也是这样,表现完全失常。结果,本来谢长廷自伤自杀,扮演像陈水扁、杜正胜、谢志伟、庄国荣那样的蓝营特别助选员角色,因而对蓝营完全无害的事情,却造成了对马英九和蓝营的一定程度的伤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