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徐水良文集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徐水良

2008-3-22日

一、马英九和国民党胜选的意义

   这次台湾总统大选,当谢长廷刚开始负面选战,主打马英九的绿卡问题时,我就立刻写了几篇评论,公开发表,并贴到马箫竞选网站,指出(大意):由于谢长廷抛弃他自己口头宣称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到台独地方主义,包括地方分裂主义、地方排外主义和地方孤立主义的恶斗路线,他的败局基本确定。只要不产生暗杀等等的意外和蓝营自己可能的离谱表现,台湾的大选,实际上基本定局。以后的选举,马英九和马阵营应该表现宽宏大度,转到正面选举和未来规划上面去。这样,才能有效地防止失误,赢得大选。未来,只要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台独地方分裂主义的死穴,民进党就不可能重新执政,它在台湾政坛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国民党有可能长期执政。希望蓝营在克服绿色恐惧症的同时,保持谦虚谨慎,全力防止一党独大时可能产生的弊端。小心谨慎地维护台湾的自由民主。(以上内容详见文后附件)。

   一如上述预期,台湾大选,马英九以大幅优势胜出。

   长久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着台湾的局势。因为台湾目前是华人世界唯一的自由民主的榜样,是华人世界的民主圣地,而且也是华人世界中,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化圣地。中共在中国大陆实行马列洋教等思想专制和共产党一党独裁的政治专制,对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都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但是,由于台湾自由民主制度的实现,民进党从以自由民主为奋斗目标和基本价值的进步政党,转变为以实行错误的机会主义的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等错误路线为主轴的落后政党,对台湾的这个民主圣地和文化圣地产生了很大的破坏作用,从而对华人世界的民主事业和中华文化,产生了很大的破坏作用。虽然我们不在台湾,对台湾能够起的作用有限,但是,我们应该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为这个民主圣地和文化圣地做一点我们的贡献。

   马英九和国民党的胜选,国民党和马阵营,都说是台湾的胜利,台湾民主的胜利。但实际上,它的意义,恐怕更大得多,它也是台湾正派人物、正派选举,正派道德、正派文化的重大胜利。而且,在更大的范围内,它是整个中华民族、以及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正派文化和正派道德的重大胜利。

二、端正基本价值,台湾任重而道远

   出国以后,我一直对台湾人说:我为台湾人惋惜,当台湾没有能力统一大陆时,蒋介石坚持反共复国,统一大陆。但台湾有可能用自由民主和先进经济统一大陆时,台湾却退缩了,要搞台独了。

   而且,及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台湾仍然有非常难得的再次腾飞的历史机会。所以,1998年,我出国后不久,便立刻给李登辉写了一封几千字的长信,首次提出“大胆西进”的概念,建议台湾在自由民主的政治方面和经济文化等方面,实行进取政策,“大胆西进”。本来,这无论对台湾,还是对大陆,都是很有意义的政策。可惜,在这以后开展的大胆西进还是戒急用忍的争论中,李登辉否决了大胆西进的政策,采用戒急用忍政策。台湾失去了宝贵的历史机会,即再次腾飞,至少对大陆保持极大优势,甚至有可能最终以自由民主和先进经济统一大陆的机会。

   之所以出现这种失误,与台湾眼界狭小的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的长期泛滥有关。

   之后,台独地方主义和李登辉先生进一步提倡这种落后思想,把它称为台湾意识,台湾主体意识或者爱台湾意识,用来抗拒全世界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世界上没有一个先进的民主国家会如此操弄此种意识。美国没人如此操弄“美国意识”,英国没人如此操弄“英国意识”,德国也没人如此操弄“德国意识”。只有中共等反动势力才操弄“中国特色”等等“中国意识”;北朝鲜则操弄“主体意识”或“主体思想”。台湾不学先进思想,却学专制国家的落后反动思想,实在是由恐共心理导致的一种悲剧。实际上,这种思想,比这些专制国家的民族主义更加落后,因为民族主义虽然搞民族对抗,分裂世界,但还主张民族和民族国家的统一。而地方主义却还要进一步分裂本民族和国家,搞非常狭隘的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搞得世界和本民族到处四分五裂,甚至把台湾这个小岛,也搞得四分五裂。

   虽然这次选举,台湾人民以自己的选票否决了这种地方主义。但是,台湾的基本价值观,却由于地方主义的长期操弄,遭到了严重歪曲。要把台湾的基本价值观从错误的地方主义拉回到自由民主,从狭隘的闭锁的小岛眼界,开放开阔到全球眼界,还有非常艰苦的工作要做。恐怕马英九先生和台湾精英们自己的思想,也要首先做一番清理,才能带领台湾人回归基本价值观,走向开阔的全球眼界。

   而要回归基本价值观,就要逐步减少或消除恐共心理,以及由恐共心理产生的亲共投降势力和台独逃避势力两种极端势力,消除蓝绿恶斗,实行全民和解的路线。

   对于蓝营说来,消除亲共投降思想,任务相当艰巨。

   要实现这个目标,执政党和总统,必须在马英九先生所说的那样“戒慎惊惧,临深履薄”的同时,拥有大开大阖,大胆进取的雄大魄力,进行施政。同时进行国民党自身的深度改革。而这个大开大阖的进取魄力,大概是马英九先生欠缺的的重大弱点所在。

   另外,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有一个足以制约执政当局的理性的反对党。国民党不仅不应该对反对党斩尽杀绝,而且应该协助反对党的建设和成长。才能把台湾建设成为成熟的民主社会。

   马英九先生和台湾人民,任重而道!

三、对民进党的意见和看法

   民进党本来是一个民主、进步的政党,以自由民主为基本价值。它对台湾的民主,做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它一成立,就成为推动台湾民主的主力。台湾人民和整个中华民族,都不会忘记它的这个历史功劳。可惜,由于历史的原因,从一开始,它就被错误地与台独地方主义捆绑在一起。随着民主制度的实现,自由民主不再是努力奋斗的目标,台独地方分裂主义成为它奋斗的主轴,成为民进党的主流意识,甚至成为许多民进党人的非理性信仰。而坚持理性和自由民主价值的民进党成员,不断遭到排挤。民进党从先进进步的一方,堕落为落后反动的一方。这个教训,实在让人痛心,值得所有进步的人们警戒。但是,民进党的许多人,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如果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落后的地方主义,包括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闭锁主义这些落后反动思想,民进党就没有前途。

   其实,民进党有很多理性的优秀人士,只是这些年来受到排挤,许多人被迫出走。民进党应该诚心诚意把这些人请回来,带领或者帮助民进党进行改革,民进党才有未来的希望。

   这些年我研究台湾不少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我觉得,原来民进党的沈富雄先生,是我看到的这些台湾台面上人物中,最具理性政治能力、有可能成为政治家和优秀总统的人。可惜,民进党和台湾社会,不仅没有给他这些方面的机会,相反还加以排挤。民主制度,它的优点是有可能排除最坏的坏蛋,但缺点是很难选出最优秀的领导人。最优秀的人物,思想超前,除非经过长期奋斗的实践,为大众所公认,否则,大众认同的往往是那些一般化的,没有超前性的,从众的甚至故意媚众的一般人物。沈富雄先生这样的人,就是民进党进行改革的合适领导人。但是,即使所有出走的人都回来,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民进党的改革,仍然相当艰难。

   在改革过程中,民进党无疑需要摆脱非理性的信仰型台独极端势力,但这无疑会引起少数信仰型台独人士的反弹。也许,争取少数信仰型独派人士出走,另组新党,留下多数进行改革,应该是一个好的选择。

   愿民进党在未来的岁月中摆脱地方主义的狭隘思想和路线,回归自由民主的基本价值观,像浴火凤凰一般地再生,再次成为先进的民主进步政党。

四、对台湾政界的一点希望

   台湾立法院和其它政治人物,包括男女政治人物,常常在大庭广众,吵架打架,语言行为粗野。他们用没有一点教养、没有一点温文尔雅的粗野语言,拍桌子打凳子,进行问政、质询、辩论、演讲。那种声嘶力竭,声色俱厉,拍桌打凳,歇斯底里,没有教养的粗野形象,实在让人恶心,实在有损台湾和台湾民主的形象,对台湾社会,尤其是对青少年,实在是非常坏的不良示范。他们有时还使用民主国家不允许的下流的流氓语言和歧视语言,却不受惩罚。

   台湾有关方面,如立法院,能不能给予制止?能不能设立必要的规矩,加以必要的惩罚?

   附件:

消除绿色恐惧症,保持谦虚谨慎

——对蓝营的希望

徐水良

2008-2-1日

   由于谢长廷抛弃他自己宣称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到民进党的台独死穴,重拾台独地方主义,地方分裂主义、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恶斗路线,制造绿卡风波,跟随陈水扁、杜正胜、谢志伟、庄国荣之后,充当蓝营的特别助选员。他的败局基本确定。只要不产生暗杀等等的意外和蓝营自己可能的离谱表现,台湾的大选,实际上基本定局。以后的选举,马英九和马阵营应该表现宽宏大度,转到正面选举和未来规划上面去。应付绿营的负面选举和攻击,只要没有特别需要,可以让给邱义那样的人去对付。这样,才能有效地防止失误,赢得大选。

   今后,只要民进党不改革,不抛弃台独,及台独的地方主义,地方分裂主义和地方孤立主义的死穴,民进党就不可能重新执政,它在台湾政坛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国民党有可能长期执政。

   希望蓝营在克服绿色恐惧症的同时,保持谦虚谨慎,全力防止一党独大时可能产生的弊端。小心谨慎地维护台湾的自由民主。

   有关的论述和说明,见下面文章。

   附一:关于绿卡风波:

绿色恐惧症——蓝营自身的大敌

徐水良

2008-2-1日

(发表于马萧竞选网站)

   由于过去多次失败,面对台独地方主义的攻势,蓝营现在有一种本能的恐惧症。这是蓝营自己的大敌。

   这次谢长廷抛弃自己的“和解共生”路线,回头采用人身攻击,打马英九绿卡和其它负面竞选的恶斗路线,其实完全是谢长廷以自伤自杀方式拼死一搏,对蓝营完全应该是利多。但结果,我看中天等电视,蓝营却是一片恐惧声,惊慌失措,阵脚大乱。连平常还算不错的陈文茜、胡忠信等等,也是这样,表现完全失常。结果,本来谢长廷自伤自杀,扮演像陈水扁、杜正胜、谢志伟、庄国荣那样的蓝营特别助选员角色,因而对蓝营完全无害的事情,却造成了对马英九和蓝营的一定程度的伤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