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3〉
   1949年9月的一天,鸡叫时分,我出生在重庆市歌乐山下嘉陵讧畔的沙坪坝, 我的母亲是纺织厂的织布工人,父亲是纺织厂子弟学校的教师,我们共有六姊弟妹,我排行老二,家中连同外婆共九人住在带厨房两间计十八平米的居民房里,我们这个村有个叫起来好听的名字--民主二村, .直到我二十二岁时,远走甘孜藏族自治卅石渠县,之后风风雨雨的满世界里摸爬滚打, 那个中国有个叫做民主二村,永远成为了我心中的记忆。
   我三岁时, 那一年清匪反霸, 镇.压反革命 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如火如荼,太阳火辣辣的当头, 高音嗽叭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一个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大街上挤满了人, 我挤在人群中看见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上被捆绑着好些叔叔伯伯, 背上插着打了红叉写了名字的木牌, 我被告之他们正在解放军的押解下游街示众,然后到珊瑚霸去集体枪毙. 当时我被吓的惊荒失措, 匆忙往<<民主二村>>的家跑去, 家里只有外婆一人, 我紧紧的地抱着外婆想要躲在外婆的怀里, 我带着哭丧的声音, 脸上还挂着吓出来的眼泪, 语无伦次的反复的说呀说呀,小手指着大街的方向, 外婆好不容易听明白了她三岁小外孙想要说的话: 快去告诉毛主席,快救那些就要被押到珊瑚霸去枪毙的叔叔伯伯,不然就来不及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毛主席是大救星,只有毛主席才能救他们。此时我的外婆巳吓得说不出话,好些年后,我才明白外婆是被她的孙子的我说出要毛主席来救那些被集体枪毙的叔叔伯伯这样的童言吓蒙了。后来我知道,外婆是逃亡地主婆,那是1964年,正是那个全中国人民歌唱中的大救星一声令下,我可怜的外婆被押送去了农村,她曾嫁给外公生话的地方,渠县一个极贫穷落后的乡村在贫下中农监督改造中过完她的残生。
   我的笫一任夫人闫家鑫在两岁时,她的生父时任渠县教育局督学, 几乎也是在那个时候被镇压了, 当枪毙的刑埸还未解散 ,通讯员徒步带来了上面终止行刑的最新命令,但人巳死了不能再活过来了, 他的名字叫做王得胜, 时年三十三岁。

   我八岁那年,就读重纺二厂子弟学校二年级时,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一天早晨我背着书包走进课堂,六年级一班语文丁老师在昨天晚上被公安局抓走了,罪名是右派份子的消息传递得沸沸扬扬,丁老师是学校里最好的老师之一婀,他的其中一个儿子名叫丁国伟,是我小学的同班,后来小学毕业后不再升学了,因为他不再是无产阶级事业的接班人。
   , 一天中午放学,当我走到民主二村村口,只见村里唯一的厕所外围了许多人,还有好些穿制服的公安,当我听说男厕所里有人写了反动标语,是甚么反标内容没人告诉我,人人都不敢直说。我已吓得心跳突突,总觉得人人的目光在盯着我,仿佛写反标的人就是我。此时我产生了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亲眼看一眼反标写的是甚么,怎样写的。
   厕所的背面紧靠一阻围墙,旁边紧挨着一棵杨槐树,此时墙上,树上己站满了人,有大人,也有小孩,有男也有女,心生意念的我不顾一切使劲往人群中挤,挤向杨槐树,爬上围墙居高临下透过厕所设有玻璃的窗口,我看见了在蹲位的木板上立着五个歪歪扭扭白色粉笔写的---打倒毛主席。
   我终于亲眼看见了反标内容,让我从容的那五个字迹歪歪扭扭的反标,巳经印在我脑诲里了。当天下午,学校全体同学们就象考试一样危襟端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每人发了一张白纸用铅笔书写:风吹树倒,打倒美帝,毛主席万岁。当我在听写每一个字时,反标的每个字笔迹就请淅出现在我眼前,我有点得意扬扬,很沉着的把每一笔划远远的与反标划清界线。校长,教务主任,及穿公安制服的人穿梭在各间教室里察看巳写好的卷子,我庆幸通过了。不过在我人生漫长的岁月里遭遇到的种种危难就设有这么幸运了。
    2007.4.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