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采访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问题时,当记者提问:"上届政府曾经有两次令全球华人为之牵挂的突发危机的发生。5年前,新任总理的您经历了'非典',人们还不知道您当时的心路历程。5年之后,突如其来的南方冻雪灾害,人们又看到您走在抗击雪灾的前线,这场雪让您感受到了什么?未来5年您将还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温家宝回答说:"5年已经过去了,行事见于当时,是非公于后世。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也是人民书写的。一个领导者应该把眼睛盯住前方,把握现在,思考未来……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要有新的突破,这就必须解放思想。解放思想需要勇气、决心和献身精神。解放思想和改革创新,如果说前者是因的话,后者就是果。5年前,我曾面对大家立过誓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天我还想加上一句话,就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温家宝的"三不足"回答,不由得让我想起"民主墙运动"惨遭镇压时的一段往事:
   

   1981年初春,邓小平在操纵全国人大取消中国人民仅有的一点"四大自由"之后,又以下达中共文件的荒唐的形式,公然凌驾宪法之上,将全国民间组织与刊物定性为非法,要求所有民间组织与刊物停止所谓的"非法活动",并要向当地公安机关和所在单位交待问题,而且他们还要查清所有与此有关的人和事。如此同时,当局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一场全国范围的大搜捕行动了。
   
   记得那是1981年4月12日晚9点左右,我因创办"民主志友学社"及《理论旗》《志友论坛》两个民间刊物,而被冠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抓捕。当时公安当局便封锁了我所在单位宿舍的整个大楼,楼里楼外所有人都不得进出,街上竞然兴师动众地停放着包括电视录像在内的多辆公安专用车。为首的几个刑警,带着一伙年轻武警冲进我的房间,直接向我出示了逮捕证和搜查证,并给我带了手铐。至此,要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中国当政者,终于摘下了虚假的面具,对全国民运人士下手了。当时我是单身,自己住一间宿舍,屋内除了一张桌子和一张床,便满是书籍。墙上就有我用大毛笔书写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横幅,格外醒目。但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年青的武警看了看墙上的"三不足",操着浓浓的乡音讽刺我说:"还想变天?是不是要让我们重吃二遍苦、重遭二差罪,让地主老财再回来?"
   
   我斜视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真是哭笑不得。我心里明白,这就是共产党人暴力打天下、坐天下的思想基础。共产党的天下,就是这样一些人打下来的。如今在这样一种武警化的中国社会制度中生长出来的红色领袖,会真正理解这"三不足"吗?
   
   众所周知,"三不足"原本是北宋政治家王安石的话,出自《宋史•王安石列传》。当时,王安石力主变法,提出了这一着名的"三不足"信念。所谓"天变不足畏",是指自然界的灾异不必畏惧,这是对当时有人用各种所谓"天生异象"的奇谈怪论来攻击新法的回应。王安石变法始终遭到保守反对势力用"天变"来恐吓宋神宗。有的说"天灾屡见"是王安石久居庙堂"唯务改作"所致,有的说"天时未顺,地震连年,四方人心,日益摇动",是搞了新法的结果。御史中丞吕诲下个结论:"如安石久居庙堂,必无安静之理。"对政敌们的言论,王安石回答:"天文之变无穷,人事之变无已,上下傅会,或远或近,岂无偶合?此其所以不足信也。"如果王安石没有"天变不足畏"的坚强理念,熙宁变法从一开始就有被扼杀的危险。所谓"祖宗不足法",是指不受前人制定的法度规矩约束,旨在革新突变,促进社会进步。王安石变法,同时被政治保守派认为违反了"祖宗成宪",而"祖宗成宪"必须"谨奉"尊崇,反之就是大逆不道。对此,王安石说,"若事事因循弊法,不敢一有所改",这样就叫"谨奉成宪"的话,"恐非之"。实际上,王安石也提出过"法先王之政",但是他认为"当法其意",不是死抠教条,一切照搬照套,要"视时势之可否,因人情之患苦,变更天下弊法",使之适应当时"所遭之变"和"所遇之势"。所谓"人言不足恤",是指不因他人流言非议而停止探索与创新。其实王安石政敌司马光文集也记载 "流俗之言不足恤"。由此可见,王安石的"人言不足恤"不是不听他人意见,而是专指那些流俗之见、流俗之人的言论。在他看来,凡是反对变法的人,就是流俗之人;凡是反对变法的意见,就是流俗之见。宋史专家邓广铭先生认为,"三不足"精神是王安石变法革新的精神支柱。这一变法精神,也是对中国古代变法改革思想的总结和升华。因而,"三不足"精神现已成为自宋以后,文人志士变法图新,不断探索的价值资源。
   
   然而,今天这话竟能出自中共总理之口,看来温家宝大有自比王安石,要拼死改革的气魄,这在社会舆论上引发了不少的猜度。其实去年9月6日,温家宝在出席首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年会开幕式并回答现场听众提问时,也曾引用过这句话。温家宝当时的回答是:"一要目光远大。领导者要掌握全球经济和科技发展的现状和未来,有正确的对策,谋而善断。二要善于捕捉机遇。正如歌德在《浮士德》里所讲的那样'对于身边有利的瞬间,要抓住机会,不要失之交臂'。三要有改革的精神。要做一个勇于创新的领导者,做到'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四要敢于负责。不畏艰难险阻,面对困难和挫折坚忍不拔,能够担负起责任。"
   
   温家宝话虽说的很漂亮,但是做的却并不怎么漂亮。就在他与采访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外记者见面大言"三不足"的同时,北京就在审判异见人士胡佳。而这位总理就能捂着耳朵、蒙着眼睛对外国记者说:奥运会之前抓捕异见人士"纯属无中生有"。仅此一例,足以印证我们这位红色大国总理满脑子都是精神枷锁和党教条束缚。他依旧深深地陷入在红色意识形态的窠臼里难以自拔。过去中共领导人奉马列理论为圣经,后又加毛泽东思想;"改革开放"更多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现在又加上"科学发展观"。可见中国官方教条越来越多,其实统统都是贴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标签的枷锁,都是强加在社会之上,束缚人们思想的禁锢咒。温总理答记者问时要"破除迷信,反对本本主义"的谈话,就在套用邓小平的经,至于改革大将赵紫阳,他连边都不敢沾,还谈什么"解放思想""三不足"精神?温家宝所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其实就是套着"四项坚持"枷锁的改革。
   
   呜呼哀哉,温家宝在与采访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的"三不足"回答,引发了我有此感想:在中国武警化的社会制度里,官方哪里还有什么"三不足"精神啊?
   --------------------------
   原载《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