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作品欣赏——荒原系列2006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四川美院大门斜对过有一废旧物品收购站,由几个年过半百属成份不好有历史问题的老人主持。这是一间简陋的竹棚搭建起来的收购站,而不配称作门市部了。我常去光线阴暗的收购站光顾,理由是我发现这里常常有我喜欢读的书,那是一些别人看过了,收藏在家会有被抄家的风险,因为它们是封,资,修的东西而以人民币1毛钱1斤给卖到这里来了。

   一些世界名著,画册,虽然破旧,依然令我眼睛一亮,兴奋不已。我会用1毛2分钱1斤把我看中的宝贝们买过来带回宿舍,让它们赔伴我,那年月是些什么光景啊,那些进入了权力中心的造反派首领们,那些工宣队,军宣队,我的同学们,老师纷纷与我划清界线,无中生有,黑白不分,栽脏陷害,我成了资产阶级文艺思想的反动份子。。。

   一天上午,太阳火辣辣的当空,我正在收购站挑选我爱读的废旧书籍时,从门洞进来一个人,扛着一大包书用麻绳捆得严严实实,透过15瓦灯光线照射我看清了这人是美术史系的老师,李来源先生。这捆书足足有30斤重,当李先生接过卖书所得的人民币3元钱时,我就因眼前看到的4个字,括符,内部发行,而激动不已,当着李来源的面匆忙解开捆绑的麻绳,让那些藏而不露的书名一一展现出来,这些关于西方美术史,现代艺术绪流派的文章如同美食被饿狼看见,我不顾一切扑了上去。

   李来源发现了甚么,恶狠狠的训斥收购站不该把这些毒素的东西流传出去,并转过身来与我面对面,说:这些都是西方没落,黄色,反动的东西,现在批判,肃清流毒还来不及,你还要去看这些坏东西,你不可以再受毒。我答道:我不读,怎么知道它们有毒呢?因为你读过了,才配作老师才有了免役力,我呢,读过了才好批判,才能辨别甚么是封,资,修的东西。在这里面,我第一次认识了康定斯基,青骑士,桥社表现主义流派,在今天,我仍高歌自由领导着我们前进,直到永远。

   2007年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